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的戰場即政治的戰場:獨裁與無知者的悲劇,也是康德哲學的悲劇

思想的戰場即政治的戰場:獨裁與無知者的悲劇,也是康德哲學的悲劇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蔡慶樺一針見血地指出了:反抗和服膺納粹的這兩種思想,其實正有著共同的根源。而這個共同的根源正是影響了全歐洲、甚至全世界哲學思想兩百多年之久的康德哲學。而這是康德哲學本身的困境。

文:查時凱(旅德僑民)

讀完蔡慶樺《爭論中的德國》書中「納粹政權核心的無知者」一文,心中充滿著複雜的思緒。在二次大戰已然結束75年的今天,瘟疫蔓延,民粹盛行,災禍頻仍,國際間不論政治上、經濟上、文化上的危機,又再度日趨深重的當下,重新審思那個時代的悲劇,理清那些表象之下的思想脈絡,前因後果,以及與當代社會之間的種種關聯,不但有其必要,更是身為這一代人無可推諉的責任。在這點上,蔡先生的文章無疑做了最佳的示範。

對於許多經歷過二次大戰的德國人來說,面對戰後對納粹暴行的清算與審判,多數人持的是如文中的彭瑟爾女士,甚至是戰犯艾希曼一般的態度:作為公務員、軍人,或只是單純的公民,他們的所做所為,是對國家「義務」的服從,是在為體制克盡自己的責任。他們堅稱自己是「無知者」,對於國家體制及其政治作為的「正當性問題」視而不見,充耳不聞──不拆看機密的公務員如此,工廠裡生產槍礟彈藥的工人如此,集中營裡用毒氣處決囚犯和上戰場開槍殺人的軍人更是如此。

相反的,另外一些人,譬如慕尼黑大學的「白玫瑰」反抗者們,或是左派和自由派的神學家以及人道主義者、理想主義者們,則是另一種典型。他們大聲疾呼,人們所應該無條件服膺的,不是任何「不義」 、「邪惡」的國家體制或政權,而是純粹而普遍的道德規範,和良心的法則。有些人甚至為此付出了犧牲生命的代價。戰後的68學運世代、嬉皮、動保和環保人士以及新自由主義者,崇尚自由、民主、人道、博愛的「普世價值」,可以說是他們精神上的直接繼承者。

作為共同思想根源的康德哲學

在這裏,蔡先生一針見血地指出了問題的核心:這兩種思想,其實正有著共同的根源。而這個共同的根源不是別的,正是影響了普魯士、德意志、全歐洲、甚至全世界哲學思想兩百多年之久的康德(Immanuel Kant, 1724-1804)哲學。蔡先生說:

「義務(Pflicht),是康德倫理學裏一個核心概念,其所指的是對普遍道德法則的敬畏與服從,絕非對任何政權的無條件服從。彭瑟爾所自豪的那種普魯士義務,雖是無心提起,並非刻意引用,但是正提醒我們納粹黨人對於康德義務概念的挪用。戰犯艾希曼也曾在法庭上證言:他一生均按照康德的義務與責任規範行事。」

又說:「那些反抗者們是真正的康德主義者,能讓他們心生敬畏讚歎的,只有滿佈繁星的天空,以及內心的道德法則,而不是殺害600萬猶太人的政黨。」

這裏所引的典故出自《實踐理性批判》。康德的原話是:

「有兩件事情,愈經常和愈經久地對它們加以思維,心靈就會對它們產生愈新和愈大的讃歎與敬畏:我頭頂上的星空,和我心中的道德律。」

(Zwei Dinge erfüllen das Gemüt mit immer neuer und zunehmender Bewunderung und Ehrfurcht, je öfter und anhaltender sich das Nachdenken damit beschäftigt: der bestirnte Himmel über mir und das moralische Gesetz in mir.)

話說得慷慨激昂,正氣凜然。但是那些服膺第三帝國體制的公務員、軍人和公民們,在普魯士的傳統教育,和戈培爾的宣傳機器操弄洗腦之下,不也是認為「服從義務,為國盡責」是真正的道德,同時也在心中讃歎和敬畏著他們的「道德律」嗎?他們之中的大部分,既非法學家,亦非倫理學家,更非神學家。在當時的社會氣氛中,他們根本沒有興趣,也沒有能力去分辨同樣包裹著道德外衣的「國家意志」,與「普遍道德法則」之間的差別。

與其說這是對康德哲學的挪用,不如說這是康德哲學本身的困境。究竟什麼是作為真理的「道德律」?什麼樣的行為和價值,才符合「普遍的道德法則」?

事實上,康德哲學無力回答這個問題。即便回答了,怕也顯得虚弱和蒼白。原因在於:康德所談論的真理,是一種「約定俗成的」、「相對的」真理。換句話說,真理本身是什麼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多數人所必然認為的「真理」是什麼。康德相信,能夠被人人所認定的、「普遍的」真理必然符合良心的法則,是人無條件敬畏和服膺的對象。這就是著名的「無上道德律」(kategorischer Imperativ)。康德倫理學中所有關於 「義務」與「責任」概念的探討也都導源於此。

康德對理性主義和經驗主義的調和

蔡先生在文中進一步指出了一個更為重要的問題,那就是:康德究竟是在何種脈絡之下獲得了這種真理觀,進而提出了他的「義務」概念? 這才是這篇文章想要探究的重點。而要回答這個問題,就不得不回到哲學史的脈絡之下。

16、17世紀的歐洲,延續著中古經院哲學關於「共相之爭」的軌跡,可以各自上溯到柏拉圖和亞里斯多德的「唯實論」和「唯名論」,分別在歐陸和英國發展成了相互對立的「理性主義」和「經驗主義」。理性主義者相信,相對於主觀的感官經驗,人的理性才是唯一確定的客觀存在。普遍性的真理是可以排除經驗,而純粹藉由理性的「演繹」(Deduktion)而獲得的。與此相反的經驗主義者則認為,因為「共相」的不存在,所以知識的唯一來源,只能是人對個別事物的感官經驗所做的「歸納」(Induktion),而非演繹。這兩大思想體系間的爭論愈演愈烈,互不相讓,直至18世紀中期,竟到了各自陷入獨斷論之中的地步。因而如何解決這場爭端,遂成為了當時思想家們的當務之急。而第一個試圖調和兩者的哲學家,就是德國的康德。

首先,要正確理解康德的思想,還有他為調和理性主義和經驗主義所做的努力,就不能不談作為全部康德哲學基礎的「物自體不可知」概念。為了敘述上的簡明扼要起見,還是讓我們先從形式邏輯的「判斷」(Urteil)開始談起吧。


猜你喜歡


圖解智慧國家四大關鍵科技,從不同角度帶你了解台灣的科技應用實力

圖解智慧國家四大關鍵科技,從不同角度帶你了解台灣的科技應用實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大家都知道台灣有座半導體護國神山,也聽過許多媒體對台灣科技實力的盛讚,但台灣的科技實力到底強不強?我們從四個面向帶你看台灣作為「智慧國家」到底有什麼實力!

大家都知道台灣有座半導體護國神山,也聽過許多媒體對台灣科技實力的盛讚,但台灣的科技實力到底強不強?自己說不如讓國際單位做的調查更客觀顯示。瑞士洛桑管理學院(IMD)每年9月公布的世界數位競爭力(World Digital Competitiveness Ranking)評比,最近一次報告2021年台灣在全球64個主要國家及經濟體當中排名第8,獲得歷年來最佳名次

而且值得關注的是,支持數位競爭力的核心要素之一,也就是「科技」競爭力。IMD評比報告揭露台灣拿下全球第2的佳績,從2018年的第11名年排名持續上升,顯見台灣無愧於科技強國之名。

科技小百科:
瑞士洛桑管理學院(IMD)是一個長期研究國家與企業競爭力,在國際上具盛名及公信力的評比機構,並自1989年起發布「世界競爭力年報」World Competitiveness Yearbook,其評比報告與調查結果更是各國政府擬定相關政策之參考。IMD每年會定期公布兩份競爭力評比報告,其一是「世界競爭力年報」,每年在6月公布,2022年台灣在63個受評比國家中排名全球第7名。另一份報告為「世界數位競爭力評比」World Digital Competitiveness Ranking,每年在9月底公布,本篇文章引用的資料為這兩份研究。


也因為科技與國家發展息息相關,有哪些技術是台灣不為人知的優勢?或是未來產業可大力投資布局的領域?我們找出其中四大項與智慧國家最有關的科技,展現台灣具備強勁的科技能量,或許你已經受惠,也或許你能從其中找到發展的機會。

關鍵科技一、融合海陸空領域的多維通訊

圖解_2_1

隨著國家管理範圍逐漸擴大,通訊範圍多元且彼此關聯,相關科技如低軌衛星、5G通訊、海底電纜等,形成環環相扣的多維通訊聯網。

仔細洞察2021年的IMD報告,台灣在「行動寬頻的用戶比例」這項指標,拿下全球第1的傲人成績。顯見台灣在通訊基礎建設的投資及普及率,是走在全球領先位置。

尤其5G/6G關聯科技更是未來多維通訊的具舉足輕重的地位,原因是5G衍生的價值鏈相當廣泛,舉凡從晶片、模組、終端、邊緣、系統、到應用服務,可形成完整生態圈。為了強健台灣5G專網的自主技術與供應鏈,從2018年先後成立5G產業發展聯盟、5G垂直應用聯盟、以及5G Open Networking平台,逐漸形成5G國家隊。

除了把5G領先國視為戰略目標,當創新技術落地,更能帶來龐大商機。根據工研院的預估,將5G的小基站、邊緣運算、網路虛擬化等關鍵產品、模組、元件加總起來,2025年的市場規模上看2,510億美元(約新台幣7.5兆元),其他國家還在積極推動5G聯網建設,顯見相關商機仍有相當大發展空間。

關鍵科技二、新型態數位經濟與網路服務

圖解_2_2

邁向Web 3.0的交叉點,元宇宙被視為下一代網際網路的新機會,市調機構Gartner預測,2026年全世界將有25%的人口,每天至少有一小時投入元宇宙虛擬世界,進行工作、社交、教育、購物、娛樂等活動,並藉由虛擬貨幣、NFT進行數位資產的交易,虛擬經濟逐漸成形。

所謂元宇宙,需要以5G/6G高速網路為基礎,透過VR頭盔/眼鏡作為進入3D虛擬世界的載體,在元宇宙的各種互動體驗則需仰賴AI運算、雲端/邊緣儲存、區塊鏈等核心技術支援。人們在元宇宙內可以滿足從現實世界做不到的事情,形成穿梭虛擬、現實之間的生活體驗與商業模式。

近七成投入元宇宙相關應用的企業,認為元宇宙在未來5年一定會蓬勃發展,虛擬音樂會、虛擬時裝秀、媒體及產品聯名展示活動,將是元宇宙優先發生的商業體驗。

那麼台灣要投入元宇宙有何利基?解析元宇宙供應鏈版圖,主要可分為晶片、光電、通訊、AR/VR裝置、內容以及AI技術,台灣科技可從硬體方面,包含晶片、感測IC、光學零組件、伺服器等擅長領域切入。像是大家熟知的半導體大廠台積電,對於相關晶片的供應就至關重要,另外光電產業也有揚明光、玉晶光、中光電等企業,讓投影技術更精緻,再來連接元宇宙的通訊技術,也有聯亞來支援,而裝置軟硬體、AI技術則是有創意、世芯、智原等企業投入,最後想到AR/VR集大成者,就不能遺漏宏達電在這一塊的耕耘,同樣威盛電、佐臻、未來市(XRSPACE)等品牌也積極佈局,可見台灣已有完整的供應鏈,接下來有志於加入元宇宙的廠家,不妨從自身的專長去思考,相信不論是哪個領域的企業,都能有更多的創新、應用內容投入,完善整個元宇宙生態。

關鍵科技三、疫後時代興起的智慧型代理人

圖解_2_3

近年因疫情持續延燒,越來越多領域開始導入「智慧型代理人」,像是零售業者引進半自動化機器,協助人力處理訂單、點餐;又或是醫院使用機器人,藉由AI辨識功能分擔部分醫護工作。

所謂智慧型代理人,以它所知的知識範圍內,自主完成人類所給予的指令任務。智慧型代理人發展至今,能協助人類的廣度、深度越來越多,主要是受惠機器學習的技術更為先進,加上其他的自動規劃、互相協調等演算法的成熟,讓智慧型代理人成為下一波產業發展重點。

世界先進國家紛紛把AI納為國家產業重要發展策略,台灣從2018年就推出「台灣AI行動計畫」,全面啟動產業AI化。發展至今,AI應用已從測試階段逐步應用於各式產業,資策會統計發現,掌握AI技術的新創企業在台灣有300家,逐漸摸索出不同的商業策略與獲利模式。

尤其資通訊、醫療照護是台灣兩大擁有頂尖人才的雙軸產業,在疫情之下,就可以看到醫療+科技所衍生的智慧型代理人應用。像是過去為了解決醫療量能不足,開發「5G智慧防疫機器人」,用來隔離病房消毒、運送餐盒及藥品物資,比傳統人力消毒方式有效節省50%時間,還能降低醫護人員感染風險,讓醫事工作更有效率。

關鍵科技四、資訊安全網保護每個人數位資產

圖解_2_4

我國面臨網路犯罪、駭客入侵政府、機關,甚至竊取個人資料事件持續增加,如何保護國民安心使用數位科技、保障財產安全將是未來重要方向。隨著AI普及所衍生的龐大資料量之隱私及資安問題,成為棘手的挑戰。從國際AI資安發展現況來看,歐盟在2021年提出人工智慧規則草案(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ct),鼓勵值得信賴且道德的AI進行研發與應用。微軟更在今(2022)年禁止提供AI推測情緒技術,並制定「負責任AI標準第二版」、Google則停止AI機器人具有自我意識、能與人類溝通等爭議事件,這些做法也都反映美歐在立法之際,業者也在努力自行節制敏感AI技術。

AI資安,是挑戰也是機會。未來,台灣政府與企業也須密切關注美歐相關草案的立法動態,找出AI規範的共同點,以此界定使用AI產品與服務之要求;因此,AI資安不僅需透過科技來防禦,更需要治理與法規,降低AI所帶來的衝擊。

另外,針對5G資安議題,台灣有展開大型科技防禦策略,包含5G資安防護系統、跨機關資安聯防。5G資安防護系統致力確保業者使用的5G系統具備安全、可靠、信賴,與國內5G專網業者進行服務驗證,以強化國產5G系統的整體資安防護能力。跨機關資安聯防的目標放在建立政府與民間的資安聯防體系,藉由橫向整合跨部會,全面提供威脅情資,減少機關隱匿資安事件,降低事件誤報與漏報。

持續提升台灣的科技能量 打造全方位的智慧國家

圖片_1
圖片資料來源:IMD 2022 世界競爭力年報

台灣的科技能量持續提升,從2022年的IMD世界競爭力年報可發現,而且該報告還指出我國擁有高素質勞動力、經濟活力、企業治理能耐、高教育水準等優勢。上述四項與智慧國家高度關聯的新興科技,涵蓋「數位基盤、數位創新、數位包容」等元素,如何借助科技打造創新、包容的社會,在台灣強勁的科技應用產業鏈上,補強創新的能量,並延續發展優勢項目,將是台灣要持續努力的方向。

了解更多智慧國家方案
看更多智慧國家相關報導

行政院科技會報辦公室 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