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本複雜性創傷後壓力症候群自我療癒聖經》:「毒性羞恥」可以一眨眼就消滅你的自尊

《第一本複雜性創傷後壓力症候群自我療癒聖經》:「毒性羞恥」可以一眨眼就消滅你的自尊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毒性羞恥使CPTSD倖存者壓倒性地覺得自己醜陋、愚蠢、令人厭惡或爛得要命,於是消滅了倖存者的自尊。強烈的自我蔑視和毒性羞恥,可能來自於父母持續的忽略、輕蔑和拒絕。

文:彼得・沃克(Pete Walker)

CPTSD的療癒之旅

我撰寫這本書的視角,來自於我自己就有複雜性創傷後壓力症候群(CPTSD),並且這些年來我的症狀已經大幅減輕。在這漫長、充滿風波的療癒路上,我發現了許多慰藉,這也是我寫這本書的觀點。在我的一些朋友及長期案主的療癒過程中,也見到相同的現象。

先說說關於CPTSD的好消息。CPTSD是學習而來的反應,來自於重要發展任務的失敗。這表示,這是後天造成的,而非先天的。換句話說,不像其他許多的錯誤診斷,CPTSD不是先天的,也不是性格問題,它是習得而來的。它並沒有被刻印到你的基因裡,它來自於後天的影響(或可說缺乏好的影響),而不是與生俱來的。

這是特別好的消息,因為習得而來的就能被反向消除。你的父母以前沒有給你的,現在你自己和別人可以給你。

要從CPTSD中復原,必須重視自己幫助自己(簡稱自助)以及人際關係的成分。人際關係的部分,可以來自於作家、朋友、伴侶、老師、治療師、療癒團體,或是這些的綜合,我喜歡稱之為「代理團的重新撫育」(reparenting by committee)。

然而,我必須強調,有些CPTSD倖存者被他們的父母徹底背叛,使他們必須花很長一段時間才能信任另一個人,並建立起有療癒性的關係。在這種狀況下,寵物、書籍,或者與CPTSD相關的療癒網站,也能提供顯著的療癒關係。

這本書描寫的是多元的CPTSD治療模式,主要是針對最普遍的那種CPTSD,也就是在嚴重虐待或忽略的家庭中成長的受創經驗。所以本書介紹的正是因受到虐待和遺棄而造成傷害的療癒之旅。創傷性的虐待與遺棄,可以發生在語言、情緒、心靈或身體的層面,性虐待更是特別嚴重的創傷。

我相信,創傷性家庭非常普遍。目前的研究數據顯示,有三分之一的女孩,以及五分之一的男孩,在成年前曾受到性虐待。金基金會(The Kim Foundation)最近的統計表示,十八歲以上的美國人,有百分之二十六的人口被診斷出精神疾病。

當虐待或忽略夠嚴重時,可能使孩子發展出CPTSD。從第五章「如果我不曾被打呢?」中可見,如果父母兩人都是情緒忽略的共犯,孩子便可能產生CPTSD。如果虐待與忽略是多面向的,CPTSD也會更嚴重。

複雜性創傷後壓力症候群(CPTSD)是什麼?

CPTSD是較嚴重的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我們可以用較廣為人知的五大常見且惱人的創傷症狀來描繪它: 情緒重現(emotional flashbacks)、毒性羞恥(toxic shame)、自我拋棄(self-abandonment)、惡性的內在批判(vicious inner critic,或稱內在找碴鬼),以及社交焦慮(social anxiety)。

「情緒重現」可能是最明顯、最典型的CPTSD特色。創傷性拋棄的倖存者極容易被痛苦的情緒重現影響,它不像PTSD通常有視覺重現(visual component,或稱經驗重現)的成分。

情緒重現是突發的,而且常有一段時間的退化現象,排山倒海地感受到童年受虐或受遺棄時的感覺。這種感受可能包括壓倒性的恐懼、羞恥、孤立、暴怒、哀慟或憂鬱,也包括不必要地觸發我們「戰或逃」的本能。

在此鄭重提醒,情緒重現猶如人生中大多的事情一般,隨時會出現。重現的強度範圍,從些微不明到恐怖嚴重,都有可能。持續的時間也能從短短幾秒鐘到數週之久,甚至陷入心理治療師所說的退化(regression)。

最後,一個較臨床且廣泛的CPTSD定義,可以在朱蒂・荷門(Judith Herman)的《從創傷到復原: 性侵與家暴倖存者的絕望與重生》中找到。

情緒重現的例子

寫到這裡,我試圖回想所能想起最早的情緒重現例子。我直到它發生的十年後,才知道它是什麼。當時我與第一個伴侶住在一起,當她意外地對我大吼時,我們的蜜月期就踩了緊急煞車,而我已經不記得她為何大吼了。

我所能清晰想起的是,她的大吼給了我什麼樣的感受,那像是一陣火燙的風,我覺得自己好像被吹走了,五臟六腑像是蠟燭被吹熄般地被熄滅了。

後來當我首次聽說「靈光」(aura)這東西時,我又重回到了那個情境,感覺就像我的靈光被完全剝去了。當時我覺得徹底迷惘,說不出話來,無法回應或思考。我嚇壞了,發著抖,並且覺得渺小。不知怎麼地,我才終於能夠踉蹌走到門口,離開房子,最終把自己重整起來。

如我先前所說,我花了十年才搞清楚,原來這個令人困惑且心煩的現象,是一種強烈的情緒重現。數年後,我了解了這種退化的本質。我理解到,它重現了我母親數百次帶著殺人般的面容,以暴怒轟炸我,使我感到驚恐、羞恥、解離和無助。

情緒重現時,戰或逃的本能也會被強烈喚醒,以及交感神經系統會過度反應。交感神經系統是神經系統中負責喚醒與激活的那一半,一旦情緒重現時的主要情緒是恐懼,這個人便會感到極度焦慮、恐慌,甚至想死;當絕望是主要情緒時,可能會出現深度的麻木、麻痺,以及極欲躲藏的反應。

感到渺小、年幼、脆弱、無力、無助,也是情緒重現中常有的經驗,而所有的症狀通常會蒙上一層丟臉、令人難以承受的毒性羞恥。

shutterstock_1302585157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毒性羞恥:情緒重現的表象

在約翰・布雷蕭(John Bradshaw)的《治癒束縛性的羞恥》一書中,探討了毒性羞恥。毒性羞恥使CPTSD倖存者壓倒性地覺得自己醜陋、愚蠢、令人厭惡,或爛得要命,於是消滅了倖存者的自尊(self-esteem)。強烈的自我蔑視通常是一種情緒重現,重回到在創傷性父母的輕蔑與扭曲中掙扎的感受。毒性羞恥也可能來自於父母持續的忽略和拒絕。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