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住民族學校法」公聽會:學校該由誰來管、族語門檻怎麼訂才不會「找不到老師」

「原住民族學校法」公聽會:學校該由誰來管、族語門檻怎麼訂才不會「找不到老師」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立法院今日針對《原住民族學校法》草案召開公聽會,「主管機關」及「教師族語資格」成為討論焦點。未來設立的原住民族學校,該由「教育部」還是「原民會」主管?在師資短缺的情況下,校長、教師族語門檻又該訂多高?

※封面圖片為花蓮縣實驗學校「萬榮太魯閣民族小學」,由於「原住民族學校法」尚未立法,許多地區只能先以「實驗學校」的方式突破框架,教導原住民文化與知識。

立法院今(18)日開公聽會討論《原住民族學校法》草案,眾多議題其中,與會者聚焦「主管機關」及「教師族語資格」。未來設立的原住民族學校,該由「教育部」還是「原住民族委員會」(原民會)主管?在師資短缺的情況下,校長、教師族語門檻又該訂多高?都成為公聽會討論焦點。

《原住民族教育法》(原教法)規定,各級政府可以依需要設立原住民族學校。2019年6月19日,教育部修正《原教法》後,其中第15條規定,關於原住民族學校的設立,需要另外立法規定。因此原民會、教育部、各立委因此開始研擬《原住民族學校法》草案,立法院教育及與文化委員會今日對此召開公聽會。

目前除了原民會委託學者專家擬定的草案版本,還有無黨團結聯盟立委高金素梅(Ciwas Ali)的版本、民進黨立委伍麗華(Saidai Tarovecahe)的版本,以及民進黨立委鍾佳濱的版本。

而這次公聽會著重「主管機關」及「教師族語資格」2個重點。

主管機關:原民會較懂原住民,但教育部資源較多

未來的原住民族學校,到底應該由教育部還是原民會主管,是今天討論的重點之一。

原民會副主委鍾興華(Calivat Gadu)表示,「原住民族學校是重大變革,由原民會管理相對沈重,⋯⋯,權責分工須與教育部協商。」出席公聽會的教育部次長林騰蛟提到,「主管機關宜維持原住民族委員會,以彰顯原住民自主自決的權利。」

東華大學民族事物與發展學系陳張培倫(Tunkan Tansikian)提到,「以民族主體性而言,還是以原民會作為主管關機比較合適。」但由誰主管,還關係到部會的「資源」,國教院原住民族教育研究中心主任蔡志偉(Awi Mona)提到,「教育部系統的支持相對完整,如果回到原民會的系統,恐怕要做非常『有魄力』的組織調整。」

對此,3位立法委員皆有不同見解。伍麗華認為應該由「教育部」主管,但高金素梅建議由「原民會」主管。鍾佳濱則提出折衷版本,他認為可以參考新竹科技園區實驗高中,「主管」機關是教育部,但「主辦」機關是科技部。鍾佳濱建議,原住民族學校,可以採行這樣的模式:

  • 主管機關:教育部。負責其他學校轉型、師資培育評估等。
  • 主辦機關:原民會。管理原住民學校相關業務。
  • 課程研發:新興專責單位。由於目前目前國教院「原住民族教育研究中心」資源有限,因此應該設置一個新的專責單位,負責訂定課程課綱、研發教材等。

族語資格:全族語教學很好,但門檻太高會「找不到老師」

除了主管機關,另一個重點便是原住民族學校教師與校長的族語認證資格。

根據原民會網站,目前族語認證分為「初級」、「中級」、「中高級」、「高級」、「優級」5個等級。

而4個版本針對校長與教師的族語認證資格也都不同:

草案版本 校長族語認證門檻 教師族語認證門檻
原民會 中級 中級
受聘的3年內,必須取得中高級以上認證
高金素梅 中級 應通過族語認證,但認證級別由主管機關訂定
伍麗華 高級 中高級
鍾佳濱 高級 高級

其中,原民會與高金素梅的版本,對族語的要求較低,伍麗華和鍾佳濱對族語的要求偏高。

伍麗華強調,過去的民族教育模式,都沒有辦法確保族語存續,她強調,對她來說,原住民族學校最重要精神之一,就是要有「具備一定族語能力的師資」。

花蓮縣原住民族部落大學執行長鍾文觀(Sifo Lakaw)的期待與鍾佳濱相合,鍾文觀表示,如果能夠使用族語進行思辨跟辯論,才代表文化能夠持續發展,而台灣目前的原住民語言正在消逝,他說「如果不能提供沈浸式的語言(指全族語教學)學習環境,我們只是在減緩它死亡的進程」。

鍾文觀說,「加拿大、紐西蘭所謂的原住民族學校,其實就是沈浸式的族語教育,這兩國都透過沈浸式語言成功挽救瀕危的原住民族語。」他呼籲,「希望校長、師資都要有『高級』的要求,否則無法用語言進行教學,遑論用族語進行思辨。」

但陳張培倫提出實務上的困難,在校長方面,「如果要在法條中白紙黑字訂下級別,要請原民會、請教育部去調查,現在有多少校長,既符合《教育人員任用條例》的校長資格,族語認證又符合,否則到時候會找不到人選。」他建議:「保險的做法,不要在法條中明定族語級別,在施行細則、視當時的狀況去做決定。」他說,老師的資格也是,當然希望老師校長都有高級族語認證,「但級別如果太高,可能高到找不到老師。」

除了主管機關與教師族語資格,這次還討論了許多細節,包括原住民族學校的學制是否應該跟一般學校一樣,方便學生在不同體制間轉換;原漢混居的區域該如何設立原住民族學校;有4個族人口少於1000人(邵族、撒奇萊雅族、拉阿魯哇族、卡那卡那富族),這4族的學生人數可能難以達到立校門檻。

原民會鍾興華副主委表示,原民會會參考今日公聽會的內容,在7月份完成討論,送往行政院,行政院討論後再送往立法院。

什麼是「原住民族學校」?

原住民族學校是《原教法》明定的一種民族教育型態。

根據《原教法》,目前台灣能體現原住民族主體性的教育模式,包含以下幾項:在一般課程中納入的「民族教育」、原住民人數較多的「原住民重點學校」、在一般學校體制中設立的「原住民教育班」,以及「原住民族學校」。

《原教法》寫道,原住民族學校必須「以原住民族『知識體系』為主,依該民族教育哲學與目標實施教育」,由於能自訂課綱、課程、教材,「原住民族學校」是上述種種教育模式中,最能體現原民主體性的。

但由於法規遲未完善,台灣目前仍沒有「原住民族學校」。部分教育工作者只能在「實驗教育三法」2017通過後,創立以原住民文化、知識為核心的實驗學校,試圖以「實驗教育」的方式突破限制。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