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出售台灣18枚重型魚雷,除抵禦中共潛艦,也有對抗遼寧號與山東號航母的潛力

川普出售台灣18枚重型魚雷,除抵禦中共潛艦,也有對抗遼寧號與山東號航母的潛力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顯然川普政府希望透過此軍售案,警告中共不得在新型冠狀病毒席捲世界的情況下,貿然對台灣開火。

蔡英文總統5月20日就職連任之後,美國政府透過在台協會宣布將對中華民國出售可由劍龍級潛艦發射的Mk 48 Mod 6AT重型魚雷18枚。這比金額達1億8,000美元的軍售案,確實將提升中華民國海軍的水下作戰能力。

擁有74艘潛艦的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是排名在北韓之後世界上第二強大的水下戰力,雖然在質量上還不足以與美國海軍一搏,對於只有四艘潛艦的中華民國海軍而言仍是一大威脅。

中共海軍打從1949年成軍以來,就受到財力限制無法發展大規模水面艦隊,從而以飛彈、潛艦還有快艇為主力的「飛潛快」戰略思維,來和得到美國支持的中華民國海軍打不對稱戰爭。

將資源投入於對潛艦的研發,也一直以來都是蘇聯、北韓還有中共等共產主義國家海權發展的特色。本身並非海權大國的中華民國海軍,則只能以強化反潛作戰能力來因應共軍的水下艦隊。

即便如此,自蔣中正以來的歷屆中華民國總統都不曾放棄過建設屬於中華民國自己的水下戰力。在美國不願意提供潛艦的環境下,北大西洋公約組織會員國成為了台灣暗中接觸的管道。

1959年起擔任中華民國駐義大利副武官的汪希苓將軍,在許多台灣人眼中或許是製造「江南案」的「元凶」,但是他對海軍水下戰力的籌建卻有莫大貢獻。在相當程度上,汪希苓將軍甚至是台灣的水下戰略之父。

他先是1960年引進四艘義大利海軍在二戰時打造,用於對英國皇家海軍亞歷山大港實施破壞的雙人座小型潛艦,將他們命名為海昌艇隊。

接著到了1965年,汪希苓將軍同樣又從義大利採購兩艘排水量40噸的SX-404級微型潛艇回到台灣,並在淡水完成組裝,此舉又讓汪希苓將軍成為中華民國的潛艦國造之父。汪將軍1969年轉調駐美國副武官後,持續為台灣爭取潛艦。此刻尼克森總統已經準備與中共改善關係,對於是否要向中華民國出售潛艦還是非常猶豫不決。

考量到美國一但與中共建交,會有相當長的時間不能向台灣提供潛艦,最終尼克森政府在1971年4月決定向中華民國有償提供兩艘二戰時代下水的茄比級潛艦,即服役至今的海獅號(USS Cutlass, SS-478)和海豹號(USS Tusk, SS-426)。茄比級潛艦固然老舊,卻也是美國與中華民國斷交前提供給台灣最有意義的軍事援助了。

所幸當時台灣正值經濟起飛的年代,蔣經國與李登輝仍試圖爭取北約或者東協國家向中華民國轉移潛艦技術。比如1982年印尼國防部長尤索夫(Mohammad Jusuf)訪問台灣,蔣經國就提出希望蘇哈托總統能提供西德製SUT重型線導魚雷供中華民國海軍使用的要求。印尼考量到與中共的外交關係,最終同意在以台灣不對外宣染的情況下提供技術給中華民國。

RTX31XDO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蔡英文登海龍艦

郝柏村擔任參謀總長的時代,為台灣爭取到的最大軍售案就是荷蘭出售的劍龍級潛艦兩艘。相較於太平洋戰爭末期下水的海獅與海豹,1981年由萊茵-斯海爾德-福爾默機械及造船厰(Rijn-Schelde-Verolme Machinefabrieken en Scheepswerven NV)打造的海龍和海虎兩艘潛艦,才是今天中華民國海軍真正意義上的水下作戰主力。

這次由川普政府宣佈出售的Mk 48 Mod 6AT魚雷,就是供兩艘劍龍級潛艦運用。除抵禦中共潛艦外,也具有對抗遼寧號和山東號等中共航空母艦的潛力。過去是中共海軍以潛艦對中華民國驅逐艦打不對稱作戰,如今中華民國則將以潛艦對中共航空母艦打同樣的戰爭。多一層的戰力,多一層的保障,讓國軍有更多時間抵禦共軍攻勢,直到美國支援來臨為止。

中華民國水下戰力的建構,自民主化時代以來就是藍綠兩大陣營的最大公約數。此次軍售案的Mk 48 Mod 6AT,從馬英九時代就開始由中華民國海軍向美國爭取,差異在於當時提出的為較舊款的MK48 Mod 5 ADCAP。從2016年蔡英文上台以後,才又提出位階比MK48 Mod 5 ADCAP高的Mk 48 Mod 6AT,與巴西和土耳其使用的屬於同一規格。

然而和美國自身使用的Mk 48 Mod 7 CBASS,或者其他北約盟國採購的Mk 48 Mod 7AT比起來,Mk 48 Mod 6AT還是差了一個檔次。顯見在規格上,美方還是做出了一些保留。筆者認為,此次軍售宣佈的政治意義其實大於實質的軍事意義。顯然川普政府希望透過此軍售案,警告中共不得在新型冠狀病毒席捲世界的情況下,貿然對台灣開火。

蔡英文5月20日就職演說後,馬上又是中國召開兩會,美國或許要藉由此一軍售案,防止鷹派輕舉妄動。然而中華民國從馬英九時代開始,歷經蔡英文兩任總統所提出的潛艦國造計劃,到今天卻還沒有結果出爐,更讓筆者感到憂慮。

海龍與海虎號總不可能跟海獅還有海豹一樣,擔當保衛台灣任務長達70年之久。何時能取得新型潛艦,才是中華民國海軍當前最迫在眉睫的問題。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