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本耀司X內田雀:當代時尚與藝術的跨界新火花

山本耀司X內田雀:當代時尚與藝術的跨界新火花
Photo Credit: 截圖自漫遊藝術史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山本耀司在2018年的春夏男裝發表會上,大膽地啟用日本的年輕藝術家サイトウユウスケ(Saitoh Yusuke)與內田雀(Uchida Suzume)的作品,彷彿將伸展台化為一場移動式的繪畫展場。

文:ALYNEKO

日本著名的服裝設計師山本耀司於2017年6月下旬,在巴黎舉辦了2018年春夏男裝發表會。除了維持品牌一貫的黑色之外,這次在黑色基調上,加入了紅色、藍色與灰色的皮革外套,並透過復古艷麗、病態詭異的女性肖像、抽象的文字圖騰、佛教經典語錄等,強烈視覺的衝擊,打造出山本耀司獨特的眼光與世界。

28619251_1203557103112098_20187005152071
Photo Credit: Elise Toïdé,來源:Yohji Yamamoto The Official

近年來,山本耀司經常與各領域的藝術家,進行跨界合作,比如自家的品牌「Ground Y」2017-2018年秋冬新裝,邀請到日本廣告藝術總監井上嗣也與新加坡華裔攝影師紀嘉良(Leslie Kee)協力,以青年力量(Youth is…)為題,發表十種圖案設計,限量發售的T恤,注入豐富多元的元素。這次2018年的春夏男裝發表會上,山本耀司更大膽地啟用日本的年輕藝術家サイトウユウスケ(Saitoh Yusuke)與內田雀(Uchida Suzume)的作品,彷彿將伸展台化為一場移動式的繪畫展場。

山本耀司合作的年輕藝術家當中,內田雀的作品令人驚艷。內田畢業於筑波大學藝術專門學群設計部,她的創作媒材多元,有墨色、水彩、炭筆、油畫等,畫中的人物充滿日本傳統幽靈畫的鬼魅感(她曾獲得2014年幽靈畫展大獎),同時又融入現代女性的病態與怨念。

我曾經在美術雜誌看見內田的一幅名為《勾勾手》(ゆびきり,2016年)的女性肖像,畫中強烈光影對比的幽暗空間裡,一名半裸上身的女性,微微含首低頭,眼神吊吊直視上方,在頂光的照射下,髮絲遮掩的臉龐,露出詭異的笑容,她伸出小拇指,似乎正在與畫面外的觀者進行一場「倘若違背約定,我就殺了你再自殺」的扭曲交易,又或可作為觀者內在的鏡面投射。後來,連結到內田的官方網站以及閱讀她的相關報導,才了解原來這幅作品是她的自畫像,也是出自她飽受厭食症與憂鬱症困擾的真實經驗。

e69e9721
Photo Credit: 截圖自漫遊藝術史
(左)《勾勾手》(ゆびきり,2016年)原圖,(右)服裝圖樣

內田雀的外型清秀優雅,她的作品大多數是自畫像,在寫實清透筆觸下,流露出自我內在的黑暗面與追求希望的矛盾掙扎。比如《厭食與自爆》(拒食と自爆,2014年),便是內田以過去厭食症的痛苦經驗為靈感,描繪她化身為一名骨瘦如材、宛如鬼魅般的女性,正在啃食自己的腸子,針對這幅作品,她下了一段註解:「厭食症。拼命地想吃東西,卻害怕肥胖而不敢吃。既然如此,那就吃自己的小腸,啃食這具無法吸收營養的肉體。我想我那個時候如果死了,應該會成為這樣的幽靈吧。」如此兼具絕望與希望,細膩的內省與視覺衝擊,正是內田雀的作品引人之處。

e69e9731
Photo Credit: 截圖自漫遊藝術史
(左)《厭食與自爆》(拒食と自爆,2014年)原圖,(右)服裝圖樣

山本耀司的男裝發表會上,總共採用了七件內田雀的作品,包括五件舊作《勾勾手》、《厭食與自爆》、《蜻蜓之夜》、《紅色果實》、《業火》,以及兩件特別為發表會所繪製的《太陽之子》與《今宵椿》。這些圖像分別拓印在寬鬆的長版外套上,隨著皺摺的擺動,女性若隱若現的臉龐,更顯恍惚與神秘。山本耀司刻意在男裝上運用具有強烈女性心理意涵的肖像,或許是希望呈現出一種對話關係。他曾開玩笑的說:「我想表達女性有多麻煩、多嚇人。」但實際上,新裝發表會圍繞在佛教與輪迴的主題,畫中女性的怨念與扭曲價值觀,同時也傾訴著重生的想法。

e69e9741
Photo Credit: 截圖自漫遊藝術史
內田雀在山本耀司男裝發表會場與自己的服裝合影

在日本當代藝術圈小有知名度的內田雀,當接到合作的邀約時,直說宛如夢境般不可置信,藉由這次的合作,她也開始受到國際媒體的矚目。 發表會後,內田雀於2017年12月在銀座的秋華洞藝廊舉辦個展「内田雀展 -愛之星-」,會場中一併展出了她與山本耀司合作的七件原畫作品與服裝,還有十件新作。這次承蒙內田雀本人的協助,得以一窺場內小巧精緻的展出實況。

縱然當代時尚與藝術圈合作的模式,早已不是新鮮事,但如何為既定品牌形象,注入新鮮的活水,激勵新一輩的藝術家創作,迸發跨界合作的火花效應,相信這也是值得台灣未來藝文產業圈思考的一件事。

e69e975
Photo Credit: 截圖自漫遊藝術史
「内田雀展 -愛之星-」個展的內部照片

本文獲漫遊藝術史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