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讓「呼吸治療」的專業被看見:臨床負荷大,卻有近半治療師無法進入醫療體系

疫情讓「呼吸治療」的專業被看見:臨床負荷大,卻有近半治療師無法進入醫療體系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醫護人員都希望能讓病患獲得高品質的醫療照護,醫院若不斷要求呼吸治療師的臨床照護品質,就應提供相對合適的人力編制。開設更多職缺、聘請更多呼吸治療師,完備人力配置。

文:Handy

截至5月27日為止,「COVID-19」(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疾病,簡稱武漢肺炎)在國內已經連續45天無本土病例,顯示台灣疫情已經逐漸趨緩。新冠病毒屬於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冠狀病毒(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 2, SARS-CoV 2),重症患者需要透過呼吸器治療維持穩定呼吸。而擁有專業呼吸治療知識的呼吸治療師(Respiratory therapist, RT),需要隨時掌握病患情況並且調整呼吸器,以穩定患者病情。

呼吸治療師職責範圍相當廣泛,主要協助調整呼吸器,確保病患呼吸順暢。其他包含氧氣治療、特殊氣體治療、機械通氣治療、藥物吸入治療、動脈血液氣體分析、呼吸治療設備狀況及問題排除、胸腔物理治療、肺部復健運動等多項呼吸治療專業工作。最終的目的,就是希望病人能夠及早脫離呼吸器,恢復一切呼吸功能,順利康復。

人員編制符合評鑑,臨床現場卻難以負荷

呼吸治療師在台灣醫療體系存在約30年,卻因為專業能見度不足,長期以來遭到忽視。一般民眾也對呼吸治療師一知半解,甚至沒有聽過這項職業。

此次疫情讓呼吸治療師被大眾看見,除了更加重視呼吸治療專業,也讓呼吸治療師在醫療體系內遇到的困境,逐漸浮上檯面。

由於目前醫院評鑑條文,明確規範應在各類型病房,配置不同人數的呼吸治療師:

  • 亞急性呼吸照護病房:每10床應有一名呼吸治療師以上。
  • 慢性呼吸照護病房:每30床應有一名呼吸治療師以上。
  • 加護病房:每15床應有一名呼吸治療師以上。
  • 醫院收治使用呼吸器之病人,應有呼吸治療師提供24小時服務。

雖然條文有規定醫病比,然醫院經營者考量到人力成本的問題,通常都會以評鑑規範的數量為最低標準,去聘請呼吸治療師。然而,許多醫院雖然符合評鑑規定,人力編制卻遠遠不足以應付臨床病患情況。

舉例來說,一家醫院有90張加護病床,根據評鑑需要有六名呼吸治療師以上。整間醫院有超過六名呼吸治療師雖然符合規範,但卻沒有考慮到排班以及休假的問題。

假設這六名呼吸治療師每天有一人可以休假,又加上需要有白天、小夜、大夜的「三班制」排班以提供病患24小時照護,最後的結果可能會是白班三人、小夜班一人、大夜班一人、休假一人,將導致夜班人力嚴重不足,同時也讓呼吸治療師工作負荷量過大。

Depositphotos_6530010_original2
Image Credit: Depositphotots
三班制人員偏重白班,夜班需獨當一面

因為需要提供病患全天候24小時照護,呼吸治療師排班依照三班制進行。大多數醫院會在白班安排較多人員,導致夜班經常由一位呼吸治療師照護全院病患。在僅有一名呼吸治療師的情況下,工作範圍只能顧及到急重症患者,以及有突發狀況的病患,經常忽略其餘患者的醫療照護。

筆者的母親在桃園地區性醫院擔任呼吸治療師,因為三班制輪班經常要調時差的緣故,她自行選擇包下大夜班。一個月之中約一半時間左右上大夜班,擁有相較固定的生理時鐘。輪值大夜的呼吸治療師只有她一人,需要獨當一面照顧所有病患;即便工作內容較白班少,同時也有忽略輕症病人的可能,卻依舊承載過大的負荷量。

近半數合格呼吸治療師,人力飽和無法進入醫療體系

上述提及因評鑑制度明確規範呼吸治療師人力配置,部分醫院因成本考量,僅應聘最低標準的人數。然而此舉讓院內的呼吸治療師擁有大量的業務範圍,難以維護每位病患的醫療品質。

根據「中華民國呼吸治療師公會全國聯合會」2019年的資料統計,目前約有4000人擁有合格的呼吸治療師執照,其中登記執業人數2200多人,1700多人未擔任呼吸治療師,約43%。每年約有150位學生從大專院校呼吸治療學系畢業,就業人員來源充足,卻有許多畢業生遲遲無法找到工作。

原因就在於醫院聘用最精簡的人數,導致院內人力飽和,致使現今超過四成呼吸治療師無法進入醫療體系。但醫院內的呼吸治療師卻又負荷過大,造成現行勞動環境嚴重失衡,進而影響對患者的照護水平。

修改評鑑條文規範,減輕工作負擔、提高照護品質

想要從根本解決人力編制不足以及工作量過大的困境,最快速的方法還是修改評鑑條文。除了不能將三班制人力混為一談,也要顧及到排班與休假會減少人力的情形。

另外,各家醫院的呼吸治療師職責範圍也不盡相同,不應以同樣標準進行規範。現行階段期望能將呼吸治療師人力大幅增加,提升至兩倍以上,並且針對不同業務執行範圍增修評鑑條文,同時也要顧及到三班編制,更加重視夜班的人力配額。

醫護人員都希望能讓病患獲得高品質的醫療照護,醫院若不斷要求呼吸治療師的臨床照護品質,就應提供相對合適的人力編制。開設更多職缺、聘請更多呼吸治療師,完備人力配置。讓現行工作量負荷過大的呼吸治療師能減輕負擔與心理壓力,同時也能更重視每位患者的醫療水平。

不僅有急重症患者需要呼吸治療師的專業醫療照護,也可替輕症患者定期檢查,達到提升全院病患照護品質的最終目標。

筆者期許,母親任職的醫院能配置更多人力,讓值勤大夜班的她能夠減輕負擔。如果在深夜同時有兩名患者病情嚴重加劇,可能會面臨分身乏術的情況,也無法提供給病患最直接的治療、最有效的照護,對醫護人員與病人都是極大的心理壓力。也希望各家醫院未來能更加重視呼吸治療師的職場環境與權益,提高他們的專業能見度。讓大眾認識這些在背後默默守護國人呼吸系統的醫護人員──呼吸治療師。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