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裡他們重複地高喊「毆打」,但在歷史裡他們全都被槍斃了:「臺灣吧」沒告訴你的228

影片裡他們重複地高喊「毆打」,但在歷史裡他們全都被槍斃了:「臺灣吧」沒告訴你的228
Photo Credit:Wikimedia Commons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人類是健忘的,因為記憶太辛苦。」面對真相是不堪的,因為真相並不美麗。當一個社會的醜陋真相面臨被揭發的時刻,大多數人都會選擇逃避,選擇遺忘,即使這些罪行的責任並不在自己。

本來想寫些短篇,當作理解228的背景,像是「要理解 228,一定要了解馬關條約」和「開羅宣言」、「比例原則」、「二手傳播」、「事人進行主義」等等,甚至有想要寫國共三大戰役,輕輕鬆鬆茶餘飯後就好,但只寫了一個開頭「開羅宣言」之後就停住了。因為,這些東西似乎還不夠,好像要把整個中國近代史和歷史、社會學的基本知識都講一遍,才能清楚理解 228以及「我們怎樣看待228?」這個問題。

臺灣吧 – Taiwan Bar試圖以動漫的形式對228進行一個通俗的詮釋,但結果慘不忍睹。除了工具操作的技術性錯誤之外,歷史立場和背景知識的缺乏才是最大的問題,導致影片一出,網民紛紛質疑「根本沒告訴我228!」

解嚴前後台灣民間社會開始醞釀湧現「揭開228真相」的呼聲和行動,228的主要兇手和獲益者,也就是40年來主導、掌握228詮釋權的統治集團也開始醞釀更新的、更適合時代潮流的論述來對抗「徹底揭開真相」的要求。(因為原本的「暴民說」已經沒辦法說服群眾了)

在這些與「掀開黑幕」的呼聲相抗衡的論述裡,有一種漸漸成為主流,就是「228遺忘論」或者「放下論」,這種說法將228定位成「起因於族群誤解,誤解造成悲劇,悲劇失控變成慘劇。」並且用「逝者已矣,生者向前看,凝聚認同,化解仇恨」等訴求,主張以放下為主要目標及手段的和解;並搭配紀念碑館、金錢賠償等等,試圖用名譽和物質的補償,消解對真相的追索。

當我聽到那些主張「放下歷史」的聲音時,我想的是:這些人肩膀上空空的呀!他們肩上並沒有背負著沈痛的壓力,心裡沒有依然流者血的傷痕。既然沒有這些東西,那要放下什麼呢?肩膀上沒有沈痛的話,就是個普通人,肩膀上只有頭,放下之後不就沒有頭了?普通人心裡沒有傷,放下之後不就沒有心了?這讓我想到攝影家張照堂的一件作品:

Photo Credit : Chang Chaotang

Photo Credit : Chang Chaotang

他是台灣最重要的攝影家之一,他的老師是來自基隆的鄭桑溪,他是台灣戰後第一代攝影家中的重要人物,過世於2011年,當時我寫過一篇短文懷念他。鄭桑溪出生於 1937年,228時他才十幾歲,雖然身處慘酷無比的基隆大屠殺發生地,但尚未拿起相機的他當然不可能留下影像記錄。不過他的老師張才,台灣第一代攝影家中最重要的一位,卻曾經拍過228。

張才出身望族,兄長是號稱「臺灣新劇第一人」的張維賢,曾在日據時期搬演轟動一時的改編新劇《閹雞》(結局當然是被禁)。張才少年時期留學日本,二戰時期在上海居住拍照,這些影像不管在歷史或藝術上都是珍貴的。戰後他回到台灣,親身經歷了228,也同樣記錄了事發當時的台北街頭群眾騷動影像。但這些底片,被他自己銷毀了。

為什麼張才(和其他人)要自己銷毀228事件的第一手影像?為什麼我們從未看過228現場的照片?或228後各地風起雲湧的群眾運動影像?如果你會有這樣的疑問,那表示你對「228的影響」還不那麼清楚。(張才晚年在台北市南京東路開設沖印暗房,許多攝影人都曾去過他那兒,我也曾經去過。)

攝影(和其他藝術)有一個特色是:很多人看照片只看到構圖、光影、色澤等等非常無機的東西,卻看不到感情。當然這些無機的部份,是撐起作品的骨幹,甚至可以說是全部的存在。不過對我來說,瀰漫在作品的可見實存之外的,不可捉摸的氛圍感情;和隱藏在形而上結構之內,不可接觸的內在意義,這兩個實體存在之外的意義存在,才是作品的「本質」。

大多數人搞不懂「啥是形式啥是本質?」,只能看到宏偉的建築、照片的光影、音樂的旋律。這些東西當然是有意義並有趣的,他們是抽象的昇華、形式的極致、純粹的美,不摻雜世俗價值的永恆不變的東西。不過對於偉大藝術家來說,這些形式上的美,都只是內部意義的糖衣。如果內部意義爛了、沒了、歪了。外部形式的美就沒用了、浪費了、甚至引起反感了。

蘭妮.萊芬斯坦(Leni Riefenstahl)是電影史上非常重要的人物,她曾是艷光四射的銀幕明星,賣座電影的女主角,她也有過人的聰慧才智,導演的幾部作品一直到現在都是電影系學生的必修。她在影像上開創出劃時代的經典手法,在形式與本質的互相投射詮釋上開創了前所未有的新局,但卻因為這幾部電影和納粹的連結,使她成為電影史上最具「爭議性」的人物,她的作品都被禁止公開播放。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我聽過一個像是小說或者電影的故事(抱歉忘了來源):主角搬到了一個平靜的小鎮上,居民和善親切,一切都再正常也不過了。直到有一天,主角在小鎮某處挖出幾具被害已久的屍骨,震驚的他開始追究屍骨的來源。

但小鎮的居民們一問三不知,更奇怪的是他開始感受到鎮民的敵意,在他追查的過程中處處阻撓:鎮民們用各種善意的、無意的、消極的、冷漠的甚至奇怪的手段阻止他的追查。最後真相浮現,受害者是納粹時期被謀害殺戮的猶太人,而兇手就是當時的所有鎮民們。

228就是被挖出的屍骨,而好奇的追查者受到的阻撓,並非只是巧合,而是村民的默契:他們不願讓自己族群的醜陋過去再一次被提起,因為那深深地傷害了自尊。而在小說《德國人的村莊》裡,從小離家的主角在處理兄長的後事時,抽絲剝繭地發現,過世的父親原來是納粹兇手,哥哥是因為受不了這個真相的打擊而自殺。

「人類是健忘的,因為記憶太辛苦。」面對真相是不堪的,因為真相並不美麗。當一個社會的醜陋真相面臨被揭發的時刻,大多數人都會選擇逃避,選擇遺忘,即使這些罪行的責任並不在自己。

希臘悲劇《伊底帕斯王》裡,得知真相的底比斯王戳瞎了雙眼、放逐了自己,因為他沒有辦法忍受那雙眼睛「看不見自己所犯的罪」,即使那些罪都是命運的操弄,即使他已經極力遠離,但他越想轉頭逃避,就離那個悲劇越近。

阻止他人追究228的真相,阻止對真兇的定罪,只會讓悲劇更悲劇,讓整個台灣愈加深陷在泥淖裡無法脫身。對228真相的扭曲、錯誤的描寫,當然也不可能幫助釐清事實。只是空喊著「放下論」,卻本來就沒有重擔的人還能放下什麼?還能忘記什麼?不就成了張照堂照片中失去頭顱的扁平人形了嗎?

臺灣吧所創造的四個生動的角色(也是他們主推的公仔商品)就是這樣子在〈臺灣人不告訴你的228〉播放之後被砍頭了。影片裡他們重複地高喊「毆打」,但在真實的228裡,全都被槍斃了。

本文獲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作者臉書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Photo Credit:遠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過往除了政府、金融及電信等特定產業,企業對於資安的投資相對保守。隨著上市櫃公司指引的修正將規範逐步擴大到各級產業,加上各種勒索攻擊等事件頻傳,大型企業尤其電子製造業,對資安風險的重視與需求也明顯上升。

法規驅動資安投資升溫,供應鏈數位化的資安缺口引關注

成立於2004年的數聯資安,擁有全台首座企業級資安監控中心(SOC),2009年成為遠傳100%子公司後,整合集團豐富資通訊網路資源,提供專業資安監控、檢測、治理等解決方案及顧問服務,成為企業數位轉型路上最可信賴的資安夥伴。

數聯資安總經理李明憲觀察,近來企業關注的供應鏈資安議題主要有兩個面向,一個是從技術面去應對供應鏈上下游數位化串聯所形成的間接攻擊威脅,以及軟體開發來源是否被內植惡意軟體而形成的資安缺口;加上疫情以來大量遠距工作引發的資安風險,「零信任(Zero Trust)架構概念」也受到更多產業的重視。

資安長首重理解企業商業價值,從管理面完善風險排序與資源配置

另一個面向則是管理面,去年底金管會公告要求111家第一級上市公司設置資安長與專責人員,並且對資訊資產盤點、資安管理制度的建立稽核等都有完整規範,帶動了企業的剛性需求,加上資訊與通信科技(ICT)、半導體等供應鏈受到國際大廠客戶的要求,因此今年以來導入ISMS資訊安全管理制度/ISO27001認證受到高度詢問。

配圖一_ISO認證
Photo Credit:遠傳
數聯資安擁有業界唯一通過ISO三項認證的SOC中心,以及第一套國人自行研發的資安管理系統。

李明憲建議,企業應洞悉資安指引背後的意義:資安就是風險管控,當資源有限,要找出最優先防護的重要資產,並每年重新盤點風險來源。例如企業因應疫情從實體通路轉進電子商務,當營運模式改變,資安的重點就應有所調整。

由此來看,企業如何找到合適的資安長?李明憲也建議,「技術純熟非首要考量,資安長應對企業的商業營運模式有充分理解,能據此定義風險來源並排序重要性,進而作資源配置和建立制度。」以製造業來說,重要資產可能在運營科技(OT)端,不在資訊科技(IT)的管轄範圍,因此資安長要跳脫傳統IT的框架,從更高點來思考風險和資源配置。

破除迷思:資安非零和遊戲,未來靠AI大數據應對進化的風險

李明憲也提醒,過去的思維可能以為投入資安防護就不會發生事件,但進入到數位化與物聯網的時代,資安風險範圍太廣,佈防成本相對提高,因此最重要的還是損失要可控管。

隨著風險不斷進化,李明憲也期許數聯資安結合母公司遠傳的「大人物(大數據、人工智慧、物聯網)」策略,針對數量龐大的資安事件及警告,運用大數據的整合關聯分析,並透過AI機器學習來偵測異常行為,及早找到潛藏的風險和威脅來源,以差異化的解決方案,成為資安託管服務供應商的領導者。

本文章內容由「遠傳」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