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本複雜性創傷後壓力症候群自我療癒聖經》:「當自己的父母」,自我母育能孕育出自我療癒

《第一本複雜性創傷後壓力症候群自我療癒聖經》:「當自己的父母」,自我母育能孕育出自我療癒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父母的無情具備毒性,CPTSD倖存者即使只聽到父母說幾個字,都能引起強烈的情緒重現。我的許多案主與他們有毒的父母保持聯絡時,療癒的進程便非常艱難。因此,這類案主通常必須與父母切割,才能有所進展。

文:彼得・沃克(Pete Walker)

切割父母與關係性療癒

我的許多案主開始接受我的協助時,還處在被他們創傷性父母過度控制的狀況中,包括外在和內在,有時候甚至僅透過一週一通電話就維持著控制情況。

這些案主也常常處在跟父母一樣虐待性、情感忽略性的關係中,而被壓迫或被遺棄。這是強迫性重複中最具破壞性的,這迫使倖存者經歷了兩個痛苦狀況。

透過深度探索童年創傷,很多原本還受困的案主都能夠達到心理上的自由,首次掙脫他們父母的控制。我再重複一次,即使他們已經獨自生活了幾十年,都不代表他們擁有真正的自由。

這些案主逐漸學會不受他們過度控制的父母的影響,他們建立起自我撫育的能力,而這幾乎總是與大幅減少或完全切割與父母的關係相關。

我的案主,喬,受到各種誤診:類思覺失調型人格、亞斯伯格症、妄想症。他開始接受我的治療時,是自己獨居的。他極度地封閉,並自給自足,但他閱讀我網站上的文章後,自覺是「僵」的類型。

一開始,要他講話就像是拔牙一樣勉強,但我後來發現,他每天都和他那自戀、閹割性的母親通電話。

透過我們的工作以及他個人強大的勇氣,他漸漸地減少和母親通電話,一開始降到一週一次,後來一個月一次,再後來只有重大節日才通電話,幾年後就幾乎不聯絡了。

當父母的無情具備毒性,倖存者即使只聽到父母說幾個字,都能引起強烈的情緒重現。我的許多案主與他們有毒的父母保持聯絡時,療癒的進程便非常艱難。因此,這類案主通常必須與父母切割,才能有所進展。

隨著脫離「令人窒息的母愛」而得到外在的自由,喬漸漸地也達到越來越多的內在自由。這時,他在互助團體中開始體驗到人生首次有意義的關係──這團體多年來提供了他大量的陪伴和關係性療癒。當喬與一位團體成員維持了兩年健康的主要關係時,他終於結束了我們的療程。

學會處理關係中的衝突

要修復真誠做自己的能力,有一件要注意的事:如果你傷害性地發怒或蔑視他人,卻期望別人接受你,這是不合理也不公平的。

有些創傷倖存者會因為情緒重現,導致外在找碴鬼發作,因而出現這種行為。如果你有這種狀況,第十章「縮小外在找碴鬼」提供了指引,可幫助你破解這種摧毀親密關係的習慣。

同理,我們必須注意,親密關係不等於無條件的愛。如約翰・高曼(John Gottman)的學術研究所示,在關係中,某種程度的爭執、不滿、失望,都是很正常的。

成功伴侶關係的特徵是,他們能夠以有建設性、低衝突的方式處理憤怒與受傷的感受。高曼的研究指出,在一起超過十年的伴侶仍然真心喜歡彼此,這就是一個關鍵。

第十六章的四號工具箱「有愛地化解衝突」,是一個務實的清單,提供了技巧與觀點,能幫助伴侶們化解關係和諧方面的問題。

此外,高曼博士夫妻的書,以及蘇・強生(Sue Johnson)的書,也提供了很多實用的協助。我還發現丹・比佛(Dan Beaver)的書《超越婚姻幻想》(Beyond the Marriage Fantasy)對男性特別有幫助。

重新撫育

重新撫育是關係療癒的一個關鍵。受創孩子的許多需求發生了發展停滯,而重新撫育是處理這種需求的過程。在本書中,我們會不斷提到這些需求的兩大基礎:愛與保護。

第十六章的一號工具箱「復原的意圖建議」,也提供了另一種介紹,描述了CPTSD倖存者可能在發展停滯方面尚未得到解決,而這個工具箱把那些發展需求化為具體的目標,能指引倖存者在療癒過程中的努力方向。

當自己的父母

重新撫育當中一個重要狀態,就是平衡地當自己的母親(自我母育)和自己的父親(自我父育)。當一個孩子對母愛的需求獲得足夠滿足時,他就會發自內心地建立自我憐憫。同樣的,當他對父愛的需求得到足夠滿足時,自我保護的能力也會深植其中。

自我憐憫是療癒的家,自我保護則是這個家的地基。當自我憐憫足夠成為不順時的避風港時,一股想要保護自己的強烈慾望便會因它油然而生,而生活在缺乏這兩種求生本能的世界中,實在可怕。

當我們認真投入重新當自己的父母時,我們的療癒過程將會有大幅度的進展。我想鼓勵有CPTSD的你現在就投入,成為你不可動搖的自我憐憫與自我保護的來源。

自我母育能孕育出自我療癒

自我母育最重要的任務,就是建立一種「我們是可愛的、也值得被愛」的深深感受。自我母育,是要關愛並接納內在小孩的心智、情緒、生理經驗等方面(如果「內在小孩」對你是個困難的概念,你可以想像撫育自己發展停滯的部分)。

自我母育,是根基於「無條件的愛是每個孩子與生俱來的權利」這個基本認知。然而,要從失去無條件的愛修復,並不容易,因為無條件的愛只有在人生的頭兩年是最適當且有助發展的。

過了那頭兩年,幼兒就必須學習人類的愛帶有一些條件。雖然此時仍需要源源不絕的愛,但是孩子必須被溫柔地教育,有些行為是不被容許的,像是打人、咬人和破壞東西。此時,無條件的愛階段性已經開始,並且透過漸進、漸增地教導必要且健康的限制與規則,將成功地引導發展無條件的愛。

獲得夠好養育的幼兒,能夠相對容易地適應無條件的愛漸漸消失,在此適應時間中,他一點一滴地學到別人也有權利和需求,他那「我要即我得」的態度已到了該結束的時候,而他的父母不會再總是為了他而犧牲自己的需求。

再提一次,心理健康建立於兩歲以前擁有這種毫無質疑、無條件的愛,這是種正常健康的自戀,佛洛伊德形容為「寶寶陛下」。

然而,如果幼兒沒有開始學習到自己不能夠再予取予求,將會產生嚴重的問題。如果長期處在無限制的狀態,就可能發展出成人的自戀問題。反之,如果太早給予過多的限制和太少的愛,則會造成創傷。

明智的父母會緩慢而穩當地帶入限制,他們的速度會控制在,當孩子進入青春期的時候,使孩子能夠在利己與利人之間取得平衡,並學會分享與回饋──這是在人生中維持親密關係的重要發展任務。

CPTSD是一種無條件的愛(或卡爾・羅傑斯所說的「無條件的正向關懷」)不足時,所造成的併發症。在童年早期,如果無條件的愛以全有全無的方式切斷,也會造成CPTSD。

shutterstock_1483320299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無條件之愛的限制

糟糕地缺乏愛(或突然過早地終止愛),會造成極度的痛苦,而且這種失去難以處理。我們常會渴望那被不當剝奪的無條件之愛,但身為成人,我們無法期待他人滿足我們幼年未被滿足的予取予求。

有一個例外,就是進行心理治療時,但這只有每星期一或兩小時的時間而已。神奇的是,我已經多次見過治療師無條件的正向關懷,足以顯著地修復缺乏父母之愛所造成的傷害。治療師一致的、足夠的關心,能喚醒發展停滯的需求,使倖存者能夠以足夠的無條件之愛來擁抱自己。

倖存者常常苦於管理可被理解卻不實際的渴求,也就是渴望從朋友或伴侶得到永恆的無條件之愛。有如幼童,我們終究必須接受成人之愛的限制,這在愛情中尤其如此。

在愛情中,無條件之愛的狂喜很少能維持一年以上,然後,因為伴侶們各自的需求不同,他們將無可避免地開始對彼此感到挫折。

但是,愛情仍可以是療癒性、近似無條件之愛的重要來源,尤其如果它能撐過無可避免的失望時。蘇珊・坎貝爾(Susan Campbell)的《一對伴侶的旅途》是一本務實、有研究基礎的書,論及如何在正常關係的失望中獲得更多親密感。

內在小孩的工作

讓我們回來談談自我母育。身為自己的母親,我們要投入於增進自我憐憫和無條件的正向關懷。自我母育堅決地拒絕沉溺於自我仇恨和自我拋棄之中,它深深了解自我懲罰是反效果的。一旦了解耐心與自我鼓勵比自我論斷和自我拒絕更有助於療癒修復,我們便更能夠做到這些。

要提升自我母育的技巧,你可以想像在心中創造一個安全的地方,那是你的內在小孩和現在的你永遠受到歡迎之處。用對自己一樣的溫柔之心,歡迎這孩子進入你現在的成人身軀,向他展現這裡是一個受到溫暖、有力成人所保護的滋養之處。

以這孩子不曾從父母那裡得到的療癒性話語,更正內在找碴鬼的負面訊息,也有助於你成為自己的母親。我的一位案主曾與我分享他的智慧:「想法──只是想法而已──和電池一樣有力,可以像陽光那麼棒,也可以像毒藥那麼糟。」

以下是一些可用於滋養你自我憐憫和自尊的訊息。建議你想像對著你的內在小孩說這些話,尤其是當你受情緒重現所苦的時候。

  • 我好慶幸你出生了。
  • 你是好人。
  • 我愛真實全部的你,並且盡我所能永遠支持你。
  • 無論何時你覺得受傷或不高興,你都可以來找我。
  • 你不必完美才能得到我的愛與保護。
  • 我能接受你一切的感受。
  • 我總是很高興見到你。
  • 你生氣沒關係,我不會讓你傷害自己或別人。
  • 你可以犯錯,錯誤是你的老師。
  • 你能知道你需要什麼並且求助。
  • 你可以有自己的喜好與品味。
  • 看著你令我欣喜。
  • 你可以選擇自己的價值。
  • 你可以選擇自己的朋友,而且你不必喜歡每一個人。
  • 你有時候會覺得困惑、不確定、不知道所有的答案,但沒有關係。
  • 你使我感到驕傲。

自我父育與時光機救援任務

很多被遺棄的孩子成年後會覺得這世界很危險,因為他們缺乏保護自己的能力。

「自我母育」聚焦在療癒忽略造成的創傷,「自我父育」則是療癒無法保護自己免於虐待所造成的創傷。

自我父育是企圖建立為自己說話的能力,以及自我保護的能力。這包括了學習有效地對抗外在或內在的虐待,還有為成年孩子的權利挺身而出,這在第十六章的二號工具箱有所說明。許多倖存者能從自信表達訓練的課程和書籍中獲益。

我最喜歡的自我父育練習之一,是「時光機救援任務」,我用它幫助了我自己以及我的案主。幫助案主的時候,我用它打造一個過程,讓案主擊退常伴隨情緒重現而來的巨大無助感。

以下是我用來幫助自己和案主的一個版本。

我告訴內在小孩,如果時光旅行是可能的,我會旅行到過去,並阻止我父母的虐待。在這當中,我會說這樣的話:「我會打給110,我會通報社會局;如果他們要打你,我會抓住他們的手臂,把他們的手臂反折到背後;我會摀住他們的嘴,這樣他們就不能吼你或挑剔你;我會把他們的頭套起來,這樣他們就不能表現不滿或是瞪你;我會不給他們吃甜點就要他們去睡覺。無論你想要我怎麼保護你,我都會做到。」

這樣的想像常常能使我逃離恐懼和羞恥,有時候甚至能使內在小孩愉快地笑出來。有時我會以此做結:我告訴內在小孩,我會通報有關單位,這樣父母就會被送去接受諮商輔導,學學怎麼當更好的父母。

或者,我會說,如果可以的話,我會在那些糟糕的事情發生前,就帶他到未來和我一起生活。我提醒他,他事實上就和我一起活在現在,我會永遠盡全力保護他。我們現在擁有強而有力的身軀,更好的自我保護技巧,以及能夠保護我們的同伴和法律系統。

當倖存者持續一致地歡迎內在小孩的全部,這孩子就會覺得越來越安全,並且變得越來越有生氣,也能夠自我表達。當他體會到他的成人自己總是會保護他時,他會覺得夠安全,可以開始使用他與生俱來的生命力、玩興、好奇心和自發性。

1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代理團的重新撫育

重新撫育的最佳狀態是一種陰陽動態,平衡著「受他人重新撫育」和「自己重新撫育」兩者相互提升的過程。重新撫育有時候需要由他人開始, 並且由他人示範,像是由治療師、贊助者、慈愛的朋友、支持性的團體,來示範如何自己重新撫育。

或者,有許多倖存者是透過我某位案主所說的「書籍社群」,直覺、自發性地接受他人的重新撫育。那些作者鼓勵他們重視自己、支持自己,使倖存者得到重新撫育。

愛麗絲是個倖存者,她的家庭對她造成了全面性的童年創傷,這使她很快地學到,向他人展現脆弱是危險的、愚蠢的、不用考慮的。然而,她依然渴望得到那些被不公平剝奪的支持與幫助,這種渴望在覺知層面的展現,使她被那些自助書籍所吸引。透過閱讀非常多的心理學知識,她終於得到了足夠幫助,能思考也許真的有仁慈、安全、能幫助的真人存在,並接受一些非常有幫助的治療(第十五章的「閱讀治療」內含我最喜歡也樂意推薦的自助療癒書)。

在我能夠克服恐懼與尷尬而投入治療之前,我自己也花了很長一段時間慢慢閱讀和參加講座。如先前所說的,我很幸運地能夠找到夠好的治療師,幫我把關係性的療癒提升到另一個層次。

心理治療讓我內化並模仿我的治療師,像她那樣一致且可靠地站在我自己這邊。然後,這導致我被更安全、更真正親密的友誼所吸引,而我在許多案主和朋友身上,也看到了同樣的結果。

後來,我達到了我在治療關係以外首次的「贏得安全依附」,於是治療關係不再是我能得到深度、有意義連結的唯一來源。

我相信,從他人得到父育和母育般的支持,這種需求是一輩子的,並不僅限於童年。很幸運地,在多年後我體驗到他人多重層次的重新撫育,我稱之為「代理團的重新撫育」。我對「代理團的重新撫育」的概念是,一群朋友有各種不同的親密層級,我自己的重新撫育委員內部小圈圈,包括了我五位最親近的朋友。

我認為這內部小圈圈是我可以無話不談、卸下心防的人,這個圈子內有我的妻子、一位治療師友人、我的運動夥伴,以及我長期參與的男性團體中的兩位成員。在這個圈子外圍還有一些人,如果我能夠多見到他們的話,他們也可能納入內部小圈圈裡。

在這個圈圈外,是各種關係,屬於比較沒那麼親密,但仍有意義的。再往外一圈,是過去很親密但現在不常見到的人,而我現在透過想像他們關心我,便可以得到慰藉。我已過世的祖母、三位前治療師、兩位陸軍夥伴、高中與大學的朋友、我在澳洲十年時的四位最要好朋友,都在這個圈子內。

再往外一圈,是我的醫護師、我偶爾造訪的身體工作者、一些治療師同僚,以及常幫我替兒子選書的睿智老圖書館員。

往外再一圈,是我一起運動的朋友、我兒子朋友的父母,還有一些鄰居。和那些人接觸,不會使我感到特別脆弱,而且我們之間有一種輕鬆的感覺,能幫助我在整體上有歸屬感。

最外圈是偶爾碰到的陌生人,有時候,在一些機緣下,我有幸能和他們產生自在舒服的互動。

我知道許多倖存者因著有效的復原工作,使他們從他人那裡得到了足夠的愛,於是他們對幫助與支持的童年飢渴,得到了顯著的滿足。像我一樣,他們的代理團從第一個夠親密的人開始,再把自己算進去,這代理團就有兩個人了,然後這代理團可以慢慢地,一段友誼一段友誼地建立起來。

自我關係與他人關係之道

於是,透過他人的安全幫助,我們的復原療癒會在各個層面提升。然而,再說一次,曾遭遇特別嚴重背叛的倖存者,可能需要先改善其他層面, 才能夠承擔展現脆弱的風險,並願意接受關係性的幫助。

此外,深度的復原和健康的「人性存在」,通常是自助與他助的混合體。關係工作有助療癒家庭遺棄的初始創傷;自我工作則能降低因童年模仿父母遺棄自己所造成的自我遺棄。也就是說,你花越多的時間練習本書所提出的各種自我照顧方法,你就會花越少的時間在自我遺棄上。持續下去,自我照顧會變成無價、無可取代的習慣。

在進階的療癒中,自我幫助和關係之助混合成了重要之道。道,是相反又互補的陰陽結合。「關係性療癒之道」涉及了在健康獨立和健康依賴兩者中取得平衡。

對於倖存者,療癒會發生在當你改善了自己支持自己的能力,進而使你能選擇、接受他人的助益關係時。有時候,與他人建立了安全、有支持性的關係,同時也會促進你更好的自我支持。然後,這會使你減少慣性自發的自我遺棄。錦上添花的是,這會促進你的社群發展──那是你童年時被不公平地剝奪的重要人生資源。

我們越能自我支持,就會吸引越多支持我們的人;我們越受到他人支持,我們就越能支持自己。我們進入這個道,有時候是始於自己的努力,有時候則是幸運地找到支持我們的朋友或專業助人者。

對於許多倖存者來說,在尚未能夠清明地選擇安全有益的支持前,我們必須先做大量的自我幫助工作,才能接受他人關係的支持。

相關書摘 ▶《第一本複雜性創傷後壓力症候群自我療癒聖經》:「毒性羞恥」可以一眨眼就消滅你的自尊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第一本複雜性創傷後壓力症候群自我療癒聖經:在童年創傷中求生到茁壯的恢復指南》,柿子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彼得・沃克(Pete Walker)
譯者:陳思含

這本書要特別給──有過不快樂的童年、與父母關係欠佳、人際關係經常不良、反覆出現親密關係困難、或長期以來人生觀黑暗的你!

不搞錯病症,對症治療才有效:

複雜性創傷後壓力症候群(CPTSD)很容易被誤解為一般的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甚至被誤診為邊緣性人格障礙、自戀型人格障礙、焦慮症、憂鬱症、解離性障礙,以致採用不當療癒方法措施,造成治標不治本,或是誤診誤治的狀況。

本書是第一本針對複雜性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如何進行自我療癒的書,作者在書中多次強調多元取向的治療方式(非單一性的治療方式),才是對CPTSD 有效的療法。同時,也以精闢詳細的說解,讓讀者得以正確地了解並確認複雜性創傷後壓力症候群,而非其他的常見錯誤標籤,進一步來幫助當事人更正確地了解自己,並且擺脫種種錯誤標籤和無效治療的自卑感或挫折感。

1
Photo Credit: 柿子文化出版社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