踢爆安倍親信檢察官醜聞,《週刊文春》為何能數度扳倒日本政治高牆?

踢爆安倍親信檢察官醜聞,《週刊文春》為何能數度扳倒日本政治高牆?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日本法務大臣森雅子,在21日傍晚出來表示,經過調查確認黑川有賭博行為,22日的內閣會議同意黑川請辭。而扳倒黑川這座檢事高牆的,不意外又是最著名的週刊雜誌——《週刊文春》。

安倍親信引咎辭職

5月21日,日本政治圈再度掀起巨浪,原因出自一本週刊誌。當天發刊的《週刊文春》赤裸裸地刊出九頁專題報導,講述東京高等檢事廳檢事長、現年63歲的黑川弘務,在5月1日與13日,分別前往《日本產經新聞》記者家中打賭博性質麻將,並附有清晰的照片。報導一出,各家電視台莫不爭相報導,而黑川弘務本人則是在當天表示有打賭博麻將,並在傍晚提出辭呈。

身為日本檢事廳第二高位的黑川弘務,本當在滿63歲的今(2020)年2月退休,卻被安倍內閣在1月底以「異例」慰留延長半年退休,安倍內閣並且想通過改正法案,想將檢事廳的退休年齡從63歲延長到65歲。外界批評,這樣是想刻意讓與安倍內閣親近的黑川成為特例,將來有機會可以接任檢事廳第一高位檢事總長,不少名人也接連出來抗議。最後在5月18日,安倍內閣決定暫緩立案,但是內閣支持度則是急速下滑。

然而,黑川弘務卻在5月1日與13日兩天接連被拍到出入記者家中打賭博麻將。由於日本當局已經三令五申、避免不必要的外出,也要避免所謂「三密空間(密閉、密集、密接)」。結果黑川本人卻先在黃金週,政府宣布避免外出的時間外出,還與三位新聞界友人在密閉空間打賭博麻將。而日本法律規定,非政府特准的賭博業外基本上禁止賭博行為,黑川可以說是一連犯下三個大失誤。

日本法務大臣森雅子,在21日傍晚出來表示,經過調查確認黑川有賭博行為,黑川本人也口頭承認,因此會以給予訓誡處分,22日的內閣會議同意黑川請辭,後繼者則會儘速決定。森雅子則同時表示,她強烈感受到痛心外,也明白自己的責任。而扳倒黑川這座檢事高牆的,不意外又是最著名的週刊雜誌——《週刊文春》。

AP_20142361333699
東京高等檢事廳檢事長黑川弘務|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扳倒高牆的週刊誌

創刊於1959年的《週刊文春》,與1956年創刊的《週刊新潮》並稱老牌週刊誌,標榜「電視、報紙看不到採訪」,一直以來致力於揭穿各行各業的真相。在網站上首頁也寫著「了解世界的真相」,《週刊文春》與《週刊新潮》也被許多記者認為是入行的必讀雜誌,尤其很多老政治記者常常在上面撰稿,如果想要了解日本政經脈絡,讀一讀這兩本雜誌,往往會有融會貫通之妙。

也因此,《週刊文春》常常成為與當今政治人物對立的存在。當然,《週刊文春》的報導也不是全盤都是準確,從80年代至今,也有不少被吿而賠錢的例子。但是綜觀該刊物的發展,《週刊文春》卻也揭發出不少撼動日本政壇的事情。

好比2016年,當時的東京都知事舛添要一,就被報導每週都會偷用公務車開到神奈川湯河原町的別墅。隨後週刊也持續追擊,揭露出舛添在政治資金收支報告書上多次記載不實,許多不自然的經費浮報,有公私不分的嫌疑。最後引發東京都議會也一起在議會上多次質詢,讓舛添要一本人在6月21日提出辭呈。

此外,2016年當時自民黨經濟再生大臣甘利明疑似跟建設公司收取現金一事,在經由《週刊文春》報導下,不僅造成甘利明快速辭職,也讓他以「睡眠障礙」為理由缺席接下來一整期的國會開議。

不單是自民黨,包括日本民進黨眾議員山尾志櫻里跟有婦之夫的律師發展不倫戀等,讓山尾被內定的民進黨幹事長一職被取消外,她也在週刊發售當天離開黨。以及立憲民主黨眾議員初鹿明博性騷擾被送檢等,都是《週刊文春》第一手揭露。

AP_668536113799
前東京都知事舛添要一的辭職新聞|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與演藝體育圈對立

《週刊文春》除了在政治圈內被視為棘手存在,同樣在演藝圈與體育圈也讓人「頭痛」。較有名的例子如2016年,當時知名女藝人Becky被《週刊文春》爆出與樂團「極品下流少女」主唱川谷繪音發生不倫戀。雖然當初兩人全盤否認,但隨後文春再度公布兩人於記者會後LINE對話紀錄,最後讓兩人無話可說,Becky所有的電視節目、廣告演出都被取消,該事件也讓「文春砲」變成相當受歡迎的一詞。

而《週刊文春》面對如傑尼斯或是AKB、乃木坂46等「坂道系列團」等報導也都不假辭色,雙方關係自然也都不好。當年傑尼斯偶像帝國掌握電視、廣播、新聞、雜誌與出版等各項人脈通路,唯獨只有《週刊文春》不受控制,因此在1999年時率先報導社長喜多川疑似有性騷擾練習生的醜聞。而乃木坂46等過去更因為成員被拍到與已婚男性擁吻,間接讓2014年原本的紅白歌唱大賽資格被取消。

在體育圈方面,2015年當時,日本職棒讀賣巨人被揭露三位選手有賭球行為,蹤跡遍及高中棒球、國外職棒與幾場日本職棒比賽。巨人隊隨後直接開除該三名選手,然而《週刊文春》在2016年3月再度報導揭露另一位選手高木京介也有參與賭球,球團在質問下,高木最後承認賭過幾場,遭到球團解約,直到一年後才以練習生身份與巨人重簽約。這事也造成《週刊文春》後來被巨人封殺,被列入不受歡迎採訪媒體。

安倍政權全面不信

日本業界一直有此一說,許多跑線的日本大媒體記者,平常與許多政商名流採訪中,自然會看到許多非法行為,但卻因為自己媒體的性格不容易直接說,擔心八卦的東西會破壞報導品質,因而將這些消息透露給晚報或是週刊誌的記者。而週刊誌就依循這些線索去埋伏,最後引上大魚收線。與其說日本的八卦週刊都是愛管人是非,不如說這也是新聞界從上到下另類的通力合作

當然,轉回來說,黑川弘務的引咎辭職,某種程度也是要將責任歸咎在安倍內閣當初的延後退休決定,因此安倍晉三也在21日承認他「確實有責任」,他說:「法務省、檢察廳的人事案,最終是要由內閣做決定的,身為首相我當然有責任」,表示將會誠摯地接受各種批判聲音。

不過安倍這樣的行為,已經被在野黨認定我行我素。立憲民主黨的國會對策委員會長安住淳就表示:「當初說黑川不延長退休的話很難找到代理的人也是安倍,這看來就是個內閣總辭值的事吧?」與自民黨親近的公明黨中央幹事會長北側一雄也說:「如果是真的話(黑川打賭博麻將)真的很遺憾。」

但無論如何,黑川弘務的公務員生涯在5月22日正式結束。這位當初被特例延長退休,本來有望可以接手檢察廳最高的檢察總長之位,卻因為在自肅期間跑去記者友人家打賭博麻將,被《週刊文春》徹底揭露後不得不狼狽提出辭呈。重新省思一遍後,還真是不得不打從心底佩服《週刊文春》的韌性,再度推倒政治的高牆。至此以後,「您好,我是《週刊文春》的XX,能問您個問題嗎?」依舊是讓人相當頭痛的存在。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