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同志影音平台GagaOOLala走向國際,重看李安《囍宴》與兩部精彩紀錄片

台灣同志影音平台GagaOOLala走向國際,重看李安《囍宴》與兩部精彩紀錄片
Photo Credit: 《囍宴》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聚焦於同志影音平台GagaOOLala受文化部補助,於2020年5月15日開通全球服務,成為台灣第一個全球化的OTT平台。此篇文章也躬逢其盛,介紹能於GagaOOLala平台觀賞的三部台灣同志電影,一部劇情片、兩部紀錄片,希冀拋磚引玉,讓更多人看見台灣的影視內容,甚至是更深入同志的內心世界。

OTT(Over The Top),串流影音平台的產業模式近年來衝擊整個影視產業,世界上除了原有的Amazon、Netflix之外,好萊塢大片商以及科技產業一個一個投入競爭,包含已經上線的Disney+、AppleTV+,也有華納媒體旗下的HBO Max也剛推出,環球集團旗下的Peacock也正蠢蠢欲動,從國外的脈動就可看出影視產業型態趨勢的改變。

且光是台灣就有無數家串流,有像CATCHPLAY+、myVideo、friDay這類雜食平台,也有像Giloo、GagaOOLala這類分別瞄準紀錄片和同志族群的分眾平台,串流影音群雄割據,同時在肺炎疫情導致民眾居家防疫的推波助瀾下,加速崛起。

fb-1280x720-20190103
Photo Credit: GagaOOLala

而台灣聚焦於同志影音平台GagaOOLala受文化部補助,於今年5月15日開通全球服務,成為台灣第一個全球化的OTT平台。文策院董事長丁曉菁更表示:「GagaOOLala是台灣第一個全球化的OTT平台,期待更多我們台灣原創內容,能夠透過自己本國OTT品牌向全世界放送,並從中獲取收益。」

此篇文章也躬逢其盛,介紹能於GagaOOLala平台觀賞的三部台灣同志電影,一部劇情片、兩部紀錄片,希冀拋磚引玉,讓更多人看見台灣的影視內容,甚至是更深入同志的內心世界。

《囍宴》
K47dNwUZAeWGT4k7ygqdohwjd39JtWhoIBZH6iAW
Photo Credit: 《囍宴》

1991年,李安沈潛多年的第一部劇情長片《推手》歷經波折終於問世,立刻入圍該屆金馬獎9項大獎,並抱走評審團特別獎,初試啼聲的處女之作即一鳴驚人。獲得成功的好評帶動之下,李安第二部劇情長片不用等數十年,1993年《囍宴》就推上世人眼前,且這一回除了騎走金馬最佳劇情片、導演、男配角、女配角、原著劇本獎之外,更在歐洲三大影展柏林影展擒下最高榮譽金熊獎,而後更提名奧斯卡最佳外語片,讓李安的名聲徹底打入國際影壇。

《囍宴》故事講述主角華人偉同以及同性伴侶美國人賽門在紐約過著安定生活,但偉同遠在台灣的父母希望抱孫,不斷催婚,這時只好找上在美國苦無綠卡拘留,不斷躲藏過日子的女性威威假結婚,以便完成父母心願,正當父母從台灣遠行到美國祝賀而後舉辦囍宴時,偉同真正的性傾向才呼之欲出,而偉同、賽門和威威兩男一女的關係也正如風暴般上演。

MV5BY2MyMzkyY2QtOThhZS00ZGU2LWEzYjYtMWNh
Photo Credit: 《囍宴》

《囍宴》是李安以東方視角,看向同性戀以及傳統價值觀的對立,近一步說,李安透過此片對著傳統婚姻以及中國思想「不孝有三,無後為大」提出質問,且因同性戀在實質上無法「傳承血脈」,也就與「盡孝」二字拉開距離,傳統定義的「孝道」在片中盡乎失能,而偉同委曲求全的「盡孝」,只為給兩老抱孫,成全上一代的「家」,將自我矮化,正也是東西方最大的根本差異,至於李安也同時拉出對婚姻的疑慮,兩人成婚,究竟是為父母,還是為自己?

李安巧妙地利用偉同這個角色,闡述人性的矛盾,當「自我」想忠於本性(正當做一名同性戀),卻又被傳統思想捆綁束縛(為了爸媽好,只好隱藏自己假結婚),李安以此衝突做出極佳的戲劇張力。也利用場域符號解釋了為何偉同爸媽來到紐約,是居住在賽門家中,一個屋簷下,藏著偉同身陷兩難、無法完滿的意識形態。一面是愛情;另一面則是家庭,天秤倒向何方都不恰當,這個家也就尷尬地沒入謊言中,無法運轉。《囍宴》就在這獵奇卻寫實的劇本(房子)中,揭露中國傳統與西方進步對立的真正核心。

看著囍宴上一連串荒謬事,其中李安本人客串一角,飾演出席婚宴的友人,當中吐出一句:「你正見識到中國五千年性壓抑的結果。」這句話不只對著劇中角色說,更對著觀眾說,眼前檯面上的囍宴打得火熱,看似荒誕,但檯面下複雜的三角關係、家庭難題更是暗藏洶湧。縱使李安這句話突兀,但已然替全片點題,中國,更或者台灣等華人語境下的壓抑,就是這數千年歷史的壓抑與共業,所謂「盡孝」,不過就是逢場作戲,笑鬧之間的虛偽應事,真正的「孝道」,該往何處,又該怎麼定義。

《囍宴》全片節奏之好,深究核心內裡,壓抑沈重,但李安說起故事來絲毫不嫌笨重,反而輕盈地勾勒出一則笑淚交織的家庭肖像。戲中的轉折出現在威威懷孕,一連串的「意外」讓偉同真性情地對母親(注意,是對母親而不是父親)說出真相,在這類似告解的儀式當中,反而鬆動無法運轉的家。

MV5BOTNlMTJiOTAtMTc2YS00ZGNhLWIyZmYtOWY1
Photo Credit: 《囍宴》

而當一家人都有集體共識,要瞞著父親時,父親老早就已經用眼睛看、耳朵聽,旁敲側擊地理解偉同的性向,這場「糊塗仗」,父親自然明白要持續打下去,只是在背地中運籌帷幄,釋出父親對兒子的愛。這對父母,一個在檯面上(母親);另一個則在檯面下(父親),體現了華人家庭中,孩子對父親與母親的態度,一明一暗、一白一黑,家的定義就緩慢地勾勒而出,李安的劇本,細膩同時精準。

最後,李安仍舊給了角色溫柔,在機場送別兩老的戲尤其精彩,雙方告別時,父親對著賽門說:「謝謝你照顧偉同。」而後轉身對威威說:「高家會謝謝妳。」在這兩句上,前者是父親出於對兒子的愛,而在後者則闡述了中國傳宗接代、延續香火的思想。高家的門面終須掛著,根深蒂固地道德觀,凌駕於愛之上,但能有這種發言,其實已經是父親做出的極大讓步,也讓這趟紐約之旅不虛此行。

電影最後一個鏡頭捕捉兩老背影走入檢查區,父親舉起雙手接受檢查,彷彿過往恪守傳統價值的遲暮之人,正無可奈何地向現實投降。老一輩對新事物、新文化衝擊後的美麗與哀愁,表露無遺。然而,父親對著這兩人說出感謝之言,也算是變異的和解,兩老最終含淚說著「高興」,就是李安的圓滿了。

細看李安的「父親三部曲」,都離不開「家」與「父權」,且各有千秋,對比起《推手》,父親的形象在《囍宴》似乎更為掏空,面對中西文化上的衝擊,父權也黯然神傷,而到了《飲食男女》之中,父權更像是一種老化、過時的緊箍咒,無法禁錮子女們,反倒徒勞,最後只能另求蔽所。有機會再談。

MV5BODFlODZlMmUtZDEzNi00Y2U0LTg3ZGEtMWE1
Photo Credit: 《囍宴》
《日常對話》
MV5BODJhNWYzZDctYmVmNy00MGM2LWE4OTctNDM3
Photo Credit: 《日常對話》

2016年的台北金馬影展,由黃惠偵執導的紀錄片《日常對話》橫空出世,當年高居金馬影展觀眾票選排行榜第二名,而後更入圍金馬獎最佳紀錄片、最佳剪輯,更在2017年替台灣抱回柏林影展泰迪熊獎最佳紀錄片,也於2018年順利代表台灣出征奧斯卡。

此片來頭不小,由侯孝賢監製、林強配樂,剪接更有雷震卿指導,幾乎擁有台灣電影業界中夢幻的幕後陣容,當時大家都好奇導演黃惠偵究竟有何魔力。反覆觀看《日常對話》,其實此片是黃惠偵用了近20年的人生,將自己的人生濃縮成1小時29分鐘的紀錄片,對自己、對媽媽展開人生的叩問以及療傷的旅途。

電影第一顆鏡頭便凝視自己的母親,談天說地,從結婚、租房談起,向母親提問如果結婚離家怎麼辦,簡單的談話之中,聽見身為女兒的擔憂,另一方面也描寫出母親的個性及觀念,開宗明義拉出所謂的「日常對話」。隨著攝影機往下拍攝,黃惠偵提出兩個問題,其一是「母親為什麼是同性戀,卻要結婚生小孩」;其二為「從小跟母親相依為命,關係卻如此疏遠。」,尤其當自己也轉為人母之後,更慾追索答案。

於是觀眾(導演)從疑問出發,跟隨攝影機(導演之眼),一路探尋母親的過去,從追溯過往共同作「牽亡」的生活、母親的豐富同性情人史、返回北港老家等等,進而做到實質上的了解,尤其是片中當母親拋出「沒有人了解我」的尖銳疑問時,黃惠偵便回答「我跟妹妹想了解」,此時的攝影更運用Close-Up(特寫),放大母親內心的感受,與之共感。

全片不卑不亢,緩慢且有力地拆解母女關係,片中的父親(父權)是缺席的,甚至某程度來說,黃惠偵的母親也是空洞的,直到這部紀錄片的誕生下,兩代女性才在餐桌上相互「詰問」與「對話」,這才道出過往的共同傷痕(父親的性侵以及施暴),片尾的戲劇張力才達到頂峰,將觀眾、攝影者、被攝者三者間迴盪在同一種張力底下,共同見證黑暗過往,進而達成和解的可能。

3407356
Photo Credit: 《日常對話》

《日常對話》是一封黃惠偵獻給母親的和解書,它血淋淋地攤在鏡頭中、螢/銀幕下,讓母親不得不直視與女兒搖搖欲墜的關係,但或許對於黃惠偵來說,拍出這部片已然是最大的勇氣,若進一步追問和解與否只能陷入另一種迴圈當中。然而,片子成了橫跨20年的一種儀式,似在觸碰母親躲藏的陰影,以及自我的救贖,對黃惠偵來說,拍了這部紀錄片,逼自己與母親現身/獻身於觀眾(自我)眼前,或許才是修補關係的答案,這部片極為私密,卻透著真誠,敲擊觀眾的心跳。

全片最後收在黃惠偵的女兒與黃惠偵的媽媽「對話」中,阿嬤與孫女輕鬆討論「我愛你」的互動,於是《日常對話》便拉抬至三代間的對話,孫女的那句「我愛你」,看來童趣,但正是走過低暗幽谷,黃惠偵經歷過苦痛之後的歸來回應。

《牧者》
201812201852027910_2016
Photo Credit: 《牧者》

2019年5月17日,雖然是以專法實施,但台灣仍成為亞洲第一個同婚合法化的國家,讓彩虹驕傲地在台灣綻放。對於同志來說,2019年無疑是重大勝利的一年,但其實婚姻平權一路走來,崎嶇坎坷且耗時費力,這得來不易的短暫勝利,對消弭真正的歧視來講,有鼓舞人心之用。但於歧視的本質而言仍須努力,正如同「護家盟」一樣,多數「基督教會」仍舊高舉反對同性婚姻的大旗,以神(愛)之名視同性戀者為罪人,訴說同志者與基督教會教義衝突的紀錄片,便是《牧者》。

紀錄片《牧者》在2018年獲得金穗獎一般組最佳紀錄片,該年也順利提名台北電影獎最佳紀錄片,電影聚焦在台灣挺同志的變異教會「同光教會」,此教會為1996年5月,由楊雅惠女牧師所創,提供信基督的同志者有棲身之所、立命之處,但也因為與教義違背(基督教義由人所詮釋,至今也仍各說各話),讓同光教會被眾教會排擠,於是導演盧盈良透過誠懇、忠實的眼睛,紀錄了婚姻平權運動大時代底下,小人物的輪廓,並奮力掙扎與拉扯。

《牧者》不疾不徐地拉出楊雅惠、黃國堯、曾恕敏和小恩這四位基督徒的故事,他們是身為同志、或支持同志運動的基督徒,更準確一點來說,是因為本身信仰與普世教義相違背,身心飽受風霜、苦難的人們。而導演也透過「苦難」,作為相連一氣的故事基底。

《牧者》帶著觀眾看見人性與信仰之間的對立,當我們跟著片中角色同悲同喜時,更也聽到反同性戀的基督徒們嚴厲叫喊:「不能為了同志影響所有人的基本權益。」或是「同志是天性,難道天生想殺人,人們也要立法順應他們嗎?」這只是冰山一角的迫害。當觀眾感受出箇中的難堪滋味時,便更能接近這些「牧者」們一點。

《牧者》的可貴之處便在於對上帝拋出疑問、對「反同基督徒」提出抗議,同時扣緊人性,映照出普世間的對立、衝突,或許基督教會那句「神愛世人」的口號呼的響亮,但人們終究是凡胎肉體,而非全能上帝,愛也有限,既得利益者遇到立場相違背的人們時,便充斥不解與不善。

同志們有情有慾,順著自然,長成屬於自身的樣貌,與異性戀者無異,再進一步反思,《牧者》雖以基督、同志為題,但其核心實則側寫了台灣眾生相,此紀錄片赤裸地映照台灣人的百態,《牧者》或許無法打破偏見藩籬,但已「紀錄」問題所在,已然是溫柔搭起溝通的一道厚實橋樑,希冀神愛世人的兼容大愛,在未來某天不再僅是口號,公理與正義能化作柔光灑向這片土地。

adf59a7d-6707-4a1f-b288-a827419040dd
Photo Credit: 《牧者》
  • 文末加映,GagaOOLala平台上,也有蔡明亮的《青少年哪吒》、《愛情萬歲》、《河流》,同樣經典,不容錯過,有機會之後再撰文評析。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