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巴西衛生部都說好用的「羥氯奎寧」可能增加死亡風險,WHO暫停臨床實驗

川普、巴西衛生部都說好用的「羥氯奎寧」可能增加死亡風險,WHO暫停臨床實驗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度被認為是武漢肺炎解藥的「羥氯奎寧」被發現可能增加死亡風險,世界衛生組織(WHO)因此宣布暫停從3月以來的羥氯奎寧臨床實驗,不過巴西衛生部仍表示,不改變採用羥氯奎寧治療的建議。

美國總統川普、巴西衛生部長多次公開宣揚療效的「羥氯奎寧」(hydroxychloriquine),日前卻遭國際醫學期刊《刺胳針》(The Lancet)指出,反而可能增加死亡風險。有鑑於此,世界衛生組織(WHO)於25日宣布,暫停從3月以來的羥氯奎寧臨床實驗。

(中央社)WHO 25日宣布暫停羥氯奎寧用於治療COVID-19(2019年冠狀病毒疾病,簡稱「武漢肺炎」)的臨床試驗。美國和巴西官方都提倡拿這種藥抗疫,即使世衛宣布暫停試驗,巴西衛生部仍執意使用。

《法新社》報導,世衛秘書長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在視訊記者會表示,醫學雜誌《刺胳針》上週刊登一項研究結果,指羥氯奎寧可能增加武漢肺炎患者死亡風險。

他說,有鑑於此,WHO聯合臨床試驗的行政團隊已暫停使用羥氯奎寧作為預防藥物。這項大規模的聯合試驗,有全球數百所醫院招募患者,測試數種可能的療法。

美國新聞網站《Politico》提到,這項隨機試驗於3月展開,對象包括至少17國的3500名患者,研究包括羥氯奎寧在內的4種藥物。

譚德塞表示,4種藥物裡羥氯奎寧試驗暫停,其他部分則繼續。

世衛官員估計,試驗會暫停1到2週,與此同時,數據安全監控小組將檢視這項研究及其他現行研究的資料,以判斷繼續羥氯奎寧試驗是否安全。

療效尚未證實,巴西衛生部、美國總統就在推廣「羥氯奎寧」

羥氯奎寧通常用來治療關節炎,但美國總統川普等部分公眾人物卻力挺用它來治新型冠狀病毒,以致部分政府大量購買。

川普上週曾說,他正服用羥氯奎寧當預防措施,後來24日在《辛克萊廣播集團》(Sinclair Broadcasting)播出的訪問中說,他已完成服用療程。他當時說:「(療程)結束了,剛結束,而且我還在這,我清楚地很,就是好端端地在這兒。」

美國是全球疫情最嚴重的國家,根據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 University)數據,確診人數超過166萬人、病故人數累計9萬8000人均為全球最多。

巴西衛生部長上週也建議使用羥氯奎寧及抗瘧疾用的氯奎寧來治療武漢肺炎,包括輕症。

即使世衛決定暫停試驗,巴西衛生部25日仍表示,不改變採用羥氯奎寧治療的建議。根據這項建議,巴西公衛體系的醫師可以開羥氯奎寧或氯奎寧給武漢肺炎患者。

巴西是全球病例數次多的國家,累計近37萬5000例,超過2萬3000人死亡。

研究人員分析全球9萬份病歷,服用「奎寧」死亡率更高

《刺胳針》刊登的研究檢視上百所醫院、約9萬6000名患者的病例,發現這2種藥物都可能導致嚴重副作用,尤其是心律不整;且兩種藥物都未對住院患者起效。

不過譚德塞說,一般來說,這2種藥物對自體免疫疾病患者及瘧疾患者來說仍安全。

《中央社》報導,指出「羥氯奎寧」有高風險、讓WHO暫停臨床試驗的《刺胳針》研究發表於5月22日,研究人員檢視數百間醫院的9萬6000名患者病歷,找出有開立「羥氯奎寧」和「氯奎寧」的病歷,發現開立這些藥物實際上會增加死亡風險。

他們比較了數個組別與死亡率,結果如下

  • 羥氯奎寧組:18%
  • 氯奎寧組:16.4%
  • 抗生素+羥氯奎寧組:23.8%
  • 抗生素+氯奎寧組:22.8%
  • 對照組(沒有給予這些藥物):9%

其中沒有服用這些藥物的對照組死亡率最低,而結合抗生素者,又比單服用一種藥物死亡率更高。

這篇研究的主要作者、波士頓布里翰婦女醫院(Brigham and Women's Hospit)晚期心臟疾病中心(Center for Advanced Heart Disease)執行董事梅拉(Mandeep Mehra)說:「使用羥氯奎寧或氯奎寧治療,對COVID-19患者沒有益處。」的梅拉表示:「我們的研究結果顯示,服用這些藥物可能跟嚴重心臟問題和死亡風險升高有關。」

我國指揮中心專家小組召集人張上淳今日也回應關於羥氯奎寧的疑問,他表示,國內的臨床指引第4版的確將羥氯奎寧列入,建議醫師可以考慮使用,但指引中也說明,目前沒有足夠臨床實證確保羥氯奎寧有效。張上淳說,「當時參考的是法國的實驗結果,但不同國家所做的臨床試驗不太一致,我們一直都滿保留的。」張上淳說,得知《刺胳針》的研究後:「我們也有考慮臨床處置指引是不是要做點調整。」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李修慧
核稿編輯:黃筱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