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會議背後的緊張氣氛:領導人該如何回應地方政府的難題?

人大會議背後的緊張氣氛:領導人該如何回應地方政府的難題?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北京召開的全國人大會議上北京將要歡慶抗擊新冠疫情的勝利。不過德國之聲專欄作者澤林認為,在大幕背後,北京政府還是需要面對一些令其不悅的提問。

文:Frank Sieren(德國之聲專欄作者,在北京生活了二十多年)

象徵的意義不能被低估。在推遲了兩個多月後,本週五(5月22日)人大會議在裝點一新的首都舉行。之前很長一段時間看起來,好像這場每年都會有3000名來自中國各省份代表參加的大會,今(2020)年因為新冠疫情只能通過線上形式舉行了。被稱作「橡皮圖章」的中國最高權力機關,在這一困難之年能夠在北京人民大會堂召開會議,要對外傳遞的首要訊號是:和其它很多國家不同,中國已經戰勝了疫情。

不過大會還是不能像以往那樣舉行。北京仍然還在執行嚴格的隔離規定。境外記者今年不能臨時前往北京參與報導。同往年相比,今年北京已經決定了敘事規則。

地方領導人帶來的難題

雖然北京政府可以對外表示一定會取得勝利,但是他們還是需要去解答地方領導人帶到北京的一系列難題。他們想準確地知道,中央政府如何去阻止第二波疫情發生,以及如何在未來阻止這類災難的發生。他們並沒有忘記,這次疫情之初試圖隱瞞疫情的嘗試,最終只帶來適得其反的效果。而到頭來他們得為其他人的錯誤承擔後果。

除了防疫抗疫問題,今年的人大會議上還會著重討論如何讓經濟生活恢復常態。北京政府原本打算今年實現自己制定的第一個「百年奮鬥目標」: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但是現在北京需要面對的是大規模失業問題。而且報復性消費也沒有發生。

如果國家什麼都不做,最嚴重的情況下可能會出現社會動蕩。會議期間就可以相應感覺到緊張的氣氛。人大會議並不能自由表決。多年來幕後的協商熱情而激烈。每個地區都有自己的憂慮和困境。人大代表們盡可能地為自己的省份謀求更多利益。但是很多人都很清楚,眼前的負擔憑借地方自身的能力根本無法承擔。

沒有拯救全球經濟的救助計劃

用什麼樣的方式才能更好地救經濟?是向經濟注入更多的資金,還是讓經濟靠自身的力量恢復過來?對此政府內部也存在著意見分歧。按照西方的計算,目前中國政府拿出的刺激經濟計劃只在GDP中佔比4%。這一數量少得驚人。2008年到2009年的全球金融危機期間,中國政府救市資金在GDP中佔比達到10%。現在日本、美國和德國各自拿出的救市資金在GDP中佔比已經分別達到20%、13%和10%。

所以中國在這個問題上的操作空間還很大。中國政府總理李克強將在人大會議開幕當天做政府工作報告,屆時他除了要公佈今年中國經濟的增長目標(編按),還很有可能會公佈一批較大規模的基建項目。中國的國有建設型企業已經表示訂單在增長。但是一個將全世界經濟從危機中拯救出來的全面的救助計劃不會出現,北京方面無論如何都想控制住債務增長的問題。目前中國債務總量約佔GDP的250%,不過中國的外債總量非常小,北京方面也想繼續保持這一獨立性。

穩定地恢復常態

不管怎麼說,中國的經濟數據還是給人帶來些希望,中國正在緩慢但是穩定地走在恢復常態的道路上。今年第一季度中國GDP較上年同期相比下降6.8%。這是1976年以來中國經濟出現的最為嚴重的衰退。但是4月份,中國出口出乎預料地上漲了3.5個百分點,這是一個好兆頭。貿易順差達到約450億美元。同時,工業生產也已經恢復到去(2019)年同期水準。西方分析人士認為,今年中國經濟甚至有望實現1%到2%的增長。

對德國經濟來說這當然也是一個好消息。迄今為止,歐洲和德國對美出口量高於對華出口。但是今年作為危機年,這一情況有可能發生轉變。面對疫情危機歐洲應該好好想一下,在減少對中國的經濟依賴之前,新冠疫情可能會先造成歐洲對中國經濟更大依賴的結果。理由很簡單,因為缺少其它的選項。

美中間的貿易戰戰火再起?

當然這一切都得是在中國能夠成功阻止第二波疫情發生的前提下才能實現。目前東北吉林市因為出現125例確診病例而被封城,其實和歐洲以及美國的很多城市相比,這一感染病例數字並不高。武漢也因為出現幾例新增病例,地方政府開始對全城1100萬居民在10天之內進行核酸檢測。

這裡同樣傳達的是一種象徵性的意義。北京政府意圖通過這一嚴格的措施,在兩會召開前再次宣示自己的決心。北京要展露的是,特別是與美國相比,中國始終都具備全面遏制新冠病毒傳播的能力。因為有一種在今年可以將黨和所有代表團結在一起的精神——民族主義。民族主義作為對川普(Donald Trump)反華口號的回應,從未像現在這樣盛行。所以在這一氣氛下,今年1月中美達成的貿易協定能否撐過這個夏天就未免令人生疑了。

  • 德國之聲致力於為您提供客觀中立的新聞報導,以及展現多種角度的評論分析。文中評論及分析僅代表作者或專家個人立場。

編按:李克強於5月22日的報告中,未提及經濟成長數字。

本文經《德國之聲》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