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輯】人滿為患的宏都拉斯監獄:與130名男子同擠一個房間,這才是地獄的開始

【圖輯】人滿為患的宏都拉斯監獄:與130名男子同擠一個房間,這才是地獄的開始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典獄長希拉圖表示,拉埃斯佩蘭薩監獄人滿為患的根源,其實也是整個拉丁美洲的共同問題:對輕罪採行嚴厲判決、缺乏適當調查,許多被拘留者還沒被起訴就持續關押,而且往往達數年之久。

對埃斯特拉達(Yerbin Estrada)來說,一天中最痛苦的時候就是太陽開始下山時。每到這個時候,位於宏都拉斯中部的拉埃斯佩蘭薩監獄(La Esperanza prison)的數百名囚犯,就必須離開狹小的庭院,排隊回到更狹窄的牢房。

「這才是地獄真正開始的時刻。」這位身材魁梧的25歲男子如是說。整個晚上,埃斯特拉達和另外130名男子擠在同一個房間,聽到旁邊低沉的打呼聲,以及老鼠從旁竄過的蹤跡。

RTX7IWX6
埃斯特拉達(前)與其他受刑人|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埃斯特拉達因為持有大麻遭判刑六年,目前在拉埃斯佩蘭薩監獄服刑。這座監獄安全級別比較低,位於宏都拉斯中部的山林中,在西班牙語中意謂「希望」。

入口處的白板,記錄著每天的概況。第一行的內容從沒變過:「監獄容納量—70名囚犯」,但下一行寫著實際關押人數往往超過標準,如這一天就寫著454人。

RTX7IWWW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典獄長希拉圖(Jose López Cerrato)表示,拉埃斯佩蘭薩監獄人滿為患的根源,其實也是整個拉丁美洲的共同問題:對輕罪採行嚴厲判決、缺乏適當調查,許多被拘留者還沒被起訴就持續關押,而且往往達數年之久。

對受刑人唯一的救贖是探監的日子,但自從武漢肺炎肆虐開始,宏都拉斯當局禁止了探監。由於監獄內的公共電話收費驚人,囚犯們現在幾乎是與世隔絕。

RTX7IWWL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而監獄壅擠的狀況也伴隨著健康風險,監獄人員就很擔心武漢肺炎的盛行,可能會給受刑人帶來龐大的精神壓力與恐懼。

「取消探監是最糟的事,這是他們最需要的,能給他們帶來希望。我很擔心隨著病毒傳播的焦慮,可能會演變成暴力事件,這些人的侵略性已經很強,如此一來他們更沒有喘息空間。」監獄的心理醫師赫南德茲(Jacinto Hernández)如是說。

據赫南德茲估計,約有五分之一的男性受刑人在監獄罹患創傷壓力症候群,並在出獄後持續症狀。

宏都拉斯的武漢肺炎確診病例已超過2000例,死亡人數也達120人以上,不過大多數公衛專家認為這數字被低估了。

RTX7IWUU
監獄內人滿為患|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目前為止,宏都拉斯的29間監獄都還沒有被武漢肺炎襲擊,但新冠病毒若在這搖搖欲墜的監獄體系中散播開來,將造成毀滅性的影響。根據近期統計,宏都拉斯監獄只能容納約一萬名受刑人,但目前卻關押近2.2萬名囚犯。

「吸到的空氣味道很複雜,夏天尤其是真正的地獄,你可以感受到每個人的身軀。」27歲的受刑人門德斯(Erlin Mendez)表示。他和另一名囚犯共用38英寸寬的空間,他是因一場酒後的搏鬥砍刀衝突,被控謀殺而入獄。

RTX7IWUX
女受刑人|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監獄的另一部分關押女性囚犯。

在生鏽的鐵皮屋頂建築下,婦女們被隔離在鐵絲網圍欄之後。「這裡猶如令人沮喪的動物園」,36歲的瑪汀妮茲(Elian Martinez)是三個孩子的媽,她說自己是被誣賴為詐欺犯。

六個女受刑人的關押空間,實際只有四張床和約莫三個人能站立的大小。而男受刑人的狀況,則是132人睡在不到50張床的房間裡,新入獄的受刑人為了求一席之地睡覺,常要到角落跟老鼠與蟑螂為伴。要輪到一張床來睡,大概需耗時三年之久。

「你永遠不會習慣這些事,只能聽天由命。每天早上五點起床、排隊領食物與水,好好活著,代表你離見到家人的日子,又近了一天。僅此而已。」埃斯特拉達如是說。

RTX7IWVA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