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言可畏:《雙層公寓》木村花逃不過的「惡魔剪輯」與網路霸凌

人言可畏:《雙層公寓》木村花逃不過的「惡魔剪輯」與網路霸凌
Photo Credit: 木村花(HANA)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19年10月加入《雙層公寓:東京2019-2020》的摔角選手木村花,在2020年5月23日凌晨選擇終結生命,結束了22年的青春歲月。《雙層公寓》節目製播單位Netflix表示,對於木村花的悲劇痛心遺憾,「將無限期停止所有《雙層公寓:東京2019-2020》的製作與新集數的播出。」

「我現在一死,人們一定以為我畏罪。其實我何罪畏,我一死何足惜呢?但是還怕人言可畏,人言可畏。」這是30年代傳奇女星阮玲玉死前留下的遺書,而阮玲玉可算是最早的網路霸凌、媒體記者及輿論筆下受害者。

2019年10月加入《雙層公寓:東京2019-2020》的摔角選手木村花,在2020年5月23日凌晨選擇終結生命,結束了22年的青春歲月。《雙層公寓》節目製播單位Netflix表示,對於木村花的悲劇痛心遺憾,「將無限期停止所有《雙層公寓:東京2019-2020》的製作與新集數的播出。」

??? #クリーミィマミ #ギャル #tokyo #shibuya

木村花(HANA)(@hanadayo0903)分享的貼文 於 PDT 2020 年 3月 月 15 日 下午 9:33 張貼

23日凌晨,木村花先對愛貓告別,寫著:「我愛你,要活得長長久久喔,對不起。」另一張照片則寫著「再見」,還貼出滲血的自殘照。她在IG及推特上發文,表示每日收到近百則來自全世界的酸言酸語與惡意謾罵的留言,讓她內心大受衝擊。而視為至寶的10萬日圓摔角戰衣不小心被男成員洗縮水退色的片段播出後,更被網友酸民一面倒地攻擊,成為木村花選擇輕生的關鍵導火線。

木村花並留下訣別的文字:「每天有100則非常直接的留言,類似『沒想到心地這樣黑,真的不想再看到妳了!』、『真希望妳從新冠肺炎疫情的人生中畢業』等,我不否認自己受傷了,心裡有著『結束生命吧』、『感覺差』、『消失吧』的想法。我要謝謝媽媽把我生下來,也感謝支持陪伴我的大家,對於這樣軟弱的我感到抱歉。」

這些不尋常的行為讓粉絲們驚覺不對勁,雖然報警但為時已晚,她被證實已經身亡。外界也將死因指向她受不了網友的長期霸凌而輕生。從木村花留下的訊息來看,她已經深受霸凌之苦許久,才會自嘲是「不被人愛的人生」,透露出內心的痛苦。

日本富士電視台2012年開始製播的真人實境秀《雙層公寓》,內容企劃良善又充滿希望,聚焦個人成長與友情的療癒系節目,透過網路的無遠弗屆紅遍全球。2015年開始由Netflix與富士電視聯合擴大規模共同製作,目前已播出的節目包括了《雙層公寓:都會男女》、《雙層公寓:夏威夷》、《雙層公寓:敞開愛的大門》及5月14日首播的《雙層公寓:東京2019-2020》。

《雙層公寓》強調是沒有劇本的真人實境秀,製作單位召集互不相識、背景不同的三男三女住進一棟豪華公寓同屋共宿,這些住客都是精挑細選的優質潛力股,不但是型男美女,還都俱備某種才能,或從事插畫師、音樂家、健身教練、模特兒、賽車女郎及泳裝女星等特殊的職業。製作單位透過鏡頭從旁紀錄與觀察成員的同居生活、日常互動、友情、戀愛等,呈現出每位成員在宿舍內的心理變化,參與者途中可自由決定離開節目或繼續留下來,靠著慢步調、暖心故事時刻、平穩解決爭端席捲全球。

1590377777746
Photo Credit: Netflix截圖

日本的電視節目向來喜歡呈現溫馨、友善、親切、關懷與體貼的樣貌,再由旁觀者給予支持或挪揄。因此《雙層公寓》沒有同類型節目的快與狠,還設有主持群的部份,每當播映幾幕,畫面就會跳到主持群的評論,主持群會調侃成員、分析成員行為並做預測,觀眾也會跟著主持人一起思考成員的習慣及各種小動作代表的涵義。這樣的安排並不會使人出戲,反而還有加乘效果。

而看似平淡溫暖的內容,其實出現過不少真實又離奇的情節。例如《雙層公寓:東京2019-2020》的成員松嵜翔平原來是色情片演員;《雙層公寓:都會男女》中18歲高中生永井理子為了形象,不承認戀情卻在鏡頭背後與29歲的寺島速人偷情。《雙層公寓:敞開愛的大門》的田中優衣表現出溫柔純情的模樣,卻被發現與福田愛大私下到外面過夜,還喜歡指摘其他成員的不是,完完全全是個偽善者。

《雙層公寓》看似沒有腳本,只有所謂的「人物設定」,就是利用「剪輯」決定讓成員被貼上何種「標籤」。這個節目的好看點就在於人與人之間產生的化學作用,而這些主宰內容導向的「剪刀手」,為了製造輿論、炒熱話題、節目效果,引發正向或負面的討論度,勢必遊走於社會既定道德標準的邊緣,透過「惡魔剪輯」放大了成員的生活狀態及人格特性,導致參加者變成網友的攻擊目標,因而帶來潛藏的危機。

QF5Flgz0mjN2TBycIJRnnidgs-lCOVDFk5reKJOa
Photo Credit: 《雙層公寓:東京2019-2020》劇照

日本印尼混血的木村花,是日本著名摔角手木村響子的女兒,也是備受矚目的二代摔角手。從進到公寓就以希望被愛的女孩為人物設定,以搶眼的粉紅色頭髮及坦率性格備受關注,但在追逐愛情的過程中屢屢受挫,而且都是為了同一位成員,導致那位男性成員被貼了「感情渣男」的印象標籤離開節目。

相比公寓裡的其他女性成員,原本木村花在網友眼中就沒有特別受到歡迎,單親家庭出身及摔角選手特殊的職業也讓她對外築起了一道防衛牆。但網友對木村花印象急轉直下的原因,在於木村花在與弄壞摔角戰衣的小林快爭執下激動地撥走他頭上的帽子,又數落他去京都旅行只花了200日圓,讓小林快退出《雙層公寓》並表示會籌錢賠償,才讓對木村花的評價大跌,而網友們一則則殘酷無情的留言,也讓木村花走上絕路。

對於戀愛還很單純稚嫩的木村花,個性直率倔強,時常與搭擋發生口角衝突,曾遭到網友的惡意攻擊,留言謾罵「去死」、「醜八怪」、「噁心」等惡毒字眼,但她總是笑臉迎人。只是原本活潑開朗的女孩,逐漸被剪輯成一個善於忌妒的醋罈子,她在節目中被剪輯過的眼神與動作,也成為酸民的利刃,讓木村花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

事件發生後,有報導指出許多網民趕緊註銷帳號試圖抽身,怕被蒐證控告。更諷刺的是,之前有關木村花的留言都是批評、謾罵、撻伐,現在卻出現了許多「不捨」、「殘念」、「可惜」的留言,彷彿一瞬間對她的責罵惡言都消失了。木村花只有等到離開人世後才能獲得網友的「諒解」與「關愛」,真是既可悲又心酸。

曾有英國報刊統計,全球實境秀節目已造成約40名參加者的生活或情緒受影響,受不了網路言論,被巨大的壓力造成嚴重心理傷害,最後只好放棄自我選擇輕生。像是英國《傑瑞米凱爾秀》、《戀愛島》都傳出多位參加者被網友罵到情緒崩潰,最後用死亡逃避。南韓戀愛實境秀《羨慕就輸了》的爆紅女星金宥真,因為被挖出黑歷史而服藥自殺。

這件事也讓人回想起南韓女偶像、前F(x)成員雪莉及前Kara成員具荷拉,去年兩人因不堪網路霸凌,選擇結束生命先後離開人世,更引發南韓民眾對於管制「網路惡評」及「網路實名制」的關注,希望南韓政府制定禁止網路惡意評論的法條。

1620px-Sulli_for_Marie_Claire_Korea,_Jul
Photo Credit: Marie Claire Korea @Wikimedia Commons CC BY 3.0

25歲的雪莉是韓國娛樂圈遭受最嚴重網絡霸凌的明星之一,原因就僅僅是退出F(x)、與大14歲的音樂人交往、提倡不穿內衣、與演員金秀賢合作裸身拍攝犯罪電影《Real》,及謠傳喜歡去夜店,在男女不平等、民風保守的韓國社會,她的自由奔放與坦率言行不符合社會期待,網友湧入她的社群網站謾罵,讓她身心受創飽受惡評攻擊的壓力而自殺輕生。

「難道沒有人有顆美麗的心,接受正在受苦的人嗎?像我這樣的公眾演藝人員過的日子並不容易,我們的私生活受到比其他人更容易被嚴格的檢閱,我們飽受的折磨甚至無法與家人和朋友傾訴。請問你們在網路發布惡意評論之前,可以先捫心自問自己是個什麼樣的人嗎?」28歲的具荷拉因被前男友崔鐘範毆打及拍攝性愛影片頻登新聞版面,卻被酸民們狂批她「躺著賺錢」, 最終被逼上絕路。

其實早在2008年,韓劇天后崔真實就因為網友的霸凌貼文在家中浴室自縊身亡,當時南韓政府就修法制訂網路實名制,網友在網路留言需登錄國民身分證號碼,但2012年南韓8位大法官卻釋憲裁定網路實名制違憲,韓國通信委員會必須廢除網路實名制。

但並非南韓藝人都默默隱忍網路霸凌,總是飾演溫柔婉約、楚楚可憐的女星宋慧喬在現實生活中的可沒那麼好軟弱。2012年她控告41名網友誹謗,法官判決24人罰鍰50萬至100萬韓元,洗刷被高官包養的汙名。

網路霸凌的現象不止發生在日韓,2015年24歲的台灣藝人Cindy楊又穎因工作不順利、遭到同儕排擠、網路酸民霸凌,選擇在家中輕生,遺書寫下「我將帶著事實到別的地方去」,網友指出匿名網站「靠北部落客」有大批謾罵她的文章,內容十分不理性,「網路酸民的嘴害死一條命」逼死了楊又穎。

由於網路霸凌的情況越來越嚴重,不少電影戲劇也有關於網路霸凌的劇情。2019年熱門韓劇《德魯納酒店》中被公認最恐怖的「13號房客」鬼魂,就是偷拍視頻的被害者。13號房客在大學時期被學長與男同學們設局偷拍性愛影片並散布到網路,雖然抓到兇手卻只是繳納罰金,而網路發達讓影片上傳後就被快速流傳,根本無法斬草除根,13號房客最後自殺結束生命變成惡鬼。

「言語有時會成為兇器,甚至比刀子更鋒利,更重更尖銳地刺進人心。」2019年1月播出的日劇《3年A班—從此刻起,大家都是我的人質 》,劇情描述全班在抽絲剝繭找兇手的過程中,讓每位同學發現自己的言行舉止,在不知不覺中成為網路霸凌的共犯。劇中更呼籲網友酸民及鍵盤正義魔人,透過網路的匿名性、容易被煽動的特性及自以為是的正義,在網路上的惡意攻擊都會成為武器,造成更大更深的傷害。

日劇《Legal~V勝訴女王》第5集也談及網路霸凌,在網路落井下石的網友們收到求償信函時,還怒氣沖沖地跑到律師事務所理論,認為自己只是發表感想,發揮鄉民正義,有什麼過錯?甚至要公審事務所,直到主角小鳥遊翔子指出所有人都是兇手才閉嘴。

網路世代禍從鍵盤出,2012年電影《BBS鄉民的正義》就演出在網路因匿名性與迅速流動的傳播性,許多人躲在鍵盤後面酸言酸語起未曾謀面的人們。「人多的一方往往就代表著所謂的正義」,電影描繪的社會現象、群眾力量,與每個人的現實生活息息相關。

明星藝人隨時要接受鎂光燈及大眾的檢視,還需承受各界輿論的壓力,長期處在高壓的狀態下,儘管舞台上光鮮亮麗,不少藝人私底下飽受各種情緒困擾,歐美許多藝人就因為不堪惡意中傷言論,最後選擇關閉社群網站。

每個人的價值觀與人生經歷都不相同,一起相處本來就很容易產生各種摩擦,這也是實境秀的看點與賣點。實境秀滿足了觀眾窺見別人生活的好奇心,節目的感覺是似真亦假,無論節目中發生什麼事、在道德方面是對或錯,沒有任何一個人應該為此付出生命,觀眾在網路討論也只是來表達對事件的看法而已。

shutterstock_1171276837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現在社會霸凌從有形轉成無形,網路的匿名性讓散播謠言者更囂張,不用害怕被發現,神人(找人)隨時隨地都可以「肉搜」(人肉搜索),大家的隱私幾乎被曝光在網路上,每個人都可能被排擠霸凌,甚至波及到家人。網路訊息幾秒鐘就會有千萬人知道,謠言變得一發不可收拾,網友未經查證資訊就輕易相信,被霸凌者無時無刻被不實謠言折磨,內心的痛苦與煎熬難以承受,最後用最激烈的方式結束一生。

「在說出話之前,先暫停、再思考一下、深思熟慮後再做出決定。」《3年A班》劇中菅田將暉不斷對學生做此表示。網路的興起讓大家有了可以暢所欲言的場所,這樣的言論自由也產生許多未經大腦思考、脫口而出的言論,在有意或無意中傷害了別人,甚至造成遺憾。發表意見不代表無的放矢,沒有看到全貌,就不能將誰定罪。究竟還要失去多少生命,才能停止這個現象?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