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麵包到蛋糕的追求》:中古教會認定缺乏慈悲倫理,把「利息」比為竊盜

《從麵包到蛋糕的追求》:中古教會認定缺乏慈悲倫理,把「利息」比為竊盜
Photo Credit: Marinus van Reymerswaele@Wiki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基督教中,收利息的有罪,付利息的也有罪。尤其是收利息的人,因為違反教義所以沒有辦法得到救贖。救贖卻又是中古人士至為關心的人生大事,因此許多以收利息放貸為業的人,在臨死前會將利息償還給借方,或是捐給教會。

文:何萍

最早的利息貸款應該是產生於兩河流域的神殿中。上古的兩河流域屬於神殿經濟,神殿是最大的生產與分配的中心,其擁有廣大的良田,可以生產龐大的剩餘穀物與其他作物,還可以餵養成千上萬的綿羊與山羊,產出的毛可以作為紡織的原料,因此神殿也可以生產剩餘的紡織品。

然而,由於兩河流域不產木材、石頭、金屬(包括當作貨幣使用的銀子),這些東西都必須靠外來。於是神殿與當地的商人合作,由神殿預先支付給商人各式多餘的物品,讓商人拿到外地、遠地去販賣,以換取需要的物件與利潤。這些行為可以是私人或是神殿人員在神殿的名義下運作的。無論如何,等到商人回來以後,神殿再與商人分享利潤,這就是利息的由來。

借貸與債務

看天吃飯的農民多半會經歷青黃不接的時刻,也因此發展出互助的機制:在這個小規模的社會中,所有的人都彼此瞭解,因此誰的信用好、誰的信用差,大家都很清楚。信用好(即聲譽卓著)的人,就可以用他的名譽或信用作為擔保,好向其他人或小店主人(零售業的小商人)周轉所需的物品以應付急用。等到他的手頭寬鬆的時候,也就是收成的時候,再清償債務,通常是還給債主貨幣或是實物。這些債務都屬於消費型的債務,而不是作為生產的資本或是商業資金。

有時候,這位信用卓著的人,他的信用還可以當成通貨,在這個小型的村莊或人際網絡中流轉。其他的人會將這位有信用人的借據或類似本票的紙張,或是代幣,或是其他以資代表的小型信物,當作支票來支付給其他的人,例如A給B,B再給C等。大約流轉一段期間後再向原主兌換成現金或實物。這種信用也用於一般的交易中,也就是所謂的信用經濟。不過在這個小型的社會與經濟中,來往的數量,包括債務,都不是很大。

貴族、地主、豪強也會利用農業經濟的債務問題,他們提供農民借款,但條件異常嚴苛,他們算準農民在此急難之際,為了生存什麼條件都會接受。這些條件除了高額的利息外,尚包括「將農民的土地或房子抵押給地主或貴族」。在抵押的期間內,所有因房子或土地而生產的財物都屬於債主所有,當抵押到期後,農民沒有辦法贖回自己的房子與土地,反而欠了更多的利息。原本有產的自由農就變成無產的債務人,甚至成為債奴。有的時候,農民甚至得將自己以及妻子或兒女抵押給貴族或地主。貴族或地主藉口還債而將欠債的農民或他的妻子、小孩送到奴隸市場,賣到遠方去。

債奴成為上古時代非常嚴重的社會與經濟問題。首先是自由人、公民人數的減少,以致政府的收入、當兵的人數都大為減少。因為自由人或公民都有繳稅與當兵的義務,而且軍人的武器與行軍的糧食都得自備。當自由人、公民減少,國家的稅收隨之減少,兵額也就發生問題,軍事力量就開始瓦解了。公民、自由人人數的減少不僅危及社會體制、經濟發展,也危害政治體制。譬如,雅典的民主就是建立在公民參政的權利與義務上,當公民人數大幅縮減,參政的人數就跟著減少,如此一來,民主就不能施行了。從兩河流域的蘇美人到羅馬帝國,都面臨著嚴重的債務後遺症。羅馬帝國晚期甚至因此湊不出足夠的兵力,只好找日耳曼人當雇傭兵,終遭致亡國的命運。

古代的政府,從蘇美人開始到羅馬政府,都知道債務問題的嚴重性,故皆有「取消債務」的政策。例如蘇美君主每隔一段期間就要宣布取消債務(clean slates),讓所有的債務歸零,以及讓所有的債奴都回復到自由人的身分,並回到自己的家,這就是所謂的「頒布正義」,在蘇美文件中,也稱為「宣布自由」(declaration of freedom, amargi,原意是指「回到母親那兒去」),即第2章提及的《漢摩拉比法典》就是兩河流域歷史上最著名的「頒布正義」例子。

通常這些放高利貸的貴族、地主、豪強都是為政府收稅、管理行政的高官,他們平常靠這些工作已經賺了很多錢,再加上那些債務的本金早已收回來了,因此他們也不敢違背正義的法令。於是,儘管上古近東有「頒布正義」的傳統,卻不見有人因此而發動叛亂。

有的政府如雅典和羅馬則禁止抵押,尤其是那種將自身作為借款的抵押擔保的情形,但是債務問題在現實中仍存在,無法有效解決。例如羅馬貴族趁農民當兵時,將錢借貸給他們急需要用錢的家人,然後再將他們的家人轉賣為奴。雅典也是一樣,政府為了解決問題,甚至得動用公家的錢將那些被賣到外地的債奴贖回來。或許希臘民主政治的式微以及羅馬帝國的淪亡,都與債務問題大有關連,似乎在整個上古世界中,只有中國能有效解決農村經濟引起的債務問題,也因此當上古帝國都消失後,獨留中國存在。羅馬帝國的淪亡教訓,是歐洲中古早期人士特別反對利息問題的原因之一,並決定用激烈的手段對付利息問題。

另一項影響中古人士利息態度的因素則是基督教反對利息的立場。中古歐洲早期的債務問題並不嚴重,因為大多數的農民都是農奴或奴隸,法律上本就沒有自己的財產與身分,所以不能拿自身當作任何抵押,也就沒人願意借錢給他們。此外,在中古的農奴制度下,領主有維持農奴溫飽的責任,因此化解不少青黃不接的問題。況且,中古早期都屬於非常小規模的社群或村莊,平日發展出來的互助與信用經濟就足夠解決救急問題。

一直要到十、十一世紀,歐洲經濟開始發展,貨幣經濟開始興盛以後,當農民逐漸擺脫封建束縛以及農奴的身分(至少實質上不再是農奴)後,利息與債務的問題才開始嚴重起來。加上這個時候,商業開始發達,在商業需要資金的情況下,利息的問題再度浮現。許多神學家(士林哲學家)、政治家、商人開始發展出各式理論,為利息解套或讓利息合法化。中古晚期起,當貨幣與市場經濟興起後,所有的買賣都需要以貨幣解決,但是市面上的貨幣卻非常的缺乏,於是利息的問題更形嚴重。

規避利息之名的便宜之計

早期基督教為了反對與禁止利息,甚至不惜採取激烈的手段。四世紀時,米蘭的主教聖安波羅修(St. Ambrose,374-397年任主教,後來成為米蘭的保護神)就曾主張:「如有任何人收取利息,他就犯了強盜罪,他必須處以死刑。」這句話成為中古利息問題中非常權威的話,經常被其他神學家和教會人士引用,作為利息問題的基本態度。

又如許多主教禁止為收利息的人行使聖禮,好讓他們得不到救贖。另外還將收利息的人(尤其是收取高利貸的人)以異端處置,用火刑伺候,並將他們的屍體丟到亂葬崗,任由野獸啃食屍體。

中古基督教認為收利息是貪婪的行為,缺少教義所要求的慈悲與悲憫的倫理。教會最早公開反對利息,源自於325年的尼西亞會議(Council of Nicaea),但僅禁止教士收取利息。五世紀時,教宗利奧一世(Leo I,440-461年任教宗)又將這項禁令延伸到俗人身上。789年,查理大帝也下令所有的人都禁止收取利息。以後教會也多次開會頒布禁止利息的規定。十一世紀時,教會甚至將利息比擬為竊盜的行為,即貸方偷取了借方的東西。

在1139年的拉特稜會議(The Second Lateran Council)中,就明確規定禁止利息,後來又將利息定義為「收於高過本金的錢」。在十二世紀末,教宗烏爾本三世(Urban III,1185-1187年任教宗)再度將利息定義為違反正義的行為,不止收取利息的人是不正義的,付利息的人也是不正義的。

儘管中古教會反對收取利息,但是利息仍然存在,只是以不同的形式存在而已,通常是禮物的型態。有時候借貸雙方訂立契約時,契約中所列舉的款項通常比實際借出的錢要多,也就是借錢的人(即債務人)拿到的錢數比契約中所列舉的要少,兩者間的差額就是利息。有時候,契約中載明借方在還錢時要多付一些錢作為酬勞或謝款,其實就是利息。有時候契約中載明多久還錢,如果超出時間,借方就要付賠償金,通常契約中的時間都會比實際還錢的時間要短,為的就是收取利息。還有一種方式就是合夥的關係,這就是貸款人以出資人的身分與借款人合夥,出資貸款的人不負經營的責任與工作,而是等到事成後收取利潤,意即將利息隱入利潤的名目下。

在基督教中,收利息的有罪,付利息的也有罪。尤其是收利息的人,因為違反教義所以沒有辦法得到救贖。救贖卻又是中古人士至為關心的人生大事,因此許多以收利息放貸為業的人,在臨死前會將利息償還給借方,或是捐給教會。

絕大部分的教會人士,會一邊譴責這種遭到汙染的捐獻,但另一隻手還是收取了這種捐獻。完成清償、捐獻以後,收取利息的人就會在懺悔後,獲得教會施行臨終塗油禮,讓自己的靈魂得到救贖。第二種償還利息的方式,就是在生前利用放款賺來的利息大做好事,包括支持文藝事業與慈善事業,許多義大利的銀行家就是採取這種方式以清除因利息帶來的罪惡,好讓自己死後可以得到救贖,這種清償的方式稱之為「購買天堂」。第三種償還利息的行為,就是在臨死前或遺囑中註明將利息償還給當事人,有時候償還的金額佔遺產的12%,償還的對象通常是出利息最多的人。

由於利息的問題非常敏感,再加上在沒利息的誘因下,許多人不願借錢給他人,於是許多基督徒寧可,或只好,向猶太人借錢。猶太教義允許他們收取利息,但限於外邦人;基督徒即為外邦人,因此不產生利息的問題。大部分的基督社會限制猶太人的經濟活動,例如不得經商、買地務農等,因此猶太人只能將錢存起來。於是,猶太人有足夠的錢借給基督鄰居等人,反正這些基督兄弟通常借的都是小錢,況且許多猶太人的本金來自有錢的基督徒。

雖然,猶太人解決了基督徒借錢與利息的問題,但卻讓自己成為基督徒痛恨的目標;猶太人往往被基督徒視為吸血鬼。每當基督社會發生任何災難時,猶太人都成為首席的代罪羔羊。

相關書摘 ▶《從麵包到蛋糕的追求》:17世紀荷蘭只有200萬人口,如何建立起龐大殖民帝國?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從麵包到蛋糕的追求――歐洲經濟社會史》,三民書局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何萍

麵包猶如生命存續的日常三餐
蛋糕是品味物質生活的精緻甜品

一部歐洲經濟社會史猶如從麵包到蛋糕的追求
人們為了讓生活更好,在不同時空、不同條件下,打造創意無限的經濟策略,逐漸形成今日世界的經濟面貌。

  • 「獨家」觀點剖析──「經濟是從麵包到蛋糕的追求?」
  • 打造未來,從歷史找線索,看不同時代的人們如何拼經濟?
  • 瞭解今日世界經濟面貌由來的最佳入門書

本書從上古的蘇美、埃及、希臘、羅馬等近東世界,一路講到中古歐洲,並生動分析近現代全球經濟的雛形如何形成?清楚描繪歐洲經濟中心如何從地中海往大西洋發展?

想知道歷史發展如何推動經濟變遷?今日世界的經濟貿易制度如何出現?如何發展?本書是瞭解今日世界經濟面貌由來的最佳入門書。

從麵包到蛋糕的追求
Photo Credit: 三民書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