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蘭史》:波蘭祕密警察暗殺工會支持者,波共政權徹底失去民心

《波蘭史》:波蘭祕密警察暗殺工會支持者,波共政權徹底失去民心
Photo Credit: Andrzej Iwański@Wiki CC BY SA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1981年12月13日,波共當局實施戒嚴,團結工會乃成為非法組織,轉入地下活動;但是波共的軍事統治並不能消滅波蘭人民嚮往自由民主的意願,工運領導者開始冷靜反省,並改變抗爭策略,於是團結工會開始另一次的蛻變。

文:洪茂雄

共黨政權變革的極限

波蘭共產政權是實屬蘇聯附庸國,由於波蘭長期以來的反蘇傳統,因此1947年以來,波共即使以工人階級和無產階級的代言人為由而掌權,仍無法受到波蘭人民足夠信任。1956年6月28日,波蘭歷史上第一次對波蘭統一工人黨政府發動的大規模罷工:波茲南事件(Poznaî 1956 protests)。事件的起因是波蘭統一工人黨政策錯誤,導致國內整體經濟發展狀況不良、國家貧窮和人民不滿。

當天,波茲南Cegielski工廠聚集了一萬六千多名工人,以示威遊行方式向政府要求更好的待遇和較低的稅賦,並派代表去華沙向政府遊說,然而傳言代表遭到當局逮捕,於是示威演變成暴動。暴動的群眾來到當地祕密警察總部附近,並且放火燒毀建築。為了阻止暴動,波共政府出動四百輛坦克和一萬名士兵。本事件至少導致七十四人死亡,超過一千人受傷,其中包括一位十三歲的兒童Romek Strzałkowski,而這個小孩後來成為波蘭的反共象徵之一。

波茲南事件以後,波共進行一系列的改革運動,雖曾拉近與民眾的距離,但是長期以來未把國家建設好,使得經濟低迷又引起各地罷工不斷。1976年波共修改憲法,明定波共是國家的領導角色,同時和蘇聯加強合作關係和友誼,並修憲賦予「救國軍事委員會」在其發現必要時宣布「緊急狀態」的權力,試圖加強對波蘭的控制。

一、戒嚴令實施

在《格但斯克協議》後,取代原波共第一書記吉瑞克的斯坦尼斯瓦夫・卡尼亞被莫斯科方面認為,在政策制定與處理問題上太過獨立自主,因此波蘭統一工人黨在1981年10月18日的中央委員會上將他排除,由國防部長兼任內閣總理的賈魯塞斯基取代。

依波蘭科學院1980年11月公眾意見調查顯示,32%對共黨有信心,但對教會、團結工會、軍方以及國會和國務會議的信心都高於共黨,而對國會自由選舉支持度也高於共黨。11月4日,格蘭普、瓦文薩、賈魯塞斯基三人舉行首次會談,但無法達成共識。團結工會總部原本決定於1982年1月15日發動公民複決,以決定對波共的信任度。然而在1981年12月13日,賈魯塞斯基開始取締團結工會,頒布《軍管法》,實施戒嚴,並建立了救國軍事委員會(Wojskowa Rada Ocalenia Narodowego,簡稱WRON)來取代正常政府機能。

依共黨國家的權力結構,軍隊服從黨的指令,本身並不成為一個獨立的政治實體,但戒嚴之後各項情況顯示上述的關係已經轉變。軍方戒嚴時期實行下列四項功能:第一,取代原有地方政府及各個生產單位行政部門的行政功能;第二,向整個社會加強政治教育;第三,維護社會秩序,防範反對勢力的破壞;第四,提升傳統軍人的角色。相對來說,戒嚴後,波共在詮釋社會主義意識型態、決定國家基本目標、透過黨員的運作調合各機構各階層的利益、引導國家機關的決策、策動民眾參與政府各個階層的決策過程、教育、引薦黨內及各個機構的中堅分子等幾個功能上大幅萎縮,而軍方的角色則相對地膨脹。

當賈魯塞斯基宣布《軍管法》之際,特別暗示此乃萬不得已,為避免國內動亂,重蹈捷克布拉格之春的危機,以阻絕蘇聯方面的軍事干預。在格但斯克的團結工會,領導人瓦文薩遭軟禁、受嚴密看守,同時,有數千名團結工會的支持者在午夜被逮捕。過程中也爆發了數百起罷工和占領工廠的行動,但很快就被鎮暴警察驅散。其中最大的一次抗議活動在1981年12月16日於Wujek採礦場展開,政府部隊對抗議人群開火,殺害九人並造成二十一人受傷。隔天在格但斯克的抗議活動中,也有一人遇害並造成二人受傷。直到12月28日罷工風潮暫告平息,而團結工會也似乎暫時停止活動。

1982年5月1日,格但斯克再度掀起一系列抗議活動,期間最受矚目的示威運動於5月3日展開,共聚集數千人,他們藉機來慶祝原為國定假日而被共黨非法取消的《五三憲法》日。1982年10月8日政府徹底將團結工會列為非法組織並禁止其一切活動。

瓦文薩於1982年11月14日被釋放,不過在12月9日波蘭祕密警察再次展開大規模的反團結工會行動中,逮捕超過一萬多名團結工會的激進分子。12月27日所有團結工會的財產都被政府沒收,轉移給由波共創建的工會:全波蘭協議工會(Ogólnopolskie Porozumienie Związków Zawodowych,簡稱OPZZ)。當時,國際社會同聲譴責賈魯塞斯基的行動並聲援團結工會。美國總統雷根(Ronald Reagan, 1911~2004)宣布對波蘭實行經濟制裁,並且由中央情報局提供資金給團結工會的地下組織,波蘭民眾也依然支持著團結工會。

二、地下化

團結工會行動失敗原因有三點,第一,對蘇聯軍事干預的恐懼。1968年有捷克的前車之鑑,故波共和教會都希望壓抑團結工會之氣焰,使得蘇聯幾次的邊界演習對其產生更強大的心理壓力。

第二,團結工會內部的分裂。早在成立初期,溫和派和激進派就爭議不斷。溫和派的代表如瓦文薩,其與天主教會關係密切,並拒絕與非共黨組織合作,淡化政治色彩。溫和派並不希望波蘭擺脫共產主義,成為西方民主國家的一員,只求改善波蘭共產黨。團結工會較激進一派是由卡欽斯基孿生兄弟(Jarosław Kaczyîski, Lech Kaczyîski)主導,反對瓦文薩重用前共黨政府高官與共黨妥協,主張與波共劃清界線,甚至制定「除垢法」,清算共產黨員當政期間違法亂紀的罪行。2001年以後,這派勢力創建法律正義黨,躍居波蘭政黨主流之一。

瓦文薩反對建立中央集權系統,對團結工會的各地工會採取自主狀態。也有人主張工會只做經濟性抗爭,另外有人希望使工會成為推動政治改革的力量。在1980年以後至戒嚴以前,顯然是以推動政治改革這一派占優勢,希望經由罷工作為政治鬥爭的手段,兩派的確使瓦文薩的領導受到挑戰。但瓦文薩的主張,使波共和團結工會間維持一種微妙的平衡,雖然團結工會內部意見紛歧不利推動全國性政策,卻也避免招致外力猛烈攻擊。

第三,持續的經濟惡化和社會動盪使民眾不安。由於民生物資的缺乏,再加上波共故意壟斷貨源,使商店經常大排長龍,團結工會也逐漸不再受人們支持,也因此軍方能以維持社會秩序為理由,進行鎮壓而不再引起反抗。

而團結工會失敗的最主要原因便是策略不統一,經過這次,團結工會手段終於由溫和穩重轉為極端、衝動。雖然1981年12月13日,波共當局實施戒嚴,團結工會乃成為非法組織,轉入地下活動;但是波共的軍事統治並不能消滅波蘭人民嚮往自由民主的意願,工運領導者開始冷靜反省,並改變抗爭策略,於是團結工會開始另一次的蛻變。

戒嚴法在1983年7月解除,政府也對許多遭監禁的工會成員頒布了一次特赦令。許多團結工會分子在1984年7月22日被釋放。瓦文薩獲得了諾貝爾和平獎(1983年),間接提高團結工會在國際的能見度,但波蘭政府拒絕給他護照使他無法出國,只能由他的妻子代為領獎。後來還證實,當時波蘭祕密警察準備了許多偽造的檔案,作為瓦文薩不道德和進行非法行動的證據,準備交給諾貝爾委員會,試圖取消瓦文薩的候選人身分。

在1984年10月19日波蘭祕密警察謀殺了一名相當知名的團結工會支持者波比耶烏什科(Jerzy Popiełuszko, 1947~1984)神父,在謀殺的真相揭開後,輿論譁然,數千名團結工會支持者一同參與了葬禮,波共政權喪失民心。

相關書摘 ▶《波蘭史》:一戰後的波蘭統一,有賴一位鋼琴家的居中協調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波蘭史――譜寫悲壯樂章的民族(二版)》,三民書局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洪茂雄

波蘭位於一望無垠的中歐平原上,在十世紀時由發源於此的西斯拉夫人建立,歷經了數百年的分合割據,波蘭與立陶宛聯合成波蘭-立陶宛聯邦,躍身為歐洲強盛一時的國家。

然而,因為國家缺乏天然屏障,以及俄、普、奧等鄰近國家的覬覦,使得波蘭在十八世紀下半葉遭遇三次瓜分。每一次的瓜分都激起波蘭內部的改革浪潮,當中更催生出世界上第二部成文憲法,然而這部憲法卻在列強的打壓下胎死腹中,也讓波蘭的革命勢力沉寂一時。 在近代民族主義與浪漫主義的影響下,已然亡國的波蘭人起身反抗,企圖恢復波蘭的榮光,他們終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後改寫亡國的篇章,重拾國家的名字。

但復國的波蘭仍難逃悲劇性的命運,不到二十年的光景,再次被德國與蘇聯瓜分,並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為蘇聯所控制,成為共產國家。 這次波蘭人再度展現反抗精神,由反共人士所組成的團結工會成功推翻共產政權,建立民主共和體制,成為第一個推翻共產體制的歐洲國家,波蘭人終於掙脫枷鎖,重新踏上自由之路。

波蘭史
Photo Credit: 三民書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