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本複雜性創傷後壓力症候群自我療癒聖經》:「毒性羞恥」可以一眨眼就消滅你的自尊

《第一本複雜性創傷後壓力症候群自我療癒聖經》:「毒性羞恥」可以一眨眼就消滅你的自尊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毒性羞恥使CPTSD倖存者壓倒性地覺得自己醜陋、愚蠢、令人厭惡或爛得要命,於是消滅了倖存者的自尊。強烈的自我蔑視和毒性羞恥,可能來自於父母持續的忽略、輕蔑和拒絕。

文:彼得・沃克(Pete Walker)

CPTSD的療癒之旅

我撰寫這本書的視角,來自於我自己就有複雜性創傷後壓力症候群(CPTSD),並且這些年來我的症狀已經大幅減輕。在這漫長、充滿風波的療癒路上,我發現了許多慰藉,這也是我寫這本書的觀點。在我的一些朋友及長期案主的療癒過程中,也見到相同的現象。

先說說關於CPTSD的好消息。CPTSD是學習而來的反應,來自於重要發展任務的失敗。這表示,這是後天造成的,而非先天的。換句話說,不像其他許多的錯誤診斷,CPTSD不是先天的,也不是性格問題,它是習得而來的。它並沒有被刻印到你的基因裡,它來自於後天的影響(或可說缺乏好的影響),而不是與生俱來的。

這是特別好的消息,因為習得而來的就能被反向消除。你的父母以前沒有給你的,現在你自己和別人可以給你。

要從CPTSD中復原,必須重視自己幫助自己(簡稱自助)以及人際關係的成分。人際關係的部分,可以來自於作家、朋友、伴侶、老師、治療師、療癒團體,或是這些的綜合,我喜歡稱之為「代理團的重新撫育」(reparenting by committee)。

然而,我必須強調,有些CPTSD倖存者被他們的父母徹底背叛,使他們必須花很長一段時間才能信任另一個人,並建立起有療癒性的關係。在這種狀況下,寵物、書籍,或者與CPTSD相關的療癒網站,也能提供顯著的療癒關係。

這本書描寫的是多元的CPTSD治療模式,主要是針對最普遍的那種CPTSD,也就是在嚴重虐待或忽略的家庭中成長的受創經驗。所以本書介紹的正是因受到虐待和遺棄而造成傷害的療癒之旅。創傷性的虐待與遺棄,可以發生在語言、情緒、心靈或身體的層面,性虐待更是特別嚴重的創傷。

我相信,創傷性家庭非常普遍。目前的研究數據顯示,有三分之一的女孩,以及五分之一的男孩,在成年前曾受到性虐待。金基金會(The Kim Foundation)最近的統計表示,十八歲以上的美國人,有百分之二十六的人口被診斷出精神疾病。

當虐待或忽略夠嚴重時,可能使孩子發展出CPTSD。從第五章「如果我不曾被打呢?」中可見,如果父母兩人都是情緒忽略的共犯,孩子便可能產生CPTSD。如果虐待與忽略是多面向的,CPTSD也會更嚴重。

複雜性創傷後壓力症候群(CPTSD)是什麼?

CPTSD是較嚴重的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我們可以用較廣為人知的五大常見且惱人的創傷症狀來描繪它: 情緒重現(emotional flashbacks)、毒性羞恥(toxic shame)、自我拋棄(self-abandonment)、惡性的內在批判(vicious inner critic,或稱內在找碴鬼),以及社交焦慮(social anxiety)。

「情緒重現」可能是最明顯、最典型的CPTSD特色。創傷性拋棄的倖存者極容易被痛苦的情緒重現影響,它不像PTSD通常有視覺重現(visual component,或稱經驗重現)的成分。

情緒重現是突發的,而且常有一段時間的退化現象,排山倒海地感受到童年受虐或受遺棄時的感覺。這種感受可能包括壓倒性的恐懼、羞恥、孤立、暴怒、哀慟或憂鬱,也包括不必要地觸發我們「戰或逃」的本能。

在此鄭重提醒,情緒重現猶如人生中大多的事情一般,隨時會出現。重現的強度範圍,從些微不明到恐怖嚴重,都有可能。持續的時間也能從短短幾秒鐘到數週之久,甚至陷入心理治療師所說的退化(regression)。

最後,一個較臨床且廣泛的CPTSD定義,可以在朱蒂・荷門(Judith Herman)的《從創傷到復原: 性侵與家暴倖存者的絕望與重生》中找到。

情緒重現的例子

寫到這裡,我試圖回想所能想起最早的情緒重現例子。我直到它發生的十年後,才知道它是什麼。當時我與第一個伴侶住在一起,當她意外地對我大吼時,我們的蜜月期就踩了緊急煞車,而我已經不記得她為何大吼了。

我所能清晰想起的是,她的大吼給了我什麼樣的感受,那像是一陣火燙的風,我覺得自己好像被吹走了,五臟六腑像是蠟燭被吹熄般地被熄滅了。

後來當我首次聽說「靈光」(aura)這東西時,我又重回到了那個情境,感覺就像我的靈光被完全剝去了。當時我覺得徹底迷惘,說不出話來,無法回應或思考。我嚇壞了,發著抖,並且覺得渺小。不知怎麼地,我才終於能夠踉蹌走到門口,離開房子,最終把自己重整起來。

如我先前所說,我花了十年才搞清楚,原來這個令人困惑且心煩的現象,是一種強烈的情緒重現。數年後,我了解了這種退化的本質。我理解到,它重現了我母親數百次帶著殺人般的面容,以暴怒轟炸我,使我感到驚恐、羞恥、解離和無助。

情緒重現時,戰或逃的本能也會被強烈喚醒,以及交感神經系統會過度反應。交感神經系統是神經系統中負責喚醒與激活的那一半,一旦情緒重現時的主要情緒是恐懼,這個人便會感到極度焦慮、恐慌,甚至想死;當絕望是主要情緒時,可能會出現深度的麻木、麻痺,以及極欲躲藏的反應。

感到渺小、年幼、脆弱、無力、無助,也是情緒重現中常有的經驗,而所有的症狀通常會蒙上一層丟臉、令人難以承受的毒性羞恥。

shutterstock_1302585157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毒性羞恥:情緒重現的表象

在約翰・布雷蕭(John Bradshaw)的《治癒束縛性的羞恥》一書中,探討了毒性羞恥。毒性羞恥使CPTSD倖存者壓倒性地覺得自己醜陋、愚蠢、令人厭惡,或爛得要命,於是消滅了倖存者的自尊(self-esteem)。強烈的自我蔑視通常是一種情緒重現,重回到在創傷性父母的輕蔑與扭曲中掙扎的感受。毒性羞恥也可能來自於父母持續的忽略和拒絕。

在我事業的早期,我有一位案主叫大衛,是一位英俊、聰明的職業演員。有一天,大衛在一場成功的試鏡後來找我,並忘我激動地說:「我從沒讓任何人知道,可是我自知我真的非常醜。我如此不堪入目,還試圖當演員,真是蠢!」

我永遠不會忘記,一開始我有多麼震驚和不可置信:如此英俊的人竟覺得自己醜?但是進一步探索後,我就了解了。

大衛的童年充滿了各種虐待與忽略。他是一個大家庭中沒人要的老么,而且他的酗酒父親反覆地攻擊他,嫌惡地看待他。

更糟糕的是,他的家人也都模仿他的父親,時常以各種沉重的輕蔑來羞辱他,他的哥哥最愛用「我真是受不了看見你,你讓我想吐!」並搭配作嘔的鬼臉來嘲諷他。

毒性羞恥可以一眨眼就消滅你的自尊。在情緒重現當中,你可能一下子就退化到自己毫無價值、令人鄙視的感覺或想法,猶如你的家人如何看待你那樣。

當你被攪入情緒重現中,毒性羞恥即會惡化成強烈的、痛苦的孤立感,而它來自於複雜的拋棄感──羞恥、恐懼與憂鬱攪在一起的混亂。

「複雜的拋棄感」是包圍著遺棄性憂鬱的恐懼和毒性羞恥,並與遺棄性憂鬱交互作用。「遺棄性憂鬱」,是猶如走入死巷盡頭的無助和無望,折磨著受創傷的孩子。

毒性羞恥亦會阻礙我們尋求慰藉和支持。情緒重現使我們重演童年的拋棄經驗,受創傷的人因此常會自我隔離,並且無助地向龐大的羞辱感投降。

如果你深感自己是毫無價值的、有缺陷的,或可鄙的,你便可能處於情緒重現當中。這也常發生在你迷失於自我仇恨與狠毒的自我批判時。第八章「管理情緒重現」列出了十三項實用的步驟,可以立即幫助你管理情緒重現。

眾多的案主和我的網站回應者告訴我,「情緒重現」這個概念讓他們大大地鬆了一口氣。

他們說,那是他們第一次覺得自己飽受困擾的人生有點道理了,常見的回應是「現在我了解,為何我過往求助的那些心理與心靈門派,都不能提供我解答了」。

很多人也說,他們終於從那一串羞辱人的誤診中得到解脫,無論是自己還是別人給的錯誤診斷。

而這樣的覺知,使他們能夠拋掉那自我毀滅的習慣,不再蒐集自己有缺陷或是瘋子的證據。

許多人也說,他們在挑戰習得的自我仇恨和自我厭惡方面,能耐和動機有了大躍進。

常見的CPTSD症狀

倖存者們可能不會有每一種症狀,各式的組合都是常見的。影響你症狀組合的因素是你的四種創傷反應(又稱4F)類型,還有你所遭受童年虐待或童年忽略的模式。

以下是常見的症狀:

  • 情緒重現
  • 暴虐的內在找碴鬼或外在找碴鬼
  • 毒性羞恥
  • 自我拋棄
  • 社交焦慮
  • 高度的孤獨感和遺棄感
  • 脆弱的自尊
  • 依附疾患
  • 發展停滯
  • 關係困難
  • 極端的情緒變化(很像循環性情感症,請見第十二章)
  • 解離—透過分散注意力的活動或是心智歷程
  • 極易被引發戰或逃反應
  • 對有壓力的情況過度敏感
  • 自殺意念
1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自殺意念

「自殺意念」在CPTSD中是常見的現象,尤其是發生嚴重或長時間的情緒重現時。自殺意念是憂鬱性的思考,或幻想著去死,它從積極性的自殺到消極性的自殺都有可能。

在我所認識的CPTSD倖存者中,「消極自殺」是較為常見的。從希望死掉,到幻想怎麼死,都是消極自殺的範圍。

迷失在自殺意念當中時,倖存者甚至可能祈禱生命被結束,或是幻想自己死於命中注定的災難。他們甚至可能會沉迷於走到車子前被撞死,或是從高樓跳下的想法,但不一定是認真的。

然而,如果不是認真地要殺死自己,幻想通常會暫時結束。這和積極自殺不同,積極自殺的人會採取終結生命的行動。

我會談到消極自殺,是因為我們不必像對待積極自殺那般驚慌。消極自殺通常是童年早期的情緒重現,當受到的遺棄是那麼深刻,很自然就會希望上天,或誰,或什麼來結束這一切。

當倖存者發覺自己在浮現自殺意念時,有益的方法是,你可以把它看作是你有多少痛苦的象徵,以及情緒重現特別嚴重的訊號,然後採取第八章的情緒重現管理步驟來對應。然而,如果情緒重現管理無效,自殺的想法越來越積極,請撥打1995給生命線協談專線(簡稱生命線),或求助精神/身心科、諮商心理師等等,尋求專業者的協助。

熟練的治療師和照顧者能夠區辨積極自殺和消極自殺的意念,遇到後者並不會驚慌失措、緊張兮兮。治療師知道在大多數的情況下,口頭抒發自殺意念底下的情緒重現,能夠逐步破解自殺意圖,所以會邀請倖存者探索自己的自殺想法和感受。

在較少發生的積極自殺中,鼓勵倖存者口頭抒發,也可以幫助治療師或助人者判斷是否真的有自殺的風險,以及是否需要採取保護的行動。

你可能遭到的誤診

我曾聽知名的創傷專家約翰・布宜爾(John Briere)諷刺地說,如果CPTSD被當回事,那麼所有心理健康專業人士所遵循的DSM(《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的英文縮寫),就要從厚重的磚塊書縮小成一本小冊子了。換句話說,童年創傷在大多數成人心理疾病中所扮演的角色,佔有巨大的份量。

我見證了許多CPTSD案主被誤診為各式各樣的焦慮類或憂鬱類疾患。有些案主甚至被不公平且不正確地貼上躁鬱症、自戀、關係依賴、自閉、邊緣性人格等標籤(但這不是說CPTSD一定不會和這些疾患一起發生)。

還有更多的混淆,像是注意力不足過動症、強迫症這兩種,的確存在固著的「逃」創傷反應(請見之後關於四種創傷反應[又稱4F]的說明)。注意力缺失症,與某些憂鬱類和解離類的疾患,也的確存在著固著的「僵」創傷反應。

這並不是說,被誤診為以上那些疾患的人並沒有類似那些疾患的症狀。重點是,那些標籤是不完整的,而且那些疾病標籤不必要地羞辱了CPTSD倖存者。把CPTSD簡化成「焦慮症」,就像是把食物過敏稱為慢性皮膚癢一樣。當作焦慮症治療,而過度聚焦在治療恐慌症狀,就像在這個比喻中只治療皮膚癢一樣,都是治標不治本。恐慌症狀,或是皮膚癢,都能用藥物去抑制,但真正造成這症狀的整體大問題依舊沒有得到根治。

此外,上述的那些疾患大多被認為有先天體質缺陷的問題,而非是後天習得的不健康壓力適應模式(即倖存者在童年受虐時被迫學習的適應方式)。最重要的是,後天習得的適應模式通常可以被消除或大幅減輕,並以更健康的壓力適應方式取而代之。

因此我相信,許多物質成癮或行為成癮的狀況,也都是來自於應對父母的虐待與遺棄時,發展出走偏的、不健康的適應模式。那是試圖舒緩或分散CPTSD所帶來的心智、情緒與肉體上的痛苦時,早年發展出的適應模式。

CPTSD的源頭

因虐待或遺棄而受創的孩子,是怎麼發展出CPTSD的呢?

雖然CPTSD的源頭,通常與童年一段時間的身體虐待或性虐待有關,但根據我的觀察,持續的言語虐待和情緒虐待也會造成CPTSD。

嬰幼兒為了連結和依附而悲傷地哭喚,可是許多功能不良的父母卻給予輕蔑的反應。輕蔑對兒童是極具創傷性的,就算是對成人也很有傷害性。

輕蔑是言語虐待和情緒虐待的有毒雞尾酒,就像致命的水銀化合物般混合了貶損、暴怒和憎惡。暴怒會製造恐懼,而憎惡會在孩子內心製造羞恥,使孩子很快地學會壓抑哭喊,不再尋求關注。用不了多久,這孩子就會完全放棄尋求幫助或放棄建立關係。孩子因試圖與人親近或得到接納的努力,最後卻徒勞無功,於是只能在遺棄所帶來的恐怖絕望中受苦。

施虐的父母更會透過體罰和輕蔑的結合,來加深遺棄性的創傷。奴隸的主人和獄卒常使用輕蔑和奚落來摧毀受害者的自尊。奴隸、囚犯、兒童,在被影響至覺得自己毫無價值且無力後,便會陷入「習得的無助」(learned helplessness),並且變得更容易被控制。邪教領袖用短暫且虛假的無條件的愛拐到信徒後,也常使用輕蔑來弱化信徒,使信徒陷入徹底的服從。

還有,單是情緒忽略這一項就能夠造成CPTSD,在第五章「如果我不曾被打呢?」會詳述這個重要主題。如果你發現,你因為自己的創傷經驗似乎不比別人嚴重,你就苛責自己,那麼請你先去讀第五章,讀完第五章再回來繼續讀這一章。

在顯見的創傷底下,通常都潛伏著情緒虐待。父母的慣性忽略,或是不理睬孩子為求關注、親密或幫助的呼喚,就是將孩子棄於極大的恐懼之中,孩子最後會放棄,並被無助與無望所造成的憂鬱、死亡般的感受給壓垮。

這類的拒絕同時放大了孩子的恐懼,然後再鍍上一層羞恥感。這恐懼與羞恥會隨著時間的進展,演變成有毒的內在找碴鬼,使孩子直到長大後,都還完全地承擔著父母的拋棄,最終他變成自己最糟糕的敵人,落入CPTSD的深淵。

相關書摘 ▶《第一本複雜性創傷後壓力症候群自我療癒聖經》:「當自己的父母」,自我母育能孕育出自我療癒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第一本複雜性創傷後壓力症候群自我療癒聖經:在童年創傷中求生到茁壯的恢復指南》,柿子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彼得・沃克(Pete Walker)
譯者:陳思含

這本書要特別給:有過不快樂的童年、與父母關係欠佳、人際關係經常不良、反覆出現親密關係困難、或長期以來人生觀黑暗的你。

不搞錯病症,對症治療才有效

複雜性創傷後壓力症候群(CPTSD)很容易被誤解為一般的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甚至被誤診為邊緣性人格障礙、自戀型人格障礙、焦慮症、憂鬱症、解離性障礙,以致採用不當療癒方法措施,造成治標不治本,或是誤診誤治的狀況。

本書是第一本針對複雜性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如何進行自我療癒的書,作者在書中多次強調多元取向的治療方式(非單一性的治療方式),才是對CPTSD有效的療法。同時,也以精闢詳細的說解,讓讀者得以正確地了解並確認複雜性創傷後壓力症候群,而非其他的常見錯誤標籤,進一步來幫助當事人更正確地了解自己,並且擺脫種種錯誤標籤和無效治療的自卑感或挫折感。

1
Photo Credit: 柿子文化出版社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