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版國安法透露的訊號:北京不再忍了,以共產主義改造香港

港版國安法透露的訊號:北京不再忍了,以共產主義改造香港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正在舉行的中國人大計劃通過針對香港的《國安法》,迫使這個行政特區就範。德國之聲記者當遠指出,北京由此明告世人,誰在香港說了算。

文:當遠

5月22日,2897名代表匯聚人大會堂。儘管有著新冠危機這一壓倒性議題,這個假象議會的全體會議開幕後不久,代表們便不得不審議一項地方法。此舉史無前例。它極具象徵意義,因為,它涉及北京對香港的統治。

根據「一國兩制」原則,自1997年回歸中國以來,這個前英直屬殖民地得以享有為期至少50年的自治權。所謂的「基本法」這一核心法律文件雖規定了傚法西方的法治和民主,但也有一些弱點。比如,其中沒有關於特首和立法會直選的具體期限。

懲罰「叛國罪」

廣遭詬病的還有涉及國家安全的那個俗稱的「23條」。根據該條規定,香港特區有責任經由地方立法懲罰叛國和顛覆國家政權等罪行;與境外政黨和政治機構的聯繫也被禁止。

「23條」的立法程序在2000年後不久便啟動,但不斷引發一波波港民抗議浪潮。港人中對「一國兩制」基本原則被淘空、北京直接管制的憂慮,以及對共產黨的狐疑態度始終存在。尤其是,對中共持批評態度的民主運動始終把第23條作為其政治訴求的選戰議題:更多民主、更多公民權,減少來自北京的影響。

強勢的北京

北京週五(5月22日)發出的訊號是清楚的:中央政府不會再忍了。現在,共產黨秀出肌肉,要將一個國安法強加在香港這個700萬人口都市頭上。

在法律上,北京有權在香港實施這樣的地方法規,前提是,該法被納入《香港基本法》附件三,而全國人大擁有對附件三的決定權。

「一國兩制」原則乃是一種平衡術的產物,是兩種截然不同的國體和世界觀之間的一項政治妥協,而最終是一場鬧劇。因為,這一建構中,份量配置失衡,共產黨人明顯處於優勢地位。中國當局的宣佈凸顯出,那個威權制度有何能耐:北京能夠並將「合法」干預香港的民主基本秩序,消除每一種不中意的批評聲音,以共產主義方式改造香港。

不會有反對票

此外,中央政府極有可能在香港設置中共安全機構分部,並在那裡活動。北京的紅色幹部們從2019年香港圍繞引爭議的「送中法」所發生的混亂和無政府狀態中吸取了教訓。他們的回應是:若香港因政治平手局面無法實施符合黨、國領導層旨意的法律,全國人大就應發揮其絕對權力,通過僅用於香港的某項地方法律。

可想而知,表決中不會出現反對票。雖然香港選區也派出了36名代表出席全國人大會議,但他們大都是得到共產黨人眷顧的富商。來自香港反對派陣營的職業政治家則無一人現身於人民大會堂。在這個假象議會看來,他們都是「分離主義分子」和「動亂製造者」,因此,也就不屬於人民。

  • 德國之聲致力於為您提供客觀中立的新聞報導,以及展現多種角度的評論分析。文中評論及分析僅代表作者或專家個人立場。

本文經《德國之聲》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