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檢視蔡英文-勞保改革篇】凝聚817萬民意的民進黨,別再用「破產」懲罰未來的世代

【520檢視蔡英文-勞保改革篇】凝聚817萬民意的民進黨,別再用「破產」懲罰未來的世代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常在新聞看到「勞保幾年後會倒閉」的新聞,但勞保真的會倒閉嗎?而政府用「多繳少領」延遲倒閉的方式,又真能保障我們的退休生活嗎?關鍵評論網邀請到文化大學李健鴻教授與桃園市產業總工會秘書長葉瑾瑜,告訴我們擁有817萬民意的政府,能為勞保做出哪些「真正的」改變。

你想過退休的那一天,每個月可以領到多少退休金嗎?

你可能會猜30,000元或是25,000元,但根據2015年的資料,全台有75.5%的人退休後每個月領不到20,000元,其實在目前制度下,就算你在退休前30年平均薪資40,000元,退休後勞保加上勞退,每個月也只能領回21,600元。

為何這麼少?一定是因為勞保大水庫一年比一年枯竭對不對?錯了,相較於2012年勞保基金4,845億元的規模,去(2019)年年底已經幾乎翻倍達到了7,410億元,直到疫情爆發之前,總規模每年也幾乎都呈現增加的趨勢。

你可能會問:既然我們繳多領少,基金規模還一年比一年大,為什麼常聽到有人說「勞保快破產了」?再想想,我們退休的那一天,每個月兩萬元的退休金,真能維持我們的老年生活嗎?

從頭談起:「勞保破產」的定義是什麼?

首先,我們討論的是「勞保」而不是「勞退」,而相較於「政府幫你存一部份收入,退休後加利息還給你」的勞退,勞保具有「隨收隨付」與「確定給付」的特性,也就是不管你工作時繳多少錢,只要退休後活得夠久,每個月就都能持續領到公式算出的金額。

如果把勞保基金想成一個水缸,收入的錢是倒進水缸的水,付出的錢是流出的水,如果流出的水量一直比注入的多,讓水缸沒有水了,那就是所謂的「破產」。但什麼時候會發生呢?

根據勞動部今(2020)年初發布的精算報告,如果維持現行的勞保費率和給付制度,勞保基金恐怕於2026年破產。聽起來很可怕,但仔細想想,這樣的「破產論」我們好像從小聽到大,但各大基金卻也活得好好的。

背後的一大因素,是因為勞動部使用了「商業保險」——像是我們個人投保保單那樣——的概念精算,以投保人每年繳入的錢和「平均餘命」綜合計算,算出每個人要付多少、領多久,多久之後水缸裡的水會不夠。

勞保水缸
圖片素材出自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作者另行繪製

對此,台灣學界有一派說法認為屬於「社會保險」的勞保不該用商業保險思維,而該用「世代分配」的概念思考——現在有工作的人繳給退休中的人,世世代代、生生不息,再加上政府每年少量增加保費與減少發給,所以即使「快要破產」的聲音一直存在,每年勞保基金收入也仍然稍微大於支出。

這樣理想的算法有一個盲點,因為台灣的少子化和高齡化狀況越加顯著,未來繳錢的人會越來越少,領取退休金的人會越來越多;加上國際情勢變化影響投資收益,或許有一天,勞保真會發生「入不敷出」的狀況,那也就是「勞保破產」的前兆。

台灣勞保制度,真正的問題在哪裡?

台灣的勞保制度,和許多國家一樣都是在戰後嬰兒潮的時期設計,當時就業充分、勞動人口多,政府自然會設計出高福利的制度吸引勞工——因為當時大家都只繳錢,還沒人開始領錢。

然而這樣的制度在遇到入不敷出的問題時,各國政府也都會提出不同程度的改革方案,但不見得都能達到效果。

以台灣為例,2008年立院修改《勞保條例》時,雖然想將勞保改以每月領回的方式「延年益壽」,但經過立法委員們「以人民為優先」的各個提案,把行政院原來1.1%的年給付率拉高到1.55%,讓每年的支出變多;在收入的部分,雖然勞動部精算時建議保費要調高到18%,最後不但修成逐年上調,還加上12%的天花板,種下了收支不能永續平衡的因。

不僅如此,這個看起來「相對比較好」的制度,也讓無業者、家管這類原本應該加保「國民年金」的民眾轉投保勞保,這些以「職業工會」名義加保的民眾,有許多人在繳納15年後即開始請領退休金,加上職業工會「政府補助40%保費」的規定讓國庫負擔一大部分的保費,羊毛出在羊身上,也沒有達到原本的改革期望。

《關鍵評論網》訪問桃園市產業總工會秘書長葉瑾瑜,針對現行的勞保年金制度保障提出三大問題,包括:

  1. 保障不足——月領20,000元以下的人數占了超過七成,比基本工資23,800還要低。
  2. 分配不均——不只農漁軍公教勞工之等各職業別之間的標準不一,就算同樣是勞工,相對低薪的人,退休後能夠領取的比例又較高薪者少更多。
  3. 保費不夠——因為「公司投保」企業要付70%的保費,政府因顧忌企業反彈,而不敢大幅提升保費造成財務吃緊。

綜合以上,台灣的勞保就變成大家看到要倒不倒、每個月都要繳錢,退休後又領不了多少的奇怪樣貌。

DSCF9934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丁肇九
桃園市產業總工會秘書長葉瑾瑜

勞保基金該如何一勞永逸的改革?

其實針對勞保現行制度的改革,學界長期有提出各種改革建議。《關鍵評論網》訪問中國文化大學勞動暨人力資源學系李健鴻教授,提出了五種因應之道:

  • 方案一:將各大基金整併為「基礎年金」

簡單來說,「基礎年金」就是打破過去以農漁軍公教勞工作為分別的「職業別」,將所有人納入同套制度,過程透過繳納的金額高,但退休時全民都可以領到一定量的「基礎年金」,再加上不同職業別的額外年金。

這個方式其實不是多新穎的概念,早在1900年代就有許多北歐國家採用,事實上,20多年前台灣在討論「國民年金保險」制度時就曾有人提出,不過當時的行政院長連戰否決了這項建議,把國民年金變成今天這種「專為無業者加保的」畸形存在。

李健鴻教授指出,錯過那次機會,20年後的今天若要再次整併,幾乎台灣每一個人的權利義務都會受到影響,改革阻力會比當時的軍改還要更大,因此支持這個的人相對也少。

DSCF9951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丁肇九
中國文化大學勞動暨人力資源學系李健鴻教授
  • 方案二:將「勞退新制基金」與「勞保基金」合併

以2019年12月的數據為例,相較於勞保基金7,410億的規模,勞退新制基金高達2兆4,448億——幾乎是勞保規模的四倍——而且還不斷增加,可以直接解決勞保財源不足的問題。

不僅如此,勞退基金雇主所繳的6%加上勞保現行繳納「天花板」的12%,正好是當時勞動部精算出可達永續的18%,而且不論勞保基金或勞退新制,都是同一群勞工的錢,使用的也都是「個人帳戶」,不會有帳務亂掉的問題。

為什麼政府不這樣做呢?李教授表示,其實這個方案在十多年前就有人提出,被否決的原因,就是看起來「太大膽」,許多民眾心中有著「勞保快要倒閉」的想法,擔心若兩筆基金一起整併會不會「一起倒」,自己最後什麼都領不到?原本兩筆獨立的基金,混在一起帳面會不會亂掉?修法的規模要有多大?

因為這些工程浩大的溝通工作讓勞動機關卻步,至今沒有進展。

勞保改革圖表_2@
  • 方案三:不合併,讓「勞保基金」向「勞退新制基金」借錢

相較於前述大刀闊斧的方案,若讓規模較小的「勞保基金」向金援充足的「勞退新制基金」設定特殊條件、年限、額度的「借」,就可以達到挹注勞保基金的效果,所需要的修法工程也較小。

話雖如此,因為台灣從來沒有過這樣的先例,因此能借多少、借多久、需不需要利息等等的細項皆需要取得足夠的共識,一般民眾也可能擔心勞保基金會「還不出來」。

  • 方案四:不借,讓「勞保基金」流用「勞退新制基金」的錢

因為借錢的爭議太多,有部分學界人士便提出「流用」的方式——不還,那就不算借了。

確實,因為勞退帳戶的增加速度很快,在精算之下進行移用並不會因此倒閉,來源都是同一群勞工也沒有亂帳疑慮,更不用糾結在利息和還款的問題。話雖如此,如何讓一般民眾願意讓兩帳互通需要一番功夫,而最難突破的心結,還是民間「怎麼可以有借不還」的思維,造成推動的困難。

  • 方案五:不對外借錢,在「勞保基金」內另設立「緩衝基金」

有些學者覺得長遠的勞保黑洞不像政府所說的那麼大,但也同意可能會產生短期的入不敷出,於是就提出了「設立緩衝基金」的解方。

簡單來說,這就是在基金內部擴大財源管道,包括增加政府預算撥補、移用一些既有的規費,或是讓基金投資獲利不要全部歸入勞工帳戶等方式,設立一筆緩衝基金,專門用作短期的應急支應,這樣的方案也有不少擁護者。

擴大紓困  無保工作者申請萬元補助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桃產總的葉瑾瑜秘書長則提出另一層面的想法:即使改革讓勞保「不會倒」,只要「少領」的狀況仍然存在,勞工在退休後就無法獲得真正的保障,應該由政府在現有的退休金上額外加墊,達到「人人退休後,至少都能領到基本工資」的目標。

對此,葉瑾瑜秘書長認為政府應該以每年約5,000億的資金挹注,弭平國民保險和勞保勞退請領者未達到基本工資的差距。5,000億元大約是GDP的3.2%,政府若將台灣現行12.8%的租稅負擔率提高3.2%至16%,其實也仍低於日本(17.9%)、韓國(18%)等國。

這樣的做法,不僅能讓台灣的企業在各種政策優惠下負起該有的社會責任,還可以一舉確保所有的台灣人,在退休後都能有足夠的社會福利支撐他們,有了基本的請領保障,政府在提高保費的時候,民眾的接受度也才會變得更高。

凝聚817萬民意的民進黨,是時候該做些「真正的」改變

看起來解決的方案很多,但政府用了哪些方法呢?答案是以上皆非。

目前行政院一直以來的做法,就是在精算之後定期調整,讓勞動者多繳一些,讓退休者少領一些,所以我們才會時常看到「新制讓勞保可以晚兩年倒閉」這樣的新聞標題。

但是這樣的方式並不能治本,除了政府不斷降低請領金額如同懲罰未來的世代之外,更重要的是,這些做法充其量就只能達到「任內不破產」的功效,並不是實際的改革之道。

葉瑾瑜秘書長認為,相較於國民黨創制初期使用優惠保費,民眾老了才發現領得不如預期,獲得817萬民意支持的民進黨不該繼續走老路,甚至如同「個人承擔」的概念一樣要民眾自己加保商業保險。其實,政府應該要讓退休金制度變作如同「健保」那樣團結台灣人的制度,凝聚共識,讓勞工、家庭主婦、軍公教,都不會覺得社會要拋棄自己。

當然,改革必會遭遇阻礙。李健鴻教授也指出,理想上賺得多的人多繳稅,當然可以達到更加的財富重分配,但實際上各政黨都往相反的方向做,不管藍綠也都會拿減稅當作「德政」,背後的原因,就是在低薪環境下民眾不支持加重所得稅,有錢人也會以「資本罷工」的方式威脅政府撤資,讓「創收」有實質上的難處。

e1o1t7ku8jlym47towhynbtz758y45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然而不論用什麼方式,勞保改革議題上執政者最該做的,應該是將數據攤開來談、指出問題,而不是持續拋出「要破產了」的說法製造恐慌,甚至讓許多民眾因為擔心而選擇一筆領掉,讓水缸裡面的水更少,反而加快勞保體制崩潰的速度,實際的分配不均問題也還是存在。

擁有817萬民意支持的民進黨政府,現在就是凝聚全民意識、大刀闊斧改革,證實自己社會正義訴求的最好機會。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