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見你》:保有你自己最初的形狀

《想見你》:保有你自己最初的形狀
Photo Credit: 想見你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想見你》最大的問題就是對於真實世界的理解實在太過表面,不管是如何塑造重現一個時代,或是探討各式各樣的議題,甚至連配樂的搭配都不及格,總歸一句,就是沒有說好一個故事。

文:Skywalker_J

把很冗的《想見你》看完了。先說結論,這是一部非常粗糙的連續劇,從演員的服裝用語到角色的設計,甚至連配樂的安排都讓人感到不耐。

1_6CUC59NlL5ajGst7cacW-A
Photo Credit: 想見你

究竟穿越到哪裡去了?

《想見你》以穿越到過去做為賣點,試圖再現某個特定的時空背景,這種做法很常見,也很容易搞砸,《想見你》就是屬於搞砸的那一邊。全劇給我的感覺絕對不是穿越,而是一群2020年的台北高中生說自己穿越回去1998的台南。整體而言比較像cosplay,而且還是很失敗的那種。

整體的時代感建立非常薄弱,很明顯劇組完全沒有做功課,從演員的用語(台南人然後完全沒有人說台語?)、服裝(制服從頭到尾都新得像每天有人專門燙過)、髮型(1998絕對不是流行那些髮型),很難說服觀眾說這就是1998的生活樣貌,甚至連取景也沒有什麼記憶點,特意選了台南作為故事背景,但完全沒有任何台南元素,那為什麼不說是高雄或是台中?

相較之下,《我的少女時代》就做得非常出色,完全不會讓人感到突兀,即使裡面的演員根本都沒有經歷過那樣的時代。

可以多來幾首歌嗎?

再來說說伍佰的〈last dance〉出現時機也很草率,照理說應該是要在最有記憶點的地方下最重要的音樂,然後讓觀眾產生連結,結果在劇中我們看到的是,開心也放,難過也放,生氣也放,完全無法理解導演想要藉由這首歌來讓觀眾產生什麼樣的情緒,整個就是讓人很困惑。

音樂是形塑一個時代很重要的元素,可以理解或許因為經費不足而沒辦法取得多一點的歌曲版權,但正是因為這樣所以歌曲的使用時機才更顯重要,從頭到尾同一首歌反覆洗腦絕對不會是個好選擇(不能變奏或是用純音樂帶入各種情緒嗎?)。

同學人呢?

主角們的校園生活也是很讓人看得不耐煩,彷彿整間學校就只有主角三人組,少得可憐的同學互動、只有到音樂行或吃消夜校園日常,再加上很刻意的籃球比賽跟情敵告白之外,這個部份對於故事的建構完全是零,認真想了一下,明明學生的日常應該是很好發揮的地方,不管是人際關係或是課業壓力,都是很好打磨角色跟時代背景的地方,但偏偏就是什麼都沒有。

就連大魔王班長也只有對著照片自慰跟一些意味不明的淫笑橋段,至於那些很明顯就是路人的情敵跟小跟班就不用提了,基本上觀眾連名字都想不起來吧(她們的名字有出現過嗎)?

然而,班長出現的時機也是莫名其妙,前幾集都沒有適時的導入這個角色,到中後段才很突兀地像是進錯棚一樣闖入,再套用一些很公式化的設定讓大家知道「原來是個喜歡研究標本的怪怪宅,那他肯定是個變態」,角色的動機跟背景是什麼完全忽略,這種很非常薄弱的角色設計,不只偷懶,也是在汙辱觀眾的智商。

1_e_adgYFZNXKh_KdXlCgxDg
Photo Credit: 想見你

那些沒說完的事呢?

最可惜、可恨的地方莫過於,劇中明明提到了非常多可以深入探討的議題,但最後又全部草草帶過,像是:校園霸凌、面對霸凌,《想見你》給出的答案是:只要當個活潑外向又會打籃球的人就不會被欺負,而且還會有很多同學主動來認識接近你,會被霸凌跟冷暴力一定都是因為你太內向,不夠合群不夠融入大家,趕快當個快樂開朗陽光的人你的人生就會一帆風順!

先不討論霸凌本身複雜的原因,單是對於這種「活潑外向等於成功人生的價值觀」就讓我很感冒,可能因為本身是屬於內向性格的人群,所以更能體會被別人指責不夠熱絡、外放時的那種痛苦,外向在社會上的確屬於被肯定跟追逐的主流價值,但不代表跟主流價值悖離的人就只能擁有灰暗痛苦的人生。

再來是家庭議題,對於上一代重男輕女的衝突,劇中給出的解釋是: 「沒有不愛小孩的父母,我是長女我要識大體」這種明顯很過時的設定,不管家人間如何彼此互像傷害,都一定要忍氣吞聲包容到底的解決方法也是讓人滿臉問號,彷彿所有的不愉快都只要睡一覺,幫媽媽弟弟準備早餐就可以解決了。

《想見你》看似有很多支線,但絕大部分都只是在拖延時間而已,因為編劇很明顯也沒有想要把它們好好發展的意思。

莫俊傑中期一度神隱,果然後期直接淪為推進劇情的npc,明明可以是全劇最有意思跟深度的角色,如果好好挖掘他對於「每個人都值得被愛」的這件事情上的信念,與陳韻如對這個世界的失望做一個對比,應該會讓劇情有更多的發展,畢竟兩個同樣都是在主流人群中較為邊緣的那群,但卻產生如此不同的價值觀與人生態度,光想就知道一定會是很有意思的發展。

不過就像處理校園霸凌那樣,編劇依舊在這部份選擇偷懶。

1_Eh3Ny5BhNjR--r-to5xLQQ
Photo Credit: 想見你

保有你自己最初的形狀

其實《想見你》貫穿全劇最核心的概念就是「不管你是什麼樣子,總有人會喜歡你最初的形狀。」,所以李子維、黃雨萱以及莫俊傑他們都很忠實的貫徹這個信念,甚至是戲份很短的王詮勝都一樣,選自己所愛,愛自己所選,就算那個過程不一定會是美好的。

而陳韻如比較像還在迷惘中擺盪的人們,不確定自己要跟隨眾人起舞或是依靠自己率性而為,這兩件事並沒有對錯,但分不清楚自己想要什麼往往就是痛苦的來源,所以當她被困在黃雨萱身體裡時一定有這麼想過吧:「原來最真實的我是這麼討人厭,沒有任何人想接近!」也可以理解到最後甚至希望有人可以殺死她。

81793463_1462335363924791_44554555994878
Photo Credit: 想見你

這些很痛苦的掙扎如果導演願意花一點時間來描述,並且適時搭配一些過去的回憶,一定會讓本劇更有厚度,很可惜導演編劇選擇略過這些心路歷程,直接在劇末把陳韻如描寫成歇斯底里的怪怪邊緣人,實在很扣分。

說到底,全劇最大的問題就是對於真實世界的理解實在太過表面,不管是如何塑造重現一個時代,或是探討各式各樣的議題,甚至連配樂的搭配都不及格,總歸一句,就是沒有說好一個故事。

最後,實在很想問一開始需要MP3才能穿越的設定到底是什麼時候被打破了? 既然在車上就能穿越,那為什麼之前都不穿越?

本文經《方格子》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