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近代史再認識(四):中國戰狼外交官激怒日本,終讓琉球國走入歷史

中日近代史再認識(四):中國戰狼外交官激怒日本,終讓琉球國走入歷史
琉球末代國王尚泰|Photo Credit: Unknown@Wiki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種僵局下,李鴻章提出由第三國調停。這時,在世界聲譽甚好的美國前總統格蘭特環遊世界到達東亞,格蘭特與恭親王在北京會見,答應調停。了解過各方觀點和在審視各方材料後,格蘭特敦促兩國和平解決,這樣才把兩國又拉在談判桌上。

牡丹社事件後,日本繼續推進兼併琉球。第一次琉球處分後,琉球的地位還是「琉球藩」,還帶有東方朝貢體系的色彩,在國際法上領土歸屬尚未最後確定,廢藩設縣是最後一步。在國際關係上,牡丹社事件後中國已承認琉球「兩屬」,但琉球對中國朝貢尚未斷。日本首要任務是徹底廢除這種朝貢關係。

1875年5月,日本任命内政大臣松田道之為「琉球處分官」,處理琉球廢藩設縣事務。日本要琉球三司官到東京,帶回要求琉球與清朝絕交的命令,遭尚泰王拒絕。松田在7月到那霸,直接向尚泰王遞交命令書,提出九條要求。歸納起來最重要的是:停止給清朝的進貢和冊封;改奉明治年號;要尚泰王上京謝恩;撤銷在福州的琉球舘,原先事項由日本領事館管轄;在琉球駐軍;廢除「藩」制定的刑法,遵行日本刑法;藩政改革等。尚泰王依然拒絕。此後,琉球在東京展開請願運動,向日本陳情希望阻止被滅國,被日本拒絕。但日本陷於内政紛爭,也沒有一下子完成「處分」。

向日本陳情不遂,琉球把希望寄托在中國上。1876年是琉球每兩年一次對清朝朝貢期,但日本封鎖朝貢交通,不讓琉球進貢(「阻貢事件」)。尚泰便派尚德宏等秘密到清朝陳情。尚德宏等1877年4月到達福州,但閩浙總督何璟和福建巡撫丁日昌兩人非常消極,直到6月才把此事上奏到北京。奏章認為「今琉球地瘠民貪,孤懸一島,本非邊塞扼要之地;無悍禦邊陲之益,有鄰邦釀釁之憂」,只是「不忍棄諸化外」,而且他們忠心誠懇,如果不答應,「轉恐泰西各國謂我不能庇護屬邦」,他們建議,由即將赴日本上任的首任駐日公使何如璋和日本交涉即可。北洋大臣李鴻章的觀點也類似,他還拒絕了尚德宏的求見。何、丁兩人要求尚德宏等立即回國,只是尚德宏不聽命令才一直「賴」在福州,繼續不斷懇求。

拖了一年多,何如璋才在1877年11月到日本上任。用現在的話,何如璋是個「戰狼外交」。他12月到達神戶當天即與琉球密使馬兼才會面,此後態度相當積極,不斷推動李鴻章積極應對。他提出上中下三策,上策建議派兵船到琉球,「先遣兵船責問琉球,徵其入貢」,中策「明約琉球令其夾攻」,下策是「反覆辯論」。在該報告中,他認為「日人無情無義,如癲狗之狂,如無賴之橫」,對日本的強烈偏見溢於言表,一開始就抱著敵我立場,根本不適宜擔任外交官。李鴻章認為琉球「可有可無」,關心的是讓日本不援引琉球例子,而損害另一個藩屬國朝鮮的利益,這才同意何用下策,交涉琉球問題。總理衙門大臣恭親王奕訢也支持李鴻章的看法。

這樣直到1878年下半年,即再一次兩年一度的琉球對清朝的朝貢期,何如璋才於9月3日在會見日本外務卿寺島宗則時,第一次就「阻貢事件」提出口頭抗議;9月18日又何宮本大書記官提及琉球,開始中日琉球外交爭議。

10月7日,何如璋用強硬語氣向日本外務部發出正式外交照會,言辭激烈:「貴國禁止琉球進貢清朝,我政府聞之,以為日本堂堂大國,諒不肯背鄰交,欺弱國,為此不信不義無情無理之事」,指責日本違反《中日修好條規》,「欺凌琉球,擅改舊章」、「無端廢棄條約,壓制小邦。」照會引起日本政壇震怒,認為即便西方國家也不會對日本如此無禮,引發「照會事件」或「暴言事件」。

日本外務省把照會退回中國總理衙門,予以強烈譴責。11月21日復函質問,此照會「豈是鄰國相交之道」?又說,如果這出自中國政府之令,則表明中國應不願維持兩國友好關係了。何如璋在29日強硬回覆,再次指責日本「發令琉球,卻不以一言相告」,又說只要琉球繼續朝貢中國,中日兩國關係惡化亦無不可。30日,日本回信,稱關於琉球藩之事,已給予答覆,無需多言。

12月21日,外務卿寺島宗則通過日本駐清公使向中國表示,在牡丹社事件中,中國已默認琉球是日本所屬,琉球問題已是日本内政,又指責何如璋的照會無禮,要求撤回和道歉。

由於在國際法爭論上處於下風,也得不到中國政府的大力支持,何如璋希望把事件國際化。他鼓動琉球人把陳情書寄給各國駐日大使,事件公開。各國公使質問日本,但日本出示牡丹社事件的國際法證據,加上承諾琉球原先和各國簽約一律不變,各國就均表示中立,不干涉。何如璋的「國際牌」沒有打響。

何如璋的強硬姿態不但令日本強硬回敬,關上了中日談判的大門,還加快了兼併琉球的進度。1879年1月松田第二次到琉球敦促琉球國王中止與清朝關係被拒。3月11日,日本太政大臣三條實美以琉球王尚泰違命不恭為由,宣佈第二次琉球處分,琉球廢藩置縣。3月27日,日本派松田帶上軍隊和警察第三次到琉球,接管琉球首都首里,廢除琉球國。4月4日,設置沖繩縣,鍋島直彬為首任沖繩知事,琉球正式滅亡。在這個過程中,何如璋不斷抗議,甚至要協整個中國駐日外交使團要回國,差不多等同斷交。日本不為所動。

何如璋
何如璋|Photo Credit: Unknown@Wiki Public Domain

在這個過程中,「戰狼」何如璋起到很壞的作用。值得指出的是,在1878年9月3日何如璋會見寺島宗則時,寺島曾詢問,提出琉球問題是清政府的旨意,還是其個人意願。何如璋答是個人意願。這令日本一直把何如璋視為「麻煩制造者」,不欲與其打交道。可見,何如璋的暴言影響之大。其實,如日本兼併琉球之後的談判所表現出來,它的底線並非把整個琉球吞併不可。這樣推論,在尚未兼併前,日本的底線當然會更低一些。如果在那時認真談判,或可為琉球亦為中國爭取更好的條件也並非不可能。無論如何,何如璋的「戰狼」照會關上了談判大門。何如璋此時的外交交涉與其說是談判,不如說在爭論和吵架,最終讓日本加快兼併琉球。

這樣到了1879年4月,日本第二次琉球處分後,中日琉球交涉進入第二堦段。這時,日本已抛開何如璋,中國交涉實際通過日本新派駐中國的公使宍戶璣在北京進行。但宍戶璣一直用拖字決,說沒有授權,交涉不得要領。何如璋希望回國參與,但中國也深知何如璋不受日本歡迎,如果直接參與談判只會成為「麻煩製造者」,拒絕了其回國要求。

這種僵局下,李鴻章提出由第三國調停,何如璋提議請美國出面。這時,在世界聲譽甚好的美國前總統格蘭特(Ulysses Grant)環遊世界到達東亞,先到中國,再到日本。6月3日,格蘭特與恭親王在北京會見,答應調停。12日,格蘭特與李鴻章在天津會面,聽取中方立場。7月,格蘭特到日本,22日與日本政要伊藤博文、西鄉從道等在日光會面,聽取日本方面意見(日本也強調了牡丹社事件)。他也會見了何如璋。了解過各方觀點和在審視各方材料後,格蘭特敦促兩國和平解決,這樣才把兩國又拉在談判桌上。

格蘭特和美國駐日公使平安(John A Bingham)商量後,向何如璋提出了「三分」方案:「查琉球各島,本分三部;今欲將中部歸球,立君復國,中、東兩國各設領事保護之。其南部近台灣,為中國要地,割隸中國;其北部近薩摩,為日本要地,割據日本。」這個方案成為中國的談判基礎。

格蘭特認同日本所言,何如璋照會中的語言粗暴確實是談判障礙,要手下給李鴻章發函:「何如璋前有一文書,措語太重,使其不能轉彎,日人心頗不平,如此文不肯撤銷,以後恐難商議。」建議中國不妨將文書撤回,另派大員與日本議辯,當可設法了結。他又暗示,何如璋中了英國駐日公使巴夏禮(Harry Parkes)奸計,被挑動故意破壞日中關係,暗示應該把何如璋撤換。不然,也應該把談判地點搬到北京,以免「奸人」從中作梗。

為此,李鴻章給總理衙門寫信《密論何子峨》說:「子峨雖甚英敏,於交涉事件歷練未深,鋒芒稍重。其第一次照會外務省之文,措詞本有過當,轉致激生變端。語雲:出好興戎,可為殷鑒。」但出於面子,中國也不好一下子撤回照會。最後,在李鴻章的建議下,把格蘭特信件中的這段文字照抄錄在給日本外務省的照會上,以示洞悉此事,以表誠意。又向日本表示,談判地點應在中國。

這樣經過調停,雙方終於進入第三堦段的「談判模式」。但一開始,日本和中國還就「撤回照會」和談判地點展開爭論。中國承諾把照會撤回,但要談判完琉球問題後了才一併撤回。但日本則堅持要先「撤回」再談判。日本也認為,把地點設在北京,有損日本體面。經過一輪擾攘,日本才答應不以「撤回」為前提,也願意在北京會談(「先撤行文及派員二事,貴國既不喜;敝國以保全和好為旨,必不要求貴國所不喜。」),但「讓步」的同時,又抛出在談判上「掛勾」中日通商改約條款,要求和西方列強一樣「一體均沾」。可見「戰狼照會」問題的影響之大。

Li_Hung_Chang_in_1896
李鴻章|Photo Credit: Russell & Sons - Mrs. Archibald Little@Wiki Public Domain

當然,在正式談判前,日本已和中國進行私底下的溝通。日本派出密使大藏少書記官竹添進一郎,以「閒人」的身份到天津與李鴻章展開兩輪三次密談。第一輪在1879年12月7日,第二輪在1880年3月26日和4月3日。在最後一次會談中,竹添進一郎提出「兩分方案」,南方的宮古群島和八重山群島(南島)歸中國,北部和中部群島歸日本。李鴻章則抛出格蘭特建議的三分方案。日本不能接受,還懷疑這是否何如璋捏造的(可見日本對何如璋敵意之深)。

有了兩輪密談打基礎,達到基本共識,雙方開始正式談判,中方代表是總理衙門大臣沈桂芳為首的談判團(何如璋完全被邊緣化了),日方則由駐中國公使宍戶璣全權負責。第二次談判(1880年8月24日),日本正式提出「加約」和「分島」的建議,這就是「分島改約論」。到第六次談判(10月7日),雙方基本談妥。第8次談判(10月21日),雙方擬定文稿,基本按照日方提案草擬條約規定:「除沖繩島以北屬大日本國管理外,其宮古、八重山二島屬大清國管轄,以清兩國疆界」,另外加「改約」,中日兩國通商。約定10天内簽約,經皇帝和天皇御筆批准,再在三個月内在北京換約,正式生效。

日本的二分方案的要旨是不讓琉球復國,不惜把南島讓給中國作為甜頭。中國方案的核心就是保留琉球國,中國一方面強調「不在乎琉球領土」,但一方面又提出「三分方案」,把原琉球領土的南島歸中國,琉球在中島復國。為什麼中國不提出把中島和南島一起讓琉球復國?則沒有太合理的解釋。或許,格蘭特認為南島可讓中國控制出入太平洋水道的建議打動了中國。當時正是中俄關係緊張之際(新疆伊犁問題),中國為免兩面受敵,總理衙門更想和日本聯手抗俄,便答應日本的兩分琉球和通商約定。

誰知道簽約時又生波折。中國有打算先佔了南島,以後不妨讓琉球在南島復國。但琉球人反而認為南島物產貧瘠,無法自立而不肯接受,不斷懇求中國不要簽約。李鴻章希望立向德宏為王,向德宏說「八重山、宮古二島土產貧瘠,不能自立,尤割南島,另立監國,斷斷不可行」,又「伏地大哭不起」。李鴻章同情琉球人,便向總理衙門提議,只有日本明確答應琉球人在南島復國才可簽約。無奈總理衙門已定稿,不便再改。眾臣就此稿展開爭論。北洋大臣李鴻章和南洋大臣劉坤一基本贊成,但其他大臣反對聲一浪接一浪,尤其以翰林院編修陳寳琛和翰林院侍講學士張之洞的上書反對最激烈。

這時,中俄矛盾也緩解了。李鴻章於是折衷提議「拖著」不簽約。琉球人林世功在1880年11月20日向清廷寫下了奏摺,隨後留下絕命詩,在北京總理衙門前揮劍自殺,震驚京師。同日,中日第9次會議,日本責備中國沒有如約在10天内簽約,「不懷好意」,雙方不歡而散。就這樣,簽約一事被中國拖著。日方不斷催促下亦無果,宍戶璣在1881年2月以清國毀約為由,憤然歸國。琉球問題就此被擱置。

1881年,中國任命黎庶昌為新駐日本公使,希望向日本重提琉球案。他提出南島 + 首里王城的方案:即中島歸日本,但琉球王族可繼續擁有沖繩島上的一小塊——首里王城,以便祭祀祖宗。但方案被日本否定。

此後,中國的策略轉向把琉球問題和朝鮮問題掛勾,提出「琉球朝鮮交換論」,傾向承認琉球被日本兼併,換取日本不再染指朝鮮,再無單獨提出琉球方案。日本堅決拒絕和中國再談判琉球問題。到了1885年,八重山等地發現礦物資源,日本就更不討論琉球問題了。甲午戰爭後,中國連朝鮮和臺灣也丟了,琉球自然就不在中國的議事日程中了。琉球歸日本遂成為定案。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