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批准醫院使用、川普也吃的「奎寧」藥物,真的對武漢肺炎有效嗎?

巴西批准醫院使用、川普也吃的「奎寧」藥物,真的對武漢肺炎有效嗎?
圖為在巴西美景市一間藥房販售的羥氯奎寧藥物。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國FDA發布的聲明指出,武漢肺炎病患以羥氯奎寧或更老一點的藥物「氯奎寧」(Chloroquine)治療,「有通報嚴重心律問題」。

目前並沒有科學證明,使用氯奎寧(Chloroquine)和羥氯奎寧(hydroxychloroquine)治療「COVID-19」(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疾病,簡稱武漢肺炎)的效用,不過除了美國總統川普(港譯「特朗普」)在日前自爆「每天都吃」來預防染疫;巴西衛生部今(21)日也批准公立醫療體系使用該藥物來治療武漢肺炎。對此醫學界發起嚴正抗議,認為錯誤治療策略可能會造成病患病情加重。美國的FDA、世界衛生組織等都不建議服用羥氯奎寧,無論是用於預防或治療。

巴西醫學界再次槓上總統,這次是為了「奎寧」

(中央社)巴西衛生部今天批准公立醫療體系使用氯奎寧和衍生品羥氯奎寧治療武漢肺炎,引起醫學界嚴重抗議,表示沒有科學證明對抗此疫疾的療效。

巴西專家強調,沒有科學證明使用氯奎寧(Chloroquine)和羥氯奎寧(hydroxychloroquine)治療任何階段的武漢肺炎的效用。相反地,已有許多研究證明使用這2項藥物治療武漢肺炎可能加重病情,造成患者出現嚴重心律不整等問題,甚至致死。

巴西武漢肺炎疫情持續擴大,過去24小時新增888例死亡、1萬9951例確診,累計1萬8859例死亡、29萬1579例確診。

儘管還沒有科學研究證明氯奎寧和羥氯奎寧的療效,巴西政府今天宣布,批准公立醫療體系使用這兩種藥物治療2019冠狀病毒疾病輕症和重症患者。

巴西傳染病學會極力反對,表示氯奎寧和羥氯奎寧的應用產生了意想不到的政治化副作用。

巴西多所大學專家發表共同聲明,反對使用氯奎寧和羥氯奎寧治療武漢肺炎,指稱在全球公共衛生緊急情況下,政府應以負責任的方式和以科學知識為基礎,確保人民的福祉,不可以在沒有安全和療效的保證下,額外增加民眾的治療風險。

世界衛生組織(WHO)和泛美衛生組織(Opas)也表態,建議氯奎寧和羥氯奎寧只用在治療瘧疾和狼瘡等療效已獲證實的疾病。

巴西總統波索納洛(Jair Bolsonaro)和國內醫學專家因使用氯奎寧治療武漢肺炎的問題意見分歧。

巴西前兩任衛生部長泰克(Nelson Teich)和曼德塔(Luiz Henrique Mandetta),也都曾警告有關使用氯奎寧的風險。但儘管沒有科學證明此藥物對疫疾的療效,波索納洛仍堅持使用。

上星期泰克在接任衛生部長不到一個月後辭職,巴西衛生部就無人掌舵,由陸軍上將帕佐耶洛(Eduardo Pazuello)代理部長職位。

除了在使用氯奎寧方面與波索納洛意見相左外,曼德塔和泰克也在有關採取社交隔離措施抗疫的問題上,與波索納洛的立場不同。

川普自爆每天都吃 「FDA不建議服用」的羥氯奎寧

美國總統川普於19日自曝天天吃瘧疾藥「羥氯奎寧」來對抗武漢肺炎,儘管政府專家表示,這種風濕免疫用藥可能造成武漢肺炎患者出現嚴重心律問題等副作用,並不適合用於抗疫。

川普表示,他服用羥氯奎寧(hydroxychloroquine)預防武漢肺炎「大概一個半星期了」,「我每天都吃」,還會搭配鋅一起服用。

記者詢問為何吃羥氯奎寧時,川普回答說:「因為我覺得這很好,我聽過很多好的說法。」

川普數週來熱衷於推廣羥氯奎寧,儘管部分醫師認為羥氯奎寧對武漢肺炎病患無效,美國政府主管機關也警告這種藥「未證實安全無虞」。

在美國染疫死亡人數突破9萬,幾乎占全世界病逝人數1/3的這天(19日),川普這席突如其來的發言立刻占據了媒體頭條。

他是在白宮接見生意受疫情衝擊的餐廳業者時,自己對記者透露此事:「看到有多少人在吃這個藥你會相當驚訝,特別是前線工作者,在得病之前。前線工作者,很多、很多人在吃。我碰巧也在吃。」他說:「我在吃這個,羥氯奎寧,現在,對。幾個星期前,我開始吃。」

川普常常淡化武漢肺炎的危險,上週他說,武漢肺炎只威脅一小部分的人,而儘管聯邦建議戴口罩,他的下屬也在公開場合戴了口罩,他始終刻意拒戴。

川普說,他服用羥氯奎寧是經過白宮醫師許可,但他堅稱起頭的是自己,並非醫師。

川普還說,他收到很多人「正面呼籲」,跟他談到這種瘧疾藥,紐約還有1名醫師在來信中說,給數百名病患吃這種藥,「沒一個死去」。

但美國食品暨藥物管理局(FDA)不建議服用羥氯奎寧,無論是用於預防或治療。4月24日FDA發布的聲明指出,FDA知道,武漢肺炎病患以羥氯奎寧或更老一點的藥物「氯奎寧」(Chloroquine)治療,「有通報嚴重心律問題」。

《中央社》報導,羥氯奎寧和相關化合物氯奎寧數十年來被拿來治療瘧疾、自體免疫失調紅斑性狼瘡和類風濕性關節炎。

《轉角國際》報導,根據美國衛生部當前的防疫醫療指示,羥氯奎寧確實是防疫最前線的「潛在用藥」之一,但其投藥大多屬於半實驗性質,除了用藥過程必須「在醫院或專業醫療單位的全程監管下進行」,使用對象也多是在「已感染患者」身上,並沒有對無感染對象的「預防性投藥」設定。

川普雖然多次宣揚奎寧藥物的好處,但後續的臨床實驗卻顯示:「奎寧的抗病毒效果並不明顯,反倒會增加不必要的心臟負擔,誘發暴斃猝死的嚴重風險。」在初期臨床試驗過後,醫界對奎寧的防疫使用高度存疑,美國民間也陸續傳出民眾看到新聞後「逕自亂服奎寧致死」的爭議事件。

《中央社》報導,加拿大衛生署(Health Canada)、歐盟藥品管理局(European Medicines Agency)和美國食品暨藥物管理局(US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都曾示警,反對在臨床實驗外使用羥氯奎寧來治療武漢肺炎患者。

台灣中央疫情指揮中心的醫療小組召集人張上淳醫師也曾多次在記者會中回答關於奎寧藥物的疑問。《中央社》報導,張上淳曾指出,使用奎寧類藥物時,若劑量過高或患者原有其他疾病,可能會引起心臟副作用,目前各國都在嘗試使用不同劑量或合併其他藥物治療。

由於日前巴西曾有病患因為服用奎寧類藥物死亡,張上淳指出,由於奎寧類藥物是風濕免疫科常用藥物,因此台灣在一開始使用時就曾諮詢相關醫師及藥物動力學專家,採取比較安全的建議劑量,目前並沒有人出現相關副作用。至於川普說「天天吃預防得武漢肺炎」,張上淳則強調,藥物的效果都需要經過臨床試驗,結果公布以後,才能確定有沒有效果。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李秉芳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