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媚共?

拜登媚共?
Photo Credit: AP/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國曾經對中共心存幻想,是不分黨派,無關左右的。

不少港人以為,如果共和黨的特朗普在11月美國總統大選落敗的話,美國對華政策好可能會腳軟,甚至好似台灣的國民黨一樣媚共。

這樣想的人,認定拜登(Joe Biden)立場「親華」,又或者整個民主黨都是「左膠」,無力應付中共。

這樣說,究竟有什麼現實或者歷史根據?

拜登跟特朗普(Donald Trump)不同,沒有個富老爸,也沒有遍及全球的生意。1972年,他以30歲之齡當選國會參議員,一直到2009年成為奧巴馬(Barack Obama)的副總統,沒有在私人市場撈一筆,公認是個窮議員。

更不幸的是,就在當選參議員那年,拜登的第一任妻子跟三個兒女遇上交通意外,妻子跟一歲大的女兒身亡。多年後的2015年,他的長子也在45歲之時腦癌過世了。

拜登的另一個兒子,的確是開商業顧問公司的,在國外有業務,去年特朗普就以外交援助為條件,企圖迫烏克蘭政府調查他,結果只為特朗普自己鬧出醜聞。相對之下,特朗普女兒伊萬卡(Ivanka Trump)不久前才在中國拿到多個商標註冊,卻是個客觀事實。

更重要的是,拜登作為參議員或副總統之時,究竟制訂過什麼「親華」政策法律?我搞不懂。倒是特朗普經常說「President Xi」是他的「very very good friend」。

RTS2K3WP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特朗普關心的是美國出口,他的確有大力迫使中國多買美國貨,但除此之外,在「武漢肺炎」前,特朗普對北京沒有怎樣。去年的《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推動的不是他,是民主黨國會眾議院長佩洛西(Nancy Pelosi)。

特朗普之所以被認為是「中共剋星」,不過是因為他行動高調搶眼,但其實早在奧巴馬年代,美國已經開始重返亞洲,計劃中的新貿易組織「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rans-Pacific Pact),就是要踢中國出局。為了應對南海局勢,美國又拉攏東南亞國家,因此美國海軍才得以重啟菲律賓海軍基地,加強駐澳洲北岸兵力,以及駐軍新加坡甚至曾經跟美國打仗的越南。

奧巴馬做了,卻沒有打鑼打鼓語驚四座,因此香港人沒有留意而已。

至於民主黨歷來「左膠」,我就更不明白了,民主黨的杜魯門總統(Harry S. Truman)在1948年放棄國民黨是事實,但跟共產集團打韓戰的亦是他,之後在古巴問題上跟蘇聯對峙的,也是民主黨的甘廼迪總統(John F. Kennedy),大打越戰的,亦是民主黨的詹森總統(Lyndon B. Johnson)。

讓中國加入世貿(WTO)的確是民主黨的克林頓總統(Bill Clinton),但當初在1971年推動中共取代中華民國在聯合國席位並且打入國際社會的,是共和黨的尼克遜總統(Richard Nixon)。類似的史例還有很多,總之,美國曾經對中共心存幻想,是不分黨派,無關左右的。

當然,大部分港人沒權投票選美國總統,因此怎樣想其實不重要,但看到莫名其妙的「拜登媚共論」,我有點不吐不快。

文章獲作者授權轉載,作者Facebook

責任編輯:Alvin
核稿編輯:Al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