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契約》:從大人虛假的情景,孩子學會閉嘴然後推開自己的感覺

《沉默契約》:從大人虛假的情景,孩子學會閉嘴然後推開自己的感覺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你學會的最大教訓是什麼?就是告訴別人自己真正的感覺是不對的,此外,或許更重大的是,你學到如果有人想從你那裡得到你真的不想給的東西,自己的真實感覺並不重要。

文:琳達 D. 安德森、索妮雅R. 班克斯、蜜雪兒 L. 歐文斯

開始:莎拉對自己的沉默契約

想像你是一個叫做莎拉的四歲小女孩,此時,鄰居黛安來敲門,想找媽媽閒話家常。媽媽正為家事忙得不可開交,她從門上窺視孔看到是黛安,低聲嘀咕說著:「該死,怎麼偏偏是今天?我有好多事要做。」不過,她還是開了門,笑咪咪歡迎黛安進屋。當黛安跟你打招呼,你跟她說:「你應該回家,媽媽說她沒空跟你聊天。」

媽媽尷尬萬分,對你大叫說不可以這麼說。她不斷向黛安道歉,說你整個早上都在鬧脾氣。接著,她對你說,你太沒禮貌,所以必須坐在角落,直到她允許才可以離開。你很困惑,開始大哭,你想抓住媽媽不放,但她還是把你帶到角落的椅子,你坐在那裡默默流淚。媽媽說得很明白,除非你和黛安道歉,不然就得一直坐在這裡。

強烈的兒時回憶

這對你是一個非常強烈的經驗,如果就此沒再目睹像這樣的其他虛假情景,這個記憶可能會逐漸褪去,不會對你誠實和坦率的觀念造成太大衝擊。但是,你在幼年和青少年時期,卻不斷看到媽媽仿照同樣的行為模式。她會抱怨,有時甚至會哀號說不堪負荷。但當她和造成這些情緒的人面對面,卻見到她轉變成為壓抑所有情緒、配合所有要求的一個順從淑女。

或許,她認為讓別人知道她覺得勞累,或就是想要獨處,是非常無禮、惡劣、令人不舒服和麻木無情的事。但是,她的行動教導你的卻是,跟熟人、親戚和好友相處時,誠實通常是個壞選擇。

這些反覆發生的插曲成了你處理人際關係的種子,並且構成對你自己和他人的沉默契約。日後你會很難拒絕他人,因為擔心這樣做會導致自己被人拒絕或讓自己丟臉。你從媽媽身上學到,不想要別人陪伴時,不該老實說出來。打著禮貌的名義,她塑造出虛假的行為,並且因為你說實話而處罰你。這讓你出現一種強烈的羞愧感,同時又覺得自己只是想幫忙,卻被媽媽拋棄。

你學會的最大教訓是什麼?就是告訴別人自己真正的感覺是不對的,此外,或許更重大的是,你學到如果有人想從你那裡得到你真的不想給的東西,自己的真實感覺並不重要。

到了青少年時期,目睹這些場景時,你會挺身質疑媽媽的誠信,有時甚至會斥責她,她卻會反駁你的批評。她會解釋,即使自己再忙再累、跟其他人不和,她還是看不出有什麼必要非得去拒絕別人,讓別人感到被排斥或自覺多餘。她解釋說,別人沒惡意,只是有時需要她幫忙,她實在無法拒絕人家的好意。

這種「禮貌」的影響可能會非常驚人,例如說,媽媽在這種思維下,和一個顯然不適合她的男人維持了15年的關係,你極度挫折地看著她不斷對抗自己想離開他的欲望,看她辯解說「他真的是一個好人」。你誓言自己絕對不要變成受氣包,委屈自己配合別人的需要,忽略自己的需求。只是,你當時不可能知道,要信守這樣的諾言,對你而言會是多麼困難的一件事。

從感覺到沉默契約:存在於我們所有人之中的莎拉

莎拉的情況就是那種讓我們跟自己以及跟他人,進入沉默契約的早期經驗,情形是這樣開始:嬰兒時期,你通常會對周遭世界表達真正的情緒和反應,而隨著成長,你的表達本領也跟著擴展。到了幼兒或學步兒時期,你可能在玩膩玩具後,會扔掉它;或是因為大人不斷把你要的東西轉移到你拿不到的地方,而拍開對方的手,最後你終於學會用語言表達你真正的感受。而人生的道路上,爸媽、家人和在外在世界所遇上的無數人們,都教導你用社會認可的方式來表達自己。

這個例子中,小莎拉因為讓鄰居知道媽媽真的不想她來訪而被罵,媽媽想要表明,女兒的直言不諱不會得到獎勵,而接著,莎拉目睹到矛盾的後續情景:媽媽雖然十分氣惱,卻還是邀請鄰居進來家裡。莎拉學到,你或許希望別人不要來打擾,卻不應該告訴他們,而且媽媽從來沒有不同的提議。

莎拉也學到,如果在這樣的情況說實話,有人會覺得尷尬(以她的年紀來說,感覺可能比較像是純粹的丟臉),甚至可能是生氣。她同時學到,這種狀況的其他人(這個例子是她的鄰居),可能也參了一腳。畢竟,黛安聽到莎拉說媽媽希望她回家,卻還是留下來。指責莎拉,讓大家可以掩飾一切,但是,其中卻出現一個問題。

簡單來說,莎拉學到,如果表達自己的感受可能會造成困擾,那就不要表達。

那麼,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我們通常會閉嘴,推開自己的感覺。有時候,我們知道自己有感覺,卻刻意選擇不表現出來。有時候,我們把感覺推得太遠、太久,而不知道自己的感覺,或無法清楚確定自己的感覺是否仍舊存在。

這種壓抑會出現一個大問題,感覺雖然像是已經好好埋藏在深處,卻還是會經由行為表現出來,因為對於自己是否該說出感受心生懷疑和恐懼,我們會以沉默契約的形式,和自己妥協。我們現在相信,如果大聲表達這樣的感覺,會造成麻煩,所以我們和自己、和別人達成協議,保持沉默好讓生活輕鬆一點。

可以感覺,但別顯露出來!

不過,你和自己單獨做的交易,怎麼可以被視為是妥協呢?跟自我進行協議,就像兩部分的你參與其中。為了讓自己免於他人的怒氣、非難和拒絕,或單純只是想避免衝突的難堪場面,你區隔出一個克制真實感覺、想法和反應的自我層面,並且悄悄不讓坦率表達這些想法的自我層面,得知實情。

莎拉的感覺原本跟直率表達的意願一致,最後卻學會把自己區分成兩個人格面具(persona),而就跟她一樣,你可能也感受到壓力,想要區分出自己的各種面貌。所以,為了同時擁有想表達的感覺,以及不洩露感受的渴求,你就必須發展出讓自己擁有感覺,卻又隱而不宣的一套系統,這種機制就是一種沉默契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