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政治經濟學》:新版海陸爭霸——中國「一帶一路」 vs. 美國「印太戰略」

《臺灣政治經濟學》:新版海陸爭霸——中國「一帶一路」 vs. 美國「印太戰略」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中全球海陸爭霸的形勢,對於台灣未來的發展,恐怕將比目前國內爭議中的藍綠對抗、統獨之爭等,都更為關鍵;這是台灣不得不嚴肅看待、謹慎面對的最重要課題。

文:蕭全政

新版的海陸爭霸——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與美國的「印太戰略」

2012年11月8日至14日,中共召開十八大全會;18日,中共召開十八大三中全會,「習李體制」上路。11月8日,胡錦濤在十八大全會的政治報告中,除歸納十年來已提升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到新階段,並在國內及國際上造就各種輝煌成績外,他又強調,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發展中國家的地位仍未改變,故面對未來,仍須堅持對內促進「和諧社會」、對外維持「和諧世界」的戰略方針,繼續努力以「奪取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勝利」。

然而,初接政權的習近平,在2012年11月29日參訪北京國家博物館的《復興之路》展覽時,卻提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就是中華民族近代以來最偉大的夢想」;2013年3月7日,習近平又在十二屆人大一次會議閉幕典禮時宣稱,「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就是要實現國家富強、民族振興、人民幸福」(楊順利,2015:180)。「中國夢」就是強國夢;強國夢,就需要有強軍夢的支持。因此,習近平除了巡視各軍區以提升軍方士氣外,又不斷擴編國防預算,甚至進行涉及軍事戰略及軍事組織方面的全面性改革,而希望建立一支能從事複雜聯合作戰的武力(陳世民,2019:49-93)。

另外,2013年9月,習近平訪問中亞;7日,在哈薩克首次提出中國願與中亞各國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2013年10月,習近平訪問東協國家;3日,在印尼國會發表演說,表示願與東協國家共同建設「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也倡議籌建「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AIIB),支持包括在地的開發中國家開展基礎設施建設。

2015年3月28日,中國確立了「一帶一路」的初步完整構想,而發布了《推動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願景與行動》。根據此文件,「一帶一路」的範圍貫穿歐亞非大陸,一頭是活躍的東亞經濟圈,一頭是發達的歐洲經濟圈,中間則是發展潛力巨大的腹地國家。「絲綢之路經濟帶」的路線分為三條,第一條是中國經中亞、俄羅斯至歐洲(波羅的海);第二條是中國經中亞、西亞至波斯灣、地中海;第三條是中國至東南亞、南亞、印度洋。

「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路線,則分為兩條:第一條是從中國沿海港口,經南海到印度洋,延伸到歐洲;第二條則是從中國沿海港口,經南海而到南太平洋(關鍵評論網,2015)。

中國「一帶一路」路線圖
圖表製作:關鍵評論網 Loso

「一帶一路」沿線所連結的國家有65個之多;中國強調,將以「五通」而強化他們相互之間的合作。此「五通」包括五項策略,即政策溝通、設施聯通、貿易暢通、資金融通、民心相通;這些「五通」措施,從軟體到硬體,從金融、發展到貿易,從政府到民間各個領域,顯然將非常有利於這些國家之間的跨領域整合。這些國家之間,特別是以中國為軸心,其相互多元的交流和合作,將非常有助於以中國為中心的共同體的形成(蔡政修,2019:11-19)。

這「一帶一路倡議」的五條路線與「五通」策略措施,可以說,是其最稱關鍵的骨幹網絡。前面提過,美國在亞太的「扇形佈局」結構,是結合APEC的經濟合作、威權政治民主化及由五根扇骨分開卻由美國統一控制的軍事安全條約而形成;同樣的,中國透過五條路線的直向掌控,加上五項策略網絡的橫向連結,而穿透並整合整個歐亞大陸,建構以中國為中心的共同體。這個共同體的未來結構,看起來要比美國所掌控的「扇形佈局」更為密實、嚴謹。

另方面,杭亭頓(Samuel P. Huntington)在其「文明衝突論」(the clash of civilizations)中,強調冷戰終結之後的「當代衝突,不管是團體與團體之間或國家與國家之間,都將依各個文明的文化性斷層線而展開。其次,在以意識形態為特色的階段結束之前,人類社會的主要衝突,其實都發生於西方文明之中,也就是所謂的『西方的內戰』(”Western civil war”);但是,今後以文明差異為根源的衝突,卻將發生在西方與非西方的文明之間和各種非西方的文明之中。換言之,在新的時代,非西方文明下的人們與政府,將不再只是消極的歷史標的(object of history)而任西方宰制,還將積極的加入西方世界,共同推動歷史、形塑歷史。在全球大致上可以分成七到八種文明之中,西方文明最應留意的是回教文明與儒家文明,尤其是兩者之間的結合」(Huntington, 1996:169;蕭全政,2004:22)。

杭亭頓對西方文明的警告,卻變成是對中國的啟發,而且具體表現於「一帶一路」的佈局上,特別是跟回教文明的結合,當然也包括其他非西洋文明。在「絲綢之路經濟帶」的三條路線中,第一條路線的經中亞,第二條路線的經中亞、西亞至波斯灣,第三條路線的至東南亞、南亞;很明顯的,都表示是儒家文明在結合回教文明,特別是第二條路線。另外,在「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路線上,很明顯的,也是為連結「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RCEP)中的絕大部分成員國家,如東協各國、澳洲、紐西蘭及印度等,而進行的特殊安排,因為RCEP的16個成員,就是包括東協10國,加上中國、日本、韓國、澳洲、紐西蘭,和印度;另外,比較有趣的是,「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讓一個典型陸權國家的中國,像超級霸權的美國一樣,可以自由穿梭於太平洋、印度洋和大西洋之間。

「一帶一路」的佈局,顯然給予習近平非常大的自信,因此,在發布「一帶一路」的願景與行動構想的同一天,也就是2015年3月28日當天,習近平在「博鰲亞洲論壇」的開幕演講中,也強調「一帶一路」旨在「通過邁向亞洲命運共同體,推動建設人類命運共同體」(蔡正修,2019:18);2017年11月,在中國共產黨與世界政黨高層對話的開幕式上,習近平甚至直接提到,「『一帶一路』倡議的目的,是要實踐人類命運共同體,希望世界和平繁榮發展」(謝志淵,2018:72)。習近平的語氣,顯然帶有世界霸主的口吻。

雖然這65個國家還不包括任何一個歐洲或亞洲的先進工業化國家,但在「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IIB)的推動中,習近平積極邀請這些先進工業化國家的參與;其中,德、英、法、義,都表態將適時參與。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似乎已完全涵蓋歐亞非三個大陸,而且因而與麥金德的「世界島」重疊。從亞洲命運共同體到歐亞命運共同體,再到以「人類命運共同體」為名,而與海權霸主的美國爭勝,很明顯的已經上路。

2015年5月9日,中國發表《中國製造2025》(Madein China 2025), 揭示10年內從「製造大國」邁向「製造強國」的行動綱領。在「十三五」規劃中,《中國製造2025》也是中國推進創新發展的重要戰略方針,而與「一帶一路」的開放發展目標相輔相成,共同具有促進產業結構調整和優化貿易結構的目的。

2017年5月14日至15日,北京舉行首次「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共有130多國和70多個國際組織的代表參與,川普也派人參與,而且表示美國準備參與「一帶一路」項目,並提供最有價值的商品和服務;6月,川普告訴楊潔篪,美國願意和中國在「一帶一路」有關項目上進行合作(韋宗友,2018:63)。

然而,2017年5月,艾利森(Graham T. Allison)出版《注定一戰?中美能否避免修昔底德陷阱》(DESTINED FOR WAR: Can America and China Escape Thucydides’ Trap?) 一書;書中特別強調,Thucydides在2500年前出版《伯羅奔尼撒戰爭史》(The History of the Peloponnesian War),分析雅典的強勢崛起引起強權斯巴達心中的畏懼,終而引發兩國的戰爭,導致雅典的滅亡。艾利森用此例以引申問到,當前美中之間的霸權競爭,是否註定必然要有一場戰爭?該書又整理了500年來16組「既存強權 vs. 崛起強權」對抗的案例;其中,有12組最後都以戰爭收場,即落入艾利森所創的「修昔底德陷阱」之中。艾利森還特別將其書名的主標題和副標題,就直接以每個字母均大寫的方式呈現,包括一向小寫的介系詞也不例外,這似乎就在嚴重警告中美兩國及全世界(Allison, 2017)。

艾利森的書顯然具有相當立即而且普遍的影響。2017年7月之後,川普政府開始從地緣政治和地緣經濟的角度,重新審視「一帶一路倡議」;美國戰略界也重新評估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最後的主要結論,包括下列六項:

  1. 美國認為,該倡議是中國版的「馬歇爾計畫」(the Marshall Plan),也反映習近平「中國夢」的全球形象,而不僅是市場營銷戰略,也是謀求中國經濟支配地位的藍圖。其中的「五通」策略,構成一個以中國為中心的區域一體化藍圖;這一倡議,不僅是中國對緊迫的內外經濟和戰略挑戰的回應,也是一個致力於未來數十年之內,將中國變成區域內無可爭議主導國家的藍圖,是中國的大戰略。
  2. 該倡議雖可能為沿線國家帶來發展機遇,但其不透明簽約模式與工程都委由中國包辦的方式,卻可能讓很多國家背上沉重債務,滑入「債務陷阱」(debt trap)之中。
  3. 美國擔心歐亞大陸心臟地帶出現一個以中國為中心的權力堡壘;而防止在該地區出現一個競爭性的權力中心,一直是美國二戰結束以來不變的國家戰略目標。若該倡議順利實施,歐亞大陸將成為一個諸多威權主義政權盤據的一體化及互聯互通的大陸,其規則和規範反映了中國的價值和利益取向,成為一個在某種程度上不受美國海權影響的大陸堡壘。
  4. 美國擔心在印太地區會出現美中之間的經貿發展模式之爭。
  5. 美國擔心中國正在美國主導的金融制度之外,另起爐灶,而重新設立與國際貨幣基金會、世界銀行,及亞洲開發銀行等相互競爭的機構。
  6. 美國擔心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在美國與歐亞盟國之間造成裂痕(韋宗友,2018:65-67)。

因此,自2017年10月,川普政府亦開始逐步推動其「印太戰略」(Indo-Pacific Strategy)的發展;基本上,它是在強調以美國、日本、澳大利亞及印度為主軸,強化兩洋戰略安全網,以圍堵中國的「一帶一路」範圍。其目的,是要「將西太平洋連結到南亞及中東地區,擴大對中共的戰略圍堵,強化形成兩洋相連的『印太戰略弧(Indo-Pacific Strategic Arc)』,並試圖與中東及非洲地區美國盟邦與友美影響力相聯結,增加抗衡中共的戰略籌碼和地理縱深」(謝志淵,2018:73);基於位處敏感的戰略地位,台灣面對中國的強烈外交打壓和不斷的對內滲透,另方面,卻也得到美國的軍售,和「台灣旅行法」(Taiwan Travel Act)、「國防授權法」(National Defense Authorization Act)等方面的待遇改善。

2018年3月,以關稅調整為內容的中美貿易戰開打,從而在起起落落中逐漸提升到科技戰與貨幣戰;但從地緣政治和地緣經濟的長期歷史角度看,這根本就是海權霸主和陸權霸主之間的全球海陸爭霸戰。2020年2月20日,美國國防部副助理部長施燦德(Chad Sbragia)在國會有關「中國軍力投射和美國的國家利益」之聽證會上表示,「美國必須藉由研發新型武器、加強和盟邦的關係與提升五角大廈本身的效率,準備好與中國之間一場可能的軍事衝突。他認為,台灣、南海、釣魚台列嶼及朝鮮半島,將是美、中爆發一場直接衝突的主要引爆點……他並強調,當中國有一幅野心勃勃的軍事藍圖,包括建立更多的海外軍事基地、必要時武統台灣,與建立更密切的海外投資、貿易及軍事連結在內時,一場美中的武裝衝突幾乎勢不可免」(自由時報,2020年2月20日,版A10)。美國國防部副助理部長施燦德,毫無疑問的,已經將美中全球海陸爭霸的形勢,做了非常簡單卻明白的實際說明。

當然,這個全球海陸爭霸的形勢,對於台灣未來的發展,恐怕將比目前國內爭議中的藍綠對抗、統獨之爭等,都更為關鍵;這是台灣不得不嚴肅看待、謹慎面對的最重要課題。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臺灣政治經濟學:如何面對全球化與中美海陸爭霸的衝擊?》,時報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蕭全政

全球化帶來金融海嘯與歐債危機,
但也促成中國的快速崛起。
當中國「一帶一路倡議」,喚醒美國的「印太戰略」,
一場中美的海陸爭霸已經開始,而台灣將如何自處?

政治經濟學除了主流社會科學傳統所強調的社會科學理論外,又隱含了行為者特定的生命哲學(人生觀),及歷史變動哲學(歷史觀),根本不可能「放諸四海」皆準。

台大政治系教授、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華頓學院博士蕭全政,以多年研究獨到的「腦袋世界」與「腳跟天下」觀點,為台灣政治經濟的生計、生活、生存及生命提供精闢的解析:

  • 知識性政治經濟學 vs. 智慧性政治經濟學
  • 實存的生存發展 vs. 結構化的機會與限制
  • 政治上的利益 vs. 經濟上的利益
  • 菁英主義的權力觀 vs.多元主義的權力觀
  • 國家重商主義 vs. 國家新重商主義
  • 新自由主義的全球化潮流 vs. 退出多邊主義的反全球化潮流

在這種種的激盪下,台灣的行政體系、組織改造、地方權限、文官體制,如何重新反思,以因應亞太地區的海陸爭霸及美中衝突,都將比國內的藍綠對抗、統獨之爭,更加嚴肅,更不得不謹慎對待。

getImage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




面對人生五大課題,如何超越自我?用體能訓練的心態為自己展開超越之路

面對人生五大課題,如何超越自我?用體能訓練的心態為自己展開超越之路
Photo Credit:中國人壽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45秒精彩翻滾,來自19年的苦練,翻滾男孩李智凱,因著奧運銀牌,成為台灣人心中的鞍馬王子。這19年間,除了教練、防護員,他還有一位重要神隊友—妻子,他在求婚貼文裡這麼感謝她:「不論是遇到挫折、失敗與失落,或者訓練受傷伴我走出谷底,她是我努力不懈奮鬥的動力來源。」我們的人生不在奧運場上,而是在人生GYM裡,不妨師法鞍馬王子,把「對的人」留在身邊,一起練生命裡的五大課題。

關關難過關關過,我們需要學習如何鍛鍊自我、更自信面對困難。就像李智凱的幽默態度:「遇到瓶頸算什麼?你還有瓶身跟瓶蓋要過,才能度過這個難關。」鍛鍊自我的過程中不可能永遠順利,但我們可以持續努力!以下列舉生命五大課題中常見的問題情境與自我訓練方法,陪伴大家在人生GYM中的訓練更順利:

工作課題:接受挑戰是最好的自我訓練,彼此陪練成果大於單打獨鬥

工作難題千奇百怪,也許你已經在一間不錯的公司,卻對自己日復一日的工作內容感到茫然?又或者面臨重重的考驗,付出全力卻達不到夠好的表現?工作,如同運動訓練,心態是關鍵決勝點,「即使可能失敗,也要用盡全力」世界球后戴資穎教我們選擇接受挑戰,以對得起自己的工作態度,對自己負責。

當你遇到人生好難、吃苦當吃補時,不妨試著對著鏡子擺出超人姿勢,提醒自己是有能力、有價值的人,以「做就對了」的良好工作態度持續努力。因為即使當下不受肯定,做好自己的工作,就是為自己的未來找到更好的舞台,為超越自己做前置準備;擁有神隊友,也是不可或缺的,一起努力的夥伴,互相陪練、交流成長,絕對會比單打獨鬥更能達成理想目標。

人際關係課題:基本訓練是「尊重」,進階訓練是「找到對的夥伴」

在與人相處上,我們常因過於在乎,而把對方看得太重,甚至期待對方以同等態度回應,一旦期待落空,心中的不平衡感就會出現,甚至產生自我否定與懷疑,這樣的心態很容易讓關係變質,走向怨懟,甚至破局收場。

與人相處首先訓練「尊重」。要尊重自己、知道自己值得被愛,而不是只有無止境的付出才能得到對方的愛;再來尊重每個人都是獨立個體,不強加自己的喜好與期待在別人身上,保持讓彼此舒服的空間,才是平衡關係的第一步。

此外,就像職業運動選手需要優秀的陪練員,請花些時間為自己尋找一起陪練人生的好夥伴。美國知名企業家Jim Rohn曾提出「五人平均值」理論,意思是你的人生樣貌,會是你最親近的五個人的平均,他們的性格、生活習慣多多少少潛移默化著你的人生。請訓練自己將對的人留在身邊、不對的人早日放下,互相帶領彼此進步。

家庭課題:培養同理心,創造空間,陪伴彼此一生

家人關係像一支球隊,當每位成員在最適合自己的位置、彼此付出時,才能讓家庭的能量發揮到最大。但若強加期待於家人,忘卻同理心,則會適得其反,就像父母常向子女要求:「你應該要努力成為頂尖」,卻對子女的優點視而不見;子女則常覺得「爸媽都不了解我」,卻忽略他們也在學習如何當父母。

和諧的家庭關係,來自培養「同理心」,請試著放下期待、好好聆聽、避免情緒勒索。當你放下期待時,不滿的情緒會消失,聆聽才有機會發生,這也是為彼此創造空間,找到對彼此都好的相處模式。家人是一輩子的連結,不是一輩子的壓力,就用空間來保護最親密的家人吧,讓彼此擁有生活的餘裕。

心理健康課題:練習接住負面情緒、珍惜陪伴能量

運動不可能只有勝利,更多的是面臨失敗的時刻,人生也是。當不如意發生時,隨之而來的負面情緒會讓人失去希望和前進的動力,如何面對它?除了不閃躲的勇氣,我們首先要做的是「接納」。

產生負面情緒是再自然也不過的事,就連球后小戴都承認:「我也不是無時無刻都滿滿的正能量,但正面的想法確實可以幫助自己更好。」在正能量被負面情緒打擊之時,請先允許自己接住情緒,不自責、不批判、沒有好壞對錯。

再來,為自己做點深呼吸,爭取機會讓正能量反彈向上。同時,擁有健康的支持系統也是必要的,請好好珍惜身邊的陪伴關係,它能幫助你走得更遠。

身體健康課題:找到好的人生夥伴一起前行,堅持訓練計畫

嘗試各種訓練的你,自然不會忽略生理健康訓練,「好好過生活」這簡單的五個字,需要有計劃地落實。每日進行體能訓練、攝取均衡營養、充足睡眠,我們自然能擁有健康多一點。同時別忘了More Fun Together,為自己找到志同道合的夥伴,帶領我們看見更好的自己。

不論你現在面臨哪一種人生練習題,請相信自己不是孤單地面對訓練,因為在人生GYM的這條路上,你會遇見好夥伴,彼此分享正能量,也有中國人壽提供完整保障、全力守護,讓你沒有後顧之憂地專注訓練、超越自我朝夢想勇敢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