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太地區毒品市場未受疫情影響,「冰毒」在東南亞價格創新低

亞太地區毒品市場未受疫情影響,「冰毒」在東南亞價格創新低
2019年泰國當局查扣的冰毒藥丸。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曼谷、馬尼拉的街頭——冰毒最大的交易市場,價格沒有受疫情影響而上漲,反而維持不變。毒品和犯罪問題辦公室的毒品分析員指出「市場中毒品的可得性不受影響。」

15日,聯合國指出亞太地區毒品市場並未受到「COVID-19」(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疾病,以下簡稱武漢肺炎)疫情爆發影響,持續擴張且朝向多樣化經營。聯合國毒品和犯罪問題辦公室( UNODC)東南亞及太平洋地區代表Jeremy Douglas指出,「當全球將注意力轉向疫情時,所有製造、運輸合成毒品和化學物質的行動,持續在這塊區域創下紀錄。」

路透社》報導,聯合國毒品和犯罪問題辦公室在15日發布的報告中,根據2019年到2020年第一季的數據指出,亞太地區最盛行的毒品——冰毒(methamphetamine,甲基安非他命)在東南亞、澳洲和紐西蘭的價格觸及過去10年的的新低,產量卻激增。

冰毒的販運在東南亞存在已久。出生於緬甸臘戌的導演趙德胤2014年的作品《冰毒》,帶領整個劇組以游擊戰的方式躲避緬甸官方追查,以近乎紀錄片式的視角,拍攝出這部緬甸社會底層的毒品故事。如今,冰毒被扣押的量還在年年增加,2019年,東南亞國家扣押的冰毒高達115噸,這個數據並未涵括中國的數據——中國在過去5年來,每年扣押30噸的冰毒。

除了販運的數量,新型態的毒品種類也在增加。合成的鴉片類藥物(synthetic opioids)在2014年只有3個種類,2019年就增加至28種。Jeremy Douglas說,「從生產到運輸,是深層的治理問題,像金三角( Golden Triangle)。我們也憂心東南亞成為供應世界其他地方的毒品來源,隨著這些物質被融入或取代這個地區原先的海洛因供應。」

The Thaiger》報導,位於緬泰寮交界的金三角地帶長期因毒品而繁盛。近來,金三角地帶的鴉片和海洛因的製造在下降,合成毒品(synthetic drugs)正在抬頭。冰毒製品——被稱作‘yaba‘的小藥丸不斷增加、一種類鴉片的毒品芬太尼(Fentanyl)也在增加。

RTR2WX2V
位於緬甸、寮國、泰國的交界地區,金三角曾是世界上最大的鴉片、海洛英類毒品產地。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毒品和犯罪問題辦公室的毒品分析員Inshik Sim表示,近來情報指出,在曼谷、馬尼拉的街頭,冰毒的價格沒有變化,這兩座城市是冰毒最大的交易市場,「市場中毒品的可得性不受影響。」不過,泰國的國際麻醉藥管制局 (International Narcotics Control Board)常務副秘書長Paisith Sungkahapong分析,因為政府抗疫措施,毒品交易在消費者層次上頗多已經轉移到線上平台。「我們發現透過臉書、推特、Instagram 進行的線上毒品交易在增加。」

緬甸時報》報導,從緬甸到阿達曼海(Andaman Sea)的海陸運輸,深刻地影響東南亞、太平洋國家。這讓毒品運送地目的踏出中南半島地湄公河(Mekong)區域,延伸到孟加拉、印度。

製造毒品的工廠擴大到前所未有地規模,緬甸政府也強勢回應。2018到2019年間,有14間秘密毒品製造場所被抓獲。3月,緬甸軍方(Tatmadaw)在撣邦(Shan)貴概(Kutkai)地區,執行長達一週的行動,在過去曾被用以製造毒品的,現被棄置的建築中,查扣價值超過1億美元(約30億新台幣)的毒品和製造設備。

相較於北美、歐洲地區等嚴格旅行禁令和邊界控制的地區,阻礙了毒品供應鏈使得價格抬升,亞太地區的毒品市場相對穩定。近來,香港、台灣和澳門的跨國犯罪集團發展出更精細、規模更大的冰毒產製,在緬甸北部建立工業規模的基地,還擴大其網絡遠至日本、紐西蘭。毒品和犯罪問題辦公室報告指出,「供應增加、價格降低,毒品的純度在提升。」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徐卉馨
核稿編輯:杜晉軒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