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他們寧願被罵「漢奸」,也要將馬來西亞華人的親中、種族歧視言論翻譯出去

為何他們寧願被罵「漢奸」,也要將馬來西亞華人的親中、種族歧視言論翻譯出去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將大馬華人的親中、種族歧視言論翻譯給馬來社群的粉專與意見領袖主張,若自身言論沒問題的話,又何必擔心他人檢視?將這類言論翻譯,也有助於讓馬來族群知道,不是所有華人都親中的。

上一篇《「大中華膠、慕洋犬、廢青」這不是談香港,而是分裂中馬來西亞華人網民世界》提到,近年來馬來西亞華人網民圈子,因「中國因素」而出現的對立,以及部分華人發表的親中、種族歧視言論被翻譯成馬來文的現象。這一篇,筆者訪問相關組織與意見領袖,以了解他們為何反中。

以下列表格為例,原本立場反中的大馬粉專,多以中文粉專為主,最早以馬來文為媒介語的反中粉專是去年底成立的「Kita Rakyat Malaysia Tolak Komunis」(我們是反共的大馬人),但在今年4月底開始,也就是馬國鎖國後,開始冒起了幾個媒介語為馬來文的反中粉專,如「Cina Malaysia Tolak Komunis China」(大馬華人反中共)、「Tionghoa Berjiwa Malaysia」(華人馬來西亞心)、「Bye Bye Communism, Hello Patriotism」,其中以cina malaysia tolak komunis china(以下簡稱CMTKC)影響力最大,按贊粉絲數已近萬。至於Teh Tarik,為奶茶的馬來文,應是配合之前爆發的中泰網民推特大戰後衍生的「奶茶聯盟」概念而生的。下表各家粉絲專頁的粉絲數量結算至5月26日。

粉絲專頁 粉絲數量 主要用語 成立時間
中國魂 771 中文 2019年 7月23日
你知道华人不等于中国人吗? 339 中文 2019年11月12日
Kita Rakyat Malaysia Tolak Komunis 1672 馬來文 2019年11月30日
我们都是爱中共的中华儿女 923 中文 2019年12月28日
反中共连侬墙 - Malaysia 2417 中文 2020年2月2日
大馬反中共聯盟 2.0 1213 中文 2020年4月8日
Cina Malaysia Tolak Komunis China 9358 馬來文 2020年4月23日

大马反中共博客 Malaysia Anti-CCP Blog

369 中文 2020年4月29日
Tionghoa Berjiwa Malaysia 794 馬來文 2020年5月3日
Teh Tarik 1545 中文 2020年5月3日
Bye Bye Communism, Hello Patriotism 436 馬來文 2020年5月9日

對於CMTKC的背景與成立用意,CMTKC團隊以文字回覆訪問。

正如其名,CMTMC表示他們的團隊成員都是百分百心繫大馬,並且認定大馬為祖國的華人,他們反對「大中華膠」高舉「血統純正」的論述,主張華人應完全以大馬為思考本位。

回顧創立粉專的初衷,CMTKC稱創辦粉專之前,團隊成員們有過不少和「大中華膠」論戰的經驗,因此意識到中共的大外宣日趨猖獗和全面化,不僅滲透中文圈子(大馬華人社會),也開始朝非中文使用者的群體滲透後,就萌生了是時候讓馬來族群理解中共是如何進行大外宣,以免大馬的國家安全與利益遭侵蝕。

「我們就想,連稍微懂得中國的基本歷史背景和常識的中文使用者,如本地華人,大多數也都會被大外宣所洗腦,那麼就遑論其他對中華文化幾乎一無所知的非中文使用者了,他們也同樣會被華麗的大外宣所蒙蔽了。」CMTKC表示。大馬的最大族群是馬來人,而馬來文也是全馬人民通用的國語,因此CMTKC選擇以馬來文去揭露中共的大外宣手段,以提升馬來社會對中共大外宣的警惕心。

在CMTKC等粉專出現之前,是否已有個別的大馬華人網民大規模地將親中者的言行翻譯成馬來文,這點難以驗證,但近幾個月來CMTKC等粉專、個別網民自發翻譯的舉動,確實已成了大馬華人網民世界中難以忽略的現象。對一些大馬親中者而言,他們之所以多反對他者將留言翻譯與截圖出去,理由除被侵犯隱私外,還有「出賣族群」等理由。

對於將華人網民中種族歧視、親中的言論翻譯成馬來文,是否有可能會造成進一步撕裂族群關係,CMTKC強調重點從來都不在翻譯上,關鍵在於言論本身,若言論不涉及極端和嗜血的話,又何必害怕被翻譯成任何語言呢?

CMTKC指出,讓馬來社群生氣的並不是翻譯,而是原文內容字裡行間所展露出來的極端和傲慢,讓他們覺得怎麼身為大馬公民的華人竟親中,而非自身國家的利益。CMTKC提醒,近幾十年來,馬來人就讀華文小學的比率越來越高,意味著懂華文的馬來人越來越多,甚至有些馬來學生的中文程度甚至比部分華人還好。

訪問網》報導,根據大馬教育部與與民間組織董總所發布的數據,直至2017年,非華裔學生(馬來裔、印度裔、其他族群)已佔全體華文小學學生的18%,即52萬7543名華小生中,就有逾9萬4950名非華裔生。因此CMTKC相信,就算他們不翻譯,依然會有懂中文的馬來網民可看的明白,至於不諳中文的馬來網民,還有谷歌、臉書的翻譯外掛功能可用。

CMTKC主張,大馬華人就算面對國內的任何不公平政策,也應自己去爭取,而非一廂情願地去依賴外來勢力(即中國)的幫助,而自身卻不願付出努力。

馬來西亞_華小_華校_STUDENT_MALAYSIA_CHINESE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圖為一馬來西亞華小的學生。

揭露華人負面形象的「教主」

在去年9月創立「我是教主」臉書粉專的大馬網路意見領袖黃奕達,一開始是探討大馬時政為主的爭論粉專,他開誠佈公地說,在2018年全國大選時,他就主張不該支持馬哈迪再度當首相,因為馬哈迪的種族主義傾向已根深蒂固,當時這令他與許多擁護馬哈迪的華人不和。最近黃奕達之所以開始另闢戰場批評「大中華膠」,是出於對大馬華人種族主義氛圍日漸高漲的憂慮。

因此對黃奕達而言,多年來他始終不變的是「反對種族主義」,無論是對馬來人,或是華人自身的種族主義都一樣。

黃奕達畢業於檳城鐘靈國民型中學,雖然這是一所歷史悠久的華文學校,但已屬公立體系,華文只是一門語文課。1961年,大馬政府頒布《1961年教育法令》,規定所有中學得改制,將教學媒介語改為國語(馬來文),否則無法接受官方教育補助,而願意接受改制的華文中學稱為「國民型中學」,不願改制進入公立體系的則成為獨立中學(簡稱「獨中」)。

大馬華人社會為捍衛母語教育,力求保有從小學至大專階段有完整的華文教育,最終在多年的華文教育(以下簡稱華教)運動抗爭下,如今馬國仍有六十多所獨中,以及三所民辦華文大專院校。對黃奕達而言,儘管他不是獨中生,但他十分敬仰誓死捍衛華教、獨中教育、被後人譽為「族魂」的林連玉,因為林連玉曾呼籲大馬華人不應再把中國視為祖國,該生於斯長於斯了。也因為了解林連玉的精神,黃奕達不滿一些「大中華膠」一方面鼓吹華人親中,另一方面卻又打著林連玉的旗幟宣稱捍衛華教。

黃奕達回憶道,他從前不認同華校是族群關係絆腳石的說法,但過了不惑之年後,卻發現許多身邊許多有「大中華膠」傾向的人多是華校生,他們多認為馬來人都是欺負華人的,而華人是最優秀的民族,因此排斥學國語。黃奕達感嘆,之前首相慕尤丁在直播宣導防疫時,有的華人網民卻留言稱看不懂首相說什麼,令他感到相當無奈。

黃奕達認為,無論是國民型中學或獨中出身的華校生,由於長期浸淫在被宣導「五千年中華文化」是優越的氛圍中,難免會成為華人沙文主義者,而掌握不了國語的華小生,最終自我放棄之後,也可能同樣成為華人沙文主義者,認為不必學國語,也可以沉浸在華人圈子中活到老。

日前黃奕達因台灣東森新聞需要訪問大馬人如何看待中國輸出的醫療防疫團隊,他在友人的牽線下接受了訪問。由於黃奕達在回答時表示,當前大馬的防疫成果主要是靠自身努力,而來大馬時間不長的中國醫療團隊幫助並不大,就引起了許多大馬親中網民到其粉專留言謾罵,抨擊他不懂得對中國感恩,且被扣上「漢奸」的帽子。

為展開反擊,黃奕達拍了支短片,以馬來文向馬來網民解釋他為何遭到親中的華人網民網絡霸凌,以及闡述大馬華人族群的盲目親中現象。

黃奕達不認為華人的種族歧視、親中言論翻譯成馬來文,會造成族群間的撕裂。他解釋到,過去馬來人和華人彼此的了解是不足的,馬來人一直搞不懂大馬華人在幹嘛?儘管知道有的華人親中,但親到什麼地步?是親共還是親中,實際上是一知半解、瞎子摸象的。「因此我輔導馬來人去導讀他們看那些人的現象」黃奕達說。

儘管難免有的馬來人看到了華人種族歧視言論後會不滿,但黃奕達認為他們也能意識到,原來華人族群內部的意識形態並非鐵板一塊的,至少還有一批不是親中賣國的華人存在。「有馬來讀者和我交流說,在許多馬來人眼裡,華人是很團結、不易分化的,做生意都是最幫自己族群的。因此當他發現我的pages之後,就發現原來華人之間有不同的意識形態、陣營、愛國傾向的」黃奕達說。

雖然對當前的族群關係帶有失望,但黃奕達認為,若由華人去告訴馬來人,華人族群內部發生了什麼事情,始終比馬來人發現來的好,畢竟種族歧視、親中等言論是無法被掩蓋的。黃奕達比喻,這相當於為馬來人打了預防針,同時也避免讓馬來種族主義政客炒作,讓馬來族群知道並非全部華人都親中,可以說這是他對自身族群的某種「保護」。除此之外,黃奕達發覺,一些到他粉專留言的華人網民也意識到,原來還有他這樣一個反「大中華膠」的人存在,他們過去可能畏懼親中網民的壓力而怯聲。

shutterstock_678224896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在這張合影中,有馬來西亞的馬來裔、華裔、印裔等三大民族的小孩

「翻譯」勿去脈絡化

對於網絡上將部分華人所發表的極端言論翻譯成馬來文的現象,研究東南亞伊斯蘭政治的馬來西亞國民大學講師丘偉榮認為,把親中者的言論翻譯成馬來文不是問題,但他提醒會有不同語境下所產生的翻譯問題,若沒有提供脈絡,恐怕可能會造成更多誤會和猜疑。

丘偉榮強調,翻譯者應告訴不同族群的人,雖然大馬華社有親中言論者,但仍有許多人是以馬來西亞為祖國的,應把華人族群光譜之間的複雜因素呈現出來,若出發點只為藉馬來人的手打擊「中華膠」,可能會有一竹竿打翻全船人的風險。

此外,丘偉榮也提到,一些穆斯林領袖意見領袖、團體,其實也會向馬來社群揭露華人族群內部的種族、宗教歧視性言論,他們的影響力可能比上述粉絲專頁更大。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吳象元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