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學潮人誌,古人超有料》:學霸偏離科舉跑道變魯蛇,蒲松齡轉呀轉的七彩「奇異筆」

《國學潮人誌,古人超有料》:學霸偏離科舉跑道變魯蛇,蒲松齡轉呀轉的七彩「奇異筆」
科舉放榜時的情景|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蒲松齡之所以能堅持走在科舉之路,是因為他堅信——夢想這條路踏上了,跪著也要走完,因為這是一條你走了,就不能停的選擇,即使流著淚,也要走完的明清儒生八股取士的宿命。

文:宋怡慧

雙魚座的你會愛上這樣的蒲松齡?

雙魚座天生浪漫,面對生活總是卡關,柴米油鹽醬醋茶的細瑣,總是很不上心。擺渡在科舉與小說之間的蒲松齡,掙扎在現實與夢想之間的魚兒,是不是就像最佳拍檔。

雙魚座一直想要務實點,卻被天馬行空的性格,搞得事事力不從心。蒲松齡將一生得來的鬼怪奇文、妖狐異事,不斷加以改造、增潤,融入當代的民風世態,成功地把文學與藝術結合成一本曠世奇書。可惜的是,他忘記真正要勉力的,是自己在科舉仕途的上進心。

蒲松齡以「病瘠瞿曇」降生來自況,把出生給神化了,這是雙魚座會喜歡的想像力。蒲松齡追到夫人劉氏,靠的不是山盟海誓的甜言蜜語,而是把對方放在心裡的愛情密碼,溫柔的個性,溫和的笑容,總是點頭的傻氣,是雙魚男會使用的撩妹伎倆。

生性敏感、情感豐富的蒲松齡一生都在考場奔波,屢屢自認會榜上有名,但命運卻沒讓奇蹟發生。蒲松齡的人生讓雙魚座有被撫慰的溫柔,他們都懂置身在創作的世界,內在會霎時安穩,彷彿尋覓到心靈停泊的渡口。

雙魚座懂蒲松齡的我行我素、不合群的傲嬌,是性格存有的偏執。因為魚兒們也是這樣思考生命的。蒲松齡從年輕到老去,總繞著《聊齋誌異》打轉,凡事追求完美的雙魚一定會秒懂這份心屬於你的靈犀吧!

【他靠輸贏得人生的勝局——異次元空間書寫者蒲松齡】

  • 選文:《聊齋誌異》摘選〈葉生〉

學霸轉呀轉的七彩「奇異筆」

一個曾被山東學界稱為最會考試的學霸,十九歲的少年天才蒲松齡初應童子試,便不負眾望,以縣、府、道(在淄川縣、濟南府、山東省)三試第一進學,成了眾所矚目的新秀。

少年得志的蒲松齡遇見此生唯一的生命伯樂,他是山東學政施閏章。蒲松齡大膽地在八股文的格式中,瀟灑地寫出近乎記敘體的文章。主考官不只沒有判他出局,看完反而驚為天人地給出了「名藉藉諸生間」的讚譽,甚至在批語中說:蒲松齡的文章是「空中聞異香,百年如有神」、「真足以維風移俗」、「觀書如月,運筆如風,有掉臂遊行之樂」。

主考官施閏章替他獨樹一格的文章背書,讓他成為名滿天下的寫作天才。

學霸頭銜讓蒲松齡的好運來得太早也太急促,這次的榮耀加身彷若用罄未來顯達的可能。終其一生,蒲松齡沒有再領過任何一張八股考試錄取的合格書,也沒有享受過和「恭喜」再次遇見的驚喜,只有不斷在科舉考試的奔波中,安頓自己落榜的傷心、失落的惆悵。

如果說,科舉考試是培養人才的搖籃,蒲松齡這個天才是生不逢時了。八股文的取士調調,根本不是哥能寫的文;官場的闇黑險惡,也不是哥能撐起的局。有人說,是施閏章的破例惜才,給了哥一個揚名立萬的起點,這個起點卻是蒲松齡仕途之路的終點。

蒲松齡誤以為每個考官都該是施閏章,一生都寫自己想寫的「聊齋文」,而不是主考官想看的「科舉文」。他在〈蒙朋賜賀〉詩中,坦露自己的心事:「落拓名場五十秋,不成一事雪盈頭。腐儒也得賓朋賀,歸對妻孥夢亦羞。」蒲松齡七十多年的人生,努力不懈地追求一個難圓的科舉夢,上天沒給他機會實現,反給他一個窮困潦倒的生命出口——從失敗中發揮天馬行空的故事力,完成一部充滿異次元空間想像的《聊齋誌異》。

或許,學霸蒲松齡在考場與官場的雙雙失意,卻在《聊齋誌異》找到寫作持久的熱情和儒士堅持的毅力,讀者喜歡《聊齋誌異》的原因,應該就是哥發揮以輸為贏的想像「奇異筆」。一如豪爾赫.路易斯.波赫士(Jorge Luis Borges,1899-1986)說的:「《聊齋》使人依稀看到一個世界上最古老的文化,同時也看到一種與荒誕的虛構的異乎尋常的接近。」這世間的真與假,得與失,哥的《聊齋》早已做出最好的人生選擇與詮釋。

偏離科舉跑道的天才

蒲松齡年輕時的偶像是唐代履仁蹈義、滿身是膽的郭子儀,郭天王不只為唐代立下赫赫戰功,他的品德高尚成為文武將領的學習楷模。滿腹實學的蒲松齡把夢做得那麼大,目標設得那麼高,足見他是有才、自負的人。

蒲松齡的祖父蒲生汭,即便知識淵博卻未能如願考取功名,父親蒲槃因家境日漸貧困,無力突圍,只能棄儒從商。蒲家對於一直久攻不下的科舉考試,心中是藏有深深的遺憾的。因此,中舉成名、光宗耀祖的使命成了蒲松齡一生的夢魘。但是,這個無解的結,到了蒲松齡死前仍未能解開。科場、官場屢戰屢敗的窘狀,哥的渺渺功名路也在他臉上蒙上晦澀與難掩的自卑感。鄉試屢次不中帶來的打擊,四十六歲被補為廩膳生,七十一歲被補為貢生,僅靠教書、幕僚之職勉以餬口,維持家計。

最苦的時候,他寫過一篇〈除日祭窮神文〉:「窮神,窮神,我與你有何親,興騰騰的門兒你不去尋,偏把我的門兒進?難道說,這是你的衙門,居住不動身?你就是世襲在此,也該別處權權印;我就是你貼身的家丁、護駕的將軍,也該放假寬限施施恩。你為何步步把我跟,時時不離身,鰾粘膠合,卻像個纏熱了的情人?……今日一年盡,明朝是新春,化紙錢,燒金銀,奠酒漿,把香焚。我央你離了我的門,不怪你棄舊迎新。」

如果,他的遭遇不被冠上魯蛇的頭銜,誰又能被稱上魯蛇一詞呢?

蒲松齡天生愛幻想,愛讀書,也愛聽故事,他的世界不是你的世界,他的想像力堪稱地表最爆表的,是史上最會寫故事的男神。他寫出的《聊齋》,讓人出乎意表、大呼過癮,真的不是浪得虛名的。就像賈伯斯(Steven Paul Jobs,1955-2011)說的,最有影響力的人,就是會說故事的人!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