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子化與高齡化是兩件事:關於人口危機,日本《未來年表》教會台灣的事

少子化與高齡化是兩件事:關於人口危機,日本《未來年表》教會台灣的事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日本常被戲稱為「課題先進國」,因為比起其他國家,日本總更早面對各種未來議題。如今,台灣幾年蟬聯世界生育率最低國家,老年人口也在2017年正式多過幼年人口。少子與高齡問題,正以急起直追的態勢,重蹈日本的覆轍。

文:何雅婷

比起未來人口結構的災難來看,共產主義的倒台根本就是小兒科。——李維史陀(Claude Lévi-Strauss),法國人類學家巨擘

一如往常,寧靜的花東小鎮在陽光撒魚網般落入大地時甦醒,位在小鎮精華地帶的早市,彷彿聚攏了方圓百里內全部的活力與動能,幾回穿梭攤位、菜籃顯已飽滿的老翁老婦終於完成闖關遊戲般,蜿蜒而出迷宮似的早市。往北貼近台九線方向,步行不到五分鐘的距離,矗立一棟格局方正的龐大建物,那是小鎮長者們早起出門的另一個目的地—花蓮縣光復鄉公所,在這路上不難與膚色黝黑的異國年輕女子擦身而過,她們推著身形弱小依舊渴望自由移動的老人們在小鎮巷口,我知道稍晚有很高的機會與他們再次相遇。

那時,我是一個剛剛從台北某研究所畢業,滿懷淑世理想投身偏鄉的社會行政小辦事員,長者們總最早來叩醒公所大門。然而某天,一早映入我眼簾的不是為我所熟悉的長者面孔,而是一位年約四十好幾的女子,她滿臉愁容往主辦老人福利業務的我的櫃台走來。她訴說身為獨生女如何因偏鄉就業不易而不得不遠走台北求職,年邁的母親則留在老家生活。而今母親突然罹患重病,短期內又沒痊癒的可能,她無助於今後該如何兼顧工作與長者照護的重責大任。面對未來的困境一時語塞,女子持續嚶嚶啜泣。

以上是2012年的台灣鄉鎮日常,因城鄉差距,青壯人口大量從鄉村挪移至城市,偏鄉人口嚴重老化;而少子化的趨勢,為老人照護的支援體系埋下隱憂,獨生子女照護上一代的分身乏術與獨居老人問題儼然成為非都市型地區基層公務機關一項繁重且棘手的關鍵任務。見微知著,從偏鄉出發,我已深刻感受到台灣人口結構的變化正如何逐步影響我國城鄉的生活面貌。

日本的未來年表教會台灣的事

  • 沒有人能置身事外的人口危機

閱讀河合雅司《未來年表:人口減少的衝擊,高齡化的寧靜危機》一書,在台灣生育率註1急遽下降(2019年台灣生育率世界排名倒數第一,為1.218)與正式邁入高齡社會註2的時刻,猶如一記警鐘。作者稱少子高齡化為「寧靜危機」,因人口結構的演變不似其他顯而易見的社會問題,它大抵需要一個世代以上的時間為觀察單位才容易被人們覺察。正是此特性,導致當代人較難於趨勢發展之初意識到嚴重性,等到後果陸續浮現時恐怕已經難以收拾。依據堅實的人口統計與推估,日本的高齡化與少子化危機將蔓延至每一個社會領域,再也沒人能置身事外。因此,政府理應負起責任,為社會大眾明確勾勒出問題核心、涉及層面及嚴重性,據此研擬對策帶領國家走出困境。

  • 勢不可擋的人口危機

在人口統計定義上,一個社會的扶養比小於或等於50%時才能享有勞動力較多且有利於國家經濟發展的人口紅利期 註3。根據聯合國經濟與社會事務部統計註4,日本於2000年扶養比為46.6%,2015年的扶養比則攀升至64%,不過短短十五年就從人口紅利期落入人口負債狀態。日本的扶老比在全球241個國家中最高(42.7%;2015年台灣扶老比為16.6%),老化速度堪稱世界第一。

到了2042年,戰後的兩次嬰兒潮將全數步入老年,日本老齡人口達到史無前例的歷史新高,然而第三次嬰兒潮並未降臨,使得支撐社會運作的青壯勞動力較2025年大幅縮減一千多萬人。屆時,大量的被扶養人口將給日本政府帶來極沈重的財政負擔。

  • 少子化與高齡化是兩件事

作者特別強調,「少子化」與「高齡化」是兩項不同的社會議題。主打提高生育率以減緩少子化趨勢並非全錯,只是「極為嚴峻的現實」是,未來有機會成為母親的育齡婦女數大幅降低、不婚率快速上升、少子化速度遠高於微幅提昇的總生育率,使得即便提高生育率仍無法化解因老年人遽增而導致的社會問題。

  • 高齡問題就是都市問題

刻板印象往往把高齡化問題與偏鄉畫上等號,但事實正好相反。日本政府統計資料顯示,東京首都圈總人口數雖然幾乎持平,但高齡人口持續增加;原因是首都圈長期吸納地方青年前往就業,有些人就此定居,並將故鄉年邁的雙親接至都市照顧。反之,地方高齡化已進入相對穩定期,老年人數大致維持在增減相抵的狀態(參圖一、圖二)。

圖片_3
Photo Credit: 本文作者提供
圖片_2
Photo Credit: 本文作者提供

然而在人口減少的趨勢下,未來由地方移入的青壯年也將斷源。老年人口的急速攀升,將使東京都在2045年成為每三人就有一名老人的老邁城市。這給國家帶來的不僅僅是商業型都會如何轉型的挑戰;在老年人遽增之前,政府是否有充分時間籌措照護資源與相關社會福利服務,成為更令人憂心的國政問題。

  • 國土均衡發展的迷思

根據人口推估,日本至2040年將有半數地方自治體將面臨消滅危機,若資源大量投進可能消滅的自治體,無疑是對全國性少子高齡化問題投錯藥方。如何整合地方已有的照護資源來紓解東京圈未來的老人問題,方是日本的當務之急。無視人口變化與國家整體發展的趨勢,將有限資源遍灑各地行政組織,美其名是戮力追求國土均衡發展,實質卻是將國家帶向資源使用效率不彰、挖東牆也補不了西牆的危險處境。

那麼,台灣的未來年表呢?

讓我們回到一開始的真實故事,偏鄉長者照護難題究竟是個案?還是台灣人口結構變遷的必然?國家發展委員會幾項人口重要指標年份如下:自1984年開始,總生育率已降至2.055人(低於人口替代率2.1人),2010年出生率更降至歷史最低點0.9人。15-64歲的青壯人口在2015年達到高峰計1,737萬人後開始逐年下降。2018年65歲以上老人占總人口數比例14%以上,我國正式邁入高齡社會。綜上,台灣也正往少子高齡化快速傾斜,顯然,這類故事在未來只會越演越烈。

  • 台灣地方的人口變遷趨勢:以花蓮縣光復鄉為例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