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州維多利亞州參與中國「一帶一路」,蓬佩奧:可能影響美、澳情報共享

澳州維多利亞州參與中國「一帶一路」,蓬佩奧:可能影響美、澳情報共享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維多利亞州是澳洲第二大城墨爾本的所在地,中國在該地的投資金額高達1/4。不過維州不顧中央政府反對、加入中國「一帶一路」的計畫,也曾引發澳洲政府不滿。

儘管許多西方國家都曾對中國「一帶一路」的計畫提出警告,但澳洲維多利亞州(Victoria)政府卻獨排眾議要參與計畫。為此,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昨(24)日提出警告,揚言若維多利亞州繼續參與,美國可能因此中斷和澳洲的情報共享,而澳洲媒體也揭露,維多利亞州政府在參與計畫的評估中,曾動用公款委託一家顧問機構提供意見,但事後未向公眾交待相關花費,相關爭議持續延燒。

在澳洲聯邦政府多次公開反對下,維州是澳洲唯一加入中國一帶一路投資計畫的州。維州與中國預定今年年中完成相關重大投資細節的條約,雙方已進入最後談判階段。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24日接受澳洲媒體《天空新聞網》(Sky News)訪問時表示,他雖然不知道維多利亞州和中國簽約的計畫細節,但如果這些計畫可能傷害美國和澳洲在內的「五眼聯盟」(Five Eyes,包括澳洲、美國、加拿大、紐西蘭和英國)框架下的情報共享合作,美國將「斷開連結」。

「若這些計畫會不利於我們保護民間電信或我們的國防和情治系統網絡安全,我們就會直接切斷聯繫,直接分道揚鑣。」蓬佩奧說。

蓬佩奧的這番評論,引發澳洲當局與社會的關切,因為澳洲政府早以國家安全為由排除華為、中興等公司參與5G寬頻網絡的建設。澳洲總理莫里森24日被詢問關於蓬佩奧的言論,表示聯邦政府從未支持維多利亞州參與一帶一路;維多利亞州長安德魯斯則表示,一帶一路計畫的一切都是為了替當地帶來就業和投資機會。

維多利亞州是澳洲第二大城墨爾本的所在地,在2018年出口價值65億美元的商品至中國(是該州出口金額最高的國家),該州並獲得中國在澳洲約1/4的投資。

維州和中國要有什麼合作?

澳洲維多利亞州在2018年「越過」中央政府,與中國簽署「一帶一路合作諒解備忘錄」,成為澳洲第一個加入一帶一路合作協議的地方政府。州長安德魯斯(Daniel Andrews)2019年10月和中國簽署共同推進「一帶一路」建設框架協議,預定今(2020)年中將完成投資細節條約。

技術上來說,維多利亞州參與「一帶一路」是一個無法律約束力的協議,將擴大中國基礎設施建設企業在維州的參與度,鼓勵中國基礎建設公司在該州建立據點、競標大型基礎設施項目。而根據《南華早報》,投資項目金額高達1.4兆美元(約42兆新台幣),聲稱這項「澳洲第一」的計畫,將替維州帶來更多的貿易與工作機會,也將與中國建立更堅定的關係。

除此以外,《澳大利亞廣播公司》(ABC)2018年報導,維多利亞州與中方也將在高級製造業、生物技術和農業技術領域展開合作,並同意加強農產品、食品、保健品和化妝品方面的貿易往來。

不過,這項州政府「越級」與中國合作的計畫,也引發澳洲中央政府的不滿。澳洲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 2018年就表示,他對維多利亞州政府在未與聯邦政府進行任何討論的情況下就此達成協議感到驚訝,畢竟根據憲法,聯邦政府的任務是管理外交事務。

而這項合作,也隨著「COVID-19」(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疾病,簡稱武漢肺炎)的疫情,與中、澳關係的緊繃,更加遭到外界質疑。北京當局在5月初限制澳洲牛肉進口,更對澳洲大麥祭出高達80%的關稅限制,此舉被視為澳洲與其他國家要求獨立調查武漢肺炎病毒源頭有關,是中國的報復行為。

澳洲內政部長杜登(Peter Dutton)日前就公開點名,稱維多利亞州必須解釋清楚,她為什麼是澳洲唯一一個,要進入和中方的這種關係的州。

在蓬佩奧拋出「斷開連結」的發言後,國際政治分析師Keith Suter指出,美國是澳洲的盟友,而中國是澳洲最大的貿易夥伴,美、中交惡,「現在我們就像一個面對父母離婚的孩子」「我們希望他們在一起;我們不想被迫在他們之間做出選擇。

不過,美國駐澳洲大使格瓦浩斯(Arthur Culvahouse)隨後發布聲明表示,蓬佩奧是被問到一個「可能性很低的假設」,並在回覆時仔細強調並不清楚維多利亞州簽署的一帶一路合約細節。格瓦浩斯還說,美國對澳洲政府「絕對有信心」,相信雪梨有能力保護澳洲及五眼聯盟盟邦的電信網絡安全。

維州政府未公開顧問費用,一帶一路計畫再度惹議

(中央社)《澳洲人報》(The Australian)24日報導,維州政府曾於2017至18、2019至20這2個財政年度中動用3萬6850澳元(約新台幣72萬3000元),委託顧問機構「澳中一帶一路產業合作中心」(Australia-China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ACBRI)提供評估意見。委託這家親中的機構提供一帶一路評估意見,中立性已引起質疑;加上維州政府未如實公開相關委託費用,更是激起新聞媒體放大檢視。

《澳洲人報》報導,ACBRI的創辦人及執行主任是33歲的董瑾(Jean Dong)。她在2015年創辦這家顧問機構之前,一度擔任媒體記者。

報導提到,2015年澳洲中國自由貿易協定的簽署儀式上,董瑾也在現場。ACBRI目前的顧問團(advisory board)成員包括自由黨藉的前聯邦貿易及投資部長羅布(Andrew Robb)及工黨藉的前聯邦財政及放寬監管部長譚納(Lindsay Tanner)。

維州政府向《澳洲人報》表示,政府已違反向公眾交待委託顧問費用的規定,聲稱這是一項「行政疏失」。

維州政府一名不具名發言人向《澳洲人報》表示:「ACBRI所提供的意見,是關於維州藉由一帶一路崛起的機遇。」這名發言人說,在2017至18年度中,維州政府未在年度財政報告上註明有關花費,屬於行政疏失;至於在2019至20年度中的相關花費,將會如實公開。

報導表示,ACBRI網站上提及,2017年5月ACBRI「獲維多利亞州州長委任為顧問單位」;維州州長安德魯斯(Daniel Andrews)也曾在ACBRI的活動上發言,談到維州與中國將如何在商業上邁向更緊密關係。

董瑾23日向《澳洲人報》發表聲明,宣稱ACBRI未參與推動維州政府加入一帶一路協議的相關事宜。但《澳洲人報》發現,在中國商務部網站轉載一篇中國駐墨爾本總領事館經商室的報導上,就提到ACBRI在推動維州政府加入一帶一路的角色。

文章表示,當時的中國駐墨爾本總領事趙建說,2017年「5月安德魯斯州長作為澳大利亞唯一一位州長應邀出席在北京舉行的『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推動維州對華交流合作邁上新台階。很高興看到澳中一帶一路產業合作中心(ACBRI)做了大量工作,希望ACBRI利用中澳建交45週年契機,繼續深入了解和傳遞澳洲工商界對中『一帶一路』合作的訴求。」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