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層員警的告白:我已經把自己賣給國家,但我真心相勸不要踏入這行

基層員警的告白:我已經把自己賣給國家,但我真心相勸不要踏入這行
Photo Credit: Changlc CC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警三年有餘,心中有無限的感慨,雖然我把我自己賣給國家了,但如有親朋好友問起,我絕對力勸不要踏入這行。

文:張小溱(基層員警)

「當我踏入警界,就已經把我自己賣給國家、治安了。」

我總是開玩笑的這麼說著,沒有踏入這個環境,你永遠不會懂,當一個基層員警有多麼的不堪。

從警三年有餘,心中有無限的感慨,雖然我把我自己賣給國家了,但如有親朋好友問起,我絕對力勸不要踏入這行。

於制度面講起:績效上面訂,責任下面擔

基層員警最無奈的大約是長官不挺,所有績效上面訂定,所有責任下面承擔,每當出了事情不論對錯,一律對外聲明「我們會議處相關人員、檢討改進。」

這大概是SOP程序吧,反正死了你一個基層,還有千千萬萬個基層。

有則新聞我一直耿耿於懷,內容報導有個軍人穿制服去麥當勞點餐,被質疑當兵當太爽,軍方上級回應:若服裝整齊並無不妥。

畫面移到警方於上班時間買便當,被質疑值勤偷懶,警方上級回應:影響警譽,議處相關人員。

那你懂了嗎?當警察連吃飯都要偷偷摸摸。

於社會面講起:台灣警察社會地位低,幾乎人人皆惡之

所有的一切都須仰賴警察的存在,但可笑的是,台灣警察的社會地位非常低,幾乎人人皆惡之。

你需要警察擴大負責治安、交通、查賄、為民服務、食品安全…一方面又不斷限縮警察的權力。

你知道嗎?吸毒身上是會有味道的,台灣毒品猖獗,毒蟲滿街跑,但我們明明聞到毒品味道,卻拿他沒轍,因為味道太主觀,我們也沒辦法存封味道,沒有任何證據可以進行搜索。

如果態度太強硬,很抱歉,就會有立委、民代、媒體打電話來關心,以下為兩段為親身經歷。

經歷一:

一個已經列管為毒品採驗尿的人口,在經他本人同意帶返所進行採驗尿時,一通電話打進派出所,「你好我是XX的記者,我朋友在你們派出所,他說你們強迫他採尿。」

「抱歉,是經過他本人同意。」

「可是他跟我說他不同意,你們打算怎麼處理?」

這就是所謂的媒體第四權,很大。

經歷二:

一位剛成年的孩子,騎了一台改裝非常嚴重的機車,並加裝噪音喇叭,噪音喇叭你知道嗎?就是屁孩飆仔都會裝的。

被攔下來後丟給了我一句:「我媽是議員。」

當然我沒理他,照樣送他紅單,兩天之後那張紅單回到我的辦公桌上,聽其他學長說,該議員直接來派出所找所長,將紅單丟給所長說:「你們打算怎麼處理?」

好吧,這就是所謂的立委、民代,也很大。

我們默默的做了許多,只希望換來「尊重」

警察就像個傭人,要打理民眾的一切,卻又被民眾瞧不起,每個團體都有老鼠屎,更何況是這個上萬人的團體。

許多人做了許多善良的事,卻極少有人關心、報導,極少人做了極少不好的事,卻每次都誇張不實的抹黑。

你知不知道如果沒有警察,所有的交通、經濟、社會都會馬上停止運轉?

你知不知道警察每天都要上12小時以上的班?

你知不知道我們上班時間每天都不固定,有時候中午12點上到晚上12點,隔天早上7點又要上到晚上7點?

你知不知道我們薪水都是用健康換來的?而且勞心勞力承受各種壓力、危險,53K並不多。

你知不知道,我們默默的做了許多,只希望換來「尊重」。

責任編輯:鄭少凡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