警方蔑視問責——議員:隊員佐級協會幾多人北上外訪?警:1至49人

警方蔑視問責——議員:隊員佐級協會幾多人北上外訪?警:1至49人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正常的答覆,應是以每次獨立外訪為單位提供資料,但警察竟以年份作為單位,將一年內所有的外訪資料一併回覆,所以便出現了外訪人數「1-49人」、外訪日數「2-10天」等答案。

明天(編按:文章撰於5月14日)監警會報告出爐,報告內容有多堅實持平,將視乎警察肯向監警會提供多少有用資料,若果警察不肯提供721、831的行動資料,調查也難有結果。那麼警方對於披露資料的態度如何?從他們回應議員質詢的態度中看,公眾對監警會報告的內容也沒有期望。

以譚文豪就各個警察協會(包括俗稱「散仔協會」的警察隊員佐級協會)近5年的外訪詳情的提問為例[1],公眾足以見到警方對問責展示徹底蔑視的態度。譚文豪的提問要求警方披露外訪人數、日期、地點、目的、是否受薪離開工作崗位、花費公帑等等。一如所料,過去5年絕大部份外訪均是前往中國,但「散仔協會」究竟去中國做了什麼?警方再次完美示範「答咗等於冇答」藝術。

97037986_3054535124642540_41439756419449
圖片由作者提供

一個正常的答覆,應是以每次獨立外訪為單位提供資料,但警察竟發明了以年份作為單位,將一年內所有的外訪資料一併回覆,所以便出現了外訪人數「1-49人」(你估你買六合彩啊?)、外訪日數「2-10天」等無厘頭的答案,看罷回覆後,連哪個警察協會去了多少次外訪,每次多少人、去了哪個城市,做了什麼都不知道。簡而言之,警察手頭有資料,但故意回覆了一堆廢話。

最重要的「外訪目的」一欄更為誇張,不再以年份為單位,只概括地回答「就勞工關係作交流、考察、出席研習班等」。它們究竟與中國的哪個團體,就勞工關係的哪方面作交流?研習班的主題是什麼?又是一萬個問號。

再者,與到中國外訪的行程全「由香港以外培訓機構提供贊助」。說穿了,「香港以外」就是中國,那麼培訓機構是否中國公安?答覆中欲言又止。根據公務員外訪的慣例,如有工作會議與進行公務訪問,應由政府自行支付,以避免引起實際、潛在或觀感上的利益衝突[2],贊助訪問可免則免。若然「散仔協會」每次的外訪均由中國政府贊助,有合理懷疑「散仔協會」會以政治行動投桃報李。

由上述「無厘頭」答覆可見,警察的動機很明顯:即使牽涉重大公眾利益,亦要故意降低公開資料的質素,首要目的是不透露警方工作的資料,逃避公眾監察。其次是向公眾表達「我冇嘢講」、「差人做嘢唔洗你教」,務求令提問者知難而退。若然公眾和議員追問,就以「萬能key」例如「行動細節不便公開」等藉口逃避問題[3],展現對問責蔑視的態度。

香港一天沒有健全的公開資料政策,以及制衡警權的制度,警察就可以繼續無後顧之憂在街頭「執法」,可以繼續在幕後做不見得光的事,「警謊」亦會繼續每天上演。

注釋:

本文獲本土研究社授權轉載,題目與內文由編輯所擬,原文見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Alex
核稿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