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就職演說,正式宣告「中華民國台灣」新認同取代「九二共識」舊典範

蔡英文就職演說,正式宣告「中華民國台灣」新認同取代「九二共識」舊典範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總統蔡英文致詞中的「和平、對等、民主、對話」,其實就是體現蔡英文第一個四年任期兩岸論述階段性的總結,也能發現民進黨政府「中華民國台灣」的概念,已經取代了「九二共識」。

蔡英文在近日就職演說中提出了「和平、對等、民主、對話」作為第二任兩岸關係的「戰略指導原則」,並且以中華民國台灣作為新想像共同體與國家認同,這樣的詮釋方式兼具「延續創新」的意義。

若從文本脈絡的角度思考,蔡英文的講話具有歷史制度主義的內涵。亦即蔡理性選擇是鑲嵌在歷史情境或是制度環節中,成為其進行政治行動與語境的背景;因此,應將論述內容置於台灣民主政治轉型的「長時段」,以及民進黨中國政策調整的「中時段」的制度環境下思考,經由創始條件的設定,勾勒出「路徑依賴」(path dependency)的制度發展軌跡。

回顧歷史,「中華民國是什麼」是怎麼構成的?

深入觀察,李登輝時期終止《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的作為、憲法增修條文第一條內容、大法官釋憲以及「特殊國與國」的說法,已為蔡英文的「中華民國台灣」埋下伏筆,同時也成為「中華民國憲政體制下維持現狀」中具備主體性與本土性的部分(相較於憲法本文與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中的建制內涵)。

終止動員戡亂意味中華民國正式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為合法的政治團體,也逐漸擺脫兩蔣時期一中法統與代表權的泥淖,逐步完成李登輝「中華民國在大陸,來台灣,在台灣」的後設架構,陳水扁就任後再提出「中華民國是台灣」的補充。

《憲法》增修條文的第一條指出:「中華民國自由地區選舉人於立法院提出憲法修正案、領土變更案,經公告半年,應於三個月內投票複決,不適用憲法第四條、第一百七十四條之規定」。這意味台灣實行民主憲政以來,已將中華民國自由地區(台灣)的「人民主權」,置於固有疆域的概念之上。

此外,1993年,針對民進黨立委陳婉真等人提出的釋憲案,大法官曾在328號解釋指出,「中華民國領土,憲法第四條不採列舉方式,而為『依其固有之疆域』之概括規定,並設領土變更之程序,以為限制」;並認為「其所稱固有疆域範圍之界定,為重大之政治問題,不應由行使司法權之釋憲機關予以解釋」。

就政治發展的角度而言,大法官釋憲是憲政實施的補充,用以平衡「憲法最高性」與「時代意義」間的兩難,對民主政治內涵有積極意義。釋字328號則凸顯出,對於中華民國固有疆域,連職司釋憲之大法官都因有政治爭議,而無法正面界定;有趣的是,釋憲的方向卻與國統綱領的內容存有內部矛盾,隱微地凸顯了正當性的層次差異。

mqlvp1b5jfmkx99x2n0h87k1p69qxo
Photo Credit: 中央社

至於「特殊的國與國關係」正是以兩德模式作為範本,希望在認知兩岸主權分裂的基礎上,透過交叉承認的過程補充雙方欠缺的國際人格,並沿用這樣的方式重返國際社會與加入聯合國。為了過於突出「兩個中國」政治意義過度刺激北京與台獨人士,才以「特殊的」作為前置詞,稀釋了中國中心與主權分離的概念。

不可諱言,李登輝彼時戒急用忍政策與兩國論的論述,直接影響了民進黨決心舉辦「中國政策大辯論」用以解決內部路線的衝突,同時也催化了《台灣前途決議文》的產生,讓民進黨得以完成了台灣與中華民國在政治上說明,這些政治工程都是當時擔任國安會諮詢會員的蔡英文所熟悉,因為她本身就是參與者。

若就「和平、對等、民主、對話」的文本脈絡觀察,其實是體現蔡英文第一個四年任期兩岸論述階段性的總結。

「中華民國台灣」的概念,已經取代了「九二共識」

蔡英文在2016年就職演說的「中華民國憲政體制下維持現狀」的宣示,以及2019年國慶講話多次提及「中華民國台灣」的說法,再加上2020年總統大選高民意支持,使得「以台灣為中心」的政治認同,全盤取代「以中國為中心」的九二共識舊典範。直白說,台灣的主權地位與國家建構的過程已經完成,唯一欠缺的「國際承認」或「與他國交往能力」只是中共外交打壓下的產物。

總統府住一晚 石井三紀子欣賞新設計夜間照明
Photo Credit: CNA

此外,在習五點談話前,蔡英文主動提出「四個必需,三道防護網」的宣示,充分展現「戰略守勢,戰術攻勢」的基本立場,不僅稀釋了北京大舉進攻力道,同時也立刻把2018年敗選時的話語權一舉重新奪回。值得注意的是,蔡英文「韌實力」與中華民國台灣的國家定位相互結合,再度將就職演說的「中華民國憲政體制維持現狀」與「新四不」進行銜接,始終完成邏輯的一致性。

換言之,「中華民國台灣」不僅擁有清晰的「路徑依賴」的發展過程,同時符合美國「一個中國政策」中所強調的以民主和平方式處理兩岸爭議、中共應與台灣民選政府進行對話的精神。蔡英文之所以強調「對話」,除了爭取國際社會對於中華民國台灣的認同與支持,也希望在選後包括在野黨的台灣社會進行政治溝通並且凝聚共識,如此方能在內外穩定的輿論情勢中,試圖與中國進行不設前提的交流與互動。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