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熊一蘋:台灣搖滾樂能在戒嚴時期發展,想像起來很不合理啊

專訪熊一蘋:台灣搖滾樂能在戒嚴時期發展,想像起來很不合理啊
Photo Credit: Readmo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的搖滾樂》講的不是搖滾樂的曲式特色發展歷史,而是在講:「搖滾樂」為什麼會變成「我們」心目刻板印象的那種模樣。

文:犁客

「那個其實是Google到《桃色蛋白質》,」熊一蘋說,「金祖齡上節目,找余光和陶大偉,然後就瞎聊。」

《桃色蛋白質》是台灣有線頻道從前製播的一個節目,對台灣廣播歷史有點熟的話應該聽過余光、對台灣電視及電影歷史有點熟的話應該認識陶大偉;不過,得對台灣的搖滾音樂發展過程略知一二,比較可能知道金祖齡是何許人物。

倘若這幾個人你都聽過,那就該讀讀熊一蘋的《我們的搖滾樂》;倘若這幾個人你都沒聽過,那就更沒理由不讀《我們的搖滾樂》——因為這本書從書名看來在講搖滾樂,其實在講1950到1980年代的台灣,書名裡的「我們」指的不是玩搖滾樂的人,而是推廣搖滾樂、抗拒搖滾樂、熱愛搖滾樂或者把搖滾樂視敗壞代名詞惡魔進行曲的人。

《我們的搖滾樂》講的不是搖滾樂的曲式特色發展歷史,而是在講:「搖滾樂」為什麼會變成「我們」心目刻板印象的那種模樣。

而這也就牽扯到:我們以為「什麼」是「搖滾樂」?

想像起來很不合理啊

「先前就聽周杰倫啊,最接近『樂團』的大概是『F. I. R.』吧;」熊一蘋說,「後來才聽到『1976』,突然就真的有種宇宙爆炸的感覺。」

熊一蘋開始聽樂團、跑live house、演唱會和音樂祭,碩士論文也想以台灣的地下樂團為主題。「結果那時我才現找不到『台灣樂團史』或者『搖滾史』之類的概論;」熊一蘋說,「有講『熱門音樂』的,也有講『民歌時期』的,但似乎就各自一塊一塊的,彼此沒有關係。」

在《我們的搖滾樂》第一章裡,熊一蘋開宗明義地說表示:台灣人從搖滾樂誕生的時候就開始聽搖滾樂了。這表示要談這事的時間得拉到1950年代,也表示那時的「搖滾樂」還不一定是我們現在認知的「搖滾樂」,它同時代表了當時的西洋流行音樂,以及二次世界大戰之後某種「更新、更好、更進步」的酷形象。

但那不是當年一心維持穩定、希望「生聚教訓、反攻大陸」的國民黨政府樂見的東西,尤其是六零年代之後,以美國為主的搖滾樂發展與嬉皮、反戰文化的緊密連結。「中國到八零年代改革開放之後,中國的搖滾樂才開始發展;」熊一蘋說,「台灣搖滾樂能在戒嚴時期發展,想像起來很不合理啊。」

五、六零年代的台灣能夠有這類音樂萌發的空間得有幾個條件:首批聽眾必須有能力有機會聽到國外電台廣播、想玩音樂或公開表演的人得要有夠力的「關係」與公權力角力——是的,熊一蘋提到,台灣初代的搖滾樂愛好者及表演者,有極大的比例不是受壓迫想反抗的本省族群,而是接近既得利益階級的外省青少年。

這樣的群體乍聽之下似乎與搖滾樂「反抗」、「躁動」、「底層」或「顛覆」等特色格格不入,與現在地下樂團常有的刻板印象也截然不同;但在《我們的搖滾樂》中,熊一蘋提出了精準的觀察,在他仔細查考的論述當中,以「搖滾」為名的「西洋熱門音樂」,開始顯出不同階段被商家、媒體、愛好者及批評者賦予的不同名號,不同面貌。

我變得很擅長操作影印機

既然先前沒有類似的概論資料,熊一蘋就必須在資料查找上頭投注大量時間。

「最直接是找音樂雜誌,不過裡頭的報導大多是音樂人的生活和見聞之類,可以參考的不多。」熊一蘋說,「另外是報紙的藝文版、線上資料庫,地毯式地找,看到一個什麼人提到什麼事,就去找同時期相關的東西,或者讀資料時讀到其他報導裡也提過的事,就把兩個連起來。」

台大圖書館和國家圖書館都是熊一蘋常去找資料的場所,「印下來資料用實體的資料夾整理,有時得把整本音樂傳記都影印下來。」熊一蘋笑道,「論文寫完之後,我變得很擅長操作影印機。」

網際網路提供其他方面的協助,「例如Google到一些部落格文章提到音樂人軼事,就記下來之後再找其他資料交叉比對;」熊一蘋說,「還有訪問音樂人的節目影片,那類節目裡就常會提到很多文獻裡頭沒講的東西,然後再去查有沒有可以佐證的紀錄。論文裡會講查證的過程,如果查出來的東西有出入,我會列出來然後說明我認為哪個正確的原因。」

無論是實體文獻還是數位資料,檢索連結都沒有捷徑,從《我們的搖滾樂》裡可以讀出熊一蘋的用心及仔細,那些過去時代發生的故事,有時鮮活得彷彿熊一蘋真的找到當事人訪問過了,例如提到警察去查緝樂團表演,其實真正的原因是父子吵架。「像節目錄影那種零散的訪談其實很多,」熊一蘋說,「我自己沒做訪談、光是整理那些,就把論文寫完了。」

把過去變成通往現在的框架

《我們的搖滾樂》是熊一蘋將碩士論文改寫版本,更適合大眾閱讀,不但梳理了20世紀五零年代到八零年代,西洋流行音樂如何進入台灣、如何改變台灣的閱聽群眾及如何被台灣改變之外,也呈現了政治氛圍的演進,以及社會環境的變化。有些大家根本沒想過與流行音樂有關的單位——例如「皇冠」出版社——其實在這個過程裡扮演過重要角色,有些人物——例如近年在中國發展的陶喆、他早年以製作兒童節目著名的父親陶大偉,以及他擔任過「台灣省政府警務處處長」的祖父陶一珊——則呈現出流行音樂與個人、家族、政治局勢等等密不可分、相互影響的連結。

「論文主要寫到八零年代,也有想過可以繼續往下查資料,」熊一蘋說,「不過我總覺得這類東西有比我更有資格寫的人,輪不到我寫才對。」


猜你喜歡


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生活,就用科技來實現吧——你需要的健康照護服務,現正上線中

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生活,就用科技來實現吧——你需要的健康照護服務,現正上線中
photo credit:先進醫資AdvMed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後疫情時代,零接觸服務的需求,使得智慧科技的角色愈發重要,智慧城鄉計畫與先進醫資共同推動人工智慧影像辨識技術,擴大既有的共照雲服務,協助民眾獲知疫情訊息,為民眾建立個人自主健康照護服務。

在科技不斷進步的過程中,許多過去不存在的工具,到今日已成為現實。2008年「智慧地球」的概念出現後,全球便開始推動智慧城市的發展。臺灣向來以科技之島自居,自然也不例外。在政府多年來力求數位轉型的政策下,臺灣進入了「智慧城鄉」的時代;所謂智慧城鄉,是運用大數據、物聯網、AI人工智慧等科技,串連市民、產業與地方,以創新的方式讓彼此有效溝通,並針對地方的特色和需求提供客製化服務,進而改善人民的生活品質。

把問題當作燃料,用科技強化服務力

然而,城鄉發展必然會有不均的問題,藉由科技介入、釐清現實痛點的立意雖良善,卻也無法忽視城鄉間的數位落差。在偏鄉地區因為人口流失、高齡化、科技產品使用率較城市低,數位化的腳步自然較為緩慢,向來是各項服務設施鞭長莫及之處。

先進醫資從2018年開始,在經濟部工業局「普及智慧城鄉生活應用計畫」的支持下,在高雄、屏東與澎湖發展「雄健康打造智慧樂活社區共照應用服務」(以下簡稱「雄健康」)。當時總經理黃兆聖就非常清楚,首先要解決的就是資源不足、人力不足、缺乏回饋三大問題,而數位化、智慧科技等創新力量,正好可以有效的連結偏鄉生活需求與痛點,讓在地化、客製化的服務與設施,全面提升民眾的醫療照護品質。

用最體貼的科技,讓照護範圍沒有邊界

「雄健康」計畫的目標,是在衛生所、醫療院所、長照據點、社區活動中心及商業通路等多元化的據點,設立「智慧健康照護站」,提供血壓機、血氧機、血糖機等生理量測設備的整合服務,同時還支援多種身分識別登入、數據隨身、遠距諮詢、銀髮族健康管理量表等功能,讓市民可以依自己習慣的生活圈,就近接受基礎的照護服務,並且養成定期自主量測的習慣。這些健康紀錄將會上傳雲端、整合數據,不只可以將結果傳送給自己作為提醒,在民眾實際就診時,也能成為醫生評斷的參考,協助醫護人員及早發現異常或是調整用藥,大幅降低醫療資源及人力不足的問題。

同樣對提升醫療資源與人力應用效率有幫助的還包括「雄健康」計畫中的客服機器人腳本。這個功能是針對不同客戶需求,開發多達50種服務的腳本客服機器人,用來即時解決民眾常見的健康問題。只要民眾對自己的健康狀況有疑慮,就可以詢問線上客服機器人,並獲得最初步的協助。最重要的是,這個客服機器人以國人常用的社交軟體LINE作為平台。有鑒於LINE的普及率高,使用者無需重新下載及適應新軟體,對年長者來說更是友善,使用意願便明顯提高,如此一來,為民眾所建立的個人自主健康照護服務,就這樣一步一步地建立起來了。

立基於「雄健康」在高屏地區和澎湖的發展十分順利,2021年開始便積極與臺南、臺中、高雄、屏東、金門地方政府合作,務求達到更深入、體貼的服務,發展出獨特的「健康共照雲」系統。

靈活因應疫情變化,滾動式修正共照雲服務

原本是為了打造數位醫療照護服務而發展的共照雲,參考了「雄健康」所建立的數位化照護服務內容,同樣使用LINE作為平台,目標同樣是為了解決偏鄉資源和人力不足的問題。沒想到今年五月,在傳染力更為強大的Omicron變異株的肆虐下,疫情擴散迅速,臺南市共照雲的發展也臨危受命,在短短五天之內將服務上線,主要協助民眾獲知疫情訊息、確認自身狀況,另外也提供下載居家隔離單、施打疫苗、申請補助等服務內容。在疫情猛烈的攻勢下,共照雲成為市府、醫療院所與民眾溝通、解惑的最佳橋樑,甚至做到AI快篩辨識服務,協助許多臺南偏鄉地區的民眾不需冒險接觸人群,線上就可以判斷是否確診,後續再由醫療人員介入協助,減少很多不必要的擔心和移動。

DSC_8777
photo credit:智慧城鄉計畫
臺南市衛生局長許以霖與先進醫資總經理黃兆聖。

同時,客服機器人,也在疫情期間提供了最佳輔助。在衛生局、先進醫資和醫療院所的共同努力之下,不斷地優化、精進客服機器人腳本。無論市民為確診者、居隔者、密切接觸者⋯⋯盡可能讓每一個人都能在機器人的服務中,找到問題的解答。臺南市衛生局長許以霖表示:「對抗疫情,臺南市的目標很明確,就是要讓就診人數維持在醫療量能之下。客服機器人的出現,減輕了醫護人員疲於接電話、回答民眾問題的瑣碎流程,更能專心在照顧中、重症患者,在疫情大爆發期間不至於崩潰,如此才能真正守住所有市民的健康。」

當然,疫情是一時的,市民的健康才是長久的,「健康共照雲」的目標,是希望可以透過民眾健康紀錄的數據化,成為日常自主照護的重要幫手。下一步,先進醫資希望能跨縣市留存健康資料,成為全國性的第一線照護服務。而這些數據,都將成為中央和地方政府參考的基準,以便未來做到精準打造各縣市的特色照護服務。

以人為本,發展城鄉均好的未來

在2025年即將邁入超高齡社會的前提下,如何幫助國人健康、安心地迎向老年,已是國家與全民必須面對的重大課題。與此同時,臺灣也是一個充滿創新能量、技術發展快速的地方,所以過去所面臨的困難,今日已可以透過科技來解決。

「智慧城鄉計畫」從2018年起,持續針對地方需求,鼓勵業者提出新興解決方案,在推動健康領域方面,不僅是智慧照護,包含遠距醫療、健康量測、智慧運動以及登革熱防治等,都秉持著以人為本的初心,以科技的力量來照顧臺灣這片土地上的每一個人,透過政府和企業攜手合作,協助地方數位轉型,並降低城鄉之間的落差,共同建立一個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未來。

經濟部工業局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