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敏《千年女優之道》:《藍色恐懼》是錄影帶作品,因此要在作畫用紙上下添加「貧窮寬屏」

今敏《千年女優之道》:《藍色恐懼》是錄影帶作品,因此要在作畫用紙上下添加「貧窮寬屏」
Photo Credit: 《藍色恐懼》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藍色恐懼》是錄影帶作品,因此要用錄影帶作品用的、與製作電視動畫時一樣的小紙。正因為《藍色恐懼》是錄影帶作品,很煩人,因為要在標準大小的作畫用紙上下添加黑色遮罩,畫面才會變為寬比例。

文:今敏(Kon Satoshi)

隨著角色設計的拖延,等真正開始畫分鏡時已經是四月了。

我在Madhouse分室五樓製作動畫電影《X》的房間中,以寄居的形式得到了一張桌子,開始進行設定和畫分鏡。《藍色恐懼》的工作人員只有我一個,真是很寂寞。因為擔心周圍的環境,我抽煙也少了。我是寄人籬下悄悄地抽著第三根煙的傢伙。這狀況只是最初幾天。尼古丁、咖啡因、酒精推動著我的引擎運轉。這燃料費有點高啊。

一邊按次序粗糙地畫了四十到五十個左右鏡頭並謄寫原稿,一邊設計著構圖,決定攝影機的移動、表演內容的細節和時間間隔、沒有設定的角色的臉和服裝、還沒有設定的舞臺……這些不做一遍不行的內容實在多,讓我感到非常累,真的非常累。但是,我每天還是以此為樂。由於預算緊張這一現實問題,有時只能含淚放棄一些好想法,有時不得不放棄最理想的機位。明明可以畫下來,為什麼要放棄呢?雖然可以不放棄,但有的畫也不好畫。要用攝影機表達的東西越多,相應的也就更容易出錯。

總之,我沒精力為畫面付出更多時間和勞動,因此我打算在腳本上多費心思,為分鏡付出更多。雖然有時候想法諸多,不知道如何是好,但是一點都不痛苦。這麼快樂又能賺錢,啊,真是蜜月啊蜜月。

我以每週畫五十到六十個的速度來切分鏡(這麼說是因為分鏡和構圖要使用「切」這一動詞)。因為目標在一千個鏡頭以內,所以應該能在八月份完成。A部分的三百二十八個鏡頭實際上只用了一個多月就完成了。這個數字並不差,但是「尺」──業界內將時長稱作「尺」──不合拍,尺長一點都不浪費的情況下,鏡頭加起來共有約三十一到三十二分鐘。這樣的話,我將分鏡畫完後,它就是超過九十分鐘的巨作了。有規定長度要在七十五分鐘之內。總之先去掉一部分,減少尺長。不堪設想。

分鏡慢慢地畫到了B部分。全片分成A、B、C三部分,但是分這幾個部分其實並沒有什麼特別含義,只是圖方便。在我畫B部分畫到一半,也就是故事發展到一半時,開始進行作畫準備,這在術語裡稱為「作畫磋商會」。

近千個鏡頭讓一個人來畫、設計演出是不可能的。當然是由很多人分擔──有原畫師這一職務。最近的動畫作品製作中,多的時候每人畫五十到六十個鏡頭,少的時候少於十個的情況也有。《藍色恐懼》最終有三十位原畫師。

以分鏡為基礎,我要向每位原畫師傳達各自負責的鏡頭的詳細內容,這就是作畫磋商。導演、演出、作畫導演、美術導演、製片人,還有原畫師聚在一起,各自穿上登場人物的衣服,化好妝,像分鏡一樣表演片段;既有值得一看的認真表演,也會有持續一整晚的──這些都是騙你的。

作畫磋商實際上是告訴原畫師們在該鏡頭中登場人物的感情、表演片段、動作時機,確認角色服裝與舞臺設定。劇情發生在白天還是夜晚,光源和影子是朝向哪裡的,底片的處理方法如何,這些就在此時與原畫師討論再決定。負責發言的主要就是導演我,作畫磋商可真是不好辦。雖然向認識的人不斷開玩笑說「那就這個感覺」也可以,但對第一次見面的人就不行了。我害怕見人,又會臉紅,真的很困擾。騙你的。我不怕生,但是在「請多關照」的問候後,雖然我一直在說明「這個作品呢,這樣這樣那樣那樣……這個鏡頭這樣這樣……但是實際上角色心理呢……」,但其實是向著另一個我嘀咕不停。

「哈,你裝模作樣地說什麼呢?」

其實沒有裝模作樣。

一般而言,動畫作品有張數的限製作。張數指的是使用賽璐珞的張數。三十分鐘左右的電視動畫要使用三千張,1997年夏天席捲日本的某優秀動畫據說使用了十五萬張賽璐珞,使用的張數越多,角色的動作就越精細;要是濫用的話,角色動作就會變成如蠕動一般。張數限制取決於預算。一般而言,在繪製分鏡前,我好像就應該知道張數限制。我沒有被告知張數就高高興興地畫著分鏡。但是某天,上級的通知來了──張數限制是兩萬。

「啊──?!欺人太甚!」

非常無情的、令人痛苦的數字。雖然沒有去問張數限制有我的錯,但是不該事後補刀啊。精明的演出松尾先生曾判斷過,《藍色恐懼》至少需要三萬張賽璐珞(這個推算完全說中了)。說到製作規模的差異,旁邊製作中的《X》僅是做櫻花飄散就有一萬張。貧窮真討厭。

回憶起貧窮,我想到了用的紙大小。通常以電視動畫的作畫用紙為標準,動畫電影會使用更大的寬比例紙。紙的尺寸變大是為了在電影院的大銀幕上放映時,讓線條和上色的粗糙之處不明顯。

《藍色恐懼》是錄影帶作品,因此要用錄影帶作品用的、與製作電視動畫時一樣的小紙。正因為《藍色恐懼》是錄影帶作品,很煩人,因為要在標準大小的作畫用紙上下添加黑色遮罩,畫面才會變為寬比例。是因為這種播放形式才讓畫面變為寬屏,這種假裝寬屏的行為叫作「貧窮寬屏」。這徹底是業界用語,是行話了──雖然,我拿到的構圖設計用紙發票上清清楚楚地寫著:

「貧窮寬屏」。

「難道這是正式名稱?!」

好傷心。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千年女優之道》,時報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今敏(Kon Satoshi)
譯者:焦陽

1963年10月12日出生於北海道。武藏野美術大學視覺傳達設計系畢業。日本著名動畫導演、漫畫家。一生僅導演了四部動畫電影,但均獲獎無數,產生了深遠影響。處女作《藍色恐懼》受邀參加柏林國際影展,榮獲亞洲奇幻電影節最佳影片。代表作《千年女優》入圍奧斯卡動畫長片獎,與《神隱少女》共獲日本文化廳媒體藝術節動畫獎,名列世界史上絕佳五十大動畫。2010年病逝於東京,年僅46歲。

【關於本書】

本書是動畫教父今敏僅有的自傳性隨筆,記錄了他的執著夢想和坦率生活。在日本出版後盛況空前──英年早逝的他仍然活在大家心中。他以非凡的才華掌控著夢境與現實,顛覆了既定的概念,作品影響了許多後來的導演,如艾洛諾夫斯基的《黑天鵝》,甚至推動了整個電影界的革新。

千年女優立體書封
Photo Credit: 時報文化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