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的職棒球星:台灣棒球史上數一數二的天才型球員,張誌家

迷失的職棒球星:台灣棒球史上數一數二的天才型球員,張誌家
Photo Credit: Elsie Lin CC BY-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2001年世界盃之後,張誌家在中華隊合計16場的出賽拿下6勝1敗,吃下66.2局總共才失掉7分的責失,防禦率換算下來是0.95。曾經風靡一時的張誌家,只可惜涉入職棒簽賭案並遭到球團開除,後來甚至積欠賭債。

文:史丹利視角的體育世界

在台灣棒球的歷史上,有非常多的球員,因為假球、賭博或者桃色風波的原因離開了球場,他們帶給台灣棒球的傷害,是無論如何都無法彌補的,只是身為球迷的我們,總會在某一個時刻看到某一個人,就想起了這些迷失的職棒球星們。

今天要講的這位主角曾經也是風靡一時的傳奇人物,只可惜涉入職棒簽賭案並遭到球團開除,後來甚至積欠賭債,變成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如果你是比較近代的球迷,那請準備好,來認識一下台灣棒球史上數一數二的天才型球員,張誌家。

其實張誌家的本名叫做張福欽,小時候爸媽覺得他實在太愛玩了,又因為高二在鼓保家商時多次不練球還晚上偷跑出去玩,被禁賽一年,爸媽乾脆讓他改名,原本讓他從「張誌原」跟「張誌家」這兩個名字來挑,結果爸媽比較喜歡後者,所以就改名成「張誌家」。

從小就展現過人天賦的張誌家,不管是少棒、青棒,還是青少棒時期都曾入選過中華代表隊,高中時期在金龍旗棒球錦標賽(台灣甲子園)中與隊友陳志誠大放異彩,兩人被稱為穀保家商的「勝利方程式」,一同幫助球隊拿下最後的冠軍。

只不過,當年僅18歲就能投出145公里速球的陳志誠更被大家所注意,在台灣大聯盟的積極爭取之下選擇挑戰中華棒協頒布的「役男不可打職棒」禁令,結果後來被棒協鎖定進入部隊服役兩年,出來之後球感盡失,後來也跟張誌家一樣,涉入職棒簽賭案,消失在台灣棒球之中。

那張誌家呢?畢業後進入合庫棒球隊的他,在甲組聯賽表現出色,為合庫拿下四勝並主投28又1/3局飆出29次三振的成績,雖然不比陳志誠那樣受到關注,卻讓他走上了不同的路,被林華韋及酒井光次郎推薦進入了中華培訓隊。

雖然資質極佳,但進入培訓隊後仍然不改愛玩個性的張誌家,後來在兩位恩師的指導下慢慢從「頑石」變成了「璞玉」,原本不會投變速球的他,也是在這時候與隊友杜章偉學習,把OK球的握法改良成用四根手指夾住(俗稱fuck ball),變成了他個人的招牌變速球。

2001年世界盃,可以說是讓張誌家成名的起點,21歲的他負擔全隊最多五場出賽,主投25.1局僅被敲出12支安打,就只丟掉了一分的責失,寫下防禦率0.36的鬼神成績,尤其季軍戰在台灣球迷的見證之下,以九局完投完封的神勇表現幫助中華隊抗日成功,更帶動了當時因假球及味全龍和三商虎解散後,低迷已久的台灣職棒。

少年得志的他,馬上受到了日本職棒的青睞,同時在西武獅的同意下,先與台灣大聯盟的誠泰太陽隊簽下500萬台幣的合約,丟了半個球季後再以1.2億日圓的簽約金前往日本,第一年就收下雙位數勝投,先發16場有3場完投1場完封,防禦率僅2.71,同時以連續28局投出三振,打破了當時日本由江夏豐及木田勇所創下的連續23局投出三振的紀錄。

聲勢如日中天的他,還因此獲得了拍廣告的機會,代言波蜜果菜汁喊出「三餐老是在外,人人叫我老外」傳遍大街小巷,甚至有唱片公司幫他推出專輯「It's my war」,火紅的程度可以想見。

03年代表中華隊出征亞錦賽的他,不僅在面對韓國的延長賽中力保不失分,後來才有了高志綱的再見安打出現,面對中國更是完投九局飆出16次三振拿下勝投,幫助中華隊拿下亞軍,也成功獲得了雅典奧運的參賽權。

隔年奧運會他更是擔綱義大利及加拿大兩場的先發投手,也都繳出了優質先發的表現,只可惜義大利那戰是陽建福被敲逆轉兩分砲,而加拿大則是自家打線被完封,台灣最終也跟四強說再見。

麻煩的是,在奧運會後,張誌家回到日職的賽季的表現直線下滑,雖然那年隨隊贏得了日本一的頭銜,但肩膀的傷勢加重,流暢的兩段式投球姿勢也跟著走樣,讓他的球速跟球威已經不再具有過往的水準,最終在2006年季末遭到西武獅隊的釋出,結束為期五年的旅日生涯。

關於張誌家急速退化的原因,除了因為傷勢導致再也照不回昔日流暢的姿勢以外,他的前隊友豐田清也曾提到,張誌家當年在訓練上並不如他人來的用心,特別是不喜歡跑步這件事,導致下盤不夠穩定,受傷後自然也很難找回過往的成績。

遭到釋出後,張誌家一度銷聲匿跡,直到07年五月份才表達希望加入中華培訓隊的意願,並在隔年獲得當時的國家隊總教練洪一中信任,入選8搶3中華代表隊。

主投12.2局僅失1分,特別是對韓國一戰,接替先發投手李振昌上場中繼,完美封鎖了韓國打線整整6.2局,七、八兩局牽制壘上跑者成功,更讓主播及球評講出「金周燦哩溝皂(編按:金周璨「你還跑」的意思)」,還有「李宅根同學,請你撿起了你的頭盔來,回到休息室去」。

也因為八搶三投出好表現,獲得La New熊球團的青睞,經歷兩個月的協商後,以月薪20萬元加盟熊隊,披上了令人難忘的「99」號戰袍,當年他也入選了北京奧運代表隊,面對日本、南韓、古巴等強國皆有上場,更保持防禦率「0」的完美演出。

從2001年世界盃之後,張誌家在中華隊合計16場的出賽拿下6勝1敗,吃下66.2局總共才失掉7分的責失,防禦率換算下來是0.95,披上藍白戰袍的他,總是能夠在國家需要時,挺身而出。

雖然回台灣後的表現不像巔峰時期那般神勇,球速也只剩下140上下,控球也在姿勢修改後變得不太穩定,但張誌家在2009年的完整球季仍繳出了10勝9敗、ERA4.31的成績,大家都還在期待,適應了台灣的環境之後,張誌家應該可以投出更好的成績。

可惜的是,他的職棒生涯就到這裡劃下句點了。

後來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雖然他父親相信他的清白,甚至說出「如果兒子打假球,要打斷他的雙腿」。但張誌家最終仍舊以詐欺取財罪判刑,遭到熊隊開除,並被中華職棒「終身禁賽」。後來他也和前後共兩任的妻子離婚,還被爆出簽賭「百家樂」及運動賭博欠下上百萬的債款,從此在台灣棒球界消失。

更多本文作者文章

本文經運動視界史丹利視角的體育世界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