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紅利成為濫權「遮羞布」:總統府密件洩漏的四個台灣民主危機

防疫紅利成為濫權「遮羞布」:總統府密件洩漏的四個台灣民主危機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若總統府流出密件的「七分真」屬實,台灣作為第三波的新興民主政體,體質本就脆弱,加上又面對詭譎多變的區域環境,必須仰賴國際社會與台灣民眾不間斷的呵護與警醒,才能避免時針走到不可挽回的終點。

文:顧長空(職業外交人員)

這一廂,蔡英文總統領導的民進黨政府,挾著817萬票的絕對優勢,準備在520就職後再展新局;那一廂,憑藉中選會主委李進勇一席「把頭剁給你」的豪言,666罷韓行動鼓起「宜將剩勇追窮寇」的氣勢,打算將總統敗選後一蹶不振的「韓流」徹底殲滅在高雄。

正當綠營高唱凱歌,兩路挺進,四封聲稱夾帶總統府密件的爆料電郵,如強大電流般在台灣政壇激起眾聲喧嘩,質疑中共滲透者有之、猜忌綠營內鬼者有之,當坊間輿論如逐臭之夫,汲汲於八卦「腥」聞時,更有人為這起堪稱台灣政壇最大洩密案揭示的民主運作危機而膽戰心驚。

迫切危機一:獨立機關不獨立

事件爆發後,府方人士向媒體透露,爆料內容經過編造,「七分真,三分假」。吾人不敏,難以得知哪些為真、哪些為假,但既有府方高層證實至少70%為真,從爆料內容觀之,通訊傳播委員會(NCC)人事案若是屬實,顯示原應為獨立機關的NCC,其委員任用標準竟是「立場是否親綠」、「能否配合處理特定媒體」,真是前所未見,駭人聽聞!

在蔡英文的第一任期,民進黨利用在立法院的絕對席次優勢,強行通過外界表示有爭議的各項條例,或成立黨產會在未審先判的質疑下強徵或凍結人民團體資產,甚至勒令限期解散;或成立促轉會,由自稱「東廠」的綠營親信主事,誇稱「影射殺傷力最強」,鎖定在野黨領袖。同時,民進黨挾國會絕對優勢,任命外界看來親綠的大法官、監察委員及中選會官員,企圖「綠化」原應獨立捍衛憲政與法治的司法、監察與選務機關,於是乎產生自稱「辦藍不辦綠」的監委、敢於把釋憲申請案束之高閣的大法官會議,以及教導新住民投票時「看到民進黨就給他蓋下去」的中選會高層。

上述種種,無怪乎此次爆料一出,即有民眾對NCC人事案直呼「不意外」!

第15任總統暨副總統就職典禮說明記者會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上述侵害法治與獨立機關運作的行為,個別看來尚不覺其嚴重性,但兜在一起看,怎不令人冷汗直流?如果政府真的有其心,日後是否凡是不見容於綠營者,其資產可能不保、其聲譽可能被踐踏,被害者若欲申訴,不僅無法期待司法與監察機關依法衡平處理,甚至想向媒體申冤,都發現多數媒體噤若寒蟬,深怕不聽話「被處理」。一個沒有監督與制衡、沒有憲政與法治,徒留投票形式的民主政體,還是真正的民主嗎?

迫切危機二:從「失語的在野黨」,惡化成「消失的在野黨」

當我們將目光從氣焰不可一世的民進黨身上轉開,望向在野黨陣營,實可謂「古道、西風、瘦馬」,「淒淒慘慘淒淒」,令人不忍卒睹。

首先是國民黨。歷經2018年底地方選舉狂勝,一年多後卻在總統選舉中慘敗,這個創建中華民國的百年大黨,迄今仍在外有強敵壓境、內恐分崩離析的危局中掙扎。本來,民進黨縱然在總統與國會選舉獲得雙重大勝,並未能完全滅絕民主化後的台灣社會對憲政與法治的追求,只要在野黨善盡言責,不怕民進黨一手遮天。但眼看今天台灣最大的在野黨——國民黨,歷經兩次在野,至今仍難以妥善適應「忠誠反對黨」的角色,不僅立院質詢無力、文宣操作無術、爭議事件頻傳,在台灣社會一片「親美反中」的逆風中,兩岸論述轉型至今未見清晰方向,連天上掉下來的總統府洩密案,都無法交出起碼合格的監督成績單。這都顯示出黨中央青壯世代改革意志雖堅定,但百年老黨包袱眾多,前行舉步維艱,還需要時間觀察。

台北市長柯文哲領導的民眾黨只是更令人失望。原本自詡成為「超越藍綠」的台灣主體政黨,成立大半年來,國人同胞只看到這個黨不斷內鬥、黨公職屢傳緋聞,不僅在唯一執政的台北市許久沒有做出亮點,其立院黨團迄今都沒能形成可用戰力,立委各個成了「路人甲」,如何期待他們發揮在野黨功能,要求民進黨政府徹查總統府洩密案?

至於時代力量、基進黨,儼然成為比擬中國「民主黨派」的花瓶存在,近期最搶眼的表現,大概是綽號「3Q哥」的基進黨立委陳柏惟,宣稱「中國藉挖海砂侵台」,遭到備詢的國防部官員打臉「那要挖很久」。如此國會代表素質,恐怕無論是中華民國或「台灣國」都難以消受。

520將至  台灣基進提4點建議
Photo Credit: 中央社

迫切危機三:防疫紅利被扭曲成濫權「遮羞布」

台灣此次面對新冠肺炎侵襲,倚賴衛福部部長陳時中等防疫指揮高層的許多正確決策、我國素質整齊且富紀律性與責任感的醫衛體系,以及全民高度的「抗疫」自律與自覺,成為全球注目的防疫典範之一,必須給政府與社會應得的肯定。

但是,防疫的功績不應該成為濫權與酬庸的遮羞布,更不該被用來轉移對政府應有的監督。縱使對此次總統府洩密案所揭露的各種「用人唯綠」、「肉桶分官」情節存而不論,包括涉入「慶富案」等重大爭議的總統府前秘書長陳菊可能接任古稱「柏台」的監察院院長、發動網軍逼死駐大阪處長蘇啟誠的「卡神」楊蕙如在蔡英文勝選後隨即高調「重出江湖」等,似乎都淹沒在高達七成以上的政府滿意度中。

然而,領導全民抗疫有成的是即將卸任的副總統陳建仁與「阿中部長」等具備公衛專業與社會聲望的官員,他們的付出,不應該被人民視為可以縱容其他官員的理由。在這點上,台灣社會還有明顯的進步空間。

迫切危機四:給我「反中」,其餘免談

同樣地,自從去(2019)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發表重要對台談話,呼籲兩岸儘速對「兩制台灣方案」進行協商,以及香港爆發「反送中」事件以來,台灣社會對主權與人權的雙重焦慮一路竄燒,造成高舉「親美抗中」旗幟的「辣台妹」蔡英文從聲望谷底重攀顛峰。而在總統選舉後,自中國武漢爆發的新冠肺炎疫情緊接著席捲全球,更將台灣內部對中國的反感推往最高點

「親美反中」路線對我國家利益與區域穩定的利弊得失,不是本文要探討的重點。反倒是台灣社會高漲的「反中」民粹,讓執政者非常容易以此為藉口,將不同意見者打為「中國同路人」,從而使得民主政治最關鍵的理性、多元、相互監督等價值受到侵害,進而威脅到民主政體本身;另一方面,台灣社會若將評價政黨或政治人物的最重要判準,放在「誰最親美反中」,而不是包括善治(good governance)、透明(transparency)與清廉(incorruptibility),可以預見台灣政治人物的品質將迅速墮落。這也是為什麼此次總統府爆發史上最嚴重的洩密案,民進黨政府立刻指稱這是對岸所為,執政黨高層甚至說這是「圍魏救韓(國瑜)」,因為他們知道,一切推給「阿共的陰謀」,最廉價、最有效!

更令人擔憂的是:面對台灣民主品質的快速墮落,以及我國內部政黨競爭的惡性失衡,原本在80年代對第三波民主化扮演重要催化劑與保護者角色的美國,卻也因為與中國的戰略競爭態勢加劇,以及當前執政的共和黨籍總統川普堪稱是美國史上最不重視道德高位(moral high ground)及民主自由價值的總統,因而對民進黨政府執政四年迄今種種爭議行為視而不見,甚至縱容。

很顯然,民進黨政府也知道美國現任政府的偏袒,但這樣的統治作風,將弱化台灣的競爭力、撕裂台灣的社會、傷害台灣民主在國際上的形象,並且激化原已低潮的兩岸關係,對台灣整體的利益絕對是不利的。

川普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結論:有識之士應盡全力撥慢台灣民主的「末日時鐘」

台灣作為第三波的新興民主政體,體質本就脆弱,加上又面對詭譎多變的區域環境,原本就處在時時刻刻都應如履薄冰,方能維護自身的民主與生存的境地。不誇張地說,台灣民主殿堂之上,高懸著一具「末日時鐘」,必須仰賴國際社會與台灣民眾不間斷的呵護與警醒,才能避免時針走到不可挽回的終點。

相信多數人都會同意,健全的民主必須仰賴憲政、法治、開放、多元與監督制衡,否則徒留選舉形式,不算是真正的民主,而是隨時可能侵害人民權利的惡政。此次總統府洩密案,揭露了民進黨政府在國際社會與台灣民眾的一時疏忽之下,可能存在的違法濫權的冰山一角。「防微杜漸,猶未晚矣」,呼籲國內外有識之士,基於台灣民主永續健康發展的最重要前提,勇於對民進黨政府提出監督與鞭策,同時也對在野黨發出「不盡責就消失」的警語,讓執政者善自惕勵、在野者努力不懈,方為民主之幸、全民之福。

延伸閱讀

本文經新共和通訊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