籌辦千人智財論壇讓我發現這些不足之處,可能限制台灣舉辦國際會議的規模

籌辦千人智財論壇讓我發現這些不足之處,可能限制台灣舉辦國際會議的規模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在律師執業過程中,幸而有機會參加一些與法律專業有關的國際民間組織及出席國際會議,也企盼這些國際會議有機會在台灣舉辦,讓這些外國專業人士能來台灣這塊土地,了解台灣的文化。去年這個希望終於達成。

文:何愛文律師

近期因新冠病毒在國際蔓延,使得我國未能參與世界衛生組織(WHO)之爭議引起眾多關注與討論。在律師執業過程中,幸而有機會參加一些與法律專業有關的國際民間組織及出席國際會議,進而爭取到於2019年在台灣舉辦近1800人參與的大型國際會議並圓滿完成,謹此分享一些個人參與國際民間專業組織及籌辦大型國際會議的經驗與觀察。

初體驗

第一次參與國際專業組織之會議,是剛當律師第二年。

初出茅廬的我,台大法研所剛畢業,加入以辦理國際商務案件為主的大型事務所。那年IPBA(Inter-Pacific Bar Association;泛太平洋律師協會)在新加坡舉行,通常資淺律師較少有機會出國參加國際會議。但那年原先已報名出席的一位合夥律師臨時有緊急案件要處理無法出國,為避免浪費報名費,很幸運地被指派參加,於是開啟了人生第一次出席國際會議用英文和各國律師交流,以及第一次參加大型國際會議社交餐會的經驗。

不知是否過於緊張,出國前原本只是有點小感冒,下了飛機喉嚨開始有點沙啞,到第二天開會時幾乎完全失聲。還好同行的前輩律師十分照顧,不但提供感冒特效藥,還介紹她許多各國律師好友,或許是心情較放鬆,第三天終於恢復聲音,也順利完成我的國際會議初體驗。

一回生二回熟

有了第一次經驗,之後對於參加國際會議逐漸駕輕就熟,陸續參加了「國際律師協會」(International Bar Association;lBA)丶「國際商標協會」(International Trademark Association;lNTA)丶「國際智慧財產權協會」(AIPPI)及「亞洲專利代理人協會」(ASIAN PATENT ATTORNEYS ASSOCIATION;APAA)等國際民間專業組織。

IBA和IPBA屬於綜合領域的協會,出席的律師涵蓋各種專業領域,討論的議題也較全面性,可能包括企業併購、競爭法、跨境爭端解決、銀行保險法、環境法及人權法等。隨著執業的領域逐漸較偏重在智慧財產權方面,參加的國際組織也以逐漸以INTA、AIPPI和APAA為主。這些國際專業組織提供各國律師及智財權專業人士間執業經驗及業務交流之機會,透過參加這些國際組織和會議,除了遊歷許多國家,也和許多國家的律師交換意見,了解各國的經濟丶文化及法律制度發展,和有些外國律師因多年開會每年見面也結為好友。

這些國際專業組織,開會型態各不相同,通常白天是舉辦各項學術及實務研討會,討論當時國際間最熱門的法律議題,晚上則是歡迎酒會丶餐會或參觀美術館丶博物館及歌劇院等藝文活動。其中印象較深刻的是有一年AlPPl的閉幕晚宴是在巴黎凡爾賽宮舉辦。記得晚宴是七點多開始,在朦朧夜色中,隨著數百名律師緩步進入會場。

當時穿著正式晚禮服和高跟鞋走過凡爾賽宮的庭園,大約走了快20分鐘才到宴會廳,細跟高跟鞋不斷陷入庭園的泥土中,經過人體翻土機這番努力的作用,雖然當天晚宴結束後回到飯店幾乎掰咖,高跟鞋也毀了,但庭園中的凡爾賽玫瑰在鬆軟的泥土中應該開得更加艷麗。

RTR20FHM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這些國際專業組織通常設有理事會對重要事項加以決議,以APAA為例,其國際理事由各國代表組成,至於國際理事之名額,則依各國會員人數而定。除了理事會以外,通常也有各項法律專業領域委員會,這些委員會的成員,通常是來自不同國家的委員,藉由委員會各國代表討論,可以了解各國在特定法律領域法規的變動。

我曾擔任APAA反仿冒實務委員會共同主席,其他兩位共同主席為馬來西亞籍和日本籍;也曾擔任商標委員會的共同主席,其他兩位共同主席為日本籍和韓國籍。共同主席須於年會召開前三個月討論決定當年度要討論的議題,並將決定後之議題於二個月前提供給各國委員於開會前一個月完成該議題之報告,以便提供給全體委員於年會中討論。共同主席之任期通常為二或三年,為使議事順暢,於年會召開前共同主席間即須進行許多討論,三年任期下來也建立起革命情感。

在台灣主辦大型國際會議

多年來在國外參加許多國際會議,透過這些機會了解許多國家的法制文化與風土民情,內心很企盼這些國際會議有機會在台灣舉辦,也讓這些外國專業人士能來台灣這塊土地,了解台灣的文化。去年這個希望終於達成。亞洲專利代理人協會(APAA)成立於1969年,去年適逢成立50年,APAA台灣總會爭取到2019年年會於台北舉辦,吸引來自全球60餘國近1800位智慧財產權專家學者及實務工作者與會,創下歷屆與會人數新高,身為APAA台灣總會理事長以及此次年會的籌備會共同主席,對於台北年會成功舉辦深感與有榮焉。

大型國際會議的籌辦通常於舉辦會議三年前就會決定舉辦地點,APAA台灣總會於2016年成功爭取獲得2019年之主辦權後,即展開籌備活動。此次台北年會開幕典禮於台北國際會議中心(TICC)舉行,由台灣原住民希望兒童合唱團純淨清亮的歌聲開場,接續精彩的LED科技舞蹈表演。希望同時展現台灣傳統的原住民文化及未來科技感。

101085431_681971832592445_20572438725551
作者提供

在開幕典禮以籌備會主席之身分致歡迎詞時,我特別強調台灣是一個高科技產業蓬勃發展的美麗海島國家,台灣半導體晶圓代工封裝測試產業居世界領先地位,IC設計產業市佔率為全球第二,個人電腦產業居全球第三;另依世界經濟論壇之報告,就科技研發及創新能力,台灣的世界競爭力排名第四,而創新能力需思想自由和言論自由作為基礎,台灣自由民主之政治體制提供台灣人民和產業自由創新的環境。因會議於去年11月召開,我也向與會各國嘉賓介紹,由於今年初台灣有總統及立委選舉,他們可能會在大街小巷看到競選看板或拜票車隊,歡迎他們體驗台灣的選舉文化。

典禮後的歡迎酒會中,有菲律賓的會員表示很羨慕台灣高科技產業的發展,希望多了解台灣的發展經驗;有來自日本的與會者表示很佩服台灣人民對於民主自由的追求;有來自瑞典丹麥的與會者說他們對於民主自由造就創新環境這點深有同感。一份歡迎詞,不同國家的聽眾有不同角度的正面回饋,讓我覺得準備講稿的時間沒有白費。

第二天白天為各領域委員會(包括Patent、Trademark、Copyright、Design、Anti-Counterfeiting 、Emerging IP Rights等)會議及不同主題之研討會,晚上則為文化之夜。

為使各國嘉賓親炙台灣本土文化,特地在歷史古蹟松菸文創園區創造一場文化饗宴,總共租用了園區四間倉庫,以早期台灣大稻埕廟街為主題設定,迎賓是由活潑的電音三太子和大龍峒金獅團擔綱,現場可享用台灣美味佳餚(鹽酥雞、刈包、筒仔米糕、春捲及檸檬愛玉冰等)、體驗台灣民俗攤位(書法、剪紙、擲茭等)、傳統夜市遊戲(套圈圈、乒乓球、彈珠檯等),以及觀賞具有台灣精神的FOCA福爾摩沙馬戲團、台灣復古風味的Swing Dance和台北市立國樂團演出,讓近1800位各國嘉賓感受台灣文化洗禮。

第三天為大會旅遊,共安排九條路線,分別為陽明山國家公園健行、淡水雲門舞集舞蹈課程體驗及紅毛城古蹟巡禮、故宮及圓山飯店密道、北海岸野柳及和平島地質公園、101觀景台、新竹科學園區高科技公司參訪、宜蘭蘭陽博物館、金車噶瑪蘭酒廠和傳藝中心,新店河濱自行車之旅和大稻埕導覽等。將北台灣的各項美景佳餚及豐富景觀文化介紹給各國嘉賓。

98478487_254131875999912_327331497280484
作者提供

第四天白天為APAA理事會,以及當前最熱門之「AI與智慧財產權」研討會。晚上的惜別晚宴特別選在剛啟用的南港展覽館二館頂樓舉行,戶外開放的空間及遠眺台北101的美麗夜景,非常適合正式晚宴前的迎賓酒會。晚宴席開160桌,由朱宗慶打擊樂團磅礡開場,搭配台灣第一位加入太陽馬戲團的藝術家張逸軍帶來高空綢掛表演,以及本土舞鈴劇團的精采演出。透過長達45公尺超大尺寸高解析度LED螢幕做為舞台背景及實況轉播,充分展現台灣表演文化的軟實力及高科技產業的硬實力。

此次會議成功將台灣的進步與美好介紹給國際友人,許多第一次來台灣的外國會員會後紛紛表示他們會前原本並無太高的期待,但來台開會後驚艷於台灣的政治民主、科技先進、文化多元與豐富自然景觀。下一屆主辦國澳洲總會理事長在閉幕晚宴也頻頻表示,此次台北年會精彩的安排,設下很難超越的高標準,他們備感壓力。

我們很幸運在去年11月疫情爆發前順利成功舉辦此項國際大型會議,也獲得許多國際友人的讚嘆和肯定,但台灣在舉辦大型國際會議仍有一些尚待改進之處。例如;信義區雖有不少五星級飯店,但足以容納數千人之會議空間顯然不足;南港展覽館雖有較大會議空間,但周邊並無足夠五星級飯店,因此此次會議在早鳥報名截止日前報名人數即已超出會議空間可容納人數必須截止報名,如果會議空間足夠,報名人數或許會超過二千人。

此外,要發展國際觀光,外語導遊人數嚴重不足,也是此次面臨的問題。這些不足之處,將限制台灣舉辦國際會議的規模,有待政府未來進一步改善。

台北市區雨勢緩 雲間陽光滲透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此篇漫談文章最後,要回到台北律師公會理監事選舉。

近期律師界有兩項重要選舉,一為「台北律師公會」選舉,一為「全國律師聯合會」選舉。台北律師公會理監事選舉相對平靜,熱鬧滾滾的是全律會的選舉,有「全國律師隊」及「台灣律師隊」兩大陣營競逐。民主社會有不同理念是十分正常的,只希望選舉中不要互相攻訐。其實雙方陣營共同之主要政見——改善律師執業環境及擴大律師執業範圍等,正是數十年來就「單一入會,全國執業」此議題律師界內部意見不一致造成無法團結對外而形成之多年沉痾。

終於,在數十年努力後,於今年一月修改律師法後初步解決「單一入會,全國執業」之問題,有賴未來進一步落實。希望此次選後律師界能團結對外,大家都是台灣隊,我們不只要打全國盃,還要打國際盃。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