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漪棻上校的離世,象徵台海空戰英雄世代走入歷史

歐陽漪棻上校的離世,象徵台海空戰英雄世代走入歷史
Photo Credit: 許劍虹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居住在台澎金馬自由地區的我們而言,無論對台灣未來走向有什麼不同的看法,都該好好感謝和推崇像歐陽漪棻上校這樣,曾經奉獻汗水與血水保衛中華民國的飛行員。甚至於不分兵種與軍種,感謝所有保護過台灣的軍人。

今年5月5日傳來了一個令人感傷的消息,那就是在1956年7月21日馬祖空戰中創下擊落與擊傷各兩架米格機紀錄的歐陽漪棻上校於台中去世。

國軍雖然失去了中國大陸,可中華民國卻延續了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的優良傳統,從來沒有在空中輸給過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所以在歷次保衛台海前線的戰鬥中,空戰英雄從來都不是中華民國空軍所缺乏的。

然而在一天的空戰中,擊落兩架米格機,然後又擊傷兩架,確實不是中華民國空軍常見的戰果,更何況是由同一位飛行員所創下。

更值得一提的是,歐陽漪棻上校還是駕駛技術落後的F-84戰鬥機擊落先進的米格機,讓他成為政府遷台後唯一一位因為打下敵機獲頒青天白日勳章的空軍飛行員。如果我們把時空拉回到50年代,那麼歐陽漪棻上校的地位其實還更為傑出。

97014049_1084993535218552_80917034778325
Photo Credit: 許劍虹

噴射機時代的到來

首先關於歐陽漪棻到底擊落的是哪一款米格機,直到今天在海峽兩岸航空圈裡都還存有爭議。早期中共根本不承認自己在任何一場空戰中輸給國軍,直到前解放軍空軍副司令員林虎將軍2002年出版回憶錄《保衛祖國領空的戰鬥》,才證實了1956年7月21日真的有兩架米格機被擊落。遭到擊落的兩位飛行員,分別為航空兵第15師第45團大隊長宋義春與隊員劉葉臣。

筆者2018年4月29日訪問歐陽漪棻上校時,他表示自己擊落的兩架米格機為1952年10月進入蘇聯空軍服役,1955年才被中共空軍引進的MiG-17戰鬥機。但根據林虎將軍的回憶錄,歐陽漪棻上校打下的是韓戰期間共產陣營的主力機種MiG-15。MiG-17是以MiG-15為基礎研發,無論是速度還是飛行高度的表現上都比後者優秀。

在1958年的台海空戰中,中華民國空軍第二聯隊和第五聯隊的F-86F主要是以MiG-17為交戰對手。MiG-17是真正能與F-86勢均力敵的對手,兩者俯衝時都能達到超音速飛行的速度。然而在那個中華民國空軍還在使用F-51D或者F-47N等二戰螺旋槳飛機的1950年,蘇聯空軍就已經把MiG-9和MiG-15等噴射戰鬥機部署到上海,打破了台海空中的寧靜。

直到1953年,台灣才從美國空軍手中接收了第一批噴射戰鬥機,也就是由共和公司(Republic)生產的F-84G雷霆式戰鬥機。空軍官校32期畢業的歐陽漪棻上校,即為中華民國空軍第一批派到威廉斯空軍基地(Williams Air Force Base)受訓的F-84G飛行員。然而F-84卻早在1950年,就為美國空軍部署到朝鮮半島上,同蘇聯飛行員駕駛的MiG-15戰鬥機對抗。

反敗為勝的F-84

根據美方數據,參加韓戰的F-84型號為F-84D型和E型,他們早期的任務是掩護B-29轟炸北韓目標。然而在空對空作戰方面,F-84並非MiG-15的對手。F-84在1951年1月21日取得第一個空戰戰果,卻是以犧牲兩架戰鬥機換來一架米格機的方式取得。考量到F-84對空作戰性能不足,後來雷霆機主要被投入於對地打擊任務。

F-84在韓戰中執行86,408次的任務,投下55,586噸炸彈和6,129噸的燃燒彈,對地打擊方面能力出眾。聯合國軍隊從空中摧毀的地面目標中,多達60%是由F-84取得。但是對空作戰方面,官方承認的F-84擊墜數目為八架,還比不上螺旋槳的F-51D擊落的12架多。蘇聯聲稱擊落64架F-84,若把地面砲火導致的消耗算進去,F-84的戰損高達249架之多。

從韓戰的實戰經驗來看,即便F-84面對的是較落後的MiG-15,能佔到的便宜還是非常有限。中華民國空軍孫嗣文上尉在1955年首度創下擊落MiG-15戰鬥機的紀錄,但駕駛的卻也是比F-84更先進的F-86F軍刀機。所以無論歐陽漪棻擊落的到底是MiG-15還是MiG-17,都是一件不簡單的事情,也難怪就連共和廠都為之振奮。

1956年6月13日,美國參謀首長聯席會在給主席雷德福(Arthur W. Radford)將軍的一份備忘錄中,指出中華民國空軍是所有美國盟友中操縱F-84G第二有效率的。

F-84G在台灣服役每10萬小時的耗損率為37%,這是所有F-84使用者中消耗率第二低的,僅高於南斯拉夫人民空軍的29%,卻低於比利時、丹麥、法國、義大利、荷蘭、挪威、葡萄牙、希臘與土耳其等北約盟國。

AP_521015124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韓戰中美軍的F-84

中歐混血英雄惜英雄

值得一提的是,歐陽漪棻教官在2018年4月的那次訪談中,多次向筆者提到了他對林虎將軍英雄惜英雄的情感。這兩位兩岸空軍元老,其實共同點還真的不少,而且還各自代表著二戰東歐戰場和太平洋戰場的縮影。

他們倆人都是中歐混血兒,1929年出生的歐陽漪棻是中德混血兒,比他年長兩歲的林虎將軍則是中俄混血兒。

歐陽漪棻1945年於重慶進入空軍幼校,然後又進入空軍官校,並在美國接受了完整的噴射機換裝訓練。林虎則從1938年起在山東參加8路軍,接著於1945年12月進入在通化成立的東北民主聯軍航空學校。東北民主聯軍航空學校,又是以關東軍第2航空軍第101教育飛行團第4練成飛行隊為基礎打造,為日本陸軍航空隊的直系正統傳人。

林虎將軍是在林彌一郎訓練下,從立川九九式練習機開始,轉飛共軍從國軍手中俘虜的F-51D野馬式戰鬥機,接著再由蘇聯教官協助成為MiG-15飛行員。

然後在朝鮮半島上,由日軍與蘇軍共同訓練出來的林虎又創下了擊落與擊傷各一架美國空軍F-86的戰果,成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的戰鬥英雄。然而林虎中將與歐陽漪棻上校,卻沒有機會在戰場上相會。

假若他們真的交手,台海上空等於同時重演東線戰場上德國空軍與蘇聯空軍或者太平洋戰場上美國陸軍航空軍和日本陸軍航空隊的空戰,一定具有非常高的故事性。

從歐陽漪棻和林虎兩人身上我們也不難發現,兩岸空軍都各有延續自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特殊歷史傳統,甚至可以被視為20世紀人類戰爭發展史的一個小小縮影。

97797940_248446653065984_442348167250313
Photo Credit: 許劍虹

台灣天空的捍衛者

更有意思的,是歐陽漪棻曾在1992年前往俄羅斯,在俄羅斯空軍首席飛行員包加契夫(Viktor Pugachev)帶領下,體會了Su-27戰鬥機著名的「包加契夫眼鏡蛇」動作(Pugachev's Cobra)。

反而是中俄混血兒又接受蘇聯訓練的林虎,要等到1997年的莫斯科航展才體會到什麼是「包加契夫眼鏡蛇」,雖然他搭乘的Su-30比歐陽漪棻搭乘的Su-27還要先進一些(如MiG-17與MiG-15的差異)。

未來希望有更多華人世界的航空史研究者,能好好專研歐陽漪棻和林虎兩位飛行員的事蹟,或許會有更了不起的發現。當然相較於抗日戰爭中的中華民國空軍飛行員,歐陽漪棻等台海空戰英雄在中國大陸較難獲得肯定。

畢竟當年是因為他們的犧牲奉獻,台灣才避免了被赤化的命運,站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角度來看自然無法對他們有絲毫肯定。

但是對居住在台澎金馬自由地區的我們而言,則無論對台灣未來走向有什麼不同的看法,都該好好感謝和推崇像歐陽漪棻上校這樣,曾經奉獻汗水與血水保衛中華民國的飛行員。甚至於不分兵種與軍種,感謝所有保護過台灣的軍人。

沒有當年他們的付出,就不會有今天自由民主又繁榮富裕的台灣。在此筆者要深深的像歐陽漪棻教官敬禮,只可惜沒有更多的機會訪問他,拜訪他!

筆者有幸在5月14日,參加了在台中市立殯儀館舉行的歐陽漪棻教官入殮聚會,向他表達自己最後的敬意。歐陽漪棻教官的離世,象徵著台海空戰英雄們的世代也走入尾聲,意義不下於郝柏村院長的離世。

林虎將軍也早在2018年3月3日就已過世,相信他與歐陽漪棻上校這對分處敵對陣營,卻沒有機會於空中交手,晚年又彼此尊重對方的兩岸空軍元老會在另外一個世界相聚。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