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版國安法(上):國安若進駐香港,就算不修逃犯條例也照樣可以「送中」

港版國安法(上):國安若進駐香港,就算不修逃犯條例也照樣可以「送中」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本地立法的話,香港通常會搞諮詢程序,讓市民表達意見,在立法會上還會討論,有輿論壓力,條款通常沒有這麽苛刻。直接公佈實施的話,就不太可能有這些機會了。這當然對香港大大不利。

週四(5月21日),中國在全國人大會議前傳出要制定香港版國安法,消息一出引起巨大震盪。可以預期,持續一年的香港反修例風暴將迎來最後決戰,香港的「攬炒」(玉石俱焚)也進入最後的的快速道路。

分析香港國安法有非常多的角度,本文主要分析在法律上對香港的影響。

在週四傳出消息的時候,只是說,人大會授權人大常委,制定香港版國安法,根據基本法18條,作爲全國性法律加入基本法附件三中,在香港實施。到了週五,中國公佈了《全國人大關於建立香港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制和執行機制的決定》的草案,透露出的訊息比一開始的消息要嚴重得多。

一、「直接實施」而非「本地立法」

首先,在香港的實施程序是「直接實施」而非本地立法。

基本法18條規定,在附件三中的「全國性法律」,「由香港特別行政區在當地公佈或立法實施。」因此,列在附件三中的法律,有兩種在本地應用的程序,第一是在當地公佈,直接實施,第二是在本地立法再實施。兩種程序均有先例。

直接公佈實施以1998年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專屬經濟區和大陸架法》為例的法律,它們内容簡單,沒有太多具體操作,所以不需要在本地立法。

需要本地立法的例子,是現在還沒有完成立法的《國歌法》。這類法律涉及具體的操作,比如在「侮辱國歌」會有什麽處罰,學校要不要奏國歌等等。由於香港行普通法,法律衆多,也有符合基本法要求,這類全國性法律要經過「在地化」立法才能在香港適用。

中國版本的國安法涉及大量的具體操作和處罰細則,這當然不能直接在香港用。因此正路來説,應該由香港本地立法再實施。

但在《決定》第六條,「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決定將上述相關法律列入《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附件三,由香港特別行政區在當地公布實施。」

這排除了本地立法的可能。在本地立法的話,香港通常會搞諮詢程序,讓市民表達意見,在立法會上還會討論,有輿論壓力,條款通常沒有這麽苛刻。直接公佈實施的話,就不太可能有這些機會了。這當然對香港大大不利。

人大常委會如何複雜應用在香港的法律立法,留下頗多的疑問。不排除人大會召集(或早已暗中召集)一幫香港人在人大常委開會前,參與組成起草委員會,擬定適合香港法律實際情況的草案,交給人大常委表決。可想而知,即便是這樣做,召集過來的人也都是建制派。但這樣總比連絲毫參與都沒有要好一些。

二、公佈之日即時生效

其次,有好些内容「公佈之日即時生效」。

原來制定港版國安法只是整個《決定》的一條(第六條),同樣重要的幾條,包括第四條和第五條,根據《決定》第七條,「本決定自公布之日起施行」,即在全國人大下周四結束之前,就會表決通過然後直接施行。在中國傳統中,人大表決是舉手機器,沒有不通過的可能。

如果說,港版國安法還留下幾個月的時間,那麽另外的「辣條款」的「立即施行」,相當於只為香港留下一星期的「自由假期」。

三、最重要的第四條:國安進駐香港

最重要的是第四條:「香港特別行政區應當建立健全維護國家安全的機構和執行機制,強化執法力量,加強維護國家安全執法工作。中央人民政府維護國家安全的有關機關根據需要在香港特別行政區設立機構,依法履行維護國家安全相關職責。」

這條說的是中國國安機構將會在香港設立機構(最快在下星期),「依法履行維護國家安全相關職責」意味著獨立於香港警察系統之外,在香港執行職務。

根據基本法第22條:「中央人民政府所屬各部門、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均不得干預香港特別行政區根據本法自行管理的事務。……如需在香港特別行政區設立機構,須徵得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同意並經中央人民政府批准。……一切機構及其人員均須遵守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法律。」

如果說,港澳辦、中聯辦等都不算中央人民政府所屬各部門的話,那麽國安部一定算。那麽在設立前有沒有「徵得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同意」?管理國安事務算不算「干預香港特別行政區根據本法自行管理的事務」,他們要不要「遵守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法律」?

這些問題都有爭辯的空間,在香港可能還有人會申請司法覆核。但在中國,人大(在名義上)是最高權力機構,而且在中國法律是如何操作人盡皆知,因此這些爭議都不成爲問題。

在香港特首林鄭月娥的答記者問中,說「相信主要執法都係香港機關」,也就是說一定會有部分案件由大陸直接處理。

這意味著,中國的「強力機構」可以合法地在香港執行職務,包括拘捕、審訊、甚至可能押回大陸等。以前國安在香港的活動一直有,但總要偷偷摸摸,要暗中用汽車運過境或坐「洗頭艇」(指「非法高速船隻」)用「自己的方式」到大陸(李波事件)。李波事件中另一個主角的林榮基逃回香港後,事件公開了,國安就找不到機會把他抓回去。以後,國安可直接合法地在香港把他抓回大陸了。

四、港版國安法可能由大陸機關執行

更大的憂慮還在於,在港版國安法頒佈之後,除了以上討論的這種「某種程度」的執法權之情況外,還很可能在所有的「違法」情況,只要涉及國安法,「依法維護國家安全」的執行者和審判者都不是香港的警察、檢控和法院系統。

這樣在香港會有兩套執法系統,一個是國安,一個是香港警察。國安處理港版國安法事務,直接由國安執法(或指派香港警察執法),拘捕之後帶到大陸檢控、由大陸法院審理,以後在大陸服刑。而香港系統則只處理根據23條訂立的「其他」國安事務。

目前還不知道這種憂慮是否屬實。但如果說,港版國安法是「全國性法律」,那麽由「全國性機構」處理也並非不可能。這種情況,類似在美國,有聯邦警察(比如處理抓非法移民是聯邦警察的責任),也有州警察。國安或可類比聯邦警察,專門負責和港版國安法的執法。

人大常委直接立法,很可能完全不按照香港普通法的要求,難以在香港實施,於是搬回大陸實施最方便。如果這樣的話,對香港當然大大不利。

與逃犯條例對比,香港雖然撤回了《逃犯條例》修訂。但這樣一來,就算不修訂逃犯條例,也照樣可以「送中」。實際處境還差得多。逃犯條例下,「送中」還會經過特首刊憲、法院審理等兩個程序,雖然有人抨擊形同虛設,但現在可能連「虛設」也沒有了。

與假設中的23條立法對比。這種情況也比在香港制定第23條要差得多。如果香港早早就為23條立法,那麽所有審理的過程都在香港,依照香港的法律程序和定罪原則,也有律師辯護,要符合人權法案的要求,在香港沒有死刑,即便判刑也在香港執行。一切放上大陸,就完全不是這麽回事了。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