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崩潰加上「家族內鬨」,敘利亞阿塞德政權面臨內戰9年來巨大危機

經濟崩潰加上「家族內鬨」,敘利亞阿塞德政權面臨內戰9年來巨大危機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敘利亞貨幣一個月以來貶值50%,外資難以挽救其財務困境,執政的阿塞德政權又面臨家族內鬨,總統阿塞德面臨內戰9年來最大困境。

(中央社)敘利亞總統阿塞德的家族出現內鬨,國家經濟瀕臨崩潰,與主要盟邦俄羅斯的關係也似乎更緊繃,種種跡象暴露阿塞德政權的衰弱。專家指出,阿塞德正面臨內戰9年來最大挑戰。

美國《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報導,儘管敘利亞叛軍掌握的區域只剩全國1/3,目前在阿塞德(Bashar al-Assad)家族已統治50年的敘利亞,也沒有其他對手足以挑戰阿塞德地位。但內戰期間效忠阿塞德的人士一度展現的統一陣線氣勢,卻開始出現裂痕。

此外,俄羅斯媒體罕見出現對阿塞德政權的批評,令人關注阿塞德為維繫政權續存,對俄羅斯和伊朗等外國盟邦的依賴。

經濟問題引民怨,國外資金也救不了

更嚴重的是,敘利亞經濟正在內爆,國家陷入近代最嚴重貧窮程度。然而無論俄羅斯或伊朗,現在都無能力提供敘利亞數以十億美元計的資金來重建並活化經濟。但阿塞德仍繼續抗拒政治改革,導致敘利亞無法吸引西方和波斯灣阿拉伯國家資金。

敘利亞貨幣過去一個月劇貶逾50%,在之前的6個月內也已貶值類似幅度。根據世界糧食計劃署(World Food Program)20日發布的報告,敘利亞的麵包和糖等基本物資價格過去1個月已暴漲1倍。

敘利亞經濟因戰爭受重創。美國和歐洲聯盟(EU)為施壓阿塞德和叛軍妥協所施加的制裁措施,造成敘利亞無法獲得帶動經濟成長所需的投資和建設資金。令情勢雪上加霜的是,美國祭出更嚴厲的制裁將自6月開始生效。

倫敦智庫「皇家國際事務研究所」(The Royal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 Chatham House)中東及北非部主任哈蒂柏(Lina Khatib)表示,阿塞德目前處境可能比過去9年內戰期間任何時候都還要脆弱。

她說:「阿塞德已變得非常需要伊朗和俄羅斯的支援。他缺乏國內資源來滿足選民,他的政權在國際上也缺乏正當性。他掌握的軍事力量已比內戰前更弱。他的工具箱已經空了。他實際上從沒這麼脆弱過。」

表弟太有錢,家族分裂

阿塞德的表弟馬赫洛夫(Rami Makhlouf)最近更公然透露他和阿塞德的不和,凸顯阿塞德面臨的困境。

馬赫洛夫竟透過美國社交網站臉書(Facebook)發文,抱怨敘利亞政府企圖沒收他的資產,顯示他已無法直接和阿塞德溝通。

馬赫洛夫隨後還發表連串更強硬貼文,表明他不會願意繳交政府聲稱的6億多美元欠稅,他並暗示自己有辦法透過旗下眾多企業破壞敘利亞經濟。他的企業雇有成千上萬敘利亞員工,其中一家是敘利亞最大公司敘利亞電信(Syriatel)。

馬赫洛夫的例子,背景是阿塞德政權正想辦法迫使因內戰獲利而崛起的敘利亞富商階層交出現金,來支持衰弱的國家經濟。

英國《獨立報》報導,馬赫洛夫自2008年以來持續為阿塞德政權提供資金,使他多次受到美國和歐盟制裁。據信在2011年敘利亞內戰前,馬赫洛夫控制敘利亞國內一半的經濟。

《華盛頓郵報》報導,敘利亞內部可控制的資源正迅速減少,阿塞德家族內部關係更加緊繃,鬥爭浮上檯面。馬赫洛夫是強硬派,傾向以武力鎮壓政敵、不喜歡女性掌權。而阿塞德的妻子阿斯瑪(Asma)正好經營1個與馬赫洛夫有競爭關係的慈善組織,馬赫洛夫對阿斯瑪積怨已久。

另一方面,阿塞德擔憂馬赫洛夫家的炫富行為可能危及政權。

馬赫洛夫的兒子穆罕默德(Mohammad)去年在媒體上誇耀,計劃以4300萬美元打造1座「飛行豪宅」,將私人座機改造成有2個客廳、1間飯廳、1間臥室和會議室的住宅,搭配刻上姓名縮寫的豪華傢俱。然而,敘利亞人民80%生活在貧窮線之下,半年多來貨幣貶值、物價高漲,馬赫洛夫家的高調消費恐加大對政府的反對聲浪。

因此,馬赫洛夫在臉書影片中表示,他已減少公開曝光,避免成為阿塞德的負擔,再再強調自己不願加重阿塞德的壓力,但這似乎也暗示了他實際上有能力這樣做。馬赫洛夫也不忘提醒阿塞德,他所經營的電信公司關係著上千人的飯碗,過去9年來向許多家庭分發了補助金。

最大靠山俄羅斯「妥協已到極限」

另一方面,阿塞德和俄羅斯關係也出現緊張跡象,使他面臨更大壓力。最近俄羅斯新聞媒體出現數篇文章,批評阿塞德政權的頑固和腐敗,令人懷疑莫斯科對阿塞德的支持正在減弱。

前俄羅斯駐敘利亞大使阿克謝紐諾克(Alexander Aksenyonok)上月在俄國智庫《瓦爾代討論俱樂部》(Valdai Discussion Club)發表文章,批評阿薩德仰賴俄軍協助控制領土,但不願做出政治讓步,違背俄羅斯的利益,「從我們觀察到一切看來,大馬士革政府無意展現一種長遠又靈活的政治手腕,這個政權也無意或無能建立一個可以減輕腐敗或犯罪的政治體制」;阿克謝紐諾克警告,希望敘利亞能夠改革,「俄羅斯的妥協已經到達極限。」

《華郵》指出,阿克謝紐諾克這篇文章之後也被刊登在俄國另一智庫《俄羅斯國際事務學會》(Russian International Affairs Council)和《生意人報》(Kommersant)上。《生意人報》是俄羅斯全國性報紙,影響力廣泛。

莫斯科國立國際關係學院(Moscow State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Relations)東方研究系教授蘇科夫(Nikolay Surkov)指出,莫斯科方面對於阿塞德政權拒絕同意進行政治改革感到不滿。他說,政治改革雖會削弱阿塞德握有的絕對權力,卻「被視為是(敘利亞內部)真正持久和解的基本條件」。

蘇科夫表示:「即使阿塞德政府在軍事上獲勝,只要敘利亞人民不滿的主要原因未解除,便很可能再出現反叛動亂。」

不過,俄國智庫《國防政策學會》(Council on Foreign and Defense Policy)主席盧克雅諾夫(Fyodor Lukyanov)對《華郵》表示,這些言論不代表俄羅斯對敘利亞的外交政策會有任何重大轉變,「阿塞德政權當然要依靠俄羅斯,但俄羅斯在政治上也需要他」,俄羅斯不可能在不承受巨大損失的狀況下遺棄阿塞德。

阿塞德政權垮台,會有什麼影響?

敘利亞國內目前沒有任何一個勢力可以全面取代阿塞德政權。智庫《歐洲外交關係協會》(European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去年分析,敘利亞人也不奢望阿塞德垮台或改革體制,人民主要擔心社會經濟問題,如何謀生和獲得社會福利才是重點。

對國際而言,阿塞德垮台將會帶來更多混亂。伊朗藉由支持阿塞德政權而在敘利亞獲得戰略利益,在伊朗與以色列的衝突中,使衝突前線推遠到敘利亞,遠離伊朗邊界;俄羅斯支持阿塞德則獲得商業利益,壟斷天然氣、磷酸鹽等礦業,雙方亦有聯合軍事協議,使俄羅斯能維持在中東的影響力。

美國《國家公共廣播電台》(NPR)曾指出,實際上沒有大國想看阿塞德垮台,尤其歐洲各國只希望敘利亞局勢穩定,減少難民持續湧入。

美國在敘利亞的目的原是消滅伊斯蘭國(ISIS),川普去年認為伊斯蘭國已覆滅,開始撤軍計劃;《美聯社》去年報導,美軍長期盟友、庫德族部隊「敘利亞民主軍」(SDF)為抵抗土耳其,轉和阿塞德政權結盟,美國已不願涉入敘土之間的衝突。

資料來源:

責任編輯:林宜萱
核稿編輯:黃筱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