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是被害者》的親子依附:行事獨立的曉孟,為何苦苦尋求父愛的關注?

《誰是被害者》的親子依附:行事獨立的曉孟,為何苦苦尋求父愛的關注?
Photo Credit: 《誰是被害者》劇照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許多華人家庭在教養小孩時,總會希望孩子能夠獨立、不要撒嬌。但是如果從依附理論的角度來看,小孩子會撒嬌,其實才是一個健康的正常現象。

(本文含有《誰是被害者》劇透)

台劇《誰是被害者》從4月30日上架以來,一直高居Netflix排行榜的第一名,裡面曉孟悲情的故事,也讓許多觀眾落淚。然而,許多人或許也會很好奇,為什麼曉孟會一直尋求爸爸的關注?明明行為看似已經獨立了的她,竟然到長大之後,都沒能遺忘年幼時期缺乏的父愛?

撒嬌的重要性:要先讓孩子依賴,孩子才會獨立

許多華人家庭在教養小孩時,總會希望孩子能夠獨立、不要撒嬌。從孩子很小的時候,就希望他們能夠不要太黏爸爸、媽媽,因為擔心小孩子可能會被寵壞。但是如果從依附理論的角度來看,小孩子會撒嬌,其實才是一個健康的正常現象。

依附理論最先關注的,莫過於親子之間的互動關係。當一個孩子剛出生,會很自然的和照顧者產生連結,這是孩子生下來的本能。無論是遭遇危機或是平常無事時,小孩子都會做出試圖與照顧者親近的行為,也就是依附理論當中所稱、維持接近性行為(proximity maintaining behaviors)或尋求接近性行為(proximity-seeking behaviors)──在遭逢危險的時候,透過哭泣來吸引照顧者的注意;在安然無恙時,依舊會透過撒嬌來維持自己和照顧者之間的連結。

在劇中,方毅任一直忙於工作,把自己鎖在房間內,他的女兒曉孟卻一直畫爸爸的畫像,希望能夠拿給爸爸看。其實曉孟的行為,就是一種希望與爸爸產生連結的維持接近性行為。

當孩子希望維持與父母之間的接近性時,父母若希望能夠滿足孩子的需求,就必須要完成安全感三要素(詳細可參考我的新書《找回100%安全感:情場與人際的正向依附練習》):

  1. 適時出現在孩子身邊
  2. 敏感覺察孩子的需求
  3. 對孩子的需求給予支持

然而,方毅任一直忙於做自己的工作,沒能滿足曉孟的撒嬌。使得曉孟與爸爸的連結,一直處於一種未被滿足的狀態當中。

雖然違反直覺,但撒嬌與安撫,其實是一個建立安全依附、讓孩子變得獨立的方式。當孩子能夠不斷被滿足安全感之後,他便能感覺到自己是一個受父母照顧的人,而自己有與人親近的需求是正常的。多次經歷這樣重複的迴圈之後,他們便能漸漸地把父母所象徵的安全感,內化成心中的一股力量。

每當感受到壓力時,他們只要想起父母,以及父母帶來的安全感,便不需要再去找父母重新確認關係了。因為在這個時候,父母已經是他們心中抽象的依附圖像(attachment figure),他們能夠感受到父母陪在身邊,進而相信自己是被支持的,可以無後顧之憂地面對這個世界。

建立起安全依附的孩子,不但不再需要什麼事情都要依靠父母,也會在長大之後與其他人的互動之中,建立起不會太黏膩又不會太疏遠的依附關係,這就是所謂的依附悖論(attachment paradox)。

被禁止撒嬌的孩子:阻斷的情緒,將成為未盡事宜

但那些被父母禁止撒嬌的孩子,對於自己的情緒會感覺到一種被否定感,那股情緒不但不會消失,反而會形成心中彆扭而又混亂的情緒感受。難以自我調節自己需要依賴別人的情緒,把撒嬌是為是羞恥、軟弱的表現。

在長大之後,有可能容易變得想和他人接近,但卻又害怕與他人接近。在「要壓抑」與「壓抑不住」之間矛盾地對抗著。或是完全壓抑住自己與人親近的衝動,也壓抑住自己的情緒。他們的情緒斷了流,對於許多情緒麻木而失去感受。

這些未能得到安撫與滿足的情緒,便成了固著而僵化的情緒,難以流動。長大後的曉孟,對爸爸的情感便是如此。曉孟在媽媽癌症末期時,曾經鼓起勇氣到警察局找爸爸。她不知道該不該簽署放棄急救同意書,希望爸爸能夠回來看看媽媽,但她的內心卻是很糾結的。要向爸爸表達想要親近的感受,反而讓她覺得丟臉、處於弱勢。爸爸匆匆跑過她身邊,沒有注意到她的存在,又讓她感到失望與委屈,落寞而憤恨。

誰是被害者─李沐
Photo Credit: 《誰是被害者》劇照

以心理學的話來說,這就是所謂的未竟事宜(unfinished business):過去未被了結的情緒壓抑在心中,不斷地影響著自己與他人的互動,也阻礙了自己與自己的連結。曉孟並沒有因為爸爸的忽視而死心,反而故意在命案現場留下了自己的指紋,用爸爸唯一有可能注意到她的方式,來爭取和爸爸取得連結的機會。

而當爸爸在最後趕到現場時,或許許多人覺得曉孟完成的是媽媽的遺願,但事實上,這也是曉孟自己的遺願:能夠聽到爸爸關切自己的聲音:

「爸,我已經到家了。」

走出新的路:僵化的感情,該如何重新流動?

我在《找回100%安全感:情場與人際的正向依附練習》這本書的後半段,談論的都是不安全依附者如何採取新的溝通模式,來換得人際關係中「安全感三要素」的方法。而在這邊,我也想談談,僵化的感情,要如何透過表達,獲得重新流動的方式。

在面對僵化的感情時,我們要先做到的第一步,便是「允許」。什麼是允許?允許就是承認自己有需要對人撒嬌的需求,並且找尋能夠回應自己撒嬌的人,來回應自己撒嬌的需求。

在許多親密的伴侶上,我們都可以看見彼此之間是會互相撒嬌的,這正是因為伴侶關係活化的是我們的依附系統,進而讓我們透過撒嬌,來確認彼此在關係中的重要地位。因此,撒嬌絕對不是什麼軟弱的情感,而是我們取得安全感、感受到被在乎的方式。

在允許自己可以撒嬌之後,第二步便是找到能夠回應自己撒嬌的人。有許多伴侶、家庭關係的問題,都出在不允許對方軟弱,也無法承接對方的軟弱。他們或許會用比較的方式責怪對方:「你壓力大,我壓力比你更大」、「這點小事有什麼好抱怨的,要強壯起來」、「都幾歲了還長不大?還要撒嬌?」但事實上,這個時候伴侶或家人之間最需要的是「沒關係,我懂你壓力很大,我會陪你」、「我們一起攜手度過這個難關」。

因此,找到一個能在你有需求時,能夠適時出現在你身邊、敏感覺察你所需要的需求、給予你心理上或物理上幫助的人,才是讓僵化的情感得以流動的方式。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