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注定一戰?「戰鬥心切」的華府 vs. 「力求避戰」的北京

中美注定一戰?「戰鬥心切」的華府 vs. 「力求避戰」的北京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美國磨刀霍霍之際,「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是中美兩強國避免開戰的關鍵,但越來越明顯的結構性矛盾,也讓北京意識到:和平崛起不能靠避戰來確保,如果戰事無法避免,那就迎刃而上,確保打贏。

文:鄭真

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日益嚴峻,抗疫已成為國際社會主流。但疫情之下的政治鬥爭並未停止,其他國家之間爆發的大都是互相截留物資的事務性糾紛,而中美之間上演的爭鬥,話題則豐富到了令人眼花撩亂的地步。蔡英文政府在這場爭鬥中立場明確,然這場爭鬥的本質及其將會給台灣帶來的命運,蔡英文本人或許也未認清。

「中美開戰」陰雲濃

從病毒來源中國大陸、中國大陸數據造假到中國大陸援助他國動機不純,從中國大陸拒絕美國專家、中國大陸與世界衛生組織(WHO)勾結,到大陸歧視虐待在陸非洲人,國際輿論少不了和中國大陸相關的爭議事件,且幾乎都由美國挑起。

中國大陸方面,其應對也是空前的。在美歐成為全球疫情新的震央,自顧不暇時,中國大陸迅速轉變姿態,準備擔當公共衛生領域的全球領導者角色。截至4月10日,中國大陸已經或正在向127個國家和4個國際組織提供物資援助,累計向包括義大利在內的11國派出13批醫療專家組,和150多個國家以及國際組織舉行了70多場專家視頻會分享經驗。這使得美國持續大力抨擊中國大陸「藉疫情伸政治黑手」,更加深與中方的對立情結。

事實上,中美對立之勢並不始於疫情。過去一兩年的貿易戰,雙方互有攻守退讓,並於1月份簽署妥協協議。但在公共衛生領域,中美一開始就打了一場遭遇戰,局勢膠著。

美國為什麼頻頻發聲?不難猜測。要論證中國大陸不行,除了否定中方的抗疫成果,連稱讚中方成果的人和組織,也要一併否定。因為這是自從中國崛起後,歐美就有的疑問:當專制被證明有用,那麼民主要如何捍衛自己?若中國大陸防疫和「反觀美國防疫失敗」這種論調蔓延,會成為支持「中國制度」的另一佐證?

當然,中共對此的看法是:疫情防控關鍵還在於各國,是否成功最終還要每個國家的政府自己買單。誰能夠迅速走出疫情,迅速在危局中站起來,就贏得了主動。中國大陸一方面認為,真正犯錯誤的國家,等疫情結束之後自然會見分曉,「潮水退了就知道誰沒穿褲子」,另一方面也自信自己已經先一步控制住疫情,掌握了先機。而去除國際輿論對於「中國大陸瞞報」的質疑未消之外,當前局面就算不利於中國大陸,但亦不利於美國:美國深陷疫情,其大國雄心只能體現在口頭。美國此次給了世界什麼幫助?這種質疑在西方媒體上一直存在。

令人擔憂的並非中美針對疫情的鬥爭。而是從貿易戰、科技戰,到公共衛生領域爭奪戰,雙方矛盾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大爆發,鬥爭已全面公開化。這是中美結構性矛盾日益尖銳的必然結果。台灣蔡政府在「選邊美國」的同時,並非不瞭解這個局面,所以蔡政府此刻最憂慮的是:這是否也意味著中美矛盾很快會延燒到軍事領域?

AP_19299445643493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若中美矛盾蔓延到軍事領域,台海就會成為首當其衝的引爆點。

明顯可見的是,中美都在加速戰備。建成世界一流軍隊已是解放軍公開的目標,而川普(Donald Trump)上台後,實施「美國歷史上最大規模的一次強軍」,2018年軍費總額提升至近7000億美元,2019財年國防預算總額進一步上漲至7160億美元。中美軍艦戰機在台海、南海、東海同時同地現身的頻率不斷上升。

中美之間的平靜,已非一紙貿易協議可以維持。因為中國大陸的國際影響力仍會增強,而美國也會盡全力維持住老大地位。世界各國恐怕都已有了心理準備,未來數十年將要面對左右拉鋸的局面。

「戰鬥心切」華盛頓

對於如何因應後起者的挑戰,美國並不陌生,並有著成功的經驗。

美蘇爭霸時,軍事競賽、政治對抗、經濟封鎖輪番上陣,最終冷戰以蘇聯解體美國勝利宣告結束。20世紀80年代日本經濟發展迅速,美國以簽署廣場協議(Plaza Accord)徹底搞垮日本的追趕。再往前看,兩次世界大戰就是新崛起的大國挑戰現有大國的典型案例。為了爭奪海上霸權,17世紀至18世紀,英荷之間斷斷續續打了四場仗。美國所代表的的西方社會,處理矛盾衝突的典型手法,便是戰鬥。

在如何處理同中國的矛盾上,美國逐漸形成的答案是全面圍堵打壓中國大陸。貿易戰是一環。以封殺華為中興為代表的科技戰是一環。以新疆、西藏、香港問題,煽動意識形態戰是一環。以斷絕雙方關係為威脅的脫?方案是一環。否定中國抗疫成果又是一環。他們認定,中國大陸國強必霸。先出重拳,則是美國的應急反應。這很大程度上是歷史文化的慣性使然。

一言以蔽之,美國給出的處理中美結構性矛盾的方案,還是西方傳統幾百年來的老一套,其結果必然是無休止的矛盾與衝突。

過去中國大陸飛速發展,西方及台灣等東亞民主地區都認為「待中國大陸經濟起飛,老百姓會要求民主,中國大陸會往西方化」,結果並不如此。中國大陸「不西化」、更未因此崩潰,這加重了歐美及台灣社會的焦慮。選舉政治則逼著政客們言必稱對華強硬,美國仍太難接受需與中國大陸平等交談之現實。川普利用對華強硬的標籤助選,民主黨人僅剩的對華理性在選舉利益面前不堪一擊,美國兩黨在對華強硬上漸趨一致,現階段,美國國內的政治機制已經失去了理性決策的空間。在美國軍方的案頭,對於如何與中國大陸開戰,恐怕早有過無數次沙盤推演出的現成方案。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