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川普33年前的著作《交易的藝術》,看美國退出WHO與對中政策記者會

從川普33年前的著作《交易的藝術》,看美國退出WHO與對中政策記者會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態度和立場總是反反覆覆的川普總是讓國際學者們對他的政策原則摸不著頭緒,不過若讀過川普的《交易的藝術》一書,川普的決定很多就能夠解釋了!而從《交易的藝術》來看退出WHO的決定,以及宣布該決定的記者會,也能對川普的對中方針有更全面的了解。

美國時間29日下午,川普(Donald Trump)在記者會上宣布美國退出WHO,雖然這項決定早就被許多國際政治學者料到,但仍然引起輿論譁然,許多國際關係專家皆批評這個決定將有損美國的國際形象、影響力,甚至是美國的防疫能力。

從2016年川普上任以來,許多國際政治學家就試著在為所謂的「川普主義」(Trumpism)畫上明確的定義,然而川普反覆無常的立場、態度與言論,總是弄得專家學者們看得一愣一愣的,慢慢地,學者們也習慣了川普非傳統、出奇不意的行為。然而筆者認為,「川普主義」早就明示在他1987年出版的半自傳、半商業暢銷書《交易的藝術》中,若從《交易的藝術》來看退出WHO的決定,以及宣布該決定的記者會,也就能對川普的對中方針有更全面的了解,而首先,就要從29日的記者會說起。

充滿交易藝術的記者會

川普29日的記者會可說是《交易的藝術》的最佳的實踐。在書中,川普強調炒作、創造話題的重要(Get the word out),他不在意有爭議的議題,因為對川普而言,爭議越大,版面也就越大,版面越大,宣傳效果就越好。香港國安法爭議出現後,許多觀察家和記者都不斷問著,川普將會對中國做出什麼對策?在28日這天,川普就高調宣布會在29日開一場「關於中國的記者會」(the press conference on China),記者、學者、觀察人士們無不被川普吊足了的胃口,不過就在記者會前一天,白宮所發的29日總統行程中,卻又隻字未提任何記者會,一方面讓關注者們一頭霧水,一方面又讓他們對這場記者會投注更多關注。

到了29日早上,川普發了封推特,用大寫字母寫著短短的CHINA,卻沒有任何的註記,也沒有任何的解釋,許多關注者們開始擔心,總是出人意料的川普會不會就用這一則推文,代替了這場所謂的中國記者會,等到了接近中午12點半時,白宮終於發訊息宣布,將在下午兩點召開記者會。這場眾所矚目的中國記者會開始後,川普本人又遲到了半小時,等到川普終於出現後,一講完話,馬上掉頭走人,不給記者問話機會。

在記者會中,川普再度批評中共政府諸多的不當行為,並宣布取消香港特殊地位的相關政策以及限制或制裁特定中國人和官員的命令,而其中最重大的消息,就是宣布退出WHO。然而,雖然川普將退出WHO的決定是在這場針對中國而來的記者會中提出,但筆者認為,以川普的個人原則,這個決定恐怕是必然的。

《交易的藝術》一書就提到川普的原則是「控制成本」(Contain the costs),書中寫道:「該花的錢就應該花,但不該花的錢,一分也不應該多花。」這也與WHO爭議出現後,川普的批評論調完全一致,由於書中也提到:「永遠都做最壞打算,這樣所有的結果都會是好的結果。」因此,當WHO不願照美國的要求進行改革時,就算退出會危及美國形象與防疫表現,這恐怕也都已在川普的最壞打算內,再加上川普本身就是個單邊主義者,因此這個決定絕非意外。

退出WHO是必然發生的,但將這個決定放在對中記者會上提出,對川普與中國的競爭談判上,只有好處沒有壞處,一是可以增加美國方的威嚇性,也就是《交易的藝術》中的「創造有利位置」(Enhance your location),二是不讓各國認為川普只是個紙老虎,就像《交易的藝術》強調的,不要紙上談兵(Deliver the goods),然而川普對中國是否真的那麼強硬,恐怕未必。

AP_18335035730786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為中國留餘地的演講內容

不管是重提「武漢病毒」一詞、列舉中國不當行為,或宣布制裁措施,這都像在展現對中的強硬態度,不過事實上,川普提及的內容,以及說完就走的行為,反而透露了他還想與中國交涉、談判,並為中國留了談判的餘地,因為記者會上川普隻字未提美中貿易戰的談判是否會被影響,川普不留記者提問時間恐怕也是要避免被問到該問題,好為兩方留有談判空間。

川普的行為並不代表川普不在意香港國安法議題,但可以看出,川普現下更在乎的,而且會極力達成的,是與中國的貿易談判,畢竟為美國談好一個利多的貿易協定,將為川普十一月的連任帶來一大助力,有機會反轉因為防疫失敗、經濟停擺而下滑的民調,而當貿易協議比人權議題重要時,香港問題的對策與對中國部份人的制裁,就成了能提升美國談判地位的籌碼,就像《交易的藝術》中的重要談判原則:「善用優勢」(Use your leverage)。

基於交易藝術的外交政策

這麼看來,香港人權議題似乎已淪落為貿易談判的籌碼了,但就現實而言,不管是哪一任、哪一黨派的總統,貿易、選票和金錢等實質利益,往往都是高於人權追求的,只是實踐方法的不同罷了。

川普將他過去在商場縱橫的交易藝術運用在國際外交場合上,雖然讓許多國際觀察人士相當不習慣,但也確實為美國帶來了一些好處,例如成為全球議題設定的關鍵角色,不過令人擔心的是,若將權衡商業交易的標準以及商業上的冒險精神放在政治外交上,失敗時所要付上的代價恐怕難以想像。換句話說,在商場上輸掉一比交易,賠的只是錢、一塊地或一棟樓,但在國際政治上,一個錯誤的推斷或決策,所要承擔的後果可能是戰爭和人命。

另外,基於《交易的藝術》的外交政策,恐怕也會對抗衡中國產生負面效果,難以聯合其他國家對付中國就是一大缺點,因為川普書中提到的原則包括「如果別人對我不好或不公平,或者想占我的便宜,我一生堅持的態度就是用力反擊」、「不相信評論家與『專業』機構。」這樣的行事作風僅會讓國與國之間的信任和外交關係更難建立,進而降低了抗衡中國的力道,這也是川普行為最常被學者專家詬病的。

因此照目前來看,川普必須要想盡辦法為美國與中國政府談下一個令人稱讚的貿易協定,否則結果不僅可能讓他失去連任的門票,更宣告了川普的《交易藝術》無法運用於國際政治領域,成為國際關係課本上的失敗案例。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