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畫《虛構推理》:「真相不只有一個」,只要能被人們接受,虛構也可能成為真實

動畫《虛構推理》:「真相不只有一個」,只要能被人們接受,虛構也可能成為真實
Photo Credit: 城平京・片瀬茶柴・講談社/虚構推理製作委員会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虛構推理》認為推理不過是在現有的資訊下建立一個大部分人都願意相信的真實而已,即使這個真實可能和現實背道而馳。

文:LL想當宇宙塵埃

《虛構推理》在今年一月推出動畫,台灣代理沒有拿到首播權所以直到四月才上架。這部作品中的女主角岩永琴子(以下簡稱岩永,因為他不喜歡自己的名字XD)小時候曾經失蹤,他在失蹤期間接受妖怪們的請求成為了妖怪紛爭的仲裁者以及人妖秩序的守護者,被妖怪們尊稱為「智慧之神」(平時則叫他「公主」)。

岩永在醫院遇見本作男主角櫻川九郎,九郎小時候曾被祖母餵下妖怪「件」及「人魚」的肉,其中「人魚」有不死的特性,而「件」是一種人面牛身的怪物,能夠預言未來但會在預言後死亡。櫻川家早期為了預言能力進行了大量實驗,長年的實驗中只有男主角九郎和她的堂姐六花成功結合兩種妖怪的特性——能夠預言未來又不會因此死亡。

現實、真實、與虛構

《名偵探柯南》和《金田一少年事件簿》都是有名的推理作品(雖然現在電影版柯南可能動作戲更多),這些作品故事中的偵探們從現有證據中抽絲剝繭並找到真相,最終指認兇手、還原現場、講述犯案動機。

《虛構推理》作品名稱裡面雖然有「推理」兩個字,但他的核心和上面兩部作品非常不一樣。柯南告訴你「真相永遠只有一個」,推理的目的是為了接近唯一的真相。然而《虛構推理》指出人們心中有各自相信的真實,這些真實不見得指向實際情況。只要能被人們接受,虛構也可能成為真實

在討論之前,我想先區分幾個用詞避免待會閱讀起來產生混淆。

首先,假設這個世界存在一位全知者持續且同時地觀察世界各處發生的任何事件,而且他能夠理解每一個人在任何時間點的想法、衝動、行為,並理解所有因與果之間的連結。那麼,這位第三者的見證在這篇文章中稱為「現實」,他所看到的就是事物真正的狀態。這位第三者可能是宗教信仰中稱為神的存在,不過他實際上是什麼不重要。

相對於全知者,包含你我在內的人類不是全知的。我們的認識能力有限,例如身處在A地就不可能親眼見證B地發生的事情,我們也無法和別人產生一模一樣的感受,甚至有時候連理解自己為什麼做出某些行動都辦不到。認識能力有限讓我們只能從可以被觀察到的(observable)資訊中推論原因,而這裡把做出觀察後相信的結論稱為「真實」或「真相」。真實不會只有一種,每個人可能產生不一樣的結論,並因此相信著不一樣的「真實」。

在證據充足的情況下,大部分人會相信著一樣的真實。真實可以無限逼近現實,但很多情況下我們沒有辦法逼近(也可能是沒有想要逼近)。不是現實的真實必定摻雜著某種程度的「虛構」,這些虛構的元素可以被用來連接遺失的資訊片段,甚至用來建立比現實更具說服力的真實。

在動畫中作者沒有特別在用詞上區分「現實」與「真實/真相」,他講的真實有時候類似於這裡定義的「現實」,有時候則是指人們主觀認為正確的情況,也就是上面提到的「真實」。

《虛構推理》認為推理不過是在現有的資訊下建立一個大部分人都願意相信的真實而已,即使這個真實可能和現實背道而馳。在處理人妖事件時,岩永的目的是讓關注事件的人或妖得到他們願意接受的真相,為此他會在這個新的「真實」中摻入「合理的虛構」。岩永指認的犯人不一定實際存在,他所描繪的事件因果也不見得正確,但這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們願意相信「這就是真的」。

鋼人七瀨——由虛構誕生的真實

只要人們願意相信,即便是虛構也可能成為真實,這是〈鋼人七瀨篇〉的核心主題。

七瀨花凜是事故死亡的女子偶像,死去的時候正面被鋼筋壓到面容模糊。花凜去世幾個月後有目擊者看見身穿偶像服裝、面容模糊的幽靈拿著鋼筋攻擊路人,論壇上認為這是花凜的亡靈並稱他為「鋼人七瀨」。

鋼人七瀨實際上是「想像力的怪物」,想像力的怪物誕生於集體幻想。要令想像力的怪物誕生於世,首先要讓一定數量的人們知道傳聞並願意相信傳聞的真實性,眾人相信的傳聞內容還需要有足夠的相似性。接著,需要賦予傳聞真實的形體及名稱。達成這些條件後,想像力的怪物就會出現在真實世界。

shutterstock_1648001005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想像力的怪物誕生於人們的集體想像與建構。

我們明明知道亡靈不存在,鋼人七瀨是虛構的。但是傳聞不斷渲染人們興奮、恐懼、焦慮的心情,加上可能哪裡發生難以解釋的事件,人們逐漸認定鋼人七瀨真實存在,使虛構終究轉化成真實。

既然想像力的怪物誕生於集體幻想,那麼要讓怪物消失在世界上就只能讓大部分的人拋棄原本相信的真實。要如何讓人們放棄原本所相信的事物呢?要跟對方說道理,還是要強制關閉人們討論的窗口?都不是,這些作為可能反而引起反效果,進一步加強信仰。

作者在〈鋼人七瀨篇〉藉由岩永的說明提出:要消除想像力的怪物只能扭轉大眾的印象,將人們從既有的真實導向另外一種真實。當「鋼人七瀨存在」是一件讓人感到有趣、願意相信的事情時,要讓鋼人七瀨消失就必須提出比這個故事更有趣但也合理、令人願意相信的另外一套說法來掩蓋,讓人們願意拋棄舊有的真實並採納新的真實。

人們追求事出有因,即使相信的事物不是正確的

人類是一種會尋求事件原因的生物,我們需要感受到世界以及自身周遭的經驗按照照某些規律運行才會感到安心。心理學指出人們有一項特質稱作認知需求(need for cognition, NFC),認知需求低的人對於事件背後的真實原因不那麼感興趣,認知需求高的人則會為了得知真實原因蒐集證據。不論是哪一種特質的人都會嘗試歸納原因以避免不確定性(avoidance of ambiguity),差別只在於接受的真相是隨意連結的還是經過仔細推理獲得的。

《虛構推理》有趣的地方就在於它藉由岩永的談吐和行動指出人們不太在意真相是現實還是虛構。雖然世界上有不少人願意為了追求事物背後的真正原因付出時間與金錢,但大多數人只要點到為止、感到滿足就好。所以在鋼人七瀨事件中,即使岩永準備的四個方案沒有一個是真的,人們還是會採納自己願意相信的說法。

岩永所做的推理不像柯南或金田一為了逼近現實,小說原作者在漫畫第六卷卷末提到他對推理的想法(括號內的文字是我自己填上的):

(推理是)針對狀況找出道理,將該有的東西擺在該出現的地方,找出秩序,或是存在著試圖重新架構秩序的意志或傾向。

就算是虛構的,將不合理、奇怪、混亂的狀況整理為合乎邏輯的形狀的這種行為(大概也就能稱作推理)。

即使在其他人眼中仍然凌亂,只要自己心中因此建立了秩序,那便能成為真實,那便是為了接近真實所做的推理。

虛構真實在網路時代集體信仰下的加成性

現實不可得在大多數的情況下沒有那麼嚴重,人們心中有各自的真實也多半不會造成什麼影響,真實的多樣性甚至可能是人們建立文明與歷史的基礎。然而,有些情況下當人們相信的真實偏離現實太多,或者當一群人和另一群人相信的真實起衝突時,問題就可能產生。例如相信並實踐「星期三沒有穿紅色衣服會被雷電打到」這樣的真實不太可能影響生活,但是如果把「防止冠狀病毒可以飲用酒精」當作真實就可能造成危險。

這些問題在現代社會進一步被放大。網路為我們帶來便利的資訊交流,卻也讓錯誤資訊更容易傳播到各個角落。除此之外,現代社會分工愈來愈精細,我們愈來愈沒有辦法辨別自身專業以外的訊息是不是正確的。在無法立即辨別資訊的真實性時,只有少部分的人會去調查相關報導或學說,大部分人則轉而信任懶人包或網路意見領導人,然而後者信任的對象不見得就會提供正確訊息。更進一步加深問題嚴重性的是有些人會故意散佈錯誤資訊,並藉此操弄群眾心理(就像鋼人七瀨事件、防疫期間的衛生紙之亂等)。

對於這些問題,《虛構推理》提供什麼樣的見解?我認為岩永以另一個虛構建立新的真實不是能解決上述問題的好方法,追根究底還是要讓人們願意相信正確的資訊以及真正的專業。不過岩永倒是提醒我們要讓人們願意相信一件事情就要讓觀眾感覺你的說法比其他來路不明的說法有說服力,並且讓他們認為接受你的說法能讓世界重新被置入可理解的運作規則中。現在我們能看到多方人士正在為此努力,例如在保持正確性的前提下用搭配圖文的簡單解說降低專業知識的理解門檻、建立事實核查團隊即時澄清錯誤訊息等。

網路社群平台的演算法形成另一個需要處理的情況。這些軟體的算則常會推估使用者的瀏覽習慣,並只在牆面上呈現和他關連性最高的資訊。社群平台的算則讓我們被動地進入同溫層,同溫層裡面的其他人想法都和自己大致一樣,異質的聲音則被隔絕在同溫層之外。這個狀況至少有兩個延伸問題:第一,人們會誤以為和自己一樣的聲音佔有多數比例並將之視為真實,進而錯估真正的形勢(例如18年底的公投);第二,無法理解或完全不採信同溫層以外的觀點,不但失去溝通的契機又加深雙方的不諒解(例如現在常見的各種世代、政治觀點分界)。

網路平台讓不同的兩群人只能從少數流進社群的言論(通常有力量進入對方社群的都是極端發言)理解對方的想法,造成人們經常無法認識對方的全貌。網路的不具實體性又讓大家認為言論不需要負責,因此在交流過程中表達過激主張。除此之外,人們還有一項糟糕的認知傾向稱作確認偏誤(confirmation bias),這是指當我們認為某個意見是正確的時候會有意無意地關注類似的觀點並忽略反對意見。這一切都會使得相信不同真實的人無法溝通,雙方最後只能走向分裂。

心理學在研究這種我群/他群(in-group/out-group)議題時雖然有提到:如果能讓人們在日常生活經驗中就有機會經常接觸到對方,並且讓他們感受到「比起相異我們更多的是相同」,人們會比較願意走向雙方都能接受的妥協點。但是我們不太可能期望網路生態會自己產生巨大的感變,但也很難指望人們會主動脫離慣性並接觸想法相左的對象。雖然確實有人正在為這方面努力,但都只是零星少數,我們大多數人還是苟且繼續晃蕩於其中。

結論

如果你把《虛構推理》當成是一部普通的推理作品大概會有點痛苦,因為他不走傳統推理作品的套路(雖然故事線上也能大致分為事件篇跟解決篇)。這部作品的看點是女主角怎麼用「高級的唬爛」說服大家相信自己的說法,我覺得對語言的力量或對於說服技巧有著墨的人,觀賞這部作品應該能激發不少觀點。從畫面來看,《虛構推理》一整季大至上都保持著不錯的品質,少數遠距離鏡頭的畫面可能有人物表情扭曲、細節不足的狀況,但都在可忽略的範圍。

在這部動畫開播前我有把漫畫追到大蛇篇結束的位置(漫畫七瀨篇和大蛇篇的順序和動畫相反),但可能是太久以前看的所以對這部作品印象不深,這次從動畫重溫後才發覺它的有趣之處(然後一不小心又收了整套漫畫〔掩面〕)。

總之,如果你覺得這是一部有趣的作品就趕快去刷一波吧。

本文《方格子》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