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師談負向訊息:你脫口而出的一句話,可能成為別人一輩子的夢魘

心理師談負向訊息:你脫口而出的一句話,可能成為別人一輩子的夢魘
Image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成長的過程中,「別人怎麼看我、對待我」,會形塑、影響著每個人怎麼去看待自己,甚至是認同自己。一個自我形象不夠穩定的人,就更容易被他人的想法與言語給影響。

文:李炯德(臨床心理師,共同經營FB粉專《心理師的深夜學堂》

記得那是我第一次站在台前做演講。講到一半時,我被一位觀眾打斷,他覺得我有些地方講得怪怪的,雖然很努力的回答,但顯然他並不滿意。在收回來的回饋單,有一份寫說:「講者準備很不充分,講得零零落落,應該準備好再來。」

雖然其他回饋單也有些正面的回饋,但那段話語就像根刺,這麼深深的插在心上,久久都難以拔除。有好長一陣子,我都不想再站在台前演講。

那時,我會覺得自己不夠專業,是一個能力不夠、知識量不足的心理師,非常怕又受到批評。每到需要表現、要講話的時候,就會變得焦慮、緊張,很怕自己又講爆了,又要被負評。想到要上台時,眼前就彷彿有個人在對你說:

「你真爛,快下台。」

你脫口而出的一句話,可能是別人一輩子的夢魘。

後來,演講經驗多一些後,開始漸漸的不那麼受到那些「回饋」給影響。可是每次就都還是會特別在意只有那幾個的負向評價,心情也依然會受影響,多看幾個好評也不會有太多幫助。

人類的設計,就是被設計成會那麼在意負向刺激。從演化觀點來看,人類是必須要特別去注意到威脅的,而當注意到威脅時,需要有內在的負向感受來提醒自己該注意。這時人類才會著手去解決威脅,否則就無法生存下去。

在遠古時代,人要感到害怕,才能在猛獸來時趕快逃跑(或是預備好戰鬥位置)。有人來搶食物時要會生氣,不然就會因為食物被搬光而餓死。

注意負向刺激變成人類的天性,人類所擁有與記得的負向語彙也遠比正向的多,

不管你想不想,我們天生就是容易被負向訊息給抓住。也會因此有一些令人不是那麼舒適的感受會冒出來,提醒自己可能要好好注意那些負向訊息,看看該怎麼解決,不然就會無法「生存」下去。

負向訊息本來就已經被大腦內建自動加乘效果了,如果剛好又是一個人特別「在意」的事,那就有可能被歸類成某種巨大的威脅,在身體裡大聲的播送。例如一個很在意成績表現的人,今天聽到老師說你會被當掉,那他可能就會非常緊張與難過;可是假如他聽到的是朋友覺得他很機車,那他也許反而沒那麼在意。

偏偏,對社會評價的在意,是大多數人都無法避免的。從小是我們的父母親、手足,然後是朋友、同學,再長大一點是上司、同事;有好的社會聯結與支持,是生存的一個重要基礎。所以我們很容易會去在意別人對我們的評價、看法,自己是否被人所喜歡、看重。

1620px-Sulli_for_Marie_Claire_Korea,_Jul
Photo Credit: Marie Claire Korea @Wikimedia Commons CC BY 3.0
南韓女偶像、前F(x)成員雪莉,2019年因不堪網路霸凌,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得年25歲。

然而,在成長的過程中,「別人怎麼看我、對待我」,會形塑、影響著每個人怎麼去看待自己,甚至是認同自己。一個自我形象不夠穩定的人,就更容易被他人的想法與言語給影響。他們會把「別人認為的他」吃進自己的肚子裡,消化成「自己認為的他」。

這時,如果有一則負向訊息,例如:「我是不好的、沒有人會愛我、我很沒用」,在你腦海中反覆播送十幾、二十年時,會發生什麼事呢?

本來不過只是個限時動態,卻會變成一個人根深蒂固的信念。這個人可能會深深的覺得自己很爛、不被人喜歡、什麼事都做不到。往後,這些不但成為他在意的事,也是他用來看自己、定義自己的框架。所以,這些負向訊息,都會更容易被注意到、被放大,也會跟自我認知產生緊密相聯,產出我們一般所熟知的:自卑、低自尊或無價值感等。

這樣對自我的負向意象,也正好是憂鬱症患者的一個明顯特徵。他們被一個很黑很厚的繭包住,而繭的上面往往刻著很多負面的字句。那可能是他們從小聽來的,或是在成長的過程中曾經發生過的事,惡狠狠的刻印在他們心底,讓他們逐漸相信,原來我是個這麼糟的人。

你真的永遠不知道,我們自以為「無心」、「這也沒什麼」、「只是在開玩笑」等等的酸言惡語,究竟會用什麼方式、多麽劇烈的影響另一個人。對「我」可能不代表什麼意義的隻字片語,卻可能是另外一個人被惡魔施下的詛咒。

100904445_719967122075647_40304090559042
Photo Credit: 木村花(HANA)
曾參與戀愛真人秀《雙層公寓》的日本職業摔角女子選手木村花日前傳出死訊,年僅22歲。儘管經紀公司並未公佈死因,外界認為她無法忍受長期網路霸凌,才選擇結束年輕生命。

語言傷人的某種無感性,也反映出當武器演進的越現代化,越只是扣下板機、按下一個按鈕,我們就越會感覺不到罪惡與困難。而躲在網路背後的匿名性,則更加重這扭曲的現象,讓酸言惡語更容易蔓延與橫行。

因此,多一點同理與善意,可以讓我們的社會少一些惡意與負向訊息,多一點正面的聯結與支持。當一個人會因吞進一個負面訊息而吐出一個負向自我,那他就也能夠因為吃進一道好吃的菜肴,而能夠有好的感受與覺得生活很美好。

就像你不知道一句惡語會怎麼嚴重的影響另一個人,你也不知道一句好話,是可以怎麼的拯救另一個人。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