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次債務違約的阿根廷,若付不出錢將引爆全球金融災難?

第九次債務違約的阿根廷,若付不出錢將引爆全球金融災難?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阿根廷原本應在今年4月22日對3項外債償付約5億美元利息,但該國政府5月11日宣布,由於外債支付利息困難,希望債權人將重組650億美元債務的期限延長至22日,但前10大債權人均拒絕。如果無法在5月22日前補繳利息,將引爆史上第9次債務違約。

文:向駿(致理科技大學教授兼拉丁美洲經貿研究中心主任、中華戰略學會理事)

阿根廷又違約了

去(2019)年12月10日阿根廷中間偏左「全民陣線黨」(Frente de Todos)的費爾南德斯(Alberto Fernández)和前總統克里斯蒂娜(Cristina Fernández de Kirchner)就任正、副總統後,成為拉美近來少數「向左轉」的國家。不到半年,阿根廷就再度成為國際債務違約的現行犯。

阿根廷原本應在今(2020)年4月22日對3項外債償付約5億美元利息,但該國政府5月11日宣布,由於外債支付利息困難,希望債權人將重組650億美元債務的期限延長至22日,但前十大債權人(多為國際資產管理公司)均拒絕,債務談判陷入僵局。如果無法在5月22日前補繳利息,將引爆史上第九次債務違約。

禿鷹集團不可持續

曾經歷8次金融崩潰的阿根廷,在新冠疫情肆虐下恐更無力償付債務。阿國經濟部古茲曼(Martín Guzmán)積極與國際債權人磋商,希望能就外債重整達成協議。其所提出的建議包括暫停債務償還三年,對債券票面利率削減62%、相當於減少379億美元的利息,及對本金減免5.4%,即逾400億美元的債務減免。儘管如此,國際債權人並不買帳。

5月3日阿國經濟部長以「阿根廷無法支付債主更多了」(Argentina cannot afford to pay creditors more)為題投書《金融時報》,他語帶哀求地對國際金融禿鷹集團曉以大義,「債權人最大的利益在避免過去那種毀滅性的模式重複危機……不可持續的要求只會產生不可持續的後果。」

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數據,到2019年底阿根廷的債務總額為3230億美元,相當於國內生產總值(GDP)的88%。阿根廷現有債務的平均票面利率為7%,比德國的30年期零票息政府債券高約7個百分點,比美國財政部支付的1.2%票息高出約6個百分點。阿根廷認為7%的票息率必將導致違約是正確的,IMF也同意是不可持續。在當前的全球經濟形勢下,就算是美國也沒有能力償付7%的票面利率。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地球研究所(The Earth Institute)教授兼所長的發展經濟學家傑佛瑞・薩克斯(Jeffrey D. Sachs)警告「近年來,各金融市場寬鬆的貸款標準,以及美國聯準會和其他央行注入的充裕流動性,誘使許多發展中國家大量舉債,主權債務壓力日益被視為一個主要的系統性風險」,阿根廷案例恐將引爆「一場全球金融災難。」

去年12月10日和正副總統同時就職的地方官員包括布宜諾斯艾利斯省新任省長季希洛夫(Axel Kicillof)。2012年季氏因成功主導能源公司(YPF)的「再國有化」(renationalization)被視為「吸引克里斯蒂娜的經濟大師」,因此得於2013年11月至2015年底擔任經濟暨公共財政部長,期間雖為對抗國際金融禿鷹集團做出重大貢獻,但也因堅持阿根廷未違約而引發爭議。今年2月該省的債務協商在季希洛夫領導下以失敗收場,看來他與正、副總統形成執政鐵三角已生鏽。由於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市的債務重組將延長至5月26日,媒體咸認其談判或可做為全國領先指標參考。

RTS2RMI6
季希洛夫(左)與克里斯蒂娜(右)|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流動性陷阱

2017年10月22日阿根廷前總統馬克里(Mauricio Macri)在期中選舉獲41.76%選民支持,為1985年重返民主政治以來在期中選舉得票率最高的政黨,馬克里當時表示「最困難的階段已過」。《經濟學人》認為該次選舉「正破除裴隆主義的魔咒」(breaking the spell of Peronism),裴隆主義是拉美最能代表民粹主義(populism,中國譯為民眾主義)的思潮。

但不到三年另一個魔咒來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曼 (Paul Krugman)認為,阿根廷和拉丁美洲部分新興經濟體又面臨了「流動性陷阱」。所謂「流動性陷阱」(liquidity trap)由經濟學家凱因斯(John Maynard Keynes)提出,又稱凱因斯陷阱,係指當貨幣政策完全無法刺激經濟的情況,無論降低利率或增加貨幣供應都無法促進市場的流動性,人們寧以現金或儲蓄方式持有財富也不願進行投資。今年受疫情影響,拉丁美洲陷入史上最嚴重的經濟衰退,墜入「流動性陷阱」的可能性也就越來越大。

金融囚徒困境

阿根廷與國際債權人在此次談判間的折衝樽俎,提供了國際關係學界一個值得觀察的案例。薩克斯教授認為金融市場的集體理性,需要得到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指導和一些主要債權人的引領,否則就將發生債權人爭奪戰(也是囚徒困境的一種變體)——每個債權人都會對其他債權人說:「讓我先把欠款收回來,你去搞債務再融資吧。」如果謹慎處理,各方都可以且應該以低利率來對本年度的債務本息進行重組以避免各國接連違約。如果未能做到這一點,2020年就將成為全球金融危機毀滅性新篇章的開端。

教宗愛莫能助

2013年3月19日就任教宗前一天,方濟各(Pope Francis)在梵蒂岡與時任阿根廷總統克里斯蒂娜會面,她請教宗介入福克蘭群島的主權爭議,因為他在樞機主教任內曾批評英國從阿根廷手中「篡奪」福克蘭群島。擔任教宗以來,方濟各訪問的拉丁美洲國家包括巴西、厄瓜多、玻利維亞、巴拉圭、墨西哥、哥倫比亞和古巴,但沒有訪問祖國阿根廷。可能的原因之一是阿根廷前總統馬克里是自1950年代以來第一位完成任期的非裴隆主義總統,而方濟各則從未隱藏他對裴隆主義的偏好,稱它是「一種拒絕階級鬥爭的模式,把窮人和被排斥者放在討論的中心。」

有趣的是,去年12月10日就任阿根廷總統的費爾南德斯今年1月31日訪問梵蒂岡時,曾請求方濟各協助阿根廷的經濟發展。根據4月中旬IMF發布的《世界經濟展望報告》預測,2020年阿根廷經濟將萎縮5.7%。專家認為在採取犧牲經濟發展的「休克式」對抗新冠疫情政策下,阿根廷就業、出口、債務等一係列問題已經逐漸凸顯,經濟發展前景堪憂,並謂阿根廷至少須5年不償付外債才能恢復外匯儲備。面對當前如此惡劣的政經環境,教宗恐怕也救不了阿根廷。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