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姆.庫克》:跳樓自殺、血汗工廠⋯⋯對於供應鏈造成的損害,蘋果在庫克領導下設法挽回顏面

《提姆.庫克》:跳樓自殺、血汗工廠⋯⋯對於供應鏈造成的損害,蘋果在庫克領導下設法挽回顏面
Photo Credit: AP / TPG Imag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庫克讓賈伯斯的遺志永續不滅。在賈伯斯死後,蘋果並未如許多人預期的衰敗,庫克甚至將公司帶往新的高峰,而世人皆看在眼裡。

文:利安德.凱尼(Leander Kahney)

生產線工人跳樓事件

那並非富士康的第一樁自殺事件,二〇〇七年有一人身亡,二〇〇九年又一人。二〇一〇年自殺人數突然遽增,估計十八位員工企圖自殺,其中至少十四人死亡。當年的第一件發生在二〇一〇年一月,名叫馬向前的年輕工廠工人跳樓死亡。馬向前在意外破壞工廠設備後,被降職調去清掃廁所。他的加班工時是法定的三倍。「我們這群工人的生活很艱難。」姊姊馬麗裙在他死後不久說。「他們就像在訓練我們變成機器。」二十五歲的富士康員工孫丹勇死於二〇〇九年七月,他在弄丟iPhone原型機後從宿舍往下跳。死前他聲稱被打,還有富士康職員來搜索他的房間 。

令人震驚的是,剛開始富士康董事長郭台銘的反應冷淡,他相信「艱苦的環境是好事」。但是第十四位富士康員工跳樓死亡後,公司開始在二〇一〇年五月採取預防自殺的措施。第一步是在建築物周圍架起黃格網接住跳樓者,總面積超過三百萬平方公尺,然而只是治標不治本。不過富士康也為深圳廠工人加薪百分之三十,月薪增至人民幣一千兩百元(美金一百七十六元),並承諾於六個月後再度加薪。最後廠區成立二十四小時諮商中心,聘用一百位有經驗的諮商工作者,並且設立一處特別紓壓室,讓員工對假人揮擊球棒,宣洩沮喪感受。

連續自殺事件迅速影響到蘋果。蘋果雖非富士康唯一的大客戶,卻無疑是規模和知名度最高的企業。醜聞也跟蘋果的進步形象構成強烈對比。《成為賈伯斯》(Becoming Steve Jobs)以相當正面的角度描寫蘋果與賈伯斯,然而該書的兩位作者卻也不禁質問:「乏味繁重又艱辛的工作條件導致超過十二位組裝線工人自殺後,像蘋果這樣擁有天使般行銷光環的公司,怎能在富士康的工廠製造手機?」

但是賈伯斯不是為此議題發言的正確人選。他跟郭台銘一樣,並不反對艱苦的工作環境。在二〇一〇年的自殺事件後,賈伯斯為富士康辯護,他說工廠實際上「還不錯」,「並非血汗工廠」。最糟糕的是以下這句評論:「我們已全面性地掌控了局面。」讓許多人覺得賈伯斯冷漠且不顧他人感受。

儘管如此,蘋果確實做出了改變,且在庫克接任執行長後顯著加速進行。二〇一二年八月公平勞動協會發表第一篇報告,列舉三百六十項必須改正的「補救執行項目」,與工安、薪資和工作條件相關,包括依工時計薪、加班費、健康與安全訓練、失業保險、童工問題,終止剝削實習生等內容。

從庫克僱用公平勞動協會跟蘋果合作的七個月以來,有些問題尚待解決。協會的報告指出,有些最大的執行項目仍未改正,包括工會代表,以及依照中國勞動法規降低每週工時。但是降低工時與加班費並不受工人歡迎,他們寧可超時工作、攢多點薪水,把錢存起來或寄回家。

不過整體而論,協會認為蘋果和富士康在改革工作條件方面已有顯著進步。在某些補救項目的期限延長至十五個月後,協會報告指出,蘋果和富士康已超前實現兩百八十四項建議變革。「我們的查驗結果顯示,包括健康與安全緊急措施在內的必要改變都已做到。」公平勞動協會執行長奧瑞.凡.希爾登(Auret van Heerden)在聲明中表示。「蘋果盡職調查的程度令人滿意,使富士康負起責任遵守此項執行計畫,包括承諾改革其實習生方案。」光是在擔任執行長的第一年裡,庫克改善供應商責任的程度,已經比賈伯斯的整個蘋果職涯還多。庫克在二〇一二年初寫信給員工:「在我們產業裡,沒人像今日的蘋果這般促進工人處境的改善。」

接下來幾年蘋果持續改進供應鏈,不過仍受到勞工權益運動者和其他組織的偶發批評。由於其影響力和毛利極高,許多人主張蘋果有能力、也應該做得更多,而且供應商的工廠環境仍然相當悲苦。

中國勞工觀察(China Labor Watch)執行長李強批評蘋果讓供應商的毛利低落,導致薪資壓低。他說蘋果供應商僅有百分之五至十的毛利,並不足以提升工人薪資。「如果它真心想讓工人有所改變,就應該多付點錢。」李強說。「說到底,是蘋果不願意多付工資,而非供應鏈或工廠不願意。」

關於蘋果宣稱百分之九十的工廠遵守超時加班規定,即中國勞動法的每週工時上限六十小時,李強也提出質疑。他說實際上工人被迫超時加班,以加班費彌補低薪。中國勞工觀察的代表前往和碩聯合科技(當時為蘋果生產iPhone 4S和iPad mini)的上海工廠,檢閱約一千張薪資單。李強聲稱,他們發現其中七至八成工作超過每週六十小時,匯報結果給蘋果卻遭忽視,被認定為樣本數太少。

許多勞權人士相信,問題來自生產系統本身。矽谷毒物聯盟(Silicon Valley Toxics Coalition)創辦人暨前任執行長泰德.史密斯(Ted Smith),也擔任電子產品回收聯盟(Electronics TakeBack Coalition)主席,他認為解決方案是蘋果自行興建工廠,直接僱用生產線管理者和工人。「它企圖達到、或是已經實現的規模……完全超乎想像。」史密斯說。「即使蘋果有世界上最好的人手,授權並託付重責大任,可是人在總部,要試圖管理七百五十六間工廠或設施、活生生的上百萬工人……簡直艱鉅至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