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本複雜性創傷後壓力症候群自我療癒聖經》:「當自己的父母」,自我母育能孕育出自我療癒

《第一本複雜性創傷後壓力症候群自我療癒聖經》:「當自己的父母」,自我母育能孕育出自我療癒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父母的無情具備毒性,CPTSD倖存者即使只聽到父母說幾個字,都能引起強烈的情緒重現。我的許多案主與他們有毒的父母保持聯絡時,療癒的進程便非常艱難。因此,這類案主通常必須與父母切割,才能有所進展。

文:彼得・沃克(Pete Walker)

切割父母與關係性療癒

我的許多案主開始接受我的協助時,還處在被他們創傷性父母過度控制的狀況中,包括外在和內在,有時候甚至僅透過一週一通電話就維持著控制情況。

這些案主也常常處在跟父母一樣虐待性、情感忽略性的關係中,而被壓迫或被遺棄。這是強迫性重複中最具破壞性的,這迫使倖存者經歷了兩個痛苦狀況。

透過深度探索童年創傷,很多原本還受困的案主都能夠達到心理上的自由,首次掙脫他們父母的控制。我再重複一次,即使他們已經獨自生活了幾十年,都不代表他們擁有真正的自由。

這些案主逐漸學會不受他們過度控制的父母的影響,他們建立起自我撫育的能力,而這幾乎總是與大幅減少或完全切割與父母的關係相關。

我的案主,喬,受到各種誤診:類思覺失調型人格、亞斯伯格症、妄想症。他開始接受我的治療時,是自己獨居的。他極度地封閉,並自給自足,但他閱讀我網站上的文章後,自覺是「僵」的類型。

一開始,要他講話就像是拔牙一樣勉強,但我後來發現,他每天都和他那自戀、閹割性的母親通電話。

透過我們的工作以及他個人強大的勇氣,他漸漸地減少和母親通電話,一開始降到一週一次,後來一個月一次,再後來只有重大節日才通電話,幾年後就幾乎不聯絡了。

當父母的無情具備毒性,倖存者即使只聽到父母說幾個字,都能引起強烈的情緒重現。我的許多案主與他們有毒的父母保持聯絡時,療癒的進程便非常艱難。因此,這類案主通常必須與父母切割,才能有所進展。

隨著脫離「令人窒息的母愛」而得到外在的自由,喬漸漸地也達到越來越多的內在自由。這時,他在互助團體中開始體驗到人生首次有意義的關係──這團體多年來提供了他大量的陪伴和關係性療癒。當喬與一位團體成員維持了兩年健康的主要關係時,他終於結束了我們的療程。

學會處理關係中的衝突

要修復真誠做自己的能力,有一件要注意的事:如果你傷害性地發怒或蔑視他人,卻期望別人接受你,這是不合理也不公平的。

有些創傷倖存者會因為情緒重現,導致外在找碴鬼發作,因而出現這種行為。如果你有這種狀況,第十章「縮小外在找碴鬼」提供了指引,可幫助你破解這種摧毀親密關係的習慣。

同理,我們必須注意,親密關係不等於無條件的愛。如約翰・高曼(John Gottman)的學術研究所示,在關係中,某種程度的爭執、不滿、失望,都是很正常的。

成功伴侶關係的特徵是,他們能夠以有建設性、低衝突的方式處理憤怒與受傷的感受。高曼的研究指出,在一起超過十年的伴侶仍然真心喜歡彼此,這就是一個關鍵。

第十六章的四號工具箱「有愛地化解衝突」,是一個務實的清單,提供了技巧與觀點,能幫助伴侶們化解關係和諧方面的問題。

此外,高曼博士夫妻的書,以及蘇・強生(Sue Johnson)的書,也提供了很多實用的協助。我還發現丹・比佛(Dan Beaver)的書《超越婚姻幻想》(Beyond the Marriage Fantasy)對男性特別有幫助。

重新撫育

重新撫育是關係療癒的一個關鍵。受創孩子的許多需求發生了發展停滯,而重新撫育是處理這種需求的過程。在本書中,我們會不斷提到這些需求的兩大基礎:愛與保護。

第十六章的一號工具箱「復原的意圖建議」,也提供了另一種介紹,描述了CPTSD倖存者可能在發展停滯方面尚未得到解決,而這個工具箱把那些發展需求化為具體的目標,能指引倖存者在療癒過程中的努力方向。

當自己的父母

重新撫育當中一個重要狀態,就是平衡地當自己的母親(自我母育)和自己的父親(自我父育)。當一個孩子對母愛的需求獲得足夠滿足時,他就會發自內心地建立自我憐憫。同樣的,當他對父愛的需求得到足夠滿足時,自我保護的能力也會深植其中。

自我憐憫是療癒的家,自我保護則是這個家的地基。當自我憐憫足夠成為不順時的避風港時,一股想要保護自己的強烈慾望便會因它油然而生,而生活在缺乏這兩種求生本能的世界中,實在可怕。

當我們認真投入重新當自己的父母時,我們的療癒過程將會有大幅度的進展。我想鼓勵有CPTSD的你現在就投入,成為你不可動搖的自我憐憫與自我保護的來源。

自我母育能孕育出自我療癒

自我母育最重要的任務,就是建立一種「我們是可愛的、也值得被愛」的深深感受。自我母育,是要關愛並接納內在小孩的心智、情緒、生理經驗等方面(如果「內在小孩」對你是個困難的概念,你可以想像撫育自己發展停滯的部分)。

自我母育,是根基於「無條件的愛是每個孩子與生俱來的權利」這個基本認知。然而,要從失去無條件的愛修復,並不容易,因為無條件的愛只有在人生的頭兩年是最適當且有助發展的。

過了那頭兩年,幼兒就必須學習人類的愛帶有一些條件。雖然此時仍需要源源不絕的愛,但是孩子必須被溫柔地教育,有些行為是不被容許的,像是打人、咬人和破壞東西。此時,無條件的愛階段性已經開始,並且透過漸進、漸增地教導必要且健康的限制與規則,將成功地引導發展無條件的愛。

獲得夠好養育的幼兒,能夠相對容易地適應無條件的愛漸漸消失,在此適應時間中,他一點一滴地學到別人也有權利和需求,他那「我要即我得」的態度已到了該結束的時候,而他的父母不會再總是為了他而犧牲自己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