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尚未趨緩,高溫、暴雨、颱風、乾旱接踵而至,人類的新挑戰才正要開始

疫情尚未趨緩,高溫、暴雨、颱風、乾旱接踵而至,人類的新挑戰才正要開始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臺灣位於風災、水災、地震等天然災害的好發區,2020年5月22日,臺灣尚未進入颱風頻繁日子,卻已傳出高雄豪雨淹水事件,在病毒與氣候變遷同時存在的時局,政府及社會將如何因應潛在的複雜災害?

文:陳喬琪(臺灣大學風險社會與政策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員)

2020年5月15日颱風黃蜂重擊菲律賓,20萬人被迫疏散至收容所,但因應當前疫情,地方當局特別呼籲在收容所中還是得保持社交距離,使得身為新冠病毒熱點地區的菲律賓馬尼拉(Manila)及拉古納省(Laguna Province),更無暇無力因應颱風帶來的損失(UN Humanitarian Aid, 2020)。印度和孟加拉於5月20日時遭遇超強氣旋安芬(Amphan)侵襲,造成300百多萬人緊急撤離,導致收容所壅塞,衛生條件令人堪憂(BBC, 2020)。

隨夏季到來,高溫、暴雨、颱風、乾旱將接踵而至,各國一手忙著降低疫情造成損失之餘,是否能夠騰出另一手致力於降低氣候災害,實為一大挑戰。

多重重擊:複合性災害

疫情肆虐,各國政府在乎的是如何減少性命的損失及經濟的復甦,面對氣候危機似乎採取更為佛系的處理,但這可能使各國受到氣候變遷的重擊,因為氣候調適需要立即的反應,更需要災前的整備,而這些準備都是在疫情嚴峻情形下,被遺忘的政策及手段。

美國科學組織Union of Concerned Scientists(UCS)5月中在Nature Climate Change期刊發表評論,提及除了菲律賓受颱風衝擊外,斐濟於四月疫情爆發之際熱帶颶風隨之而來,其他亞熱帶地區、美國的墨西哥灣沿岸等也都即將進入颱風、颶風的季節。這些災害如颱風、水災、森林野火等(圖一)都可能造成地方陷入如何在疏散庇護所中保持社交距離的雙重困境;近五年氣候異常高溫造成的東非蝗災,使非洲民眾在新冠病毒流行之前已受飢荒;隨之而來的全球熱浪、乾旱問題,更將造成水資源及電力短缺問題(Phillips et al., 2020)。

PIC
各國在新冠病毒疫情之下可能面臨的氣候挑戰 | 資料來源:Phillips et al., 2020;作者翻譯。

城市尤其容易成為疫情與氣候災害雙擊下的受害地區,居住於其中的高脆弱群體如高齡者、貧困者、病患、被監禁者、流浪者、身障者等都可能因為貧窮而無法使用冷氣;澳洲森林野火的倖存者,還在為上次空氣污染的呼吸問題而苦,遇上現在的新冠病毒疫情,更增加了發病率。各種原本就易造成城市衝擊的氣候災害,在疫情爆發後更容易讓其中的醫療及經濟系統癱瘓。

面對複雜與兩難

目前各國政府在行政、災害因應及經濟復原上,已經因為新冠病毒而分身乏術,如果今年也像過去幾年一樣,甚至可能有更多的人口將遭受氣候危害影響,恐怕在災害管理上會完全超越目前區域所有的承載力。除了健康、病理學專家對於冠狀病毒的立即反應外,災害管理單位也應同時思考到極端天氣事件,做好災前整備及災害因應措施。聯合國國際減災戰略秘書處(United Nations Office for Disaster Risk Reduction, UNDRR)在今年4月發佈了因應新冠病毒及氣候危機的文件,將即將可能面臨的挑戰整理如下(UNDRR Asia-Pacific, 2020):

1. 權衡取捨、未雨綢繆

政府部門各局處或階層間研擬因應氣候危害政策時,潛在衝突可能會浮現,例如保持社交距離政策會與醫院及收容所的收容政策產生衝突。相關的新冠病毒政策,也會使氣候危害的疏散演習無法進行,最重要的社區風險溝通工作,也可能因為社區領導者、組織及志工們顧慮疫情,而無法觸及地方,降低了風險溝通的可及性。

2. 最高風險族群的脆弱性

本次新冠病毒肆虐也證實了最容易受到衝擊的族群,除了在病理上易受感染外,與社經地位也有極大的關聯。面對氣候與病毒雙重夾擊,社會最邊緣及最脆弱的族群將會是最需要關注的一群人,然而現有的社會體制下,也不一定能救助到最需要幫助的人。

3. 制度協調、公私協力

複合性災害需要不同政府單位及社區、地區、國家間的合作,疫情與氣候的雙重危害更是需要整合公衛及災害管理單位,更需要社區同時強化自主災害管理。

4. 前線工作者的挑戰

許多因應新冠病毒的措施,降低了緊急救助工作的即時性及速度;鎖國封城、隔離政策也讓許多國際救助單位、救災前線人員及物資等可能導致無法即時進入社區。

RTX7F7BJ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迎戰雙重挑戰

UNDRR同時也提出因應原則,認為目前最重要的是各國需要面對公衛及氣候類型的複合型災害,除了強化過去應變工作外,更重要的是災防體制還需要更多的改變:

1. 強化複合性災害整備工作及應變計畫

各國應該要發展出應對現有疫情下的氣候災害因應措施,現在研擬的緊急應變計畫應該要重新考慮如何確保高風險群有醫療照護、並在疏散時降低對病毒的暴露,例如是否增設疏散地點及避難所,重新配置急難備品並強化醫療體系,以因應疫情時期可能擴大的醫療需求。Phillips等人認為最立即需要做的是,要確保災害期間基本生活能夠延續,因此供應電力、水資源等的基礎設備是不可少的,平時就應該整備氣候韌性的基礎設施,以助對抗長期的氣候風險(Phillips et al., 2020)。

2. 主動降低新冠病毒所引發的脆弱度

指認出在雙重危害下最脆弱的族群,並重新擬定找出脆弱群體的方法。若以系統風險角度重新檢視既有調適或減災策略,可以讓策略更完整並能跨越部門的傳統職權。此外,及早繪製反應現況的社區疏散地圖,緊急應變計畫應該也要隨脆弱群體的不同而研擬不同應變方法。

3. 整合複合性災害風險治理

Phillips等人提到,現有的氣候治理與健康公衛領域的制度與結構是分割的(Phillips et al., 2020),僅少數國家疾病因應單位是可以結合災害風險治理部門,共同即時處理災害事件,因此目前首要工作應該需要將公共衛生納入災害風險治理的架構。2016年的曼谷原則 (Bangkok Principles for the implementation of the health aspects of the Sendai Framework for Disaster Risk Reduction)中,已經提供了國家及地方層級如何以《仙台減災綱領》將健康整合進災害管理計畫。

4. 保護前線工作者

因疫情緣故,志工、第一線救災人員、關懷組織等,必須重新審視救災計畫,以新的訓練方式避免群聚感染。

5. 支持地方的災害預防、整備行動

各國除了針對複合性災害重新擬定規劃外,也必須對各區域不同的氣候脆弱性研擬適當的對策(Phillips et al., 2020)。面對災害,地方層級的行動者都是第一個對事件做出應對的群體,然而經常會因為受資源可及性影響而行動受限。未來社區的氣候變遷調適策略也要加入疫情整備概念,因為新冠病毒不會是單一出現的事件,基於人道觀念,政府也應該要加入更多地方伙伴如婦女組織及部落頭人等相關網絡。

6. 改變遊戲規則

在全球疫情肆虐期間,國際合作夥伴間應考慮如何改變雙邊系統及組織文化,傳統的人道救援需求評估工具如資料的蒐集可以用社區回饋機制取代。

RTR2DJ3X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建立可承受多個災害的韌性社會

臺灣位於風災、水災、地震等天然災害的好發區,2020年5月22日,臺灣尚未進入颱風頻繁日子,卻已傳出高雄豪雨淹水事件,眼見颱風季將至,政府及社會將如何因應潛在的複雜災害?

本次新冠病毒在政府的帶領下全民防疫,暫時戰勝疫情躲過一劫,面對看得見的病毒影響,及不一定看得見的長期氣候危害,臺灣各級政府更應該趁現在重新審視氣候災害因應計畫,檢視長期的氣候調適工作是否落實,並持續滾動於社區。除此之外,我們的公衛系統因應是否有納入脆弱族群,在氣候災害事件發生時,各部會間的協調,現有的災害防救框架中是否能順利執行,是未來最大的挑戰。

聯合國秘書長安東尼奧.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在今年4月底說:「新冠病毒的全球大流行,暴露了我們社會是多麼的脆弱。但如果各國政府能攜手因應包含全球暖化的人類共同危機,這將會是重建社會、並使社會更好的機會。」(Jordans, 2020)斯德哥爾摩環境研究所(Stockholm Environment Institute, SEI)研究員也指出,我們面對災難和危機需要採取更全面、系統化的恢復方式,超級氣旋安芬已清楚突顯了系統性風險,因此提升跨領域的合作將能讓我們補足當前系統中的缺漏。

我們要的重建不只是「更好」,更要有能力挑戰可能長存的風險、社會的脆弱性及不平等的權力結構(Boyland & Adelina, 2020)。期待臺灣利用這次機會,成為對抗疫情及氣候的領先者。

參考文獻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