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藝術/設計書寫群落計畫】緣起:「典範」是否降低了跨領域實踐的實驗性?

【生物藝術/設計書寫群落計畫】緣起:「典範」是否降低了跨領域實踐的實驗性?
Photo Credit: 劉星佑提供,陳漢聲攝影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生物藝術/設計書寫群落 」 專題計畫受2019年國藝會現象書寫補助,本文為四篇文章裡的第一篇前導文章;一開始將簡介荷蘭生物藝術與設計大獎的運作模式,思考該獎項在生物藝術與生物設計領域樹立「典範」,是否會破壞跨領域實踐的實驗性?

文:顧廣毅

前言

「生物藝術/設計書寫群落」專題計畫受2019年國藝會現象書寫補助,本文為四篇文章裡的第一篇前導文章;一開始將簡介荷蘭生物藝術與設計大獎(Bio Art & Design Award, 以下簡稱BAD award)的運作模式,思考該獎項在生物藝術(bio art)與生物設計(bio design)領域樹立「典範」(paradigm),是否會破壞跨領域實踐的實驗性?在這樣的問題意識下,希望透過此專題計畫的發起,回應上述研究問題。

計畫中邀請三位來自不同領域的學者,針對2019年BAD award的得獎作品以及該年度位於荷蘭的生物藝術大展作為研究對象,進行評論的書寫。因此本文也會簡介此專題計畫的目標與願景,並導引讀者進入接下來三篇不同學者,環繞在同一個研究對象所撰寫的文章。

圖一:2019年BAD_Award得獎作品之一《Fungkee_-_Fungal
Photo Credit: 劉星佑提供,陳漢聲攝影
2019年BAD Award得獎作品之一《Fungkee - Fungal Supercoatings》,由生物設計師Emma van der Leest、Aneta Schaap-Oziemlak 與 Center of Expertise in Mycology, Radboudumc_Canisius Wilhelmina Ziekenhuis Nijmegen的合作

生物藝術與設計大獎(Bio Art & Design Award, BAD award)

BAD award這個獎項位於荷蘭,於2010年創立。在2010至2013年間,這個比賽的名稱叫做 Designers & Artist 4 Genomics Award。從2014年開始,正式命名為BAD award,這個競賽旨在鼓勵生物藝術與生物設計的創作,並透過這個獎項作為一個平台,媒合藝術家、設計師與荷蘭的生物科學機構合作。

之所以稱這個獎項為一個科學與藝術合作的平台,是因為這個競賽並不是徵件已經完成的作品,而是透過三個不同階段的篩選過程,達成創作者與科學機構的對話與協作的發生。現在這個獎項的評審團主席為美國策展人兼作家William Myers,他同時也是Thames & Hudson所出版的兩本生物藝術與生物設計領域重要書籍的作者,這兩本書分別為《Biodesign Nature + Science + Creativity 》(2012) 以及《Bio Art: Altered Realities》 (2015)。

而整個獎項主要是由數個荷蘭重要的文化與科學相關機構共同主辦,現在主要負責的機構為位於海牙的醫學研究機構ZonMW,以及位於安荷芬的藝術中心MU Artspace和生物藝術機構BioArt Laboratories。

這個獎項分成三個階段,第一階段,主辦單位會將已經邀請到的12組荷蘭生命科學相關領域的科學單位的資料放在官方網站中,並同時舉辦徵件,邀請全世界的藝術家與設計師報名這個獎項。有興趣的創作者可以先根據這12組科學單位的資料,進行初步的發想並撰寫成第一階段的計畫書,並附上自己的作品集與履歷,以便完成報名手續。

第一階段的篩選是由評審主席與三個主辦單位進行,近年報名人數約在50組左右,針對計畫的內容以及創作者的過往作品,篩選出16組創作者進入第二階段。這個獎項規定要在藝術或設計學校畢業的五年內報名,也就是說這個競賽主要是獎助剛起步的年輕創作者。

第二階段是創作者與科學機構的配對活動,在這個階段16組的創作者與12組科學機構的代表會被邀請到ZonMW,每組創作者輪流進行3分鐘的自我介紹,接著會以快速約會(speed dating)的模式,每組創作者可以跟三到四組的科學家進行15分鐘左右的交流與討論。接著所有的創作者與科學家會寫下自己最想合作的前三順位,活動結束之後主辦單位會依照大家的喜好進行配對。但由於這個階段創作者有16組,比科學機構多出4組,也就是說會有4組的創作者在這一階段,會因為科學家對其有較低的合作意願而被淘汰。

通過前兩階段之後,總共會有12個包括創作者與科學家的團隊,一起角逐最後的三名得獎名額。所有的團隊會花大約6週共同完成一份計畫書,之後再到主辦單位規劃的地點進行口試。最後得獎的三個團隊將會有25000歐元的預算,在六個月上下的時間內,執行計畫書的內容,最後於安荷芬的藝術中心MU進行成果的展示。

這個展覽不只會展出三位得獎者的作品,通常還會邀請其他生物藝術與生物設計相關領域的作品,總共展出12件左右的作品,該展是一年一度常態性的生物藝術展覽,自2014年開始至今已舉辦6次,也成為國際上極具指標性的生物藝術展覽。

經上述可以得知,該獎項有幾點特別之處;首先是鎖定年輕藝術家作為獎補助對象,另外獎項評選,則是以計畫書為依據,完成作品是在得獎之後拿到預算才開始製作。除此之外,在比賽的過程中,參賽的創作者除了要展現自己在創作上的實力之外,也必須要有能力可以跟科學家溝通,否則在第二階段就會無法得到科學家的親睞。

最後一個階段的總評選,評審通常包括策展人、學者、科學家以及以前得過此獎的創作者,評審在身份與角色上的多樣性,也成為此競賽的特殊之處。

「典範」是否降低了跨領域實踐的實驗性?

從BAD award的運作模式可以得知,生物藝術的實踐很大的一個重點在於創作者與科學家之間的互動與合作,兩者彼此交換自己的專業並激盪出新的火花,然後將這個共創的成果共同執行出來,最後的目標不只是創作新的作品,同時也有機會激起社會大眾對於生物科學領域的辯論與思考,這樣的成果也可以回饋給生命科學領域自身。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